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数据官的崛起

作为美国互助保险有限公司(Nationwide Mutual Insurance)首席数据官(CDO)的Wes Hunt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目标很明确,他说:“我们的目标就是将数据当成是我们公司资产的一部分,同时利用这一数据资产获得价值。”

目前,在美国,一批企业首席数据官慢慢出现,并且数量逐步增加,而Hunt也是其中一员。在全球范围内,首席数据官正开拓着一个新的领域,他们专注于控制数据和管理数据。据Hunt介绍,除了首席数据官之外,还有咨询师、分析师等,这些人都有着同样的使命,就是把企业中不同来源、堆积如山的数据进行整理和分类,然后对这些数据进行多样性的分析,并根据相应的分析结果为企业制定战略性的计划。

Dorman Bazzell是法国凯捷集团(Capgemini)新型技术和先进解决方案的项目实践主管,Bazzell指出:“过去,对于企业数据如何收集、存储、管理,甚至损毁,都是由法律部门、人力资源部门、首席信息官(CIO)和业务部门来共同决定的。而今出现了首席数据官这一角色,他们则成为企业中数据管理和数据控制的权威了。”

由于目前为止,许多企业将数据管理的责任分摊到各个部门,因此这些部门都是按照各自的政策来决定这些收集来的数据是存储还是应用。这样做的结果导致企业对于数据的管理和控制逐渐变得片面化,而没有站在一个宏观的、整体的角度,即使最终这些数据都存储在一个数据仓库中。

对此,有分析师指出,数据管理在企业中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任务,但是如果企业的领导人在各个迥然不同的环境中进行数据管理,那么势必会影响数据价值的传递。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各个领域中的许多大型企业都设置了首席数据官的职位。

Bazzell说:“现在,如果企业里没有首席数据官的话,那么就等于这个企业在数据战略上就输在了起跑线上,这样对于实现企业的业务目标来说也是不利的。因此,在企业中,需要有一个人来管理数据的应用。”同时,他还指出,首席数据官的出现可以说是数据控制的一个中心点,跟技术无关,但是却与企业内部的业务需求等相关事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今,首席数据官存在于各个行业领域中大大小小的企业里,但有分析师却表示,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需要首席数据官,只有那些有数据需求,同时他们的数据需求又已完全成熟,这样的企业才需要首席数据官。

在那些设置首席数据官职位的企业中,他们的首席数据官一般不是向企业首席执行官汇报,而是向首席信息官、首席营销官或其他业务线上的主管汇报

无论指挥权在谁手中,首席数据官的角色就是重新安排企业高层的任务。不管首席数据官是自己负责相关领域的工作,还是将该工作移交给别人,他们都需要同其他的部门主管们(包括首席信息官)保持合作去推动数据相关的计划向前发展。这种工作模式可能会让首席信息管感到不舒服,但是分析师和咨询专家都认为首席信息官应该试着简单地调整一下他们的工作模式,或者当其工作中涉及到数据战略时要尽量为其提供方便。

普华永道全球和美国数据分析主管Dan DiFilippo说:“有些首席信息官认为首席数据官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也有人觉得首席数据官的出现对他们的帮助会很大。但就我来说,我并不认为首席数据官会给首席信息官带来任何影响。首席信息官仍然负责技术的交付和实现,并关注着行业内新兴的趋势和技术。首席数据官则扮演者完全不同的角色,他们关注的是数据,确保数据得到最佳的应用,如何更好地控制和管理数据,如何更好地保护数据,以及如何利用它,甚至用它来赚钱。”

去年秋天,Hunt出席了在波茨坦举行的IBM首席数据官战略峰会,并在会上发表演讲,他说首席数据官职位的出现完全是为了适应IT领域日益增长的数据需求。2013年11月,Hunt正式成为Nationwide的首席数据官,在此之前他曾在一家企业里担任了11年的客户分析副总裁。

关于Nationwide设置首席数据官一职,该公司的首席信息官也发挥了作用,Hunt认为首席数据官和首席信息官对于数据驱动策略都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而首席信息官也需要向首席数据官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Hunt说:“作为企业中的IT团队,他们更需要走在前面。”

Hunt向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汇报,Hunt指出首席技术官的职责与首席数据官的职责有很多一致的地方,例如对数据的控制和管理,以及利用数据来为企业谋得利益。许多人认为,首席数据官的角色不是也不应该负责对IT系统的实施和执行。

Ursula Cottone是位于美国克利夫兰的KeyBank公司的首席数据官,她也参加了IBM的峰会,并参加了分论坛的小组讨论。Cottone指出:“实施工具本身并不能创造出业务价值。”

Cottone在其任职初期主要致力于将企业内部的IT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更新,以服务于KeyBank与数据相关目标的实现,后来她开始致力于形成公司内部的数据控制和管理,以及运行工作。在关注这些工作领域的同时,Cottone指出,她还需要确保相应的数据对于业务单元来说是否可用,业务是否可以从数据中获取一定的启发和好处,以便为公司带来效益。她说:“这个过程就是发挥聪明才智以获得利益,同时管理风险。”

为了把事情做得更好,Cottone组成了一个25人的团队,这个团队中有一部分人是拥有分析和项目管理背景的专家,还有一部分人拥有运行和业务分析的工作经验。

CDO需要业务和IT的智慧

和Hunt的情况一样,Cottone也是其公司中第一个首席数据官,两年前她开始担任公司的首席数据官,在此之前,她在KeyBank担任了两年半的企业银行共享服务的首席副总裁。KeyBank公司的首席信息官和首席营销官共同合作设置了该职位,并设定了许多相关的职责,也确保了对数据的保护达到相关的要求和规定。

由于首席信息官和首席营销官共同合作设置了这一职位,这让Cottone认为首席数据官需要来自业务和IT方面的智慧。她说:“他们设置这一职位,一方面是业务和IT融合的产物,另一方面则是让首席数据官有能力去弥补这两个部门之间的鸿沟。”起初,Cottone是向共享服务的首席信息官汇报的,后来是企业架构主管,现在是营销和分析主管。尽管胜任首席数据官的角色仍需要一段时间,但是Cottone觉得目前这个角色的相关方面还算稳定。

美国Seattle Children’s是一家医疗机构,这家机构旗下拥有一家医院、一家研究所还有一个非盈利的基金会,而Eugene Kolker则是这家机构的首席数据官,并与其它几位首席数据官有着类似的经历。Kolker也曾参加过IBM的首席数据官峰会,同时在分论坛讨论中他称自己的角色其实就是利用数据,并分析数据以获取战略性的价值

为了实现既定目标,Kolker指出,首席数据官需要了解企业的业务情况和技术应用。同时,他也非常需要这两个部门主管的帮助,而在这家医疗机构中,首席医务官(CMO)和首席信息官则是首席数据官职位的执行发起人。Kolker在2007年这一职位设置之日起就开始任职,他有着研究、计算机科学和应用数据的专业背景,作为首席数据官的他向研究总裁和该医疗集团的全球首席执行官汇报。

CIO和CDO并肩作战

如果在IT行业中听到这样的说法,即打破技术和业务之间的鸿沟以便从数据中获得价值,那么就是因为首席信息官们在最近的这几年一直推崇着这一观点。

然而,据Gartner分析师Logan指出,首席信息官通常不具有控制数据的权利,而且即使他们想要这样做也会频频受到来自业务主管的阻挠,而业务部门主管对于数据也没有太多的掌控权。

Logan说:“虽然首席信息官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但是从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可以看出,首席信息官们并没有拥有数据。数据掌握在业务部门主管手中,业务催生出数据,并利用它,或者在报告中引用数据,而业务也确实需要拥有这些数据。”

随着数据增长得逐渐变得难以处理,首席信息官对于数据共享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同时其他的部门主管也在关注着,首席数据官的出现正恰如其时的掌握了数据。Logan说:“一些首席信息官可能认为首席数据官这个职位的出现是一种威胁,但是在Gartner内部却能听到首席信息官热情的欢呼声,因为首席数据官正可以对数据分类和管理向首席信息官提供帮助。在我看来,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数据官是同类,他们是一个联盟,他们是并肩作战的。”

例如,如果首席信息官想要把数据传到云上去,但却遭到业务部门的阻挠,那么首席数据官正好可以帮助他一起冲破阻碍,解决这个问题。同时,首席数据官还可以追踪对数据保存的需求,并确定业务部门因业务而对数据的合理需求,也可以帮助首席信息官们为支持数据的应用而制定相关优化基础设施的策略。

Logan总结说:“首席信息官将为首席数据官实施计划提供最佳的办法,而这也是首席信息官富有策略性的地方。”

对于Seattle Chirldren’s医疗机构的Kolker来说,作为一个首席数据官最主要的还是为公司服务。他说:“你应该了解业务,同时也要有战略眼光,不过归根到底还是服务于人的,包括雇员、医生、护士和病人,要通过你的努力赋予他们能力,要让他们生活得更好。”

CDO还是CAO——或者两者都要?

随着企业内部的数据逐渐变得复杂起来,一些企业都在考虑增加首席分析官(CAO)或者类似的分析职位。

那么,首席数据官和首席分析管两者有什么区别吗?Gartner分析师Debra Logan说:“首席数据官主要专注于关注和防御风险,以及管理和控制数据;而首席分析官则主要侧重于防御风险,并从数据分析中来寻找可能的机会。”但是在企业中,这些数据又未必都是完全排斥的,只是在很多企业中可能其中一个的职责要比另一个的职责更有优先权

Logan表示,目前,有多少企业同时设有首席数据官和首席分析官这两个职位还不得而知,不过Gartner针对这一问题已开始了调查。

见36大数据:首席数据官的崛起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技术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开发项目 为何能实现财富与地位的转移?

区块链技术开发这个行业热词持续至今,已吸引了无数投资者的目光。从个人创业、到企业发展,乃至各国机构都将区块链视为发展重点!在8月14日,委内瑞拉就直接把区块链应...

796
来自专栏镁客网

乐客VR何文艺:VR还是一个新生儿,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尝试与改进 | 镁客请讲

108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一个大数据首席科学家眼中的大数据产业2016年终总结

大数据产业发展了两年之后,从探索阶段进入了应用阶段。数据被定义成重要的资源,正在得到企业的重视,在经营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企业看到了数据价值,从被动了解走向...

572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工信部正式发布《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6—2020年)》

导读:为贯彻落实《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和《中国制造2025》,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联合组织相关单位和专家,通过大量的研究和调研,在充分听取...

3446
来自专栏机器之心

这一次,吴恩达决定投身农业

这份协议的签订标志着中联重科进入人工智能技术领域,成为国内首家 AI 农业装备制造企业。双方将致力于共同研发基于人工智能(AI)技术的新产品,打造顶尖人工智能技...

751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工业4.0时代,让机器的思想飞起来

让我们试着在脑中勾勒出这样的画面:工厂里,人、机器和资源如同在社交网络里一样沟通协作。产品能理解制造的细节以及自己将被如何使用。同时,它们 能协助生产过程,回...

2638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区块链将影响的不仅仅是金融服务业

最有可能改变未来十年商业领域的技术不是社交网络、大数据、云、机器人、人工智能,而是区块链,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背后的技术。

853
来自专栏AI科技评论

科技部部长万钢:人工智能项目指南和细则即将发布,助力突破AI基础理论关键技术

AI 科技评论按:2018 年 3 月 10 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就「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召开记者会。 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回答香港卫视记者提出的人工...

3341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名人堂 | 张涵诚:大数据的最大价值: 大数据+物体=智能

人与物体,是地球的两大类,人是地球上最高级的动物,物体(动物,植物,生物,微生物,人造物体)不能制造,人拥有智慧,人主宰了这个地球。

612
来自专栏孟永辉

比特币价格大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新逻辑在哪?

2615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