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性爱的未来控制论、虚拟交换和基因工程

有了人造身体形态,我们可以把身体任何一部分变成性器官,或者用我们整个身体作为性器。如果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和云、洋流、太阳风或整个行星啪啪啪。

在今年 2 月,《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虚拟性爱的未来》的文章:

我们需要另外一个人才能带来心满意足的性爱体验吗?许多人都暗暗希望无需另外一人便能享受巅峰快感。但他们不应抱太大希望:目前,一流的情趣用品仍然十分粗糙,而且,无论从技术层面还是人性层面来看,我们都有理由怀疑人们是否能够迅速超脱最急迫的肉欲。

目前市面上在售的性爱机器人可以感知用户的活动和声音,并作出反应。然而,这些机器人仍太过粗糙,因而几乎无法使用。但正如性爱机器人的拥趸所指出的,20世纪70年代鞋盒大小的手机也几乎无法使用,却是当今随处可见的智能手机的最初原型。最终,性爱机器人也能有适当的、真人般的面部表情、肢体活动、声音甚至体香。未来学家斯托·博伊德预计,到2025年,“性爱机器人伴侣将非常普遍,虽然这会令人鄙视或引发分歧”。

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即使到2025年,性爱机器人也不太可能对男性或女性用户有很强的吸引力。原因是模拟性爱这种多感官的人际互动行为是极其复杂的工程难题。经过漫长的进化,我们的大脑已非常善于捕捉点滴的社交暗示,如他人目光的方向、短暂身体接触的社交含义以及声调的细微差别。在这种人际关系上,我们可没那么容易上当。

虽然模拟人类性爱活动是一个工程难题,但它并非无解。许多人也许对完全不掺杂人类情感的性事不感兴趣、甚至不齿,但在未来某个阶段,性爱机器人可以满足这种需求。核心的问题是,这方面的技术进步是否进展太慢、从而被另一项科技超越:这便是神经虚拟现实技术。

与性爱机器人自然激活身体感知的原理不同,神经虚拟现实通过人工激活神经细胞模拟性爱体验。直到不久前,神经虚拟现实最常见的做法仍是把电极(薄薄的金属针)探入身体组织,用电流激活神经元末梢。例如,把电极插入手臂上的一条感觉神经后,便可通过激活单根神经纤维而令人感到手掌皮肤的振动。

最近,科学家开发、改进了激活神经元的新办法。首先,他们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创造了一种只感染特定类型细胞(如末梢位于皮肤表面、回应爱抚的神经细胞)的病毒。病毒感染目标细胞后令神经元产生一种蛋白质,这种蛋白质发出的电信号只能被蓝色光束激活。之后,用蓝光照耀皮肤便会感受到爱抚。人们可以通过调节蓝光在全身的闪耀模式来改善这种虚拟的爱抚体验。未来的性爱机器人很可能身穿紧身衣,置有向内的蓝色LED灯,通过蓝牙与手机中的应用程序链接。把这种光遗传学技术应用于性爱可能只需要几十年时间。

通过蛋白质重塑性爱体验,已经非常激动人心。但还有人认为,现在关于性爱的进展,只是受到我们想象力的限制。当我们放开想象,性爱会有另一片天地。

Future of Sex 在这方面有非常精彩的阐述,他们探索的性爱将超越血肉之躯,发生在更加虚拟的世界里。文章重点谈到了控制论、身体交换和基因工程。

控制论

Nathan S. Kline和Manfred Clynes可能在六十年代创造了赛博人的概念,但通过人工肢体和器官增强人类的概念实际上是古老的。

通过最近直接神经连接、奇异材料和微观传感器的发展,我们正直视一个不太遥远的未来,我们将不仅能用人工取代失去或患病的器官——还很可能比“真货”更偏好它们。

这在我们的性器官中尤其如此。只要看看乳房植入物——人工增强的一种形式——已经如何改变了人类的性欲。现在,乳房植入物主要是装饰性的,但当我们能以我们希望的任何方式改变我们的身体形态时,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真相:我们只受我们的想象力限制。更有可能的是,我们先会看到人们看上去还像是人,但很快,我们会开始意识到,我们可以成为任何我们想要的。凭借即将到来的技术,我们对人工性器官的感觉就能血肉版本一样好——如果不是更好。

更疯狂的是如果你厌倦了你安装的新身体的任何部分,那么你可以换掉它或升级它。

有了人造身体形态,我们就可以把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变成性器官,或者用我们整个身体作为性器。如果我们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和云、洋流、太阳风、或整个行星啪啪啪。

但我们仍然会是我们自己。这也是另一个巨大发展之所在:将允许我们成为其他人的技术。

身体交换

好吧,这个有点远,但其实很容易理解。我们首先从赛博化的基础开始:直接神经接口。与我们上次说过的直接神经刺激不同,这不只是使用我们的大脑去感知,还能够控制我们新的人造自我,一如它们是我们的原始血肉之躯。

一旦我们有了这个,下一步就是把两个人连接在一起:我通过你的眼睛看,你通过我的;你举起我的手,我举起你的。有了足够带宽——和一些优雅的编程——没有任何理由两个连线的人不能交换身体。

想想看性的可能性:我们会没有任何疑问地知道,肉体地成为别人是什么感受。当你可以穿进世界对面的某个人的鞋,还要骑啥自行车去旅行?想成为任何人——男人、女人、或是一个全新的性别——一个周末、一年、一辈子?

没有理由我们不能有专门设计来进行性play的有独特传感器和完全原创性部件的人工身体。我们可以像分享度假屋一样分享特制的肉欲身体:分时度假性欲!

血肉有其局限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快会看到许多人选择用更耐用、更灵活的替代选择来取代血肉。

许多人会宁愿留在他们出生的身体里。然而,通过即将到来的新技术,他们没有理由不能享受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性的新世界。

基因工程

可悲的是这对一些人已经成为一个令人恐惧的概念,但在基因水平上改变人类身体的潜力显示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消除病痛的前途——以及以惊人的方式改变人类的性行为。

我们正快速接近能够按我们希望克隆或制造几乎任何人的任何部分的时代。这意味着没有组织排斥的器官移植——因为它们会是用接受者DNA制造的——而且我们也能用人类形态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那些有性别焦虑症的人可以成为他们一直觉得应该是的人。通过重写我们的遗传编码,我们可以行走在任何人的身体形态里,以任何理由改变自己。当我们可以字面上地通过任何人的种族、性别、性取向、年龄来看待这个世界,偏见还会存在吗?

随着赛博化,人类也会接近对身体形态的完全自由——而无需放弃血肉之躯。想体验鲸鱼或大象的交配吗?把你的脑灰质丢进试管培养的任何你选择的形态。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世界,改变我们的身体会就像是换衣服:正装,休闲,或怪癖。

赛博人的困难是,他们仍然有那个麻烦的肉做的大脑。但有了足够的基因工程技术,我们可以看到死亡的……死亡,用新的健康细胞代替死亡或垂死的脑细胞。

这两个创新联合在一起——人造器官以及用我们自己基因生长出新器官——意味着我们的物理自我很快将只受我们的幻想的限制,不管是性或其他。

但一些最大的变化尚未到来。在未来我们将有能力不仅改变我们如何看待世界(真正的和人工的)或是我们如何与它互动(再次地,真正的和人工的),也能探索真正无限的意识领域。

不管是人类或其他。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5-09-2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火遍老母亲微信群这些小游戏,「五一假期」陪爸妈必会

1031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上海“85后”农民和他的机器人农场

一个黑色的底盘,两侧装着坦克一样的履带,后面放着一个水箱,上方是两层太阳能电板,前方则是一个“T”字形的手臂——这就是上海市郊“85”农场主王金悦及其团队自主研...

2583
来自专栏飞总聊IT

特大喜讯-看脸识罪犯,上交深度学习新突破

昨天晚上收到一位朋友发来新智元的长篇博文:伪科学争议,谷歌研究院两万字批驳上交大用深度学习推断犯罪分子。讲述的是谷歌的研究员花费两个小时,对我国著名学府,上海交...

3578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重磅丨《Nature》发布 2017 年度“十大人物”,“中国量子之父”潘建伟入选!

他们分别是潘建伟、 David Ruchien Liu (美籍华人)、Marica Branchesi、Emily Whitehead、Scott Pruitt...

77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能为反恐做什么?

11月25日召开的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专题会议上,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提出,要运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打击恐怖行为。“从海量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中及时发现涉...

98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从HoloLens到AI辅助结核病治疗,17年AI在医疗领域几个最重要的应用突破

1122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李一男回归野心更大,归来仍是少年

这几天互联网圈除了中概股的喋喋不休外,还有两个关于回归的小插曲:一个是快播CEO王欣即将出狱,王欣太太在微博呼唤老公回来重振雄风;还有一个是“天才少年”李一男将...

32710
来自专栏镁客网

“关键人物”李飞飞出手,谷歌的新世界野心再落一子

今天是谷歌云Next大会的第一天,李飞飞宣布两年前推进的Contact Center落地、AutoML推出自然语言和翻译服务、TPU 3.0进入谷歌云。

1143
来自专栏新智元

【卫报】算法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新智元导读】应聘某一岗位没被录用?原因可以有很多:个人职业期望与岗位不符;能力尚未达标。但你是否想过,你被拒绝的理由竟是性格测试没通过!算法正在影响我们的工作...

4131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经典回顾:为什么要学习无用的知识?

文 | Abraham Flexner 美国著名教育家,曾担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首任院长 发表于《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第179...

338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