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揭秘】Google帝国原力觉醒:2016将征战哪些新疆域?

又到了半年一度的时候了:我们对 Google 的发展轨迹进行了追踪。对于正在不断扩张疆域的Google帝国,我们概括了所有(我们知道的)处于进展中的项目,推出半年一期的系列文章。

虽然从现在开始,也许我们应该说是 “Alphabet帝国中所有处于进展中的项目”了。“Google”现在仅仅只是“Alphabet”——Google创始人们新成立的总公司——下属公司之一。我们过去一直在追踪的Google的项目,已经落地生根成为了Alphabet下属的许多公司。不过放心吧,一切仍然尽在我们的追踪之中。

与往期相同,轨迹追踪是对于过去的新闻发布、留言、以及一些猜测的一次大汇总。上一篇汇总表现很不错——其中有Chromecast 2、Google On、Google Photos、YouTube Gaming、以及无数的Android功能。我们不能保证这里列出来的一切都会在2016年得到发布,但是这的确是一份对于我们所听说的一切的进展列表。如果你2015一整年都没有关注过新闻,那么考虑一下把本文当做你来年的“Google介绍册”吧?

新智元注:至少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比如说

“我们那时候真的不知道,Google 的抗衰老研究公司 Calico 是第一批 Alphabet 的公司,Google 也找到了 Genentech 和苹果的董事会主席 Art Levinson 加入。现在看起来,Calico 似乎是 Alphabet 的起源。”

“关于Google自动驾驶部门最重要的消息来自于雅虎汽车频道的报告,它声称福特与Google将公布成立合资公司,运营无人驾驶共享业务。然而福特CES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提到与Google的合作。是雅虎报告彻底出错,还是这个合作并未被公布呢?”

“Business Insider 谈到了 Rubin 设立的集团目标是在 2020 年制造出一个消费级的机器人。但是还有很多报道:1、集团要做一个通用的个人助理;2、集团为富士康的工厂进行自动化,并且致力于给自己建立机器人操作系统;3、集团正在给开源的机器人操作系统做出贡献。究竟真相是什么?”

文章很长,干货很多。我们翻译了全文和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等前沿科技相关的部分(接近 2 万字),如需了解其他,请点击阅读原文看英文原文。

目录

1、Alphabet 帝国

- Alphabet:重塑所有品牌?

2、虚拟现实

- Google 大举进军虚拟现实

- Google 处理器:智能手机VR的推荐硬件标配

3、Google 智能汽车

- 谷歌自动驾驶正在寻找合作者

- Android Auto:车内操作系统

4、机器人与无人机

- 机器人部门陷入困境

- Wing 计划:无人机送货

5、Google Glass 回来了

6、Google 超级实验室

- DeepMind:Google 人工智能实验室

- ATAP:持续践行疯狂的想法

7、互联网访问计划

- Space X 发射卫星建立卫星网络

8、Google 物联网生态系统

9、Google 黑科技

- Tango:三维计算机视觉智能手机,今夏上市

- Nest 的神秘语音产品

- Calico:死亡依然不可被治愈

- Verily:Google 生命科学新面孔

- Soli计划:智能可穿戴设备的雷达感知手部动作技术

- 一款短信App:再见 Google Hangouts?

- Timeful: 为你安排日程

- 纺织物变身触摸屏

10、2016敬请关注!

1、Alphabet 帝国

2015年我们见证了Google从一个拥有众多子项目的单一公司转变成了Alphabet,一个Berkshire Hathaway式“拥有众多公司的公司”。所以Alphabet旗下具体都有什么?随着Alphabet成立提交的8-K文件中,将“搜索、广告、地图、应用、YouTube、Android、以及相关技术基础设施”标为“Google”的业务。Calico、Nest、Google Fiber、Google Ventures、Google Capital、以及Google X都被注明成为了Alphabet旗下的独立公司。

然而,在这张列表以外还有无数的Google计划,所以Alphabet旗下一定还有许多内容尚未公布。我们从新闻和网络上的可靠来源中编辑出了这张示意图,在Alphabet起初给出的列表上又增添了几家公司:

Verily是Google Life Sciences的新名字。它最近刚得到这个新名字以及一个酷炫的新网站。这个子公司正在致力于医疗方面的Baseline研究计划、智能隐形眼镜、以及能从注射入血管中的诊断用纳米颗粒中读取信息的腕表式计算机。Life Sciences不会与Alphabet旗下的另一个医疗公司Calico混淆——Calico只关心如何通过抗衰老研究来“治愈死亡”。

Sidewalk实验室,一个想要将异想天开的想法应用到城市生活中的公司,借鉴了Google Calico的模式起步。Google告诉华尔街日报,Sidewalk实验室是一家隶属于Alphabet的独立公司。

DeepMind,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也是Alphabet旗下的公司。

Google X的无人车(也是机器人的一种)部门最近有人被任命为CEO。它预计将会在2016年成为Alphabet旗下的一家公司,但现在它仍然是Google X的一个部分。

Google Fiber不是Alphabet旗下最高一级的几家公司之一。它是Alphabet的Access and Energy——Google 2014年建立的一个部门——下属的子公司。Ruth Porat,Alphabet的CFO,在最近的收入报告中提到了这一点。Access and Energy也是Google OnHub路由器和Titan无人机的上级公司。

我们也把ATAP添加到了“Google”的部分中,因为鉴于DARPA前主管Regina Dugan正在掌管这个组织,它看上去应该会成为一家隶属于Alphabet的独立公司。目前,Google最近向Mashable确认,它仍然是Google公司中“Google先进科技和产品”的一部分。

Google最近宣布,它正在考虑将云业务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由Diane Greene,VMWare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领导的组织。这会是Google下属的一个新部门,还是Alphabet下属的一个新公司?它会得到一个名字吗?我们对此毫无了解。由明星CEO带领、开创一个新的部门,绝对看上去像是Calico、Sidewalk、Replicant、和Verily起步时候的模式,但是我们尚未从官方听说任何关于名字或是其他东西的消息。

作为Google的“梦工厂(moonshot factory)”,Google X运行的许多计划看上去都可能在未来某一天跃升为Alphabet旗下的独立公司。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们,这个公司负责了Wing计划、Replicant(Google的机器人部门)、以及Google无人车,而一篇MIT科技评论上的文章指出,Loon计划也仍在由Google X负责。Makani——Google的发电套件计划——似乎也是Google X的一部分。

Alphabet:重塑所有品牌?

当“Alphabet”成立时,Google将许多贴着“Google”品牌的部门都独立了出去。Google Capital、Google Fiber、以及Google X都正在用着“Google”这个商标,但却不是新Google的部门——它们是Alphabet下属的独立公司。我们不确定,这次重组是不是意味着所有不再属于Google的“Google”部门都将最终成为一个新品牌。

Alphabet旗下公司纷纷去掉了Google的名字,我们对此并无确切的答案,但看上去趋势的确是这样。Google Ventures在最近的12月刚刚重塑了品牌,更换成了新设计的logo“GV”以及全新网站“gv.com”。每一个人都仍然把GV读作“Google Ventures”,但是事实上现在“GV”就是全称了——它不是一个缩写。Google Life Sciences也去掉了“Google”——它现在是Verily Life Sciences。GV仍然暗含着Google的意味,而Verily则完全将自己与创造它的Google分离开了。

其他部门也会跟从这种趋势吗?如果只有Google才被允许使用“Google”品牌,那么Alphabet的品牌命名可能就会清晰得多。这种变化也会让Alphabet听上去更像是一个真正的独立实体,而不是一个“Google的诡计”——现在对它有许多这样的评论。Google X可以改成“X实验室”,就像有时候人们提到它时用的说法,但是我们对如何为其它的几个部分重新命名没有什么思路。在Google后面直接加上产品类型曾经是那么简单、可预测、又便于商标注册的方法。从“Verily”的出现开始,所有对于预测性的猜测都失去了踪影。

我们应该会在2月上旬Alphabet召开的收入报告上得到更多它内部组织架构的消息。

2、虚拟现实

Google 大举进军虚拟现实

谷歌正向VR投入很多资源,这应该会得到比Cardboard更多的回报

谷歌有一个超廉价的“Google Cardboard”计划,算是一个VR平台。只需要将你目前的智能手机放到一个有一对塑料镜片的特殊形状的纸板箱中,就足以让你大概体验到虚拟现实。然而,Cardboard计划并不很“好”。在它的设计中,价格低廉高于一切,因而它的体验低于平均标准,因而你并不会用很多时间尝试。Oculus公司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曾被问到,Oculus Rift是否能与廉价的“Google Cardboard”项目竞争。 Luckey回答:“是的,因为Rift其实是不错的。这有点像在问高档的葡萄酒如何与浑水竞争。”

然而,这种廉价没有阻挡谷歌的投入。在2015年4月,它推出了“Works with Google Cardboard”计划,该计划让第三方制造与谷歌纸板(Google Cardboard)兼容的观看装置,就像改版后的 View-Master一样。在Play商店中,有针对“Cardboard”的VR部分,而且谷歌也在继续为这个项目做开发推广和内容合作。

然而,“Cardboard”项目只是谷歌进军虚拟现实的冰山一角。谷歌似乎在慢慢整合各个部分,以完成一个全面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它涵盖了硬件和软件,但我们不能确定这将需要怎样的形式。我们所知道的是,有大量的资源被投入到某种虚拟现实项目中。

第一是员工。谷歌中一些最好和最聪明的,在该公司的职位最高的人,已经离开自己的项目并加入VR团队。谷歌搜索的首席设计师,Jon Wiley,停止了谷歌最大产品的研发,加入了VR团队。Alex Faaborg,火狐,Google Now和Android Wear的前首席设计师,也放弃了谷歌一些最大的产品加入了VR团队。像这样的高级人士不会接受新工作,而仅仅致力于纸板的研究。

华尔街日报给了我们一个窥探到他们可能会开发什么的机会。报道表示该公司正致力于“开发一个Android操作系统来驱动虚拟现实应用。”谷歌也在开发某种形式的3D音频。最近,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名为“Thrive Audio”的公司,该公司着力打造“超逼真声场”的VR音频。

Google 处理器:智能手机VR的推荐硬件标配

为了获得足够动力来运行这个神秘的VR项目,谷歌据说要深入到硬件,设计自己的系统级芯片(SoC)。来自The Information的报告称,谷歌与元件供应商洽谈来共同开发针对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芯片设计。该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谷歌一直在“寻找芯片的核心,进而确保芯片供应商可以提供足够动力。”

让我们来猜测一下这代表着什么。今天任何智能手机系统芯片(SoC)将是主要面向2D应用程序和操作系统——像Chrome浏览器流畅浏览或快速启动应用程序。智能手机的SoC可以为游戏做一些3D处理,但这是一个次要功能。该芯片的电力设计,热分配设计,还有模具空间要求都优先考虑CPU功率而非GPU功率,因为这些是你在浏览网页和查看应用程序时需要用到的东西。

智能手机芯片也主要是针对“短脉冲(burst)”。你加载应用程序或网页时,你想要一切都很快,让计算机加载任何你需要的东西,然后进入睡眠状态,以节省电力。如果你运行3D游戏超过几分钟,你的SoC很快会过热。它将“节流”—— 或故意减慢处理速度,以防崩溃。

对于虚拟现实设备来说,你想对这样的设计改变很多。从虚拟现实角度来看,一切都在三维空间中呈现,并且一切必须要为你的左右眼渲染两次。你基本上一直在运行大型3D游戏。你想要为GPU分配更多的功率,用高端CPU的花费做出的定制芯片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既然你一直在做复杂的3D处理,你还想要设计一个有热预算(thermal budget)的芯片,以使它能够长时间以最高速度运行。一个为“短脉冲(burst)”而设计的普通智能手机系统芯片不能支持这些。

VR需要特殊硬件组合,Oculus公司在公布Oculus Rift消费者版本时,概述了它需要的推荐硬件规格。该公司规定了CPU,GPU等参数。然而,Oculus公司在PC上这样做有优势,因为CPU,GPU和其它部件都是单独的部件。客户或PC OEM厂商可以通过看这个名单,很容易地组装出相应的电脑。谷歌也需要制定出推荐的硬件规格,但因为它要做一个系统芯片,其中整个“电脑”是一个单一元件,所以它必须成为芯片设计商,如果它想要具体到CPU,GPU,和其它部件上的话。

在涉及到VR芯片时,我们不认为谷歌真的需要做什么具有革命性的或专利性的事情。现成的ARM组件能够满足大部分要求。虚拟现实设备只是有与智能手机不同的系统要求,而且当前的SoC厂商只制造智能手机芯片。一旦VR成为主流,我们可以想象到,高通公司将提供一系列针对虚拟现实的SoC,但由于谷歌想在这里做一个开拓者,它现在必须做出自己的芯片。

该报告还指出,谷歌希望在相机图像处理器上做很大的改动,这有可能为增强现实设备提供动力。它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让其能像“第三只眼”一样“扫描环境,上传图像到谷歌云计算为基础的系统中进行分析。”谷歌的服务器再作出回应并“给你提供情景”。报道还称,谷歌还希望“增加对更多类型传感器的支持,包括一种可以测量距离的传感器。”

实际上,谷歌自己似乎也在支持这一报道。公司在公开放出一个名为“多媒体芯片架构师”的职业招聘,该职业将“主导芯片开发”,开发范围主要在“多媒体方面,包括图像处理,视频处理,稳定化等等”。招聘要求是“在SoC的图像/视频/播放流水线方面有相应经验”,而最终目标是把芯片“产品化”。这听起来很像The Information谣言报道中提到的图像处理器。

如果谷歌希望制造增强现实设备的话,定制的相机图像处理器将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增强现实比VR困难许多,因为它基本上结合了所有的挑战和虚拟现实的处理能力,然后将它覆盖到你面前的环境中。这种“覆盖”可以放置在视频输入的顶部,还可以放置到透明显示器上,但无论哪种方式,如果能做的很好,那就意味着可以用3D设备跟踪现实世界,将数据输送给 GPU,并将其与计算机产生的元素相结合。这要完成一次就已经很难,但所有这一切都必须发生很多次(视频最低要求24FPS;Oculus Rift运行在90 FPS),才能让虚拟物体看起来像是真的存在于3D世界中。

旨在照相或偶尔拍摄视频的智能手机图像处理器还不能胜任这个任务。正像在我们上述VR例子一样,这要求了将一个被设计只用于“短脉冲(burst)”的智能手机组件被调制到24/7。目前,谷歌公司正致力于Tango项目,这是一个充满传感器的,支持在手机屏幕上实现增强现实的平板电脑。在该装置中,计算机视觉是由一家名为“Movidius”公司开发的协处理器完成的。谷歌VR的SoC可能需要得到Movidius公司或者其他公司的许可,才能将它整合到SoC上。

苹果公司为iPhone和iPad制造自己的芯片已经有一段时间,因此它硬件和软件的协调将其放到明显优于Android的位置上。苹果是第一个推出64位设备的公司,并且硬件和软件的组合是让苹果在移动照相设备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很长时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于Android的硬件和软件来自不同的厂商,Android上任何新硬件功能就会面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没有软件的支持是因为没有硬件,而没有硬件支持也是因为没有软件。通过设计自己的芯片,谷歌解决了VR部分的这个问题。

软件方面的努力也很有可能是谷歌部署的一部分,但谷歌想要设计自己的SoC的行为表明了,谷歌可能在硬件设计上会有大动作。然而,我们仍然不知道我们会看到什么。这是一个独立的头戴式设备,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但需要放到像Cardboard和Gear VR这样头戴式设备的智能机,还是一个更专业的智能机大小的设备,如Tango项目,这后来又会成为头戴式设备项目?

纸板项目(Cardboard)感觉不想是所有问题的答案。纸板项目是一个品质较差的虚拟现实体验,并且它看起来似乎会阻挡谷歌真正的目的。谷歌甚至不会做非常基本的,价格低廉的改进,如一个头带。现在,在使用纸板五分钟后,你就不想用它,因为你厌倦了一直将它举在你的脸前。我们认为,它旨在将纸板项目作为VR“口味测验”,并不会让它演变成更正式的项目。纸板项目感觉就像一个开发工具包,或有趣的促销品,而非其他。我们认为谷歌的真正VR设备以后会到来。

3、Google 无人车

谷歌自动驾驶正在寻找合作者

我们听说Google X的自动驾驶项目已经有些年份,但是直到有讨论说它要推出商用产品后,该部门才真正火热起来。关于Google自动驾驶部门最重要的消息来自于雅虎汽车频道的报告,它声称福特与Google将公布成立合资公司,运营无人驾驶共享业务。然而,福特CES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提到与Google的合作。是雅虎报告彻底出错,还是这个合作并未被公布呢?

人们广泛认为Google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布激发了整个产业对自动驾驶的兴趣,但如何商业化向来是一件困难的工作。传统汽车制造商畏惧可能发生的法律问题,例如一辆由计算机驾驶的汽车撞死或者撞伤某人。雅虎报告声称福特与Google找到了解决方法,那就是成立一个“法律上独立”于福特外的合资公司,为汽车制造商提供法律问题的庇护。报告还将这份约定描述为“非排它的”。商业上,福特需要应用Google的无人驾驶技术来生产汽车,但Google却可以自由的与其它汽车生产商达成类似协议。

当然,这个协议从未如报告中描述的那样发布出来,所以我们无法确定其中哪些部分会真正实现。不过,它倒是蛮符合Google曾经宣称的那样——Google不会自己生产汽车,而是会寻找合作者。Google当前的自动驾驶汽车原型就是由公司内部设计,并交给Roush(劳斯汽车)生产的,而且由于这种交通工具生产的目的就是自动驾驶,因此它们去掉了方向盘和踏板(尽管临时控制系统在测试中受法律要求依然是必要的)。

报告称合资公司将是一门驾驶共享的生意,这对于自动驾驶汽车生意来说会是一个好的开始——驾驶共享意味着Google不必真正销售这些汽车给某位消费者。Google汽车布满了传感器和计算机,这使得它价格昂贵——第一台自动驾驶汽车上采用的Velodyne的LIDAR系统就花费7万美元。Google对此的解决方案就是深入研究其传感器硬件,并尽可能设计出自己的系统。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工作招聘的职位就是“激光机械工程师,并且要求申请者能够“提升LIDAR系统的机械设计”、“与外部供应商与内部生产团队合作从设计推进到生产”。招聘信息还要求申请人能够“向外部供应商全面的详述和证明自己的设计”。

这对于我们来说听上去像是,Google正在打算设计一个LIDAR系统,交由其他公司来制造。这样的举动是有意义的,因为Google现在的确没有可以依赖的“零件箱(parts bin)”来制造它自己的汽车。现在并没有无人车的商品,因此零件厂商做的东西并不是Google需要的。创造一种全新的品类时,你必须亲手来做一切的事情。

三星可能会提供一些帮助。。它最近宣布启动了一个“汽车零件(automotive components)”部门,致力于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自动驾驶。这对于三星来说听上去应该是一件大事,因为这个部门将成为公司里的第四个部门。目前,三星下属部门还包括一个移动(智能手机)部门,一个制造显示屏、系统级芯片(SoC)、以及闪存的配件部门,和一个制造电视、电器、以及所以其他你能在Best Buy上买到的商品的电子消费产品部门。

三星的进入事实上对于无人车来说是一个让人十分兴奋的好消息。就我们对于这家公司消费者级产品的观察来看,三星在零件生产方面堪称举足轻重。有更多零件制造商进行研发工作将会是一个很好的降低零件成本的方式,而说到电子产品零件,三星是巨头之一。

Google也在继续致力于软件方面。Google的无人车已经行驶了130万公里,没有发生过肇事,不过被人追尾过许多次。Google告诉华尔街日报,它正在专注于让车辆行使得更“像人类”,而不是像周围满是注意力不集中的人类司机而满心恐惧的小机器人。Google教无人车“偷工减料”,以此来获得更流畅舒适的行驶路径。在某些场景中,无人车的程序也被编写得更加的灵活——如果一辆车挡住了它的路,它现在会评估前方道路情况,如果路况良好的话就会超车,就像人类会做的那样。

这个Google X下属的部门现在有了“CEO”——一位前福特执行官——并且预计将会在2016年的某个时间转变成Alphabet旗下的一家独立公司。目前,Google打算在2020年实现无人车商业化。乍看之下似乎Google届时就需要推出一台能用的无人车了,仅仅4年之后就是2020年。

Android Auto:车内操作系统

Google最近有了一个车内交互系统,Android Auto,但是这并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它是一个在你的智能手机上运行的应用程序,它打开的交互界面可以传送到汽车的显示屏上。一切都是在你的手机上发生的,而它让汽车的显示屏可以作为扩展屏和触摸屏来使用。汽车的信息和娱乐系统仍然在它自己的操作系统上运行着,这恰恰就是Google想要替代的东西。Google希望汽车制造商能够在车辆中预先搭载Android系统。

现在,汽车的信息和娱乐系统仍然不是非常完善。就像随着向智能手机过渡、一家硬件公司(一开始是手机原始设备制造商(OEM),现在是汽车制造商)会发现消费者期望它出售的是“智能”设备一样——Google希望向这些制造商供应软件。现在的汽车可以搭载Linux、Blackberry的QNX、或是Windows,有时也会是Android。然而,我们在车辆中见到的“Android”都是Android开源平台的分支(AOSP-fork),并不是由Google亲自研发的,并且经常是过时的版本。我们说的是2016年的汽车搭载着Android 2.3和4.0——这两款都是2011年发布的Android操作系统。

有无数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件事:就像智能手机领域一样,Google想要进入汽车软件市场,向硬件制造商提供软件。路透社在2014年5月曾报道了Google正在研发车载信息娱乐操作系统,将会以“Android M”的名字发布。一年半过去了,我们听说了Android M作为Android 6.0 Marshmallow(棉花糖)系统的简称,但是没有听说过任何与汽车相关的情况。

看上去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搁浅了,不过仍然有一些活跃的迹象。Google在它发布的Android兼容性定义文档(CDD)中,详细说明了设备制造商们可以制造出与Android“兼容”、能够接入Google Play市场的硬件。这份文档在Android可以运行的硬件部分罗列了手机、平板电脑、电视、以及手表,和预期的没什么两样…但是汽车也名列其中!这并不是指Android Auto,因为——再次强调一遍——Android Auto不是操作系统。CDD文件提到“车载Android指的是将Android作为操作系统运行部分或整个系统以及(或)信息和娱乐功能的汽车主单元(head unit)”

由于CDD中的承诺的全部重点是获得进入Google Play市场和获取其他Google应用程序的许可,这意味着在有可能未来会有人卖出已经安装了Google Play中应用程序的汽车。我们尚未看到任何汽车制造商真的在做这件事,不过听上去似乎Google正在为此进行努力。

汽车中的信息和娱乐系统感觉上与智能手机走在同一条发展的道路上,除了比智能手机落后差不多7年——现在正处于“移动窗口(Windows Mobile)”阶段。智能手机市场中,iPhone杀入市场,一时重挫其他品牌。当Android推出一两年以后,硬件厂商蜂拥而至,因为它是唯一能与iOS匹敌的操作系统。然而,在汽车行业中,不存在像手机行业的iPhone这样风光一时无两的竞争者来逼迫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制造商不断进步。所有的现行车载信息娱乐系统都有一些让人心塞的地方,而汽车制造商们似乎觉得这已经够好了。如果Google建立了车载Android,它可能会比现有的系统都更好,但是是否会有汽车制造商愿意使用车载Android,放弃对于车载系统的完全掌控?

4、机器人与无人机

机器人部门陷入困境

Andy Rubin 是 Android 的创始人,2013 年离开了 Google Android 事业部。后来人们才知道,他在 Google X 内部创立了机器人事业部,并在 6 个月时间内收购了 8 家机器人相关的公司,包括 DARPA 挑战赛的冠军 Schaft 和 Boston Dynamics 等重量级团队,他们是美国军方四足机器人的创造者。在一次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Rubin 把这个部门成为是 10 年计划的登月项目。但大约一年之后,他离开了 Google。

我们认为任何部门都会在这种情况下收到影响。一份来自 Business Insider 的报道宣称知道各种细节,尽管它非常可信的描绘了一个群龙无首的大公司故事,自从他们的领导人离开后从来没有聚合成一个团队。报告也说,Replicant 收购了十多家公司,但是他们并没有多少共同点,而且分散在不同的国家做着没多少相关的项目。结果呢是很多人通过并购加入了 Google 的机器人事业部,感觉到困惑和失望。

Business Insider 谈到了 Rubin 设立的集团目标是在 2020 年制造出一个消费级的机器人。我们之前也听过很多报道,集团要做一个通用的个人助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提到了,集团为富士康的工厂进行自动化,并且致力于给自己建立机器人操作系统。彭博社的报告则说,集团正在给开源的机器人操作系统做出贡献。这些事情是否与 Rubin 的离开相关,仍然是一个猜测。

Wing 计划:无人机送货

除了在每个人头顶上穿越来去的网络,Google/Alphabet也希望能在未来某一天通过“Wing计划”来快递商品,这是一个正在开发阶段的无人机送货计划。

其中一个原型,就无人机而言,相当独特。它有四个引擎,但是它不是四轴飞行器。与此相反,是一个“尾坐式(tail sitter)”的设计——它是一架有翼的无人机,可以在垂直起飞、着陆、盘旋时用垂直方向的引擎,而在更快速、距离更长的飞行中切换到水平方向。在执行送货任务时,无人机自动会转换成垂直方向,并且在空中盘旋,通过伸缩绳来向地面发放包裹。

更新:另一个模型最近在一个视频中被曝光,但视频非常模糊,所以很难辩认出它到底是什么。看上去有一个固定的翅膀位于两根长杆的顶端,在杆的尾部似乎有四个垂直螺旋桨,而机翼下另外还有两个水平方向的螺旋桨。由于在水平和垂直方向都有推进器,这款模型不用担心水平飞行模式和垂直飞行模式的切换,但是制造和维护方面看起来将会更加复杂。

Google启动无人机送货项目有一些怪异,因为它并没有太多需要快递出去的产品。也许,如果Google的”Wing计划”真的实现了,它将可以授权其他公司使用这项服务。你可以将亚马逊算作一个潜在客户,尽管这家公司自己已经有了运作中的无人机项目。

“Wing计划”是Google X下属的一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比谷歌其他异想天开的计划要更现实一点——David Vos,Wing计划的领导者,在11月宣布,“我们的目标是,在2017年将商业服务提上日程、尽快运作起来”。

5、Google 超级实验室

DeepMind:Google 人工智能实验室

视频备注:DeepMind的算法学习如何玩雅达利游戏Space Invaders和Breakout

DeepMind是一家谷歌在2014年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今天该小组是字母表(Alphabet)公司的一部分。该小组负责机器学习技术,而且它看起来似乎是在谷歌中做自己的事情。 DeepMind最近发表的成果是它教电脑如何像很多孩子一样学着如何做事情——通过玩游戏。

DeepMind建了一个神经网络,并在Breakout游戏上测试。除了屏幕上的像素和分数以外,没有其他输入,程序能弄清楚如何以最佳方式按下控制器上的按钮,进而使得它比任何人类玩家更厉害。

建立一个程序专门破解Breakout游戏不会是开创性的研究,但DeepMind的程序是“通用”人工智能程序——它没有像编写IBM的深蓝下棋或编写Watson玩Jeopardy那样专门编程来破解Breakout。这是一个从底层设计上就是“灵活的,通用的,和有自适应的”,它必须从头开始学习游戏规则和控制。同样的算法可以在其他31种游戏中打败最好的人类玩家,并且该小组希望下一步在如Quake 这样的3D游戏和其他更多复杂任务中测试,如机器人控制模拟器。

ATAP:持续践行疯狂的想法

ATAP是谷歌内部的高级技术和项目小组。它是由Regina Dugan(DARPA前任主管)领导的研究机构。该小组遵循DARPA首创的严格的研究计划——它雇用了一些外界专家并给他们两年时间来进行一些有意义的研究。两年后,该项目或者被关闭,或者从ATAP中剥离出来,让人们在有限时间而产生的紧迫感中做研究。

ATAP有时很难控制。该小组倾向于解决很多雄心勃勃的硬件项目,这会产生大量炒作,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很少见到该小组研究出的任何类型的商业产品。唯一在该小组成熟并实际做到消费者发布版的是一个名为“Spotlight Stories”的智能手机app,它采用影院品质的影片拍摄手法,让人用手机摄像头就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故事的气息。

ATAP很少给出其项目的发布日期,并且当它实际上给出截止日期时,它往往也会错过。这是一个混乱的部门,但我们认为这是ATAP的重点。

6、Google Glass 回来了

说到 Nest,Google Glass 还是在 Nest 创始人 Tony Fadell 的领导下。Google Glass 已经从 Google X 毕业了,并且根据 Google 财报电话的信息,调整了它们的战略。有多个报道说,这个项目现在以 Project Aura 的代号进行着。

新版 Google Glass 最近出现在 FCC 数据库中,呈现出一些设计上的改进,如更大的棱镜,用照相机记录灯光,以及可折叠的铰链(Folding Hinge)。根据 9to5Google 以及其他媒体的报道,这是企业版的 Google Glass,它会低调的出售给企业,而不是向普通消费者出售。根据报道,它的组建更换为 Intel Atom 处理器,而且拥有外部的电池包连接。它运行最少的软件,公司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设计自己的软件。

我们的直觉是,Project Aura 是最新的消费者版本设备,这仍然在开发中,而且和 FCC 文件中披露的设备相分离。意大利眼镜制造商 Luxottica 已经和 Google Glass 合作开发,而 Luxottica 的首席执行官的评论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Luxottica CEO 告诉股东们说:“在 Google,他们再三考虑如何说明第三代版本,你们现在看到的是第一代版本,而我们现在正在一起致力于第二代版本的开发工作。”

第一代版本 Google Glass 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第二代版本是面向企业的,第三代版本会是 Project Aura,评论说 Google 再三考虑如何解释集团在 2015 年做的重置(Reset)。

The Information 的报告中还提到,Google 正在考虑面向运动用户做没有屏幕的替代版本。我们可以想象,这看起来有点像摩托罗拉的 Hint,一个你可以与之交谈的蓝牙耳机。报告还提到 Project Aura 会在 2016 年发布。

7、互联网访问计划

在美国,Google Fiber的建设,从一个城市拓展到另一个城市,速度仍然非常缓慢。但是作为一款已经发布的产品,它本身并没有太多秘密。Google喜欢同时从多个角度解决问题,对于互联网访问问题,它有大量针对于此的计划在同时进行着。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为了向没有网络的区域带去互联网,并且它们都恰巧是航空解决方案。

Space X 发射卫星建立卫星网络

互联网访问计划中,我们已经有了热气球(Loon计划)、 无人机(Titan计划),而下一个是卫星!The Information近日报道,谷歌准备投资Elon Musk的Space X项目,以此来支持建立一支在低轨道上传送互联网信号的卫星队伍的计划。Space X的计划就是让数百个卫星在距离地球仅仅750英里高度的轨道上运行(传统的卫星运行轨道能够达到22000英里),发送低成本的网络信号。相对于传统的卫星网络而言,较低轨道的卫星网络更有利于降低延迟。

这个传言很快就从传言变成了事实。报道过后不久,Space X就关闭了和Google的融资轮。Space X的公告称:这一轮的融资,Google和Fidelity(另一个新的投资者)总共将获得不到10%的公司股份。虽然GV(之前的Google Ventures)和Google Capital经常向各种公司进行投资,但这对于Google公司来说实属罕见。

Google原来打算通过收购O3b Networks来达到和这个差不多的目标,但是在其中的重要员工离职以后,Google投资了SpaceX作为后备方案。

8、Google 物联网生态系统

Google 发布了智能家居系统:一个叫做 Google OnHub 的 Wi-Fi 路由器。尽管 OnHub 已经发布了而且还标价 200 没有,但他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在设备的底部,它写着这个设备是为 Google On 服务的,但是我们却不清楚 Google On 是什么东西。除了 Wi-Fi 之外,OnHub 也拥有蓝牙和 802.15.4 无线电的功能,但 Google 同样没有告诉人们,这些功能都是为什么准备的。

OnHub 的网站地址是:https://on.google.com/hub/,它的应用名字叫做 Google On。这个品牌意味着 OnHub 是 Google On 系列产品的第一个,我们认为这是 Google 智能家居生态系统的名称,但 Google 没有真正确认过。

Google 有一大堆“物联网”的项目正在进行。例如 Brillo,一个基于 Android 的操作系统,为嵌入式设备服务。这是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可以在你所有的物联网设备中:门锁、灯泡、传感器、以及其他你希望变得聪明的物品。这个操作系统支持 ARM、x86和MIPS硬件,它可以适合 128 MB 的存储和 32 MB 的 RAM。Brillo 现在有一个网站在运行,并且最终会采取开放代码的形式。现在你必须通过请求邀请码来使用。

Brillo 是一个 OS 操作系统,而 Weave 是 Google 的通信平台。Weave 包括了设备设置,手机、设备和云之间的通信,用户在移动端和网络端的交互。它的目标是让所有的设备和其他设备进行通信,即便来自不同的制造商。Weave 可以运行在 WiFi、蓝牙或者其他网络设备中,它可以运行在互联网的线缆中。这和 Brillo 有些类似,有一个公共的网络,但大部分重要的东西,都会隐藏在背后的专网系统中。

Thread 是 Google 低功耗的互联网协议,它会和 Zigbee 和 Z-Wave 竞争。所有这些低功耗物联网协议都是在解决相同的问题:Wi-Fi 和蓝牙都太快了,同时对于这些电池驱动的设备来说,也过于耗电了。使用低功耗的物联网协议,以及电池门锁功能,可以在几个 AA 电池下持续几个月。

Thread 使用 IEEE 802.15.4 无线通信协议,它是 Google Onhub 的休眠天线(dormant antennas)。Zigbee 也是运行在 802.15.4,但它有与此相关的特权使用费。Thread 除了增加 Google 的规模外,并没有额外的费用。它也不像 ZigBee,Thread 网络的线程是基于 IPv6 的,这能够让每一个设备的 IP 能够寻址,而且能够正确的跳转到互联网上。Thread 真的要干掉 Zigbee,Google 说一个小的软件升级,就能够把 Zigbee 设备转变成 Thread 设备。

Thread 起源于 Nest Labs,但是现在作为 Thread Group 的产品,一个非盈利组织,董事会成员包括 Nest、Silicon Labs、NXP、ARM 和 Yale Residential Lock。三星和高通也被列为赞助商。

尽管有着很多品牌和代号,但是你可以初步把 Google 物联网协议理解为:Thread 是一个物理线程(Physical Wire),能够连接各种设备(它是无线的,但你应该能理解这个想法);Weave 是他们对线程说的语言,Brillo 是里面运行的操作系统。

9、Google 黑科技

Tango:三维计算机视觉智能手机,今夏上市

Tango计划是开发有电脑视觉传感器的一系列手机和平板。这让设备可以做3D室内地图,深度测量、增强现实和其他任何开发商能想出的功能。让设备确定它在某个环境下的位置和方向,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一系列传感器促成了设备的“6个自由度”——3个用于设备定位的坐标系和3个动作坐标系。2015年,该项目过了ATAP的两年期限,被剥离成为谷歌的一部分。

Tango项目在2014年公布了一个开发者工具包,谷歌表示已经卖出超过3000个。在2014年Google I/O网络大会上,谷歌和LG宣布在2015年会公布一款商业产品,但是这从未发生。在2015年,因特尔和高通展示了Tango项目原型,但最大的新闻还是在2016年CES大会上,谷歌和联想宣布第一款商业Tango设备会在今夏上市。

联想和谷歌表示,这个设备有“6点几”英寸,造价低于500美元,但是并没有展示实体设备、设计或者其他具体信息。公司展示了一些示例,如积木和虚拟宠物这样的增强现实游戏。最有意思的例子是Low公司的家庭规划app,它基本上将你的房子变为模拟人生游戏,让用户在真实的房子中移动虚拟家具。

Nest 的神秘语音产品

Nest 已经成为很多家庭的一员了。它有一个Nest 学习温控器( Nest Learning Thermostat),一个叫做 Nest Protect 的烟雾探测器,一个叫做 Nest Cam 的云端网络摄像头。现在看来 Nest 准备扩展产品,做家庭语音产品。

2005 年中期,公司发布招聘 Nest Audio 的主管,职位描述是这个人将会领导 Nest 的语音团队,并负责为 Nest 的产品设计语音路线图。

我们很容易能够描绘出像 Sonos 一样的智能音箱,但是除了以上描述之外,我们真的不知道 Nest 正在致力于开发什么。

Calico:死亡依然不可被治愈

我们那时候真的不知道,Google 的抗衰老研究公司 Calico 是第一批 Alphabet 的公司。现在看起来,Calico 似乎是 Alphabet 的起源。找一个重要的人来运行新的事业部(Google 找到了 Genentech 和苹果的董事会主席 Art Levinson),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组建一个团队,然后做一些很酷的玩意。Calico 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在 Google 内部追求治疗死亡的解决方案。一旦 Alphabet 正式形成,这个公司就会变成集团化运作。

Calico 现在还没有找到“治愈死亡”的方法,但是公司网站分享了公司正在做什么。它可以主要归结为和其他公司的合作:Ancestry DNA、Buck Institute、QB3、Broad Institute、AbbVie 和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一起研究衰老的原因,以及和年龄有关的疾病。

Verily:Google 生命科学新面孔

Verily 是 Google 生命科学事业部的新名字,它在独立之后放弃了 Google 的前缀,变成了 Alphabet 集团下的公司。除了新名字和漂亮的新网站外,该集团还运营着我们去年报道的相同产品。

集团正在和一家领先的医药公司 Novartis 合作,开发葡萄糖监测的智能隐形眼镜项目。基准研究是去衡量一个健康的人,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一旦你对“健康”拥有基本的想法,研究小组系统能通过持续对血液传播的纳米粒子进行监控,及早发现问题所在。Liftware 是一个为手颤抖的人提供稳定就餐的餐具,已经开始出售了。

集团的招聘显然是顺利的,Nature 的文章毫不费力就列出了一个清单,那些生物医学的超级明星离开了学术机构,来到了 Google 总部。离职前往科技公司显然拥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更多的资金,更好的技术,把东西做成的考核机制而非担心论文的发表。

在新的业务方面,公司已经和 Johnson and Johnson 合作建立自己的子公司:Verb Surgical,运营着机器人外科医生的业务。这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疯狂,因为机器人医生已经在手术中使用过一段时间了。紧凑型的机器臂设计,可以把手臂和照相机嵌入到病人中进行微创手术,而不是给病人开刀,才能让医生的手可以直接操作。

新闻稿也指出,团队已经在机器人平台上取得了有意义的进展,可以在许多外科手术上得到应用。企业的目标是成为外科领域的综合解决方案平台。

Soli计划:智能可穿戴设备的雷达感知手部动作技术

Soli计划用雷达让设备读取短距离的手势动作。雷达高频率地探测微小的动作,该小组正致力于一个“流水线”,让雷达的输入转变为可读取的手势动作。像这样的技术在可穿戴设备中是很有用的,在这样的设备中微小的屏幕无法支持你自由地滑动手指。想像一下,在智能手表上方举手,摩擦你的拇指和食指来滚动屏幕,接着轻叩手指来选择某物。

在2015年Google I/O 网络大会上,谷歌在大型开发硬件上展示了Soli,它看起来似乎运作良好。该公司在2015年承诺会有API和开发工具包,但现在我们可以告诉大家,它被推迟了。项目Soli网站只是说,它仍然“计划推出一个开发工具包”,你可以注册电子邮件来更新通知。

一款短信App:再见 Google Hangouts?

即时短信一直是谷歌的一个痛点。这个公司生产了大量短信和即时通讯app:Google Talk,Google+ Messenger,Google Voice,Google Hangouts等等安卓SMS(短信服务)客户端。没有一款像iMessenger、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微信那样受人欢迎。其他公司正投资数十亿美元到即时通讯中,但谷歌却一直没像我们认为的那样严肃对待即时通讯(IM)。

最近华尔街日报的一份报告称,谷歌通过开发一款“新的,更聪明的消息应用程序”来尝试打开市场。该报告称,谷歌“计划将聊天机器人整合到”客户端,这将支持人们在短信应用中提出问题,然后,这些聊天机器人将“搜索网络和其他来源来找寻回答该问题的信息。”

该项目正由谷歌公司通讯产品部门副总裁Nick Fox领导开发。Fox目前负责Hangouts、项目Fi、和谷歌的WebRTC。10月份的一个报道指出,Fox以重金尝试买下一家名为“200 Labs”的公司,该公司为即时通讯app“Telegram”做了一个聊天机器人评级服务。该公司拒绝加盟谷歌,但谷歌显然仍在开发了类似的服务。

华尔街日报称呼这个app为“新”即时通讯服务,这暗示着Google Hangouts会被淘汰,我们将有另一个Google Talk,作为Google Hangouts类型app的转变。该报告还说,目前时间安排是“不确定”的,但考虑到谷歌在几个月前还只是希望通过收购公司或雇人来完成该项目,我们猜测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像Hangouts一样,我们预计大多数Android用户会通过应用程序更新来得到这个功能。

Timeful: 为你安排日程

有时,谷歌会悄悄地收购一家公司,我们怀疑这样的公司有多少。其他时候,它收购一家公司,会写了一篇完整的博文来详细说明其未来计划!谷歌在收购Timeful公司时选择了后者,Timeful公司是一家人工智能日程管理app制造商。用户告诉Timeful他们希望每周锻炼三次,系统“根据对你的时间安排和优先级来安排它”。

Timeful用了一个日历app的形式,所以整合到谷歌日历(Google Calendar)中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公告中,谷歌表示,它对“Timeful技术所有可以用于整合到产品(Inbox,Calendar等等)中的方式”感到很兴奋。期待这些产品在未来的自动安排功能。

纺织物变身触摸屏

Jacquard 计划的目标是用细金属线将触摸屏编织成“任何一种纺织物”。这个想法是“交互性地”将其编织进任何服装中。Jacquard 团队着重于可扩展性技术,例如用现有的工业纺织机

确保整个工作过程的正常运作。

一旦在你夹克袖子上有了一个触摸屏—然后可以做什么?Jacquard不关注那个;那是要开发商想出针对这种触摸屏的一些实际应用。它通常会与一个电话配对,但是如果你要举着电话,为什么不触摸它呢?想让触摸屏有任何用处,你将会在某些地方需要一个显示器。它可能是一个有趣的Google眼镜配饰吗?

在2015年的Google I/O网络大会报告中,ATAP宣布和Levis(一个生产牛仔裤的公司)合作将纺织物触摸屏的概念引入市场。然而,正像许多ATAP的产品一样,这款产品没有公布发布日期。它有一个网站,你可以通过邮件注册来获取更多信息。

10、2016敬请期待

这是我们能想到的发生在Alphabet里的所有事情了。这家公司(还有这个系列的文章)随着时间流逝看上去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不过,我们将会一直努力了解它的所有信息,而2016年一定会是带来许多新消息的一年,让这份列表在明年变得更庞大。

下一次Google新闻大量披露应该会是在2016 Google I/O年度软件开发者大会上,这个大会的时间应该是年中左右。敬请期待!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6-01-1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手Q不再微信化,语音成重点

不断壮大的微信最终还是成立了独立事业群。O2O、手机游戏、互联网金融、第三方企业服务,甚至自媒体都认为,微信将在自己所在的板块进行更多的投入,机会扩大。不过我...

3248
来自专栏AI科技评论

AI 诊疗为何还停留在实验室?数据是硬伤

想象一下: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 AI 诊疗成为了现实,你就能直接在医院用电脑看病了。通过化验的数据,系统很快就给了你一个诊断结果,让你乖乖去开药吃药,甚至决定要...

3144
来自专栏BestSDK

看完这15条“潜规则”,你就明白为何投资人看不上你了

image.png 2015年,自李克强总理提出“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口号以来,中华大地上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创业成了一种时尚的潮流。 然而,...

16810
来自专栏VRPinea

3.9 VR扫描:Facebook推出360视频服务,支持三星Gear VR

3157
来自专栏VRPinea

亚马逊VR快闪店,是要解锁VR线下落地新姿势?

或许,从VR的功能性出发(正如亚马逊本次活动所展示的),以吸引人的方式来顺势推广VR,让更多人接触和接受VR,再带动娱乐性VR的发展,不失为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

982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可口可乐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的7项应用

引言: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可口可乐可能比一般传统大公司要跑得快一些,7项应用成果可见一斑。 翻译 | 吕东昊 审校 | 李晓艳 编辑 | 郑忱 尽管我们有...

3224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真正使用大数据的4个方法

大数据已经在媒体和IT企业中大量提及,但是有多少企业真正在使用大数据?又有多少企业从大数据中受益呢?真正使用好大数据是不容易的事情。 2014年,美国的...

2463
来自专栏镁客网

NOLO VR张道宁:空间定位技术加持下的VR,是可以搞出商业价值的 | 镁客请讲

104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北森云计算 CEO&联合创始人纪伟国:SaaS第三代的盛世危言

T客汇官网:tikehui 撰文 |卿云 中美SaaS峰会|2017年中国SaaS产业峰会于2017年5月10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峰会主题:探索·共...

3023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LinkedIn CEO:肢体语言很重要

职位越高,所说的每句话、表达方式、肢体语言和其他几乎所有事情都会受到团队的越多关注。优秀的企业领袖必须要意识到这一点,这样所说的才会产生共鸣,把人们团结在一起...

2565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