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它 | 人工智能:我该如何称呼你?

选你喜欢的:“bleep”或者“bloop”。

这周末,我在郊区的马里兰街道迷路了,我求助于导航,希望它将我引回高速公路上。但是导航也不知道我们在朝哪个方向走,然后她要我做一些无厘头的操作。“事实上,不要听Siri——她不知道我们在哪。”在乘客位置的朋友对我说。

将苹果的人工智能(AI)助手称为“她”,感觉很自然,因为Siri的女性声音。虽然Siri本身会告诉你她非男非女——“我是超出人类性别意义的一种存在”——她相对自然的声音发出了一个柔和的回复,而不是一个生硬的机器人声音。

在每个iPhone中有一个选项让Siri以男性口吻说话(或者以英式口音,或者以澳洲口音),但是Siri默认情况下不是“他”,原因如下:研究表明人们对女性声音回应更积极。

这些数字助手的声音为她们赢得了一个有性别的指示代词——但是那些看起来和听起来更像机器人的AI怎么称呼?如,iconic R2-D2,以哔哔声作为回复,但是其在整个星球大战系列中是用男性指示代词来称呼的。最新的星球大战机器人,BB-8,甚至变得非人形,他是球形,四处滚动。但是他,也被赋予了性别,虽然他的性别在《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制作过程中改变过几次。

很显然,称机器人为“他”或“她”的一种替代方式是“它”。这个指示代词显然避免了将AI性别化的陷阱——如,保留惟命是从的女性助手陈旧形象的陷阱——但是它用非人称的词描述了人机关系。这是任何一个AI开发商最想避免的事情:例如,苹果公司试图通过为Siri编程使其产生更智能的回答来丰富Siri的形象。

不只是“它”,但还不是“他”或“她”,AI是一类新的实体

通常,一个脱离熟悉技术的新技术会被如此设计来使其看起来不那么异类。iPhone操作系统的早期更替,如模仿真实世界物体——一个黄色的记事本,有微小按钮的计算器——来帮助用户明白如何与手上塑料和玻璃混合在一起的平板交互。经过7年模仿实物纹理(skeuomorphic)的设计,也许苹果认为iPhone的设计已被人们接受,于是转变为现在使用的比较有逼格的扁平风设计。

那么机器人和AI共享一些人类特质(如性别)也可以是一种相似的设计策略。这些共享的特质让人们适应AI的快速发展,并且不会感到金属“终结者”的泛滥。一旦它被人们接受,我们可能不再需要这样的相似特质——人类性别指示代词——来指代人工智能。

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发生,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那时候我们将需要新的方式来谈论电脑。不只是“它”,但还不是“他”或“她”,AI是一类新的实体。但是创造一个新的指示代词是很难的。虽然很多人更喜欢使用中性的指示代词,如“ze”,而不是“他”或“她”,这些指示代词还没有被广泛使用。

同时,主流焦点越来越集中于机器人在我们的生活中的角色上——还有他们的性别。最近两部突出AI女性特质的电影都比拟了一个顺从的、不幸的像Siri一样的助手。《Her》中的Samantha和Ex Machina中的Ava对于相应的男主人公来说性感得浪漫,填充了痴迷于她们的孤独男人的幻想。但是在两部电影中,女性AI都比她们的追求者更优秀,随着自己的成长,将这些男人抛弃。

但即使是Samantha和Ava,在某种程度也是有女性特质的。在我们能够接受一个无性别智能之前,即使是一个通过哔哔声沟通的滚动球体,也会是一个“他”,还有“他”字带来的负担和内涵。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5-12-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玉树芝兰

你该不该清理“不常联系的”微信好友?

这样的标准还远远不够智能。估计十个人里至少有九个不敢把自动筛选出来的所有人都“处理”掉。微信也清楚,所以把结果抛给你,让你以人工方式对结果做出甄别。

922
来自专栏互联网杂技

一个前端的职业轨迹

本文是从自身经历出发,再结合对他人的了解所进行的总结,故标题中的「前端」可以理解成「前端工程师」这个职业,也可以理解成是我自己。 背景 我是一个 80 后,准...

3899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长生不死、名人复活?疯狂的AI时代,人类竟要靠IA实现“永生”

导读:随着新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现在即使远隔重洋、相隔天南地北,通过一个小小的屏幕,就可以与亲友们相见、通话。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迅猛发展,你可以设想,用你的...

782
来自专栏鹅厂网事

软硬解耦,大道至简

2084
来自专栏java一日一条

我经历的IT公司面试及离职感受

毕业后几年一直待在广州,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生活化及务实的城市,其互联网公司和相应的投融资环境都不如北深上活跃,大大小小的面试也有几十个,有点规模的公司应该都面试过...

7122
来自专栏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比尔·盖茨和理查德·斯托曼

比尔·盖茨,微软公司的创始人,软件版权制度的受益者,世界头号富翁。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始人,自由软件运动的领袖。 他们两个人,一个疾呼保护版权,...

3978
来自专栏理论坞

UI设计今年步入低潮,你面临失业了吗?

2015年可能是有史以来UI设计师最当造的时节了,如果你就正在干着这个时髦得不行的职业的话,那么我想咱是时候想想下一步要怎么走了。

962
来自专栏镁客网

苹果造车十大关键词

1082
来自专栏Android工程师的修仙之旅

在腾讯实习一年,我学到了什么

6月底,我欣然前去,到现在刚好一年时间,马上要回学校了,我觉得该写点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时间点,我站在学校和社会的交界处,对校园生活保持着最鲜活的记忆,对...

5K10
来自专栏Java后端技术栈

从码农到工程师:看一下这6点!

许多程序员自称码农,因为每天事情总也做不完,而这些工作也没有给自己带来职业上的提升,总在原地打转,自己的工作似乎随时可被新人替换,可有可无。于是,年轻些的考虑着...

851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