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人类知识平等,她缔造了学术圈小黄网,6000万种子免费下

“世有不公之法,我们是要安于循守,还是且改且守、待其功成?或是即刻起而破之?”

—— 梭罗 1849

2017年6月,美国纽约地方法院宣判了一起版权侵权案件,原告是全世界最大的学术出版集团爱思唯尔(Elsevier),被告则是一家名为 Sci-hub(以下简称 Sci) 的网站。

起诉事由非常简单:Sci 盗取原告以及其他多家出版商的付费论文资源,放在网上供人免费下载。

法院最终判决 Sci 需支付出版商 Elsevier 集团1500万美元赔偿,同时要求网络服务商封杀 Sci的域名。

看起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盗版商罪有应得”的官司——然而,并没有这么简单。

案件宣判前后,“罪犯” Sci 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大量专家学者教授的声援,创始人甚至被人赞为“学术界的侠盗罗宾汉”;另一方面,原告 Elsevier 则遭到千夫所指,“无良出版商”,“吸血资本家”的骂声不绝于耳。

“这个网站是一个可敬的利他主义者,还是一个大型犯罪集团?这取决于你站在哪一边。”《Science》杂志如此评价 Sci-hub。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学术界的垄断寡头

2016年4月,伊朗,Meysam Rahimi 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发愁。

他是德黑兰阿米尔卡比尔理工大学的工程学博士,正在进行一项涉及操作管理和行为经济学的研究,他需要大量的相关文献。

阿米尔卡比尔理工大学

于是 Rahimi 开始在网上搜索,但很快发现,无论他检索到什么论文,都会跳到一个收费页面,每篇费用高达30到40美元。这意味着 Rahimi每周仅仅为参考文献就要支出至少1000美元,而他的博士生涯尚有数年时间。由于经济困难,德黑兰的大学无力购买数据库,这笔钱只能由他自己承担。

Rahimi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退学不读了;要么,就是去下载盗版论文。

这就是学术界的现状——查阅论文是每个科研工作者的刚需,但要想做学问,首先要给几家出版集团“交过路费”。

JSTOR, Springer, Sage, Elsevier,这些出版商几乎垄断了全世界99%的学术论文资源,其中 Elsevier(也是本案的主角)旗下拥有包括《柳叶刀》在内的2000多家学术期刊。可以说,任何人要在科学界混下去,不可能不和他们打交道。

虽说出版商运营期刊,收费阅读本是天经地义。但正所谓“垄断之下必有暴利”,当资本家们发现论文这个市场已经没有竞争时,高价几乎成了必然的结果。学术论文成了少数几家出版巨头的牟利工具。

以 Elsevier 为例,一本普通的杂志的价格就要13.74美元,而且往往只支持一台电脑查阅。订阅一年的电子期刊几百几千都有,最贵的期刊甚至高达4万美元!仅哈佛大学一年就要为文献数据库支出375万美元。浙江大学每年3000万人民币的图书馆建设费有2000万要用来买外文数据库。

令人发指的,即便如此,出版商们仍不知足,还在年年涨价!从2008年至今,Elsevier 年均在华提价16.7%,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中国大学苦不堪言。

有人算过一笔账,苹果公司的利润率2011年为23.4%左右,而在过去10年里,Elsevier 的利润率从来没有低于过30%,2011年更是高达37.3%。

要知道,科学家投给这些期刊的文章通常不会得到任何稿酬,出版商也从未和作者分成。甚至很多时候作者自己还要交“版面费”。有的科学家在投稿之后,发现查看自己的文章依然要付费——投稿要钱,看还要钱,简直是两头吃。

但发表在期刊上是学者们接受同行评议,宣传自己成果的主要,甚至是唯一途径。对此他们别无选择。

可想而知,对于那些第三世界贫穷国家的研究机构和大学来说,这个“付费墙”(Paywalls)制度几乎将他们隔离于知识之外。Rahimi 对此十分恼怒,“出版商并没有给作者任何东西,为何它们要收取运营杂志之外的费用呢?”

面对这种现状,大多数人会抗议,抱怨乃至谴责,但最终也只能老老实实交钱了事。

但有一个人不这么想——她就是亚历珊卓·艾尔巴金(Alexandra Elbakyan)。

科学界的侠盗罗宾汉

艾尔巴金出生于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在哈萨克国立科技大学取得计算机学位,同时也是神经学科专业。毕业后,她曾分别在俄罗斯,德国和美国的大学进修。研究过脑机接口等课题。

艾尔巴金2010年在哈佛大学演讲

早在本科期间,艾尔巴金就因为学校穷而频频在查阅文献上受阻。“在哈萨克斯坦大学读书时,我接触不到任何与我研究项目有关的论文。做研究时需要看几十或者几百份论文,但学生必须每份支付32美元。”艾尔巴金说,“这既不正常也不太可能,所以,我只能去找盗版。”

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艾尔巴金找到了大量破解论文资源,同时也体会到了科研人员在文献寻找方面的捉襟见肘。在闲暇时间,她也常常在科学论坛上帮助其他求论文的科学家,“我常常得到人们的感谢”。她说。

目睹很多学者屡屡因为经费不足而无力查阅昂贵的文献,艾尔巴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获得知识,而不论他们的收入如何”。

2011年,艾尔巴金正式创立以“拆除所有阻碍科学的屏障”为口号的 Sci-hub。

那年,她只有22岁。

与需要注册付费认证等各种繁琐的“数据库”,“电子图书馆”不同,Sci 无需用户任何信息:不用注册,不用登陆,也不用做任何设置,就像使用谷歌百度一样,直接在网站的搜索栏中键入关键词,即可瞬间直达网站数据库中的上千万份论文期刊。最重要的是,它们全都是免费下载的。

Sci 的数据主要来自网上已破解的论文资源库,以及全世界各地的学者匿名“捐赠”的付费数据账号。每当用户检索的论文在网站上找不到时,后台系统会自动登陆入付费数据库搜索,找到后将其“偷出”,自动在网站备份一份。用的人越多,资源越丰富。

对于广大学者来说,Sci 如同天降甘霖。

在短短五六年时间内,这个网站如滚雪球般越做越大,截至目前已经收录了超过6450万份论文,占全世界所有论文数量的69%,累计访问 IP 超过300万,在被纽约法院封禁前,它的日均访问量高达80000,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亚非拉国家都是 Sci 的主要使用国。

贫穷国家和边远地区的学者成了 Sci 的最大受益者,艾尔巴金公开了她网站的访问情况,显示除了南极洲,几乎每个大陆都有 Sci 的访问者:格陵兰岛上的努克,有用户在阅读一篇关于如何最好地为原住民提供癌症治疗的文章;在阿富汗的塞卜哈附近,有人正在钻研流体力学;甚至是战火纷飞的利比亚班加西,也有人正在探索在电脑间隔空传输数据的方法……

“她的所作所为令人敬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和开放获取拥护者Michael Eisen说。“难以获取科学文献是巨大的不公,而她一举解决了这个问题。”

面对诉讼决不妥协

显而易见,出版商不会坐视自己的摇钱树被人拿去做慈善不管。

2015年,Elsevier 正式在纽约地方法院起诉艾尔巴金,要求她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同时起诉的罪名还包括“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和数据库”——这是一项刑事犯罪。

这个哈萨克姑娘被迫中断了自己的神经研究项目开始东躲西藏。对于 Elsevier 开出的天价索赔,艾尔巴金并不以为意:“我不是美国公民,在美国也没有财产,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但她也承认黑客相关的罪名非常有可能导致自己被引渡到美国受审。

目前艾尔巴金躲藏在哈萨克的某个小城里,和外界联系也只能通过加密渠道的网上通信。

但艾尔巴金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创办 Sci 的行为,她甚至表示,就算被捕也绝不会中止 Sci 网站。她已经设置好了保证 Sci-hub 继续运转的机制,而且用户捐款也足够支付服务器成本。在被美国法院封杀后,艾尔巴金就将所有数据转移到了俄罗斯的服务器上——远在美国法律范围之外。

Sci-hub 目前接受比特币捐助

无力封杀服务器的出版商们开始打官司,力图把 Sci “墙掉”。

今年11月,在判决之后,纽约地方法院发布了一个进阶版的禁令,要求美国境内的“所有互联网搜索引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域名注册商和管理机构必须马上停止向 Sci-hub 提供服务”,此禁令永久生效。

Sci 开始把自己的服务转移到使用加密线路的 Tor 网络上,同时如同打游击战一样频频更换域名。一个网址被封掉了立马换下一个——Sci-hub.la,Sci-hub.tv,Sci-hub.tw,Scihub.hk……艾尔巴金表示,她手头有的是域名,让大家不必担心,专心做自己的科研。

国内很多科研工作者的博客常常更新 sci-hub 新地址(如同上小黄网一样……)

看来,这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可以玩很久了。

谁的知识?

下载盗版论文,究竟是不是错误行为?

《Science》杂志在一篇报道 Sci-hub 的文章结尾做了个读者调查,提出了上面这个问题,结果非常明显:近90%的人认为这样并不算错。

事实上,学术界对于出版商的积怨由来已久。2012年1月,英国数学家威廉·提摩西·高尔斯(William Timothy Gowers)发表博文,号召大家抵制 Elsevier,短短五个月收到全世界12196位科学家联名。导火索就是 Elsevier 长期以来垄断学术期刊的种种行为让科学家不齿。

威廉·提摩西·高尔斯

而在艾尔巴金败诉后,一封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研究机构的联名公开信被发表,旗帜鲜明地支持她和 Sci-hub,在信中,学者们说 Elsevier 此举是对世界各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人员的“重大打击”,并指出“它同样贬低我们、作者、编辑和读者。它寄生于我们的劳动,它阻挠我们为大众服务,它阻拦社会的进步。”

类似的事情在国内也时有发生。2016年3月,北京大学发布一则因与中国知网的合同到期而随时可能中断服务的消息,而此后媒体频频曝出知网涨价幅度过高的新闻。 此前在2014年,知网对云南大学的报价从40万暴涨至70万,导致大学图书馆被迫暂时停用了知网。

论文不是消费品,而是知识。知识的自由传播是造福全人类的事情,限制论文流通是以牺牲人类福利为代价的,换来的只是一些垄断机构的利润。”学者阮一峰2011年在一篇博文中如是说。他认为,学者发表论文时从未索取报酬,他们的研究本质上是由纳税人资助;而出版公司没有为成果的诞生做出任何付出,他们完全没有资格声称自己拥有版权。

1849年,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罗面对美国南方的奴隶制,提出了一个著名问题:当世间存在不公正的规则和法律时,公民应当忍气吞声遵守,还是应当“即刻起而破之”?

艾尔巴金给出了她自己的答案。

本文来自企鹅号 - INSIGHT CHINA媒体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物联网弊端:奥地利旅馆被入侵后的反思

导语:物联网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例如,一些镇的集成交通系统——然而物联网也大大提高了网络安全方面的风险。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些新的威胁呢? ? Chri...

2191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下暴雨出不了门?这有27部优秀的黑客纪录片

150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据播报 | 黑客,何以上榜时代周刊2016年度风云人物

1635
来自专栏老苏机

早报:谷歌新系统支持苹果Swift编程语言

1、Uber被指向黑客低头 曾花10万美元平息盗号风波 Uber被曝公司曾在去年十月被黑客攻击,致使5700多万用户和司机账号被盗。Uber对外部隐瞒了这...

37712
来自专栏安恒信息

《骇客交锋》背后看不见的交锋:解密中美伊以新型国家网战

2014年11月,以索尼影像公司遭到黑客攻击为导火索,美国、朝鲜两国在网络上交相攻伐(详见钛媒体文章:《“黑客攻击”也能当借口,奥巴马签署行政命令追加对朝鲜制裁...

2789
来自专栏玄魂工作室

中国互联网黑市分析:信封号产业链

2013年中旬,美国一家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在产品落地和市场竞争分析时找到TOMsInsight团队做顾问。这家公司的优势是技术和产品设计,但国内有两家无节操的...

4635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2014年腾讯雷霆行动网络黑色产业链年度报告(下)

? 二、网络黑产数据研究与分析 1. 疯狂病毒:日均54万手机中毒,支付病毒猛增 ? 数据来源:腾讯手机管家、腾讯电脑管家  2014年腾讯管家安全软件在P...

4681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医药处方的大生意

1454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机器人PK 无人机:谁才是最好的快递小哥?

网购今天已经成为多数人一种生活方式,但我们舒舒服服坐等货物的时候,却少不了快递哥和货卡的忙碌。亚马逊推出无人机送货一度令人欢欣鼓舞,现在一个以色列学生又构想了一...

3588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恐慌与无措:俄罗斯黑客曾入侵纳市

1657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