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说】张瑞敏:互联网工业变革之路的海尔实践

摘要:“三大颠覆”:商业模式、制造模式、消费模式的颠覆。

商业模式的颠覆:从分工式到分布式。

世界就是我的人力资源部。

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员工创客化。

自创业、自组织、自驱动。

我把传统经济比喻为在跑步机上跑,现在的关键是能不能从跑步机上下来融入互联网。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黄金圈法则”是张瑞敏在转型过程中遵循的思想依据,自内向外的思维而非自外向内的思维,三个同心圆(为什么怎么做是什么)有一个逻辑关系,以“为什么”(Why)为主旨的闭环优化,是张瑞敏从中得到的三个启示。

“为什么”:商业模式、制造模式、消费模式的颠覆

为什么一定要颠覆传统模式,并创建互联网模式?因为发生了“三大颠覆”。

第一,商业模式的颠覆:从分工式到分布式。这个说法没有人这么提,是我自己的总结。我觉得,传统经济和互联网经济差别就在这儿,“分工”和“分布”就差了一个字,但这一字之差其实是本质的区别。

“分工式经济”是传统经济的本质。是亚当斯密提出来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被称为西方经济学的“圣经”,它的《论分工》奠定了西方经济学或者说传统经济理论的基础。《国富论》于1776年3月9日第一次出版,比美国独立日还早了几个月。《国富论》最后产生了全世界制造工厂都采用的流水线,这是制造部分;管理部分,形成了金字塔型管理。

互联网来了之后,分工式就变成了分布式,所有的都是分布式的。互联网为什么会形成分布式?因为原来是信息不对称的,现在互联网改变了不对称的结果所有人都可以上网。美国《连线》杂志对现在的媒体有个定义,“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发布(传播)”,不再需要报纸给我说了,所有人都是记者,所有人都是发布人,所有人都是读者。

因此,它就形成了“去两化”:一个去中心化,一个去中介化。去中心化,没有中心,我就是中心;去中介化,万里之外都可以(直接)联系,为什么还要通过中介呢?所以,这些都要去掉。企业里头的科层制肯定被分布式打破了。今天的电商是不是分布式呢?是。今天教育形式是不是分布式呢?也是,一个教授讲授,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为什么还要有固定的教室呢?总之,分布式对我们的冲击很大。

现在,就海尔来讲,一个是要从传统的科层制改变成共创共赢生态圈。在我们这个团队里头,所有人都是创业者,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成功者。另外,我们自成体系的机构变成了互联网分布中的节点。这一点是现在所有企业非常大的问题:谁都想成为一个体系、一个王国,我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其实,这是不对的,你应该只不过是互联网中的一个节点。比方说,一台电脑,它什么也不是,但连到网上什么功能都有了。企业也是这样,不能连上网,不成为网络的节点,你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不要想我自己无所不能。例如,在人力上,我们有一句口号,“世界就是我的人力资源部”,为什么我不能在全世界招人呢?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来做呢?这一点其实是对企业定位非常大的挑战:如果你以为可以自成体系,那就必死无疑。人头脑里头有一百多亿的神经元,多得不得了,每个神经元都是非常愚蠢的,但把所有的神经元连在一起就是非常聪明的大脑。

分布式给企业带来的挑战是什么?赢利模式必须改变。我们知道,传统经济的规律是什么?铁的规律就是边际收益一定是递减的。而今天边际收益一定可以增加,前提是你能不能有无限多的用户,如果没有,就是靠产品,那边际收益一定是下降的。还有一条,边际成本不是增加,也可以下降到0。里夫金写的《零边际成本社会》说,边际成本可以到0。我们一块探讨时,我说,“你提的想法很有意思,我们可以变成一个共享的社会”。传统经济的价值必须是交换才有价值,现在不是交换,而是共享,这会把很多的定律都颠覆掉,企业的赢利模式必须改变。

第二,制造模式的颠覆:从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我个人认为,大规模制造就是来自于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提出来的比较优势理论。李嘉图提出,所有国家不具有所有的优势,因此,你的优势在哪儿,你就把这个优势发挥起来。所以,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的优势就是低成本,有最低的劳动力成本,一个月几十块人民币,靠低成本给全世界加工,成为了“世界工厂”。而且,世界局势也是这样的:以中国为首的“世界工厂”制造了世界上最多的产品;以中东为首的资源供给国,提供石油、天然气以及原材料;消费国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就这么三块,形成的比较优势造成了这么三块。

第三,消费模式的颠覆:从产品经济到体验经济。所谓产品经济是指,产品生产出来以后给经销商,经销商再给分销商,分销商再卖给顾客。今天不行,今天是以用户为中心,都在网上,消费者能看到所有的产品,我有一个想法,我有一个要求,谁能满足我,我就要谁的,为什么一定要你的?!这对企业带来的挑战是什么?原来因为有“名牌效应”有资金实力,大量地打广告,用户就信任你,以为你不会欺骗他们,所以名牌不得了。但是,今天“名牌效应”不行了,因为今天不是看你曾经的名牌,而是看能不能创造用户最佳体验。比如,西方现在产生了一个新词,叫“换商经济”,我频繁地更换我的产品。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挑战。

“怎么做”: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员工创客化

“怎么做”,我们探寻的路径就是“三化”: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员工创客化。企业平台化就颠覆了传统的企业科层制。用户个性化就是颠覆了产销分离制。企业的动力在哪儿?员工变成创客,颠覆了雇佣制。

第一,企业平台化。即从科层制变成一个共创共赢生态圈。没有科层了,整个企业变成一个网络,变成互联网中的一个个节点;生态圈里头也没有领导,谁是领导?是用户!所以,现在海尔只有三类人:平台主、小微主、创客。所谓“平台主”,就是你建立的这个平台上面能产生多少创业团队,有多少创业团队能够成功;这些员工应该是创业者,而不是雇佣者。另外,要变成“两个圈”:内部变成一个并联的生态圈,外部和用户圈相连。有两个概念因此改变了。第一个,所有的传统企业原来都是串联的,从研发做设计,到制造,一直到销售,就是这么一条流水线下来的,现在变成了一个并联生态圈:为了满足用户需求,所有的资源都聚在一起共同来创造用户(需求)。传统经济是“顾客”,顾客和用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顾客是终点,是一次性交易的终点,而用户是交互的节点,全程参与研发、设计、体验,永远在生态圈里,最后实现用户的最佳体验,并为用户的最佳体验而不断地去迭代,不断去改进。

第二,用户个性化。传统经济就是大规模制造下的产销分离。虽然现在有了电商,但我认为电商只做到了一半:只是去了线下店,还是个线上店;电商只可以价格交易,做不到价值交互。用户如果有一个需求,希望马上得到满足,我该和谁交互呢?所以,电商只是线上非常非常大的店而已。我们现在希望海尔的互联工厂做到“三化”无缝化、透明化、可视化?所有环节都和用户之间没有任何的距离,所做的这些工作用户都可以看到,直接告诉他使用手机可以看到从研发到制造的全过程。我们现在已经做了,虽然比例非常小,但是用户非常高兴,因为从手机上可以查到:我的产品多少号已经在生产线上了,或者已经在研发室里头,或者已经包装了既没有线上店,也没有线下店,就是创造用户最佳体验的企业。美国人约瑟夫派恩写了一本书《体验经济》,有一句话非常经典,“商品是有形的,服务是无形的,而创造出的体验是令人难忘的。”

第三,员工创客化。我们原来学习的是西方企业对员工管理的要求,也就是四个字“选育用留”。先在很多求职者中选出来认为符合要求的、非常好的,然后培训他们,完了之后任用,好的就要留下。这是至今国际大公司仍在遵循的一套。我们现在的做法改变了:原来的员工是雇佣者,是执行者,雇来之后,你就在岗位上老老实实地待着,去做工作,我们现在把员工从雇佣者、执行者变成了创业者、合伙人。我们现在定了一个“动态合伙人制”,来了之后可以入股,可以投资,能干上去就一直干,可能到最后可以上市,但如果你要干不上去那就要离开,当然,你的股份加上在职期间的增值部分,都会退给你。

“是什么”:思路、体系和目标

最后,第三个圈是“是什么”,也就是海尔现在正在探索的一些成果。第一个是思路,海尔互联工厂和德国推进的“工业4.0”有什么差异;第二个是体系,即并联生态圈和用户圈的融合;第三个是目标,自产自销到产消合一。

第一,思路:海尔的“两维战略”。德国人提出来“工业4.0”之后,我们很多地方政府把它曲解为“机器换人”,似乎机器换人就是工业4.0,其实不是。德国人对工业4.0有个解释,叫“两维战略”:纵轴是“端到端的信息融合”,低端是所有产品车间里的传感器搜集的信息,高端是企业的资产管理系统。简单说,要看所有的传感器传出的数据是不是产生了很大的价值。是高效率,还得是高精度,如果仅仅是高效率,自动化后效率可以非常非常高,但没人要也不行,所以,高效率不等于高精度,高精度下的高效率才行。另外一个维度是“面向全价值链提供智能服务”,就不是企业本身了,而是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要和全价值链、上下游之间全部打通,要连接到一起。

第二,体系:并联生态圈和用户圈的融合。比如说,一个烤箱其实很简单,大家都在做,但是海尔“智慧烤箱”一下子形成了一个用户圈,用户每天在探讨各自上传的菜谱、烤的方式、工艺等等这些东西,表面上看跟烤箱没关系,但其实是烤箱所提供的服务。根据用户圈的互动,烤箱就不断地改进,因此这个圈也越来越大。

第三,目标:从自产自销到产消合一。从自产自销到产销分离,再到自产自销,再到产消合一,这就像哲学上所说的否定之否定。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时候,小作坊就是自产自销、前店后厂,到大工业生产的时候就是产销分离,一天制造几千几万几十万的产品,然后由销售队伍来销售,但是互联工厂可以做到自产自销,你传需求给我,我直接把产品给你。当然,最后的目标,我们希望达到产消合一。这就是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所说的,将来的社会可能是共享经济社会,要的不是所有权,要的是使用权,只要使用就行了。当然,产消合一一定是一个方向,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3D打印就是典型的产消合一。现在我们有一款空调,由消费者在上边众创定制,在创造过程有很多人加入,最后他们也是消费者。

离开跑步机,融入互联网!

我把传统经济比喻为在跑步机上跑,现在的关键是能不能从跑步机上下来融入互联网。

大家想想,传统经济时是不是像在跑步机跑步?可能天天非常努力,满头大汗,跑步机显示你跑了一万公里,但是停下来还是在原地,不停下来也还是在原地。比如我的目标就是产量第一、销量第一,于是就多生产,生产出来给谁不知道,给经销商卖,如果卖不动,就形成了两大问题:第一是库存,第二是应收账款,没有办法就是降价,就是这么一个“跑步机”,在上面不停地恶性循环。所以,一定要现在离开它,进入互联网。

为什么现在有的企业还在跑步机上?因为他们的思考不是从“为什么”出发。如果从“为什么”出发,就会问:我为什么要恶性循环?我为什么不考虑考虑离开它呢?从“是什么”出发就会得出“我不跑可利润就没了”。其实,你被它绑架了。

海尔内部有句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所有企业所谓的成功只不过是踏上了时代的节拍,而今天的企业要想成功,必须踏上互联网的节拍,融入互联网。

希望所有的企业都能够成为互联网时代的赢家!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钱塘大数据(qtbigdata)

原文发表时间:2016-12-0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深度专访雷军:“若BigData不能转化价值,我们就破产了”

2274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资深机械工程师如何看中国机械大环境,太有同感了!

中国机械大环境的大环境是啥样的呢?或许每个人都会说,“不太好”、“大而不强”、“制造强国”,面对这个问题,觉得很惶恐,但是不得不答,问题虽然大,但是道理不说不明...

24740
来自专栏新智元

中国AI如何成为“头雁”?听专家怎么说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1 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人工智能未来将是对整个社会生产生活方式产生深刻变革的关键技术,这个技术将像水和电一样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场景中无所...

8920
来自专栏镁客网

评估AI项目的三个思考维度

13930
来自专栏新智元

IBM陈黎明:Watson今年底将惠及10亿人,商业AI如何渗透这些行业?

【新智元导读】 4月11日,IBM公司在北京举行2017 IBM中国论坛,提出主题“天工开物,人机同行”。下午新智元对IBM大中华区总裁陈黎明进行了访问,探讨W...

3476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中美SaaS有什么差异?AI是不是存在泡沫?

T客汇官网:tikehui 撰文 |卿云 中美SaaS差异 中国SaaS出海应注意什么? Dropbox Lan:中国SaaS公司出海还是挺少见的。我觉得几点...

38450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iCDO一周数据要闻:秒针发布中国数字营销地铁图;甲骨文发布Oracle自治数据库由腾讯运营;Safari成美国第一大移动浏览器

8月3日消息,腾讯社会研究中心和DCCI互联网数据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网络隐私安全及网络欺诈行为研究分析报告(2018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几乎所有的安卓手AP...

1612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天猫精灵疯魔

双十一硝烟弥漫,按照惯例,硬件巨头都将针对双11推出专属款和特别价,谋个好销量。

2903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埃森哲:中国数字消费者信息报告

2636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凡秘APP上线背后:通过场景化服务加速生态战略布局

金融科技的浪潮里,水深鱼多。尽管行业经历过争抢捕鱼的乱象,但在强监管与严整治之后,行业正快速分化。

1004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