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不是运动,而是文化

所谓换帅如换刀,新CEO的三板斧还未完全打完,公司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创新活动,突然之间,创新变成了挂在老板嘴上的高大上。每个人心里的问号是,这波突如其来的浪潮究竟能持续多久?

我不否认通过公司的执行团队放低姿态广泛纳谏,举办hackathon,定期奖励有创新贡献的员工等等这样的运动来提高整个公司的创新氛围 —— 事实上,这些都是很好的手段,让人们开始关注于创新。但这种『整风运动』带来的只是表面繁荣,并非长久之计。

基层员工在创新上出了问题,并非仅仅是失去动力那么简单,也许还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需要探索。这就好比因为贫血而导致身体虚弱面色苍白,跑跑步,运动运动会让皮肤发红,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一些,但并不解决机体供血不足的问题。

如果让我来为创新缺失把脉,我觉得和下述几个因素有关。

绩效体系

管理上有句笺言:"What you measure is what you get"。换句话说:"What you don't measure (can't) measure is what you lost"。

现实就是那样,绩效打哪儿,产出就在哪儿。

如果将创新指标纳入每个团队的绩效考核,也许对整个公司的创新行为有正面的效果。可是,创新是个不那么直观的东西(intangible),如果没法度量,也就没法考核。

互联网公司(或者具备互联网思维的公司,如tesla,小米)在这块做得非常不错。互联网产品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来将创新纳入绩效体系 —— 灰度发布,A/B测试,用户行为记录和分析等等都可以度量和检验创新。这样一样,新添加的功能往往在很短的周期内就能得到验证:用户增长 / 用户行为变化等趋势可以很快得到数据。由此,一个团队在(产品)创新上的能力和绩效很容易显现出来。

传统软件企业,如果不具备互联网思维,则很难将创新真正纳入绩效体系。发表了多少专利、论文也许是一种度量手段,但那是研究院的度量手段,企业毕竟还是产品和利润驱动的,赚不到钱的创新只能大家一起玩完。以我所在的通讯行业为例,产品现状如下:

  • 产品周期大概半年(甚至更长),因此围绕着产品的创新周期更长,度量起来更麻烦。
  • 产品一旦销售出去,除了售后服务,几乎没有太好的渠道去了解产品真实的运作状况。新的功能,新的闪光点究竟有多大效果,对产品的销售有多大影响,基本上没有直接的数据,往往只能靠估。

所以,如果无法度量创新的效果,那么将创新纳入绩效体系无从谈起。如果没有绩效体系的支持,创新也就过过嘴瘾。

有人说传统软件企业无法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去度量创新,省省吧。如果一家做汽车的公司能够把一台车做得可以收集各种信息来了解汽车的运行状况,甚至可以远程下载固件升级系统稍稍抬高车身,那么做通讯的公司为何不可?

工作环境

复杂是软件的大敌,复杂的工作环境也是创新的大敌。如果一个工作环境不够简单,不够开放,获取所创新所需要的信息不够直接了当,那创新无从谈起。

举几个例子。

不少公司喜欢做自己的tool chain,比方说整个构建(build)的环境。这样的好处是封装和统一,坏处是封闭和与社区割裂开来。如果你想将社区里的某个新的工具应用在工作环境,基本不可能。

不少公司为了内部的网络安全,将工作环境和互联网隔离开。这个的坏处就不说了,git clonego get 等等工具直接被阉割。为了从网上下载一套库,本来只是键盘上的几下敲击,却变成了费尽千辛万苦的斗争。

源代码保护。如果和你工作直接相关的代码都被严格控制访问权限,工作的效率都变得低下,何谈创新?

好的工作环境应该是透明的,公开的。最理想的工作环境是:默认情况下,一切是可访问的;如果要将某些信息隐藏起来,需要走流程申请

又要赞美互联网公司了。一般而言,它们在工作环境上要比传统的软件公司公开得多。尤其是最近几年涌现出来的创业公司,将公开做到了极致。docker和coreos两家公司是个典型。除了主要的业务开源外(为了打造生态圈),他们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开源了,包括本没有必要开源(不开源也不会有人指责)的的好多内部工具,甚至自己网站的源码。你可能会辩解说这并非他们的核心业务,开源也没有损失。可是,这不正反映了一种开放、包容的心态么?这样的工作环境,又怎能不产生创新呢?

API化

API化是指工作中使用的系统,甚至整个产品的组织形态都提供公开(但需要授权)的接口来进行访问。API化其实应该被包含在工作环境的讨论中,但它如此重要,以至于我不得不将其单独拿出来讨论,以免被湮没于工作环境之中。

理想的软件公司应该将自己内部的一切和软件开发相关的系统都API化,最好基础设施也API化。API化会带来很多额外的效应 —— 因为唾手可得,员工很容易做点什么将已有的系统变得更好。

假如公司的员工信息系统有API,员工可以会绘制一条公司人员变动的走势图,与公司的业务数据交叉对比,也许能得出点有意思的结论。

假如公司的服务器资源(测试环境)有API,员工可以会制作一套跨时区(对于跨国公司而言)运作的构建与测试环境,更智能地调节服务器与网络设备的工作时间,让能耗大大降低。

...

无穷大的想象空间。

API化让企业内部的信息能够真正流动起。而让信息流动起来,创新才能无处不在。

以上的因素看上去是管理问题,深层次看是文化问题。

我在之前的文章『胡说八道谈敏捷』中说过:

『敏捷首要的目标是交付,持续交付,从零碎的可交付功能一直到最终完善的产品。那些使用scrum,把项目切成一个个sprint,但还是半年一次交付的团队,就算团队成员各个都通过了"Scrum Master"认证,也并不敏捷』

如果从公司文化的层次上没有『敏捷』的基因,就算操作层面再强调敏捷,也只是一个花架子。如果从公司文化的层次上不去真正注入『创新』的基因,基层员工的创新依旧只能起起伏伏,没有规模。

有人也许会说,创新是人来执行的,人的因素最重要。但如果不先解决文化的问题,就算换遍所有看上去不具创新能力的人,还是无济于事。因为在一个束缚和制肘丛生的环境中,人的能力是被无形压制的。

当然,有一个人的因素非常重要 —— CEO。

乔布斯治下的苹果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重塑了苹果的创新文化,为暮气重重、人心思离的苹果注入了活力。

所以,要打造能够持续创新的公司,就必须有对创新真正着迷的CEO。

卖糖水的(John Sculley)和精于理财的(Gil Amelio)CEO无法给苹果带来创新,他们是COO的理想人选,但不该是CEO。CEO应该是能够带来突破的,能够大胆地向员工,向市场说我们要think differently的人。

创新,不该是一场运动,而是植根在公司血液中的文化。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程序人生(programmer_life)

原文发表时间:2014-03-1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为什么云计算如此重要:是从移动第一演进到AI第一的第一步

目前,云计算仍处于起步阶段。多数大公司正在评估要转移多少人力物力到其中。它能把计算任务形成巨大的、集中式数据中心从而形成云,现有的大多数计算工作变成云将需要几年...

2845
来自专栏java一日一条

一名 40 岁“老”程序员的反思

我是一名程序员,几个月前刚过完四十岁生日。某个星期六的早晨,我参加了一个 React Native 技术交流会,演讲者正在竭力说服我们为什么它会成为移动开发领域...

81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一名 40 岁“老”程序员的反思

导读:本文是国外一位 40 岁“老”程序员对职业生涯的思考,他认为从长远来看,应该多投资一些不容易过期、衰竭期较长的知识领域中。

892
来自专栏编程坑太多

大数据解析

156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连线》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大数据将横扫一切

如果我们穿越到1980年,告诉那时的人,30年以后你们会有维基百科,会有今天各种各样很酷的技术,没有人会相信。展望今后20年,也是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的。我唯一知...

692
来自专栏小程序的营销

如何避免成为一个佛系的运营人?

2017 年互联网发生了不少事,微信小程序诞生、共享经济火爆、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全民手游王者荣耀月流水达 30 亿元、携程深陷舆论漩涡、天猫双 11 交易额 ...

1903
来自专栏BestSDK

为什么IBM的开放策略,没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image.png 这句话应该结合着下一句话来说:为什么连当时的赢家微软最后也陷入了困境? IBM PC从苹果开创的市场中,硬生生抢走半壁江山。但是,在24年...

2879
来自专栏SDNLAB

从一个网工的独白说开去

独白 曾看到一位网络工程师给自己这样的独白:“我给自己的Title写的是网络大夫,因为感觉做网络的很像医生,只有网络有故障的时候才会想到网络工程师是多么重要,能...

3274
来自专栏VRPinea

或许媒体人应该考虑的,是如何用VR让新闻报道出新出彩

2593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百度内部分享】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

一位工程师,如何才能称得上优秀?除了写得一手好Code,什么样的工作态度和方法才是一个优秀工程师的必备? 7月11日,陆奇出席百度内部Engineering L...

3501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