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 | 用充满爱与和平的GUNs挑战GANs?我可能看了篇假论文

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邓小平爷爷曾郑重其事地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题。如今,这一伟大宏愿实现的如何?

据联合国今年1月份发布的公报显示:去年一年仅在伊拉克一个国家就有至少6878名平民死于暴力冲突和恐袭,有12388人受伤……

码字至此,AI科技评论小编已觉痛心疾首,泪如雨下;深感维护世界和平迫在眉睫,却又觉心有余而力不足。直至今日,小编偶在SIGBOVIK 2017评审论文中看到了Samuel Albanie、Sebastien Ehrhardt和Joao F. Henriques三人联合完成的学术论文:《STOPPING GAN VIOLENCE: GENERATIVE UNADVERSARIAL NETWORKS》,发现此三位作者竟心系黎民苍生,一心为消除人类暴力而上下求索、耗尽心力,顿时小编心中感到和平伟业指日可待!!!

消除人类暴力,用生成非对抗网络找回爱与和平

作者表示,当今社会人类暴力严重泛滥,此点在生成对抗网络(GANs)的运行原理中表现的尤为明显

为什么呢?我们来看一看GANs 的原理

GANs 在运行时需要两个模型,一个生成器,一个判别器。

  • 生成器的任务是生成看起来‘自然’的图像,要求与原始数据分布尽可能一致。
  • 判别器的任务是判断给定图像是否看起来‘自然’,换句话说,是否像是人为(机器)生成的。(详情可参见雷锋网此前报道《生成对抗网络(GANs )为什么这么火?盘点它诞生以来的主要技术进展》)

简单地说,即生成器想尽办法使生成结果能骗过判别器,而判别器则竭尽全力挑生成器的刺,不让它过关。

作者们就针对GANs在论文中提出异议了。

他们认为此方法太过“暴力”,而且不够道德,完全不利于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倒不如用他们发明的生非对抗网络(GUNs),和谐快乐又高产。

GUNs 的友爱锦囊

如果说GANs中两个模型是彼此虎视眈眈,那么GUNs的两个模型则相亲相爱的多。

三位专家在该生成非对抗网络框架下,同时训练了以下两个模型:

  • 一个是生成器G,如果遇到自认为可以处理的数据分布,它都会尽力去捕捉。
  • 一个是激励器M,帮助G达成这一“梦想”。

就这样,生成G提出样本PROPS,而激励器M作为回应给出确认和表扬:ACKS。两个网络之间友爱互助,最后共同实现愿望

从理论上看,这一方法有点类似于博弈论中的“winner-shares-all”(但真相其实是,博弈论中为winner-takes-all,意为胜者全得,而此处却是大家一起分享收益)。

而且作者还强调,绝对禁止G和M“打架”,它们要学会尊重彼此之间的差异,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演化

贴心的作者也给出了训练过程:

(图a) 在激励器(红线)的帮助下,生成器(黄线)正为目标数据分布(蓝色虚线)拼搏努力。

(图b) 激励得当的情况下,生成器则能顺利完成目标。

(图c) 在激励器的鼓舞下,生成器还能额外做出10%的努力(word天,太勤奋了!),这不是说有错误,而是证明激励有效。

实验表明,这种和谐共处的方式比之前那种两相对抗的GAN方法效果好得多GANs即不道德,也无必要;而快乐又高产的GUNs则是激励机器学习扬帆起航的基石。

论文最后,作者还发自肺腑的说道:非对抗学习真是发展机会良多。未来,我们还计划在包括神经梯度和k-dearest neighbours等其他领域中给出更多和谐有爱的解决方法。

看到这里,小编真是觉得蜜汁感动……消除暴力无小事,不如就从禁止GANs暴力开始做起吧!

其实我们在一本正经的说笑话

此论文一发,来自四海八荒的吃瓜群众立刻纷纷表示“给跪了”(小编:以此表达崇敬之意,实在可取)。

原来,论文作者除了有用GUNs拯救世界和平的“野心”,在写作上也是处处埋伏笔。

  • 三位作者均来自牛津大学,Samuel Albanie为计算机视觉研究员,Sebastien Ehrhardt为哲学博士,Joao F. Henriques为视觉几何学研究学者。而他们对自己的介绍却是长酱的:

(小编拙译:从上往下依次是深度统计和谐会、法国外籍兵团与分离的和平,爱与信任办事处)

  • Samuel Albanie、Sebastien Ehrhardt和Joao F. Henriques三人的姓名排序是按照各自祖国在去年欧冠上的排名而定(小编:真是对欧冠抑制不住的爱意)。
  • 对于不明吃瓜群众像是格言警句一样的句子:

但据小编缜密调查,其实出自非裔美国西岸嘻哈饶舌歌手和演员2Pac的歌曲《changes》。

  • “NoN”在文中表示network-on-network的缩写,同时作者也用它当表情卖萌。
  • 把生成对抗网络称为:GANs,GANGs,CAPONEs(译注:gang意为犯罪团伙;CAPONEs是因为税被IRS和FBI联合拿下的黑手党老大)
  • 称第一个把GUNs应用在生成模型中的人为Smith & Wesson(Smith & Wesson为美国军火制造企业)。
  • 在论文中表示:GAN的暴力是不道德并且是没必要的。而GUN的潜力很大,它的潜力就在于你认为结果很好,它就很好(小编:这绝对不是自欺欺人,200%不是)。
  • 在注释12中说,探索GUNs这个机器学习理论已使我们耗尽心力,剩下更具争议性的课题就留给后继勇往直前的研究者们了(小编:让别人替你填坑?)。
  • 还有,作者们的实验结果:

GUN模型在MNIST上的视觉样本

(能在这么不明显的样本中选出最后一列,GUN模型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论文最后的作者简介,Sebastien Ehrhardt部分:

字数不够,行数来凑?还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坏事......(打死都不告诉你,选中文字,复制粘贴在别的地方,就能看到原文了)

SIGBOVIK是一个“假”学术会议?

至此,小编敢肯定你可能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判断:这论文不是在扯么?

没错,你今天真的看了一篇“假”论文。而且,这篇论文还发布在了名为SIGBOVIK的“假”学术会议上。

SIGBOVIK 开始于2007年,虽然形式上和一般学术会议并无二致,比如会评审论文并会做报告,但参与学者大多会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创意想法(如以往的机器人反叛检测、如何在射击游戏中获胜等),而且还会煞有介事的用各种严谨的学术方法给出解决方案(如用到半监督学习,优化方法和本文的GUNs等)。

因此,就有网友评论称,“这个会议很像nerd的一次吐槽狂欢”。

而该论文,无论是选题,文风还是对词语的选用上,确实处处都侧漏着调皮劲儿(更多槽点请看原论文:https://arxiv.org/pdf/1703.02528.pdf)。

不过,这种正儿八经开脑洞的学术玩法确实挺能开拓研究者的思路的。毕竟,把消除人类暴力和GANs联系起来也是要有一定功力的。

另外,该会议过不久就要在卡耐基梅隆大学举办了,具体时间在可见下图:

不过如果你以为是3.29开始,那你可能就真参加了一场假的SIGBOVIK。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评论(aitechtalk)

原文发表时间:2017-03-0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量子位

GAN打一个响指,假牙就设计好了(上临床测试ing)

因为,每个人的牙齿排列和每颗牙的咬合程度都是不一样的。一颗好用的假牙必须经过专门设计,甚至还会动用到CAD来建(牙冠)模。

55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分析全球最大美食点评网站万家餐厅数据 寻找餐厅经营成功的秘密

2197
来自专栏ACM算法日常

谁是史上最强将领?算法证明:拿破仑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towardsdatascience原标题为Napoleon was the Best General Ever, and t...

84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算法帝国里的牛人们:欧拉

2027
来自专栏量子位

拔掉机器人的一条腿,它还能学走路?| 三次元里优化的DRL策略

107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学的威力:一个方程将卫星图像质量提高30%

1403
来自专栏量子位

外媒用AI识别政府的侦察机,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杉 编译自 BuzzFeed 量子位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外媒BuzzFeed在上周报道了两则有关飞机的故事。 一是美国法警运营的秘密侦察机在墨西哥...

40710
来自专栏生信宝典

生信老司机以中心法则为主线讲解组学技术的应用和生信分析心得 - 限时免费

海哥,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生物信息学博士。在生信宝典出品过多部“傻瓜式”教程。

412
来自专栏量子位

谷歌AI为达目的,把自己的身体改造成了这样……

智能体不断调整自己的身材,比如腿的长度,找到最适合当前任务的结构;同时进行策略训练。

1285
来自专栏新智元

【SIGGRAPH 2017】山东大学陈宝权团队等用水做 3D 重建

【新智元导读】中国山东大学陈宝权教授率领北京电影学院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和山东大学研究团队,联合以色列、加拿大的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新颖的 3D 物体形状重建...

2823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