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拯救微软帝国复兴的人-纳德拉

T客汇官网:tikehui.com

原作者:Andrew Nusca

编译 | 李哲

都柏林的秋日午后,狂风四起。飘忽而至的云驱散了落日的余晖,残余的灰色映衬在圣帕特里克学院学生们的脸上。他们慵懒地摆弄着手机,身后的十几个人,安静地坐在图书馆大厅里,有行政人员、老师和孩子们,他们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他就是西雅图的科技巨头,曾经在全球如日中天的微软公司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玻璃门打开了,纳德拉阔步而至,几位公司高管跟随在他身后。他和几位行政人员握了握手,径直走向等待他的孩子们。他和四位十岁左右的学生坐在一起,打听着他们的状况。一个男孩似乎很享受这场谈话,对着一个平板电脑指指点点,支支吾吾地解释着他在Minecraft的游戏世界里构建的三维世界(Minecraft是纳德拉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收购)。纳德拉笑容满面地回答他:“非常好,我需要一个这样的世界。”

纳德拉站起身来。他足有六英尺高,瘦削的身材像长跑运动员,再加上他剃着光头,更加凸显出他紧绷的轮廓,显得他更高了。纳德拉每天早上跑步三十分钟,他更喜欢用跑步机,以免混凝土路面对他49岁的膝盖造成损伤。他十分珍惜自己的时间,这是他在每天紧张的日程安排里仅有的独处时间。

但是纳德拉总会留出一些时间和孩子们相处,一方面因为他们是下一代的消费者,另一方面,这也会让他更加接地气。纳德拉移步到另一组孩子中间,把注意力转移到一位盲人学生身上。这个年轻女孩一直在用Cortana(微软的一款语音激活数字助理)构建无障碍功能(Accessibility Features)。她笑了笑,重复了一遍Cortana的菜单选项:“Hey Cortana. My essentials.”尽管还在倒时差,纳德拉还是感到震惊。“太棒了,”他说,“很高兴看到你们一直以来的突破。”他对她表示感谢之后,又走向下一个小组。

“我对无障碍功能情有独钟,在这上面我花了很多时间。”纳德拉对我说。他有两个女子,一个女儿,他的儿子有特殊需求。“她给我展示的,本质上就是一个开发人员在创造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有帮助的工具。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我们每个人都会需要无障碍工具。”当然,如果微软能够提供这些,那就更好了。

随后,纳德拉离开了。他在每个学生小组只停留几分钟,像一阵风一样在屋子里穿梭来回。当有二十几个学生意识到有个大人物来到校园的时候,他早已经消失不见了。纳德拉正在前往下一个房间,下一座城市,下一个国家,踏上为期四天的旋风之旅。他将去往微软的最大市场之一——欧洲大陆。


2014年二月,纳德拉接替史蒂夫·鲍尔默成为微软CEO,摆在他面前的是微软的增长危机。“微软和新一代用户之间产生了断层。”全球证券研究公司(Global Equities)分析师Trip Chowdhry在给客户的2010年研究报告中这样写道。对一家科技公司来说,这无疑是一句诅咒。

微软,这个Windows、Office的贝希摩斯之兽,即将迎来它的40周年纪念日。它有着令人艳羡的现金储备和市场份额,但是,它在第二任CEO治下生产的产品——从搜索引擎Bing到Zune、Kin以及Lumia——带来的收益远远比不上第一任CEO比尔·盖茨。

在鲍尔默任期接近尾声的时候,微软仍然是全球最成功、最有钱的桌面-软件公司。与此同时,世界的时钟也已经悄悄走入了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移动设备和云计算的时代。21世纪的前十年,微软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然而,苹果公司在2010年终结了这一历史,在史蒂芬·乔布斯的带领下,苹果公司开始了华丽转身。到此为止,微软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核心业务下滑。

自纳德拉掌舵以来,公司一直在酝酿一场惊人的蜕变。在他的带领下,公司开始专注于个人计算(personal computing),并将公司前景定位在企业和云计算业务。过去三年,微软在对诺基亚的收购中斩获94亿美元的手机业务,并把Bing的地图数据资产出售给Uber。同时投入巨资,在全球打造数据中心,为它的云产品提供支持。并且,微软原有软件业务从永久许可证(permanent licenses)模式(一次性收益)向订阅模式(经常性收益)的转型,有了实质性的飞跃。

纳德拉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投入262亿美元收购商务社交公司LinkedIn,这是微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行为。似乎,希望之光又在重新照耀雷德蒙德(微软总部)。现为微软最大个人股东的鲍尔默评价道:“萨提亚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他改变了人们对微软的认知,使得公司议程得以进一步推进。

在CEO蒂姆·库克治下的竞争对手苹果公司饱受批评之际,纳德拉带领的微软将更加专注。10月份,公司的股价突破了59.56美元的最高历史记录,这一点非同小可。因为在过去十年,微软如同股市的行尸走肉,似乎在一夜之间,微软以复仇般的态势绝地反击。这艘巨舰的掌舵人,却是一个瘦瘦小小的,酷爱提问,喜欢沉思默想的谦卑者。对于他来说,和公司的竞争对手交锋,是一件太微不足道,不值得花心思去做的事情。


对于转型时期的微软来说,纳德拉是一个非同寻常的选择。虽然有24年在微软工作的经验,但他只是一名电气工程师,不是一个产品擘划者。

进一步观察,我们会发现,纳德拉身上有着与他的前辈迥然不同的个性,以及随之建立起来的企业文化。“正是这种技能,促成了纳德拉看似不可能的崛起。”Blake Ivring如是说。在成为GoDaddy的CEO之前,Ivring与纳德拉同一年进入微软,共同在云计算部门工作。

“在微软,当你在试图解释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遇到两种人。”Ivring说,“一种人在等待合适的机会作出反驳,而另一种人是通过聆听在学习。萨提亚就是这第二种人。”在被任命为CEO之前,纳德拉“会放下自己的怀疑和看法,若有所思地倾听你的谈话。为了反驳而听,和为了学习而听,二者的差别是巨大的。萨提亚说话轻声细语,但充满活力,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结合。

萨提亚·纳德拉,正式名字为纳德拉·萨蒂亚纳拉亚纳Nadella Satyanarayana,1967年出生在印度的Hyderabad。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为印度行政服务部门的官员,已故的母亲是Sanskrit的教授。他出生的年代,印度共产游击武装纳萨尔派(Naxalites)正在与甘地政府发生冲突。

纳德拉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都在Hyderabad公立学校度过,这是一家服务贵族阶级子女的高级机构。在板球赛场上,他遇见了他现在的妻子Anupama,二人在1992年结婚。在Hyderabad公立学校毕业之后,纳德拉在曼尼帕尔理工学院(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拿到了电气工程学士学位。之后又在美国密尔沃基的威斯康辛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同时在Penta Technologies做一名软件工程师。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是关于图着色(Graph Coloring)和并行算法(parallel algorithms)问题。毕业之后,纳德拉又在加利福尼亚的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工作。那时,这家公司已经开始在个人计算机时代的前夕崭露头角。25岁的时候,纳德拉被微软挖走,来到了雷德蒙德。

“纳德拉当时非常年轻,显得有些局促,不是很稳重,那时的他还在发掘自己的潜力。”当时的招聘经理Richard Tait在接受普吉特海湾商业杂志(Puget Sound Business Journal)采访时说。但是他聪明异常,对商用计算机系统有深刻的了解。“他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一直等我到达伦敦,我才有机会和微软的CEO坐在一起。等我到达的时候,纳德拉已经几乎完成了他的日程安排:政府会议、主旨演讲、和孩子们的教育活动等等,我在他离开《经济学家》办公室的时候赶上了他。

在我们去机场的途中,我问他这次欧洲之行如何构成他上任CEO两年以来广泛战略的一部分。在回答中,他提到了公司云业务在欧洲拓展的重要性,以及保证项目顺利进行的一系列动作。

纳德拉还提到了这次任务的一个更广泛的目标。“CEO的职责是什么?就是要对不确定的未来做出决断,还要引领企业文化。”他说,“对于这两个目标,我这次的欧洲之行收获颇丰。”

这就是纳德拉,他一直在学习,他在每一个欧洲国家的首都汲取营养。从机场出发的途中,他收到了关于区域性企业如何运作的简报;在和合作伙伴的用餐期间,他了解到目标市场的最新进展;在与政府官员的闭门会议中,他了解了政府的当务之急,推进了微软的利益;在个人演讲中,他明确了对微软普通员工的工作重点。

“可能是因为我的成长环境,我对跨国公司扮演的角色非常有信心。”他说,“你必须得考虑全球化经营。如果一个营利实体只知道唯利是图,那么这个公司不可能长期盈利。我想,这就是商业的悖论。

要为在全球192个国家拥有业务的公司掌舵,我问纳德拉是如何召集了微软的高层管理团队,来引发他所期待的变革?2015年,为了加强公司的工程力量,Terry Myerson、 Scott Guthrie、和Qi Lu接替了包括诺基亚前CEO Stephen Elop在内的几位高管的职位。他的最终管理团队,从CFO Amy Hood到接替纳德拉作为云与企业小组掌门人的Scott Guthrie,微软的老员工居多。微软真的会出现内在的转变吗?微软会不会在这些曾经见证了微软滑铁卢的人们手中复兴?

会的,纳德拉说——如果能重建企业文化。“我选择的是那些具有团队协作精神的人。”他说,“过去的微软,培养的是公司领导者个人大放异彩的文化。”再也不是这样了。“要想让公司大放异彩,必须学会团队协作。那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也是我所看重的微软。”

纳德拉希望他的团队能够带来一股清明之气,能够创造活力,拒绝抱怨。“我们身处的环境四面楚歌,但我们就要寻求突破,不能怨天尤人。”他说,“作为企业的领导者,现实就是如此,我们不能抱怨环境的枷锁。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一个受约束的世界。”


“我常常觉得,人们对商业成功的认识太狭隘了。”他说,“真正的商业利润不仅仅是在你的核心领域里创造价值,而是要创造更广泛的价值。说到底,资本主义是什么?就是要发展生产力,在社会更广泛的经济范围里发挥作用。”

可能是这样吧。目前,纳德拉正在大跨步向前迈进。他已经获得了市场信心和员工们对他的善意。事实证明,纳德拉对微软从桌面向云的推动是力挽狂澜之举。在上任微软CEO的三周年来临之际,萨提亚·纳德拉正斗志昂扬。但是,要想恢复微软昔日的荣光,他还有一段漫长艰巨的路要走。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人称T客(Java_simon)

原文发表时间:2016-11-22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IT派

施一公:清华百分之七八十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

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则是把其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

821
来自专栏镁客网

《人民的名义》余温尚在,盘点科技圈内上演过的那些“反腐大戏”

1223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风云突变,世界电子版图大漂移

大概是从2011年开始,日系电子企业开始了全面溃败,转眼四年过去,中国企业的格局都更新换代了几次,日本那边依旧处於泥泞之中,无法自拔。现在,关于日系...

3566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高通的无人机平台,是毒药还是解药?

年底了,要说今年的无人机市场有什么事情特别值得关注的话,那就是自拍无人机了。 先是零度的Dobby口袋无人机发布,体积小巧引起关注,但是在拍摄和操控方面有所妥协...

2793
来自专栏专注研发

移动互联网10年,传奇一直在发生

一位记者问:“这都是哪请来的托,太敬业了!”工作人员只得实话实说:“都是自己来的,我们也没想到。”

1752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扎克伯格这么会做人,Facebook入华有戏无用

先来看几条新闻。 2014年10月23日,《扎克伯格访问清华全程中文对话:欲进军中国市场》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于昨日访华,与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

3869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人工智能正全方位改变我们的生活

你还记得《星球大战》中的c-3 po吗?还记得《终结者》中的T-850吗?还记得《机械战警》中的墨菲吗?它们都是科幻电影史上最著名的机器人,在电影里它们虽然给人...

3914
来自专栏挖数

这家山炮公司,居然让腾讯又有了梦想!?

同样,DAU(日活用户数)超过京东,位列电商APP第二位,以上数据来自极光大数据。

973
来自专栏用户2442861的专栏

如何看待华为要求清理34岁以上的员工?

作者:匿名用户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618811/answer/146053531来源:知乎

7691
来自专栏目标检测和深度学习

昨晚,Google成功“造人”令人胆寒!人类迎来史上最惨失业潮…

89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