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性与IP互动的基本规律

为什么需要IP

影视、小说作品的IP应用于游戏,很多年前就有这样的例子。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样的做法并不太受市场欢迎。本人很小的时候就玩过红白机上的《蝙蝠侠》,除了人物、背景有点味道外,整个游戏难度超级高,基本没有太多游戏乐趣。同样,其他很多著名的IP,包括迪士尼的米老鼠、唐老鸭做的游戏,都没有游戏原创的小松鼠、七宝奇谋这些流行。唯一稍微例外点的就是《魂斗罗》,据说两个主角是根据史泰龙和阿诺施华辛迪加画的,不过,个人觉得那两个长腿小人死亡的动作很怪异。

但是到了页游、手游流行的21世纪,IP渐渐在游戏市场火热起来。其中最直接的原因,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游戏有好的IP,才可能拿到好的渠道推广资源。于是乎,各种IP授权费用都爆出天价,其中《我叫MT》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例子——花大价钱赚更大的钱。然而,IP真的是决定游戏赚钱与否的关键因数吗?这个需要仔细的分析一下才行。一般来说,热门题材的IP,是能在短期吸引用户关注,因为一些热门的影视剧,是一段时间内的大众话题。现在手机游戏营销能力,主要靠榜单上的名字和图片LOGO;而现在的手游市场,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大量的“新机综合症”用户(新买手机的用户,总是迫不及待装一大堆各种应用尝试),导致受众面越广,题材越熟悉的游戏,就越容易获得更多用户的尝试。比如前一段时间的《花千骨》,同名游戏就得到了大量用户的关注,从而获得大量的种子用户,这就是热门时效IP对游戏营销最简单的推动作用。然后这种推动作用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样过来的用户,往往大部分并非真正的游戏爱好者,在新鲜劲褪去之后,离开游戏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好在热门题材不断会有,游戏行业总不乏刷“新”用户的素材就是了。

除了热门话题IP,还有很多游戏会用一些仙侠小说作为题材。或者很多游戏还是选择老的不能再老的《三国》作为题材。这样的选择也是有足够理性的,因为关注这些题材的用户,往往是和游戏推广渠道的用户重合的。比如很多页游渠道,流量来源本身就是大量的小说网站,而仙侠小说又是这些小说网站的热门主题。这样仙侠题材的游戏,就天然的能迎合小说读者对于体验剧情的需求,也更容易接受游戏的推广。而《三国》题材,几乎是所有游戏玩家都熟悉的题材,基本上没有任何题材接受方面的风险。所以选择一些目标用户愿意接受的IP作为游戏题材设定,是一种降低游戏运营风险的做法。这种做法未必能真正的调动玩家的消费积极性,但起码不会因为游戏题材创作的失败,影响到游戏的接受程度,是一种防御性的选择。

最后,还有一类IP,本身就是由于游戏诞生的,比如大名鼎鼎的《梦幻西游》、或者《生化危机》。这类题材的特点是玩家基础非常好,由于具备大量的前作玩家,所以使用这些IP天然的就能吸引原来的用户重新尝试。手游的《梦幻西游》一推出就登榜;《生化危机》系列每个续作都能卖出不错的成绩;在手机游戏还是“百宝箱”时代,大量的手游盗用诸如《红色警戒》《帝国时代》的名字,赚了不少钱。但是这种IP本身也有缺点,就是游戏本身的质量要保持一致。如果续作质量下降,反而会损害IP价值本身。

综上所述,IP受渠道欢迎,是有背后的道理的,而不仅仅是一个噱头。但是选择什么IP,也会影响产品的方向。希望通过近期热门IP来拉新用户,用大众IP来降低风险,或者是使用续作策略来维持IP价值,都是需要先明确做法,再实施开发,才能达到目的。

IP除了在营销方面有重要价值外,其实在产品制作上,也有很重要的价值,这是很多开发团队都比较忽视的。IP其中一个重要的价值是简化了游戏背景的设定。一款游戏,如果是一个全新的题材,要讲一个新的故事,必须要建立世界背景、设定人物角色,配合上剧情和音乐,这一系列工作,都涉及大量的细节设计。如果这些设计没有一个很强的总体规划,那么很容易出现质量很差的内容。如果使用的是一个设定较为完善的IP,这部分内容就可以简化很多,因为IP都自带了,只需要做游戏层面的改编即可。

同时,一个新的故事要通过游戏去讲述,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游戏不同于影视、小说,玩家更多的是希望参与互动,而非老老实实的接受信息,所以如果是既有IP,很多背景、故事、角色完全不需要花很多功夫去“灌输”,游戏只要负责让他们活动起来,和玩家互动起来即可。比如漫威的很多IP,在游戏中使用就非常简单,金刚狼、蜘蛛侠一出场,玩家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人物和背景和漫画不冲突,就会接受下来。如果要自己创作一个角色,设计人物的外观细节、特殊能力、性格背景,这些都要费很多功夫。设计出来后还要在游戏中逐步的输出给玩家,不如蜘蛛侠一出场就可以有喷蜘蛛丝的能力那么直接。《星球大战》也有很多游戏改编作品,由于它有大量的武器、军队、星球的设计,用来做关卡和敌人,只用考虑怎么再现电影感觉即可,完全不需要仔细向玩家解释。

有一些游戏,其玩法必须配合上很好的题材,才能增加用户的接受度。比如说卡牌玩法,由于其规则多样,玩法复杂,如果没有一个近似的题材,能帮助用户快速学习,可能会让体验大打折扣。比如《炉石传说》,由于使用了魔兽世界的IP,把原版游戏中的大量概念借鉴到卡牌游戏规则中,就能让玩家直观的学习。举个例子,卡牌中必须先被攻击的牌,在炉石中的术语是“嘲讽”,这是魔兽世界里面的技能术语,魔兽的玩家一看就明白,这个角色是用来阻挡敌人攻击,充当盾牌的。

还有一些游戏,因为游戏的设计,需要大量的角色,类似《火影忍者》这种IP,就能提供这种设计的需要。同理《三国》的IP也是因为有大量角色,非常适合游戏所需的大量角色。不过《火影》这种漫画IP,除了角色的概念设计,还带有大量的美术形象,这些对于游戏的美术风格指导非常有用。一直以来,游戏的原画都是一项比较有艺术水平的工作,这个工作如果能从IP里面获得帮助,对游戏制作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

在比较复杂的游戏里面,我们往往会希望设定一些行为目标,或者叫游戏成就,让玩家去追求。在使用了IP的游戏里面,这些成就往往比较容易传递给玩家,因为原IP的故事中,就会有一些成就、目标。玩家只要熟悉这些故事,就自然的接受了这些成就和目标。比如玩《三国》游戏自然目标就是统一天下,玩《生化危机》目标就是末世逃生。

IP对于游戏的营销和开发都一定的促进作用,所以现在游戏和IP的关系才越来越紧密。但是我们不应该只把IP视为游戏的一张皮,而是应该认真的了解IP和游戏的内在关系,用心的使用好IP,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价值。否则有些团队,一度把所有IP都用在卡牌游戏,造成了卡牌游戏的大泛滥,到头来不一定赚到很多钱,反而让一些IP变成用户讨厌的内容。

配合IP的游戏性设计

在游戏制作中,如何使用好IP,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我们可以从题材设计和玩法设计方面去考虑。一般我们开始设计一款游戏,都要对游戏的美术做一番设定,其中最重要的是人物的设计。在游戏中,一般都有大量的人物角色需要设计,而这些设计的协调性和独创性,都是很费功夫的。如果一款游戏,使用了一个带有多角色的IP,那么这个工作就简单的多,比如我们看到街机上的三国志,这个动作游戏,玩家控制的角色使用的是蜀国的五虎将(魏延代替了马超),而各关BOSS就是魏国的将领,第一关就是李典,后面还有许褚等等。所以在IP选择上,多角色的IP一般更适合做游戏,不管是多人游戏用来做玩家的“化身”,还是用来作为关卡中的敌人,IP中的角色都无需重新教育玩家,一看就能明白。相反一些人物稀少的IP,就只能做一些比较局限的游戏设计,比如《蝙蝠侠》、《米老鼠》一类,这类角色往往需要承载整个游戏的主要内容,所以无法构建比较复杂庞大的游戏世界。

在游戏制作中,关卡是主要的一个游戏内容。早期的关卡设计主要看重对玩家操作技能的一步步考验,比如早期的街机游戏中,从第二关开始游戏难度会提升一个数量级;现在的游戏关卡,通常还需要承载存留玩家的工作,所以游戏关卡需要有持续的吸引力,能让玩家有动力继续玩下去。如果游戏使用的IP有一个剧情复杂、空间转换比较丰富的故事,那么根据IP的剧情去设计关卡,就能比较容易的吸引玩家存留下来。比如《西游记》做游戏,玩家必然会期待,下一个要打的妖怪是怎么样的呢?当然这种设计非常简单,却也有问题:IP故事的长度,可能不能满足游戏关卡长度的需求。这就逼着游戏制作者自己改编大量的故事来填充游戏关卡,这种改编如果不合理,反而可能会损害IP的价值。所以很多游戏的IP改编工作,会找IP的原作者来一起进行,避免出现胡编乱造的情况。

在现代游戏中,一般都会带有RPG元素。所谓RPG元素,就是有一套引导玩家存留的机制:提出成就,积累实力,达成目标。这里最重要的内容是关于成就的设定,一个好的成就设计,会让玩家心甘情愿付出时间和金钱。IP故事中,往往都会有一些成就的题材。这些题材用来作为游戏的内容,是很有效果的。由于成就概念的改编难度一般比故事要低,所以也更适合游戏使用。比如曾经有用《龙珠》做的游戏,不断的提高角色的“战斗数值”就是很简单的让玩家接受的目标,漫画中的“仙豆”也成为游戏里面最重要的消耗道具。当然消灭各级大魔王,同样是玩家不假思索就接受的目标。

在游戏中,还有大量的细节,是可以用IP来丰富的,比如背景音乐、人物对白、一些剧情桥段等等。这些设计,都需要开发者对于IP内容做深入细致的考察,然后才能结合进游戏中的,绝不是简单的把IP里几个人物换成游戏角色就完成的。

在玩法方面,一直以来,很多游戏开发团队都不太重视和IP的结合。一度出现的万能玩法——卡牌,用来制作过无数个不同IP的游戏。但是这种做法的效果往往不是最好的,不同的IP内容,实际上是有不同的玩法偏向的。由于IP的数量众多,所以我们可以把IP分一些类型来讨论。

先说说欧美的主流IP类型——魔幻文化,这一类包括诸如《指环王》《权力的游戏》《魔兽世界》。这类IP的特点是空间广大、内容复杂、角色众多、剧情绵长,整个故事的细节设定非常的丰富。所以这类IP,如果用来做一些玩法深度浅的游戏,其实是一种浪费,效果也不会好。比如做动作格斗游戏、消除类、竞速类等等,玩家会说:“原作中那么丰富的内容,在游戏里面只有这么一点点啊,太不过瘾了,果然是骗钱的啊。”所以这类IP,比较适合的玩法是RPG、集换式卡牌、各种策略玩法、AVG(冒险解密),这些玩法一般能提供较长的游戏内容,玩家操作不太容易疲劳,才能发挥出IP的特征。

再说说也是欧美喜欢的IP类型——现代战争、枪械文化。这一类作品以二战类为一个大的分类,另外黑帮和科幻未来也是一个分类。这方面的题材,基本上成功的作品都是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由于这种题材主要人物比较少,但场景很丰富,加上给用户以身临其境的感觉为主要特点,所以游戏上,也比较合适用来做第一人称射击玩法。欧美游戏大部分玩法都集中于所谓“车、枪、球”三类,其中“枪”就是第一人称射击。

中国国产IP中,有大量是武侠文化的,从最早的《水浒传》、金庸武侠小说,到现在的网络小说中的仙侠、修仙小说,这些都有一脉相承的特点:有一个主角、辅以大量的配角。故事剧情一般不会很复杂,但是故事内容里面一般有“武功高低”的明显阶梯制度。这类IP实际上不适合做策略性或者操作性更强的游戏,因为你不可能用一个“武功低微”的角色,打倒类似“东方不败”之类的大BOSS。由于这类小说中,不断的修炼“升级”是一个明显的主题,所以也不适合那种单靠玩家操作就可以获胜的玩法。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知道,只有一种玩法是最合适的,就是RPG。当然,一些卡牌形式的RPG游戏也是可以的。

中国的IP中,还有一个重要分类,就是功夫文化的故事。李小龙、成龙都是中国风格的功夫明星,武打片也是中国电影的重要类别。这类题材最合适就是做格斗对战或者动作格斗类玩法的游戏。但是奇怪的是,以国产IP做的格斗游戏却非常少,反而是《拳皇》《街霸》成为了最出名的游戏,这两个游戏不但没利用太多中国的功夫文化IP,还自己成了一套独特的IP。这可能和格斗游戏的开发难度有关,需要有高度平衡性的动作游戏设计经验,才能做出好玩的格斗游戏,这对于长期习惯于RPG赚钱的中国开发团队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一种做法。不过随着DNF这种横版动作游戏的流行,我们不难发现,功夫文化还是能有很好的玩法载体的。现在手机上横版动作游戏也有非常赚钱的作品,期望能看到功夫文化IP应用的非常好的作品。

除了以上的文化分类,其实还有很多其他文化的题材,比如侦探推理题材、末世题材、音乐和人物专辑题材、言情和商战题材等等。这些游戏在AVG解谜玩法、卡牌玩法、节奏类玩法上都有很好的应用。可以说不管是那种玩法,基本上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文化题材,只是看我们有没有去认真的找,以及是否能获得授权的问题。但是,并不是任何的IP都适合做游戏,因为游戏毕竟是一个讲究“参与”的方式,而游戏以外的媒体,都很少有“参与”的方法。

推动IP的游戏性设计

我们往往会热心于用IP来提高游戏的收入,甚至有人把游戏看成IP变现的渠道。但是,真正在游戏上赚钱的IP,有相当一部分是游戏自己创造的。而有一些IP,在游戏上的影响力,会渐渐超过在其他媒体上的影响力。所以我们必须要考虑如何用游戏来建设IP的方法,而不仅仅是“消耗”IP内容。

对于游戏对于IP的推动,一般在两个方面有比较明显的作用:一是角色的构建,也就是常说的“混个脸熟”,让玩家在游戏中长期的接触中,产生对角色及其环境的了解和喜爱。第二就是讲故事,大家都知道IP主要是靠讲故事来建立的,而游戏的讲故事能力,往往比较弱,但是还是有一些游戏能把故事讲出来,并且一部分玩家愿意去听。

首先说说角色的构建。我们在游戏中一般都有大量的角色,其中最受玩家关注是游戏中玩家的替身——主角。这类角色是天然的IP中的主要角色,如果游戏确实好玩,这类角色会长期陪伴玩家,成为玩家喜闻乐见的一个形象。同样,游戏中的一些很有特色的NPC和BOSS角色,也可以因为游戏中特殊的能力、有吸引力的形象,成为玩家印象深刻的人物。这类角色构建的成功案例,有《梦幻西游》《魔兽世界》之类。这类形象的思想内涵,故事背景往往非常简单,但是对于玩家来说确实鲜明的,只要有形象,就能成为IP。

其次说说多角色系统的构建。在一个IP当中,一群角色的构建是需要有复杂的环境和人物关系的。在传统的小说、影视中,多角色系统的构建相对困难,要么构造复杂庞大的世界观,然后一点点展开,要么设计很长的故事,一步步的引荐给读者。但是在游戏中,一群角色由于在游戏中,有数值和游戏职责的构建,玩家很容易就会“记住”这些角色,从而简单的构建出一批形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拳皇》《街霸》,里面很多人物的剧情设计非常简单,甚至在游戏中完全没有表现,但是这批人物形象鲜明,能力清晰,不管怎么去说他们的故事,玩家都乐于接受。

在IP的构造中,角色的特征、性格,是作品的重点。我们喜欢一个形象,往往是因为他的特征。在游戏中,我们可以用比较夸张的美术外观,比如游戏动作来表现角色的特征,而游戏中的对白和剧情动画,甚至任务系统,都可以很好的突出角色的特征。在著名的《合金装备》中,主角Snake作为一个出色的间谍的特征,通过游戏的过程,很好的塑造了出来,其手段并不复杂,只是使用了大量电影化的美术风格,配合剧情动画、对白、任务文本就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虽然这种做法中,比较难体现复杂、矛盾的性格特征和思想内涵,但是对于塑造鲜明的形象特征,是足够的了。

游戏作为一个以“战斗系统”为核心的媒体,最拿手的是表现各种角色的能力和强度。我在玩一款二战题材游戏《大战略》的过程中,直观的体验了各种二战武器的优劣。游戏中有大量的数值、关卡、任务,这些都能以“胜负”的比较,深刻“灌输”不同角色的能力对比。如《魔兽世界》,副本中各级BOSS,玩家基本都耳熟能详其战力高下。虽然这种角色能力的内容,对于传统IP来说,似乎价值不高,但是如果要应用回游戏领域,这些传达给玩家的信息,就显得非常有价值了。

游戏虽然对于某一个特定的角色的塑造能力,往往不太容易,但是对于一个故事的背景、环境细节,却有很强的塑造能力。因为玩家会在这个游戏世界中互动,自然对于世界的背景、环境有非常直观的感受。这些感受形成了IP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一些IP本身就是强于背景的,比如《生化危机》对于僵尸末日背景的描述,《大航海时代》对于地理大发现背景的传达,《使命召唤》对于残酷战场的表达。

传统塑造IP的方法,以讲故事为主要手段。而游戏因为有玩家的互动参与,所以很难安安静静的去讲故事。整个故事可能是碎片化和容易被忽略的。很多玩家在看到任务对白、剧情动画的时候,都快进跳过,他们只想快速的去操作一把,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听你讲故事。但是游戏当中,还是能有一些手段,让玩家在潜移默化中听故事的。其中最典型的手段就是AVG玩法,在早期的RPG中,解谜过程一直是游戏的必备流程,玩家为了通过这些谜题,就会仔细的搜寻线索,而这些线索就可以设计成故事的内容。比如《生化危机》第一代,一个需要解开的密码,就是一封信中提到的人名,在找这个密码的过程中,玩家“被迫”读完了这封信,并且还理解了这个故事。除了AVG玩法外,高质量的过场动画和关卡设计,是另外一种讲故事的手段,比如在《使命召唤》中,玩家亲身体验二战经典战斗,以及和战友配合攻关,从而自己“演”了一回故事。

游戏与IP的互相强化

在游戏和IP结合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好的作品会做到IP变得更加强化,而游戏也变得更加卖座。这就是游戏和IP互相强化的结果。我们可以看一些例子,来学习它们的做法。

在漫威的IP中,有大量的角色、故事被用于游戏。随着3D游戏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漫威人物从平面变成了立体角色,映射到读者的脑海中。这类的游戏,往往以表达超级英雄这个角色更多的细节为重点,通过大量的关卡和游戏过程,深化角色对于玩家印象。玩家除了知道这个角色“很厉害”“很特别”以外,还可以亲身的感受他们的“厉害”和“特别”。这种游戏的应用方向,会深化角色的形象,可以说游戏在赚钱之余,更好的为IP服务。游戏作为一个可操作的媒体,继续了漫威的角色的塑造工作。

另外一个著名的IP《生化危机》,除了游戏外,电影和小说也很受欢迎。但是我们会发现,电影和小说更多的是把《生化危机》的末世背景表现的更加广阔了,而不是集中去塑造某些人物形象。比游戏更有力的表达方式,把游戏创造的世界变得更加清晰和深刻,这是一种加强了游戏背景的效果。更多的观众会产生,“我也去玩玩这个游戏”的想法。就算在人物刻画方面,游戏中的AVG流程往往不会很深入,而电影和小说则完成了人物更深层次的表达,让玩家的体会更深。

最后我们可以看看两个著名的游戏IP《魔兽世界》和《最终幻想》,这两个都是RPG塑造出来的IP。这些IP本身是因为游戏的超高质量,吸引了大量的玩家群体,后来由于坚持高质量的衍生品,不断加强其IP的品牌价值,从而让本身不是玩家的群体,也对这些IP产生了兴趣。相信《魔兽世界》电影上映的时候,也会有大量非游戏的玩家会慕名而去。在这两个例子中,我们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策略,仅仅就是用心的去做每件事,这样任何一个形象,都能成为有价值的IP。

展望

在现在的国内,原创IP的来源并不多,这和长期依赖我国不太注重知识产权保护有关。现在游戏购买的IP,主要是一些热门小说和影视剧,主要用来提高营销的价值。而另外一些改编题材作品,如《我叫MT》《德玛西亚》,走的是粉丝路线,也是为了游戏的营销的价值。而真正原创的漫画、动画,由于发展阶段比较低,还不能产生供游戏使用的IP。

国内游戏现在的阶段,也主要是消耗IP,而生产IP的却很少。生产IP,需要游戏团队注重长期收益,坚持质量要求。这对于快速发展的游戏市场,激烈的营销资源竞争来说,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是我们也看到有成功的例子,比如《梦幻西游》,就是靠对质量的专注,构建出有价值的IP和品牌来。而《洛克王国》及其竞品《赛尔号》《摩尔庄园》,由于专注儿童市场,由于儿童对于题材特别的关注度,从而成就了有效的IP。最有趣的是三国这个题材,并不是某个厂商的独家努力,而是整个游戏行业的一起推动,成就了这个古老故事的重新流行。现在很多年轻人因为三国杀、或者其他游戏熟悉了三国的人物,而不是先看的《三国演义》小说。

腾讯游戏在几年前就提出了IP战略,相信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和其他文化从业者,都会逐步的认识到IP和游戏的关系,希望在游戏和其他媒体的合作下,能出现越来越多优秀的故事和赚钱的游戏。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韩大(handa1740168)

原文发表时间:2017-03-0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谁说苹果不玩儿AI的:AI与AR造WWDC17大会两大亮点(全程回顾+视频)

1366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研究方法】如何提高问卷调查的信度和效度?

2188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推荐 | 深度解密Festo最新发布的三款仿生机器人

---- 自然界的各种生物都有其独特的本领,才能在复杂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比如蚁群的组织协调能力,蝴蝶飞行中互相通信的能力。不过,德国的自动化公司Festo的研...

2774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春晚爆红的智能机器人阿尔法大起底

要问哪个节目吐槽的人最多,恐怕要数央视春晚了,看的人也一年少过一年。今年的春晚,你看了吗?如果没有看,你可能错过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表演者不是艺术家,而是54...

2336
来自专栏镁客网

除了公布AI AR开发平台,苹果终于补全了自己的智能家居产业链

1478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为什么游戏遇上大数据后更易让人上瘾

本文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一个学习编程的课堂上,老师让孩子们用类似“嗨,大家好,我是×××”的句式介绍自己,孩子们的介绍五花八门,李白、荆轲、...

2429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干货]数字未来(85页PPT)

2177
来自专栏韩伟的专栏

当我们在谈免费游戏时

技术改变思想 本来不想用“当我们在谈XXX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这种俗气的标题,但这个文章的内容,确实在一些人的想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俗气的。所以用这个标题,也...

3654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全篇干货,10分钟带你读透《参与感》

专注和极致是产品目标,快是行动准则,口碑则是整个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因为用户主要是以口碑来选择产品的。

653
来自专栏ATYUN订阅号

IBM与纽约警察局合作,开发可通过肤色等面部识别特征搜索人员的AI系统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透露亚马逊向当地执法部门提供面部识别技术三个月后,一份新报告显示,IBM与纽约市警察局合作开发了一个系统,允许官员通过肤色,头发,性别,年龄和各...

652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