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AI的未来? 人类简史作者Yuval Harari为你指点迷津

编者按:历史学家新锐Yuval Noah Harari 从人类发展的角度深入浅出地谈AI与人类未来的关系,主要着眼点为:未来,AI 将取代人类司机;AI是否会取代医生;人们对AI的担忧,及“智能”与意识的区别几个板块,为大家带来了一场豪华的AI盛宴。

AI的到来不仅是一场历史界的革命,也将为哲学界带来重大的影响。但是,这些革命性的变化将花费几世纪才能实现。不过,未来,AI极有可能完全改变人类的社会、经济及政治生活。

关于AI的最大问题之一是: 在人类生活的众多方面,AI的表现是否真的能够优于人类。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个世纪,随着AI的发展,越来越多人类现在从事的活动将被AI取代。

未来,无人驾驶汽车将代替人类司机

例如,AI将为工人阶级带来的革新。未来,由计算机控制驾驶的汽车将代替更多的人类司机。早在10年前,这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事实上,由计算机控制驾驶的车辆比人类司机更高效,更安全。每年有许多人因交通事故失去生命,因为人类司机会在看手机,打瞌睡的情况下,驾驶车辆。如果用AI代替人类司机的话,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交通事故。此外,因为每一个车辆的司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两个司机不能准确理解相互之间的意图。利用AI,我们能够将所有的车辆连在一起,使得交通运输更具有可控制性。当两辆车都到一个交叉路口时,它们相互之间能够获取彼此的驾驶意图,这样便能够降低事故发生率。

例如,当你驾驶车辆在路上行驶,前方突然出现5个行人,这时如果你要救这5个行人的生命,就可能冒着牺牲自己生命的危险。到底应当怎么做,这当属一个哲学问题。人类一直以来受到哲学理论的影响。但是,虽然人类接受这些哲学观点,当开车上路时,我们更可能会听从自己的情感意志,置自己的理性观点而不顾。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有关这些哲学问题的讨论依然没有太多的进展。当用AI来代替人类时,这些抽象哲学问题将变为实际可操作的工程问题。

这是无人驾驶车辆优于人类司机的原因所在。人类有哭、笑、爱、恨等情感,AI则不具备意识与情感。在未来几个世纪,马也将被车辆代替,因为马和人类一样,也是具有情感的。因此,在未来20到30年间,数以百万计的人类司机将会面临失业的危险,被无人驾驶车辆取代。

未来,AI可能取代医生的工作吗?

发生在司机身上的事情也将出现在很多工作中,例如,医生的工作。

大多数医生的职责是诊断病症,为病人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这鉴于他了解许多疾病知识或医疗案例等等。不同于以往的数据库,AI可以使数据库持久地获得即时、最新的数据。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人类医生做出诊断、推荐治疗方案的基础,而且很有可能,未来AI在这方面还将比人类做得更好。

的确,类似Watson的AI可能在诊断或治疗技术方面会更胜一筹。但从另一方面说,医疗专家先得是一个好医生,好的医生通常还要安慰病人的情绪,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情感的交流。所以,一个好的医疗专家并不仅仅是提供更准确的诊断,更好的治疗疾病或是开出正确的药方。但是,即使AI最终可以识别人们的情绪并学会给予安慰,AI也无法超越人类。因为归根结底,人类的情绪不是上天赐予超自然的天性,比如陶醉于优美的音乐,情绪是人类本身自然的选择。无论你现在是何种情绪,由传感器、算法系统构成的AI都只会一视同仁。

那么在医疗诊断中,人类医生怎么知道我当前的情绪状况呢?是焦虑、生气,还是伤心呢?

这基本基于两种信号:一种声音信号,这不仅是我说了什么,还包括说话的语气、嗓音,如果我生气或者伤心,我说话语气、嗓音也是不同的;另一种是视觉信号,这取决于我的面部表情、姿态、挥手的动作,也给出了我情绪状况的某种暗示。

现在,这些事情AI正在慢慢学习,甚至做的比人更好了。AI正在不断加强识别和分析人类声音模式、表情模式的能力,来判断当前的情绪状况。更重要的是,AI可以获得更即时、更可靠的统计信息,因为AI连接了体内或体外的生物传感器。AI可以比人类更加准确地判断这种情绪状况。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马上就会实现,不可能明天所有的人类医生就将被Watson或其他AI替换掉。

所有防止出现这种情况的伦理、合法性、技术性的问题,我们需要意识到的是所有技术的问题我们只需要解决一次。培养一个医生很难,需要很多精力,很多金钱,需要到医务学校学习,需要大约十年艰苦的学习等等。而花费了这么多代价,十年多的时间,我们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医生,如果你想培养另一个医生,你需要从头开始重复整个过程。

相对的,对AI来说,只要你解决过Watson或其他AI存在的某个技术问题,你会得到什么呢?绝不仅仅是一个医生,而是获得了千千万万永久地、随时随地地准备服务的医疗AI。平台上的每个人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获得现在只有首富们才享受的最好的人类医生提供的医疗保健服务。

这无疑是一种一劳永逸的方式。

一方面,这种潜在的趋势是非常好的,能使最好的医疗服务变得更平价。但是,另一方面,也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和担忧,比如数千万的医生可能将会失去工作等等。鉴于同样的逻辑和整个例子来说,AI可能会逐渐取代公交司机、医务人员、甚至是某些专家。

人们对AI的担忧

有人认为,人工智能可能会取代越来越多的职位。一项两三年前公布的著名的研究估计:在20-30年之内,最多有50%的工作会实现自动化,由电脑、AI和算法替代。当然,新的工作还是会出现的。机器会取代人类的想法不是什么新想法,其实人类担心机器会取代他们的工作已经有200年了。但是这件事并不会那么快发生,因为即使机器确实取代了人类的许多工作,新的工作仍然会不断出现。

不过,这次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新的工作岗位是否会出现了,而是是否还会出现人类能比AI做的更好的新的工作了。我们对这个问题无法做出任何确定的判断,因为现在的情况同一两个世纪以前已经不同了。人的能力大体可分为两类:物理形式的技能和精神层面的技能。过去两个世纪里发生的事情是机器人在物理技能的表现上越来越好,以至于超过了人类。这也是它们取代了大多数物理形态的工作岗位的原因。因此人类的工作重心逐渐向需要更高精神和认知技能的那些工作转移。目前美国只有2%的人还在从事农业的工作,少于20%的人在工业界工作,参与服务业的人群的比例最大。而这些工作主要是要求心理和认知层面的能力。之后的几十年会发生什么呢?很有可能人工智能在认知层面和精神层面的能力也会赶上来,而我们目前仍然不知道人类还拥有什么能让我们的重心向其大规模转移的能力。而且,即使在三四十年内还有人能做的比AI好的工作,人们应该怎样不断的去调整自己,以适应现在变化的越来越快的环境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人类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时候,人们把生命分为两个基本阶段。在你人生的第一个阶段,你大多数时候在学习,你会学习到各种知识和技能。而在你人生的第二个阶段,你主要在工作。当然,你仍然可以继续学习,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做的主要的事情就是工作,让你在学习阶段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但这个结构在21世纪的今天可能已经不适用了。现在的青年学习的东西可能在现在看起来很酷,但是在他们成长到四五十岁的时候,那些东西可能已经完全无法适应环境的需要了。如果他们在他们四五十岁的时候还想继续工作,有事情可做。就得学些新的东西。

对于青少年来说,学习很容易,但是到了五六十岁的时候这一点可能就比较难了,因为那时他们已经有了自我认知,也已经花精力学了许多东西,精力和智力可能都不够继续支撑大规模的学习了,所以如果在你五六十岁的时候工作被AI取代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很难有机会继续学习到足够的新知识来提升自己的。

这是我们在今天就已经面临的问题了,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在学校里到底该教小朋友什么,因为按照我们之前得出的结论,很可能我们现在教他们的东西在他们四五十岁的时候已经没有用了。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到底该教他们什么,所以,最合适的方法可能就是我们需要培养他们在精神方面的“智力”,让他们做好准备,在整个一生中都随时随地调整自己、适应环境。但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去把这项素质当做技能来“教”,因为人的个性是多姿多彩而且很容易改变的。但是如果我们不想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这可能确实是我们最需要教给我们孩子,甚至是教给我们自己的东西了。

“智能”与意识的区别

随着21世纪技术的发展,出现的一个大问题,就是AI的发展可能导致数以百万的个体变得对这个社会不再有价值。对这个问题有几个潜在的解决方案。不过,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技术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在同样的技术条件下你可能能创造出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技术本身并不会告诉你你该用它来做什么。朝鲜和韩国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们的发展水平曾经很相似,但最终却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在21世纪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们发展出了AI,发展出了很先进的生物科技,但是它们中没有任何一个能给未来塑造出一种确定的可能性。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性。不过我们现在应该认真考虑的一个问题是:除了这些技术带来的技术方面的改变,它们还会影响我们的社会状况和政策。我们需要认真的考虑我们希望用这些新技术创造一个怎样的社会。

最后我想回过头去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看自己的观点:我们不止应该说AI会对我们的社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更应该考虑到AI可能会对我们的生命造成怎样的改变。我们应该意识到智能和意识之间是有区别的。智能其实只是一种简单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意识是一种“感觉”到像痛苦、开心和爱和讨厌,这样的东西的能力。可能有人会把智能和意识搞混,或者觉得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在科幻作品里这两者确实经常以一种不可分割的形式出现,看起来好像这两者离开了对方就都无法存在一样。

确实在人和哺乳动物的例子中,意识和智能也确实是成对出现的。在自然界的进化中,自然界通过意识的进化让哺乳动物表现出智力。哺乳动物解决问题时依赖的是它们的情绪、感觉。但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们用树来打个比方。树可以被看做是个非常智能的东西,因为它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巧妙,但是据我们目前所知,树仍然并不拥有任何形式的意识。从这个方面来说,同哺乳动物相比,计算机可能更像是树那样的。当然电脑是不会有意识的,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它们会很快的发展出意识。在过去的六十到七十年里,计算机智能领域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与之相对的,在计算机意识领域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进步。即使是现在最先进的电脑和AI也与最初的电脑一样没有意识。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评论(aitechtalk)

原文发表时间:2016-09-23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IT派

投入大见效慢,还要做AI?

IT派 - {技术青年圈} 持续关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 不能带来盈利的技术不是好产品。本文首发于 InfoQ 垂直公众号 AI 前线, ID:ai-...

3428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大数据如何玩儿?这是BAT的不同思路

去年5月笔者曾撰文阐述百度、阿里和腾讯这三个互联网巨无霸开始挖掘大数据。一年过去,拥有海量数据的公司已在多个领域尝试对掌握的数据进行利用,大数据意识和能力进步...

3951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與情分析、情感分析”out了!下一代大数据产业新技术将是“预测分析”

小微导读 从SGI的首席科学家John R. Masey在1998年提出大数据概念,到大数据分析技术广泛应用于社会的各个领域,已经走过了17年的时间。现在再也...

3354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投入大见效慢,还要做AI?

? 采访 & 撰稿|Natalie AI 前线导读:当人们回望 2017 年的时候,看到的可能全是人工智能。 年末技术盘点里程碑有一大半跟人工智能...

3007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如何打赢出行下半场?百度地图祭出这四招

12月23日,百度地图在北京举办“智能出行新启点”生态大会,发布了国内首个3D地图,上线了杨洋导航语音完整版,还推出了涵盖等多个合作方的“城市伙伴计划”。看上去...

3207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百度股价上扬的背后,是投资者对中国人工智能的憧憬

距离五月底李彦宏在百度联盟大会上宣布百度不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已经过去快5个月,不论是业内、媒体还是爱热闹的互联网看客,都在等着百度的首份成...

584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数字经济驱动未来,11位专家深度解读国家战略

腾讯研究院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前 言 数字经济是随着信息技术革命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近年来,随着我国开始更多从经...

1745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中美互联网内容产业发展与版权制度演变

腾讯主要创始人   陈一丹        技术发展不断改变人们的消费结构。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也改变了人们对内容的消费模式和习惯,使得数字内容产业迅猛发展...

19210
来自专栏数据猿

数据猿专访丨碳云智能创始人兼CEO李英睿:现在谈健康大数据变现还太早

<数据猿导读> 数据猿采访碳云智能创始人兼CEO李英睿的时候,他讲到,现在来谈健康大数据变现,我觉得还是为时稍早一些,而且我觉得我们数据的时代更多的是讲一种共享...

2655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中国公有云市场 谁能成为最终王者?

2014年已经过去一半,回顾过去半年云计算市场最热的话题,莫过于“公有云”。 2013年亚马逊、微软、IBM等几大国际巨头通过和地方政府合作、联合本地IDC等形...

2473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