60%人力会被人工智能取代?IBM高级副总裁:这是不可能的

首届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于2017年12月5日至6日在广州举行,这是科技头脑风暴大会第一次在美国以外的地区举行,汇聚了全世界创新经济领域的领导者。

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来临,开始改造交通、制造、教育、电子商务等领域。下一代人机交互会是什么样子?中国会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下一位引领者吗?

在大会《更加智能: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论坛中,出门问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志飞、IBM高级副总裁汤姆?罗萨米利亚、流利说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翌与主持人钱科雷(时代集团国际部执行主编)就此展开了深入讨论。

在谈到一些研究报告说40%或者是60%的人力会被人工智能来取代的问题时,IBM高级副总裁汤姆?罗萨米利亚在论坛上表示:不管怎么样的时代都会有很多的改变,不管是工业革命也好,还是技术革命也好,现在是到了人工智能的时代,但是你会看到我们在医疗界做的,不是要取代医生所做的,我们不是说要用自动化取代所有的人,我们并不是要取代卡车司机,我们也不可能去取代老师,即便你有非常好的学习APP也不可能取代老师。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下为论坛实录:

钱科雷:中国人工智能的革命发展得非常迅速,当然,中国做了大量的工作,花了成千上万的资产,2025年前的规划,希望中国在技术上成为领先的国家,企业也迎头赶上,他们现在不仅仅在投资人工智能,同时培育人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希望最终能够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先者。所以中国有可能在人工智能领域成为全球的领先者,而这个领域实际上对于很多未来的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汤姆・罗萨米利亚,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中国现在的人工智能能力进展到那个阶段?汤姆・罗萨米利亚是IBM的高级副总裁,他在中国也是工作了很多年,而且接触了不同形式的人工智能,所以我们请汤姆・罗萨米利亚来解说一下。

汤姆・罗萨米利亚:我们先看中国,再看全球,消费领域,每天都会有新的情景发生,现在我们所体验的是一般性的人工智能或者通用的人工智能,不是专业化的人工智能,你可以用大数据,可以利用机器学习,之后来进行对这些模式识别、影响,比如说在工业领域,在服务领域都可以应用。

目前也提到中国的状况,我也看到中国在人工智能也有同样的发展,有人总是说中美之间有一些战争,有些人想要挑起战争,但是我不认为会有战争,我觉得中国的研究史和纽约的实验史都有一些贡献,所以他们之间是合作的关系。

钱科雷:很有意思。我们提到人工智能的时候,一般会考虑一下机器人。的确,对于机器人,大家还是争论不止,哪些公司有怎样的开发更适合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对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来说,它会不会替代中国的劳动力?因为中国还有很多的劳动力,这对中国来说并不是带来优势和利益的,这都是一个悖论,大家都在考虑,如果能用机器人,那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生产,需要劳动力的运营部门放到中国?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人工智能是一个障碍还是一个辅助力量?

汤姆・罗萨米利亚:我觉得先讲机器人之前,我想先讲一下人工智能,的确它也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对于消费者领域,它对于就业机会会产生大量的变化,但是我想最终技术会在工作所有领域都会得以集成,这对人们的技术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辅助,我们也在这个领域做一些投资,包括老龄化的社会,日本,我们刚才也谈到他们的出生率是非常低的,所以他们需要大量的机器人,比如说照顾像我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老掉,需要有人在家里帮我。所以很多都是跟消费者有关的领域。

钱科雷:那接下来两位有共同的背景,都是在谷歌工作过的,而且都在美国有工作或者学习的经验,我先问一下李志飞吧,他来自于出门问问,大家有多少人听过出门问问?如果大家对你不了解,你就要解释一下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技术是什么,产品是什么。

李志飞:出门问问实际上就是移动语言识别,我们中文叫做出门问问,就是你出门就得问一问,所以实际上是一个语言识别,机器人语言识别。

钱科雷:出门问问,是不是中文大家听起来比较熟?

李志飞:是的,我们也许应该做更多的广告,大家才了解我们,我们做得最好的就是核心语言,还有语言理解、服务集成以及发音,所以你可以看到是整个闭环的对话系统。此外,我们也开发了一个设备,这个设备可以让我们的语言行动变成现实,比如说智能语言、智能镜子,车内的智能镜子,智能耳机,智能话筒等等,所以基本上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实际上让人和机器之间进行互动。

钱科雷:你们成功的产品是什么?

李志飞:大多数的产品相对而言都是比较成功,但是主要的收入是来自于智能手表,不同的设备可能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你出去跑步的时候,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机,但是对于智能标签,在家里的环境,比如说你想懒散的坐着,之后用话筒进行沟通,你不想走过去,因为太远了,在车里也可以用,你在开车的时候,或者使用手机的时候,你要一起用就比较危险,这个时候你就用语音和机器进行互动,所以很多情况都是比较成功的。

钱科雷:那举个例子吧,你对车里的设备给出一个指令。

李志飞:好吧。比如你坐进车里面,你想去机场,你可以跟机器说导航上机场,但是在路上你想听一些音乐,你可以说播放音乐,如果你想换目的地,你就可以打断机器,让机器改变方向,你不用拿起手机输入一个新的地址再转换方向。

钱科雷:所以这个可以内嵌到车里的,是吧?

李志飞:是的。对于这个设备可以替换你的后视镜。

钱科雷:后视镜,OK,这也是为什么谷歌给你们投资了之外,大众也给你投资了,是吗?

李志飞:是的。我们和谷歌合作的时候,因为他们看到我们有一些非常有机的产品和特性,谷歌也希望进入中国,他们给我们提供了一些资金,这是一个端对端的解决方案,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有硬件、软件、UI,所有的技术都集中在一起,对于他们进入市场非常容易,不用找一个合作伙伴,六个月之内开发一个系统,结果什么都没有。

那么和大众也有合作,为什么?因为他们是一个产品公司,我们是开发技术,我们会给消费者带来产品的体验,如果他们希望能够更好的进入消费者的空间,所以对他们来说更容易的一件事就是和我们一起合作,而不是和一些其他的技术公司、产品公司合作,之后来发行,或者说慢慢来开发解决方案。

钱科雷:您所使用的技术,比如说和IBM的技术、谷歌的技术,语音识别的技术有雷同吗?

李志飞:都是基于深度的学习,海量的数据。最大的区别是我们能够控制它的技术,同时也能控制产品本身,还有硬件,所以我们做很多的紧密的集成,这样可以提高客户体验,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因为我们有用于不同场景的设备,比如有用于车的设备,家用设备,此外,还有手表设备、耳机设备,所有这些都可以连接起来,这意味着你在家里可以监测你车里面发生了什么,而且你在时候,你可以打开家里的空调,因为你家里是有这样的设备,所以这是非常独特的一点。

钱科雷:手机性能和手表性能有什么相比?

李志飞:首先设计完全不一样,我们的手表更多是手表,而苹果手表更多的是技术产品,所以价格也是不一样的,我们有一些本地的特性,比如说我们和银行一起合作,同时和地铁也合作,这样可以用IC卡进入交通系统,不用买票。

钱科雷:好的,王翌,我想问你,你的公司名字叫做流利说,所以流利说可能说中文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流利的说话,可不可以介绍你的运营模式,你们教人们说什么说得这么流利?

王翌:有长版本和短版本的说法。其实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在麦当劳工作的时候,大家都不理解我说的话,怎么办?后来我做了两年的部门经理,在谷歌。后来我回到上海,当时我和很多的年轻同事一起吃饭,他们告诉我,你看我花了这么多钱学语言,但实际上没有完成这些课程。

如果大家记得在5月的时候,比如说5月22日,唱吧,就是一时声名鹊起,大家都觉得:哇,这多傻,在这儿唱歌。但是很多人都进去唱歌。其实很多大家都是为了练习英语,使他们的职业生涯更好一点。我觉得这也是比较好的起点。所以我决定让我的项目经理思考,怎么能够让人们不断的练习,不断的使用,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些游戏元素在里面,我就问我的同事志飞,我们能不能做实时的英语语音的一个打分,当时那个技术很贵,在线做很贵,那我们要不要做线下?可以,所以我们就一起创业,所以我们就辞职离开谷歌了。

这是我们创业之初。我们是2012年9月开始,现在已经5年时间了,在这几年之中,我们也收集了全球最大的语音库,就是中国人说英文的语音库,在此基础之上,我们也建立了我们最为精确的语音评估引擎,尤其是对于语言学习者而言,所以我们现在能够告诉大家,比如说有人的语音很差,有人语音发得很好,但是语法很差,我们都可以辨别出来。所以相对而言我们的评估非常的精确,而且能够非常的清晰指出他们的语音、语法上的错误。

钱科雷:你觉得你的数据库有多少学习者?

王翌:我们大概有5000万的注册用户,现在开始了我们的平台,是要付款的一个人工智能的平台,那是去年的7月。今年7月,我们已经有付费的会员是超过6000位,我们收费是每个月15美元或者是99元人民币,每个月,如果平均来说,他们在别的地方学英语,第一售价的地方可能是1500元或者是在高价的地方,可能是4000元/年,大概是这样。我们的收费只有三分之一,所以我们提供的是更有效率,费用也低,也可以帮他们减少时间,我们给他们ETS,这个ETS就是一个评分系统,是欧洲所做的,所以我们以它为一个地标,我们有400个人在用这些,然后从A1到A2他们就开始升级,然后到B1。所以在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花个5个小时,但是如果他们需要达到我们这样的水平,可能要花上100个小时。

钱科雷:你们的用户,他们的平均年纪大概是多少?

王翌:我们有一些小学生、中学生,还有大学生,都用我们这个平台。

钱科雷:我觉得这个非常惊人。所以你做了这个算法,然后可以帮助中国人学习英语,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特别专业的领域。你可不可以相反的做出?

王翌: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跟剑桥做了,剑桥表示,有一些西班牙人学英语的时候用我们的平台,我们提供的这个服务非常的好,而且我们这个正确度也非常的高。

汤姆・罗萨米利亚:现在你有很多数据,你有很多的例子。

王翌:我们开始修改他们发音不正确的地方,之后我们有一些人工智能的老师,其实是多层面的一个学习过程,所以我们开始记录你整个过程,比方说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那时候考试,其实他们只是整个学习过程的一个小环节,一个照片,但是那不是连续的,可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过程,从每一个脚步,你都可以看到,现在他们可能每周就花5个小时,我们就有很多数据。

钱科雷:在中国,很多人有不同的方言,像上海话、广东话,其实中国人的语言非常不一样,他们的发音可能也就有很大的不同点,那会不会不同的方言有不同的发音?

王翌:其实不重要,因为你要改善英语的发音,比方说有人来自广东,他们可能会有一些常见的错误,或者说四川,他们会有他们常见的错误。从我们的翻译来说,我们就可以个人化,然后帮这些人专门订做一套设备,我们再用人工智能这个系统教英语的时候,基本上我们会分析,因为这个平台本身就是非常好玩的,就像一个游戏一样,你可以看到专家所生产的内容,但都是个性化的。

钱科雷:那你可以让很多美国老师在中国事业了。

王翌:但其实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市场,中国学英语有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很多人还是希望跟人,一对一的说话,但是80%的人,付费用的这些用户,他们其实是第一次付费,在学习英语。

钱科雷: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觉得他们未来是怎么样的?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研究报告说40%或者是60%的人力会被人工智能来取代,即便是非常简单的英语的语音技术也会改善,如果说改善10%就会完全取代很多人力、人工,那你觉得这会怎么样呢?你觉得这个是太严肃了吗?

汤姆・罗萨米利亚:我觉得还是会有这个革命,我们会有这个改变,不管怎么样的时代都会有很多的改变,不管是工业革命也好,还是技术革命也好,现在是到了人工智能的时代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各种不同的行业,比如说在零售商也好,你会看到我们在医疗界做的,不是要取代医生所做的,我们所做的只是买了很多医疗的数据,我们从中学习,可以看到癌症的细胞是怎么样的,让人们可以善加利用我们这些数据,我们不是说要用自动化取代所有的人,我们并不是要取代卡车的司机,我们也不可能去取代老师,即便你有非常好的学习APP也不可能取代老师。所以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翌:我觉得他们也非常的了解中国,他说过,事实上在中国有资格的老师是非常非常的少,不管是教英语也好,还是教数学也好,比如说像黑龙江,有很多老师,他们人资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提供了很多这种机器,因为这些学生为什么不能学习英语,是因为他们没有有资格的英语老师,所以就给了我们这些智能手机,然后把我们的技术也提供给他们了。去年6月开始,这些学生开始,其实他们学习英语的时候是由他们的数学老师教的,但是你可以看到这些学生他就是用这个智能手机来学。

钱科雷:我们现在有技术可以让他们学习英语,我们可不可以反方向的让一些人学习中文?在中国,为什么每个人要学习英语?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未来的工作是可以提升的。

汤姆・罗萨米利亚:在美国,其实因为很多人都要学习技术,你可以学习这些应用程式,不管在高中也好,还是在大学也好,你在各个不同行业,你要学习到技术,要善加利用这些数据,这样子你才能提供服务。所以我觉得现在不管你在哪一个行业,你都是要学习技术的。

钱科雷:我们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这三位?

李志飞先生,我想问您,现在您有智能手表,还有什么其他的产品要介绍?比如说在洗澡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吗?

李志飞:我们以公司来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现在,目前来说我们是不可能取代人工的,现在都认同语音识别非常非常重要,但是现在还不是完全的重要,现在在智能手机上,很多方面可以弄语音识别,但比方说接下来的三年、五年之后,有很多设备,它们会完全有改变,因为你会有一些语音的识别,你可以看到智能手机的增长率已经停顿下来了,你可以看到有一些智能的汽车、智能的其他产品,所以你想一想,简单的来说,现在很多的产品都是行动的,而且它们都没有键盘,没有行动也没有键盘的话,你就需要有一个平台,有一个界面,让这个机器跟人对话。

钱科雷:现在中国的规模非常大,不管在共享单车也好,还是电子商务也好,你可以看到有几亿人的人口,你在这个大数据库,大数据可以很快的计算,可以帮你处理很多不同的市场,在这个人工智能上面,是不是也给你有很大的优势?因为你有很大的数据。

李志飞:当然了,我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因为如果有一个新的设备,你需要一个很大的国内市场,中国有一个很大的国内市场。

钱科雷:对,用语音识别,我们现在是用中文,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应用到别的地方。

李志飞:我觉得这个算法,其实是全球性的,你只要有大数据,你都可以分析,任何人都可以用这个技术。

钱科雷:好的,非常感谢大家。

本文来自企鹅号 - 和讯网媒体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快讯 | 教育部深度学习师资培训,这次合作者是百度和北航

1045
来自专栏镁客网

对不起,我们又要暂时看衰一个VR行业了!

1323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智能机器人的五大发展趋势

智能化可以说是机器人未来的发展方向,智能机器人是具有感知、思维和行动功能的机器,是机构学、自动控制、计算机、人工智能、微电子学、光学、通讯技术、传感技术、仿生学...

3406
来自专栏数据派THU

【独家】罗红:虚拟现实技术在医疗行业中的应用

本文共4251字,建议阅读10分钟 本文为大家讲述虚拟现实技术在医疗行业中的应用。 [ 导读] 3月25日,由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和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企业社...

19610
来自专栏chafezhou

小说AI人工智能

1214
来自专栏新智元

【我的AI研究让老爸丢掉饭碗】先搞定狭义AI,再去担心超级智能

【新智元导读】作者PhD时的研究是帮助银行做交易算法,利用人工智能,金融交易的自动化导致大批交易员失业,这其中竟然包括作者的老爸。本文以此为引子,讨论了狭义AI...

3389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机器人发展方向遭质疑:做工具还是做“人”?

第二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在下午的智能硬件论坛,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图灵机器人CEO俞志晨、云迹科技CEO支涛、小鱼儿科技CEO宋...

34711
来自专栏量子位

谷歌TPU威胁英伟达?黄仁勋再发长文表示“不以为然”

李杉 编译整理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在谷歌发布TPU2当天,英伟达股价颤抖了一下。 虽然股价后来又涨了回来,但谷歌可能使用自有芯片处理人工智...

39718
来自专栏Android 开发者

如何打造以人为本的移动游戏

1575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人工智能真的会取代人类吗?

 “借助人工智能,我们将召唤出恶魔。在所有故事里出现的拿着五芒星和圣水的家伙都确信他能够控制住恶魔,但事实上根本不行。”马斯克的一番话让近来备受业界瞩目的人工智...

34210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