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的一天

最后一班高铁

终于赶上了开回帝都的最后一班高铁,F已经是汗流浃背,全身无一处是干的。刚放置好行李,列车就启动了,好险!

“哈,又赚了150块去健身房的钱”,F自嘲到。这时,F才注意到,偌大的车厢里竟然只有他一人。“不错,只有专列的待遇,才能配得上我F哥牛逼的大数据顾问气质!”说完,他放倒座椅躺了下去,拿出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翘起二郎腿,惬意地摸出烟和打火机,正要点上,突然意识到这是在高铁列车上,赶紧收起打火机。“妈蛋,差点犯了错误,2000块就没了。回头得把烟戒了!”

乐极生悲

这过去的两个星期F确实累坏了。为了赢下这个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的客户A,F已经不记得连续奋斗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早上,为了尽最大限度利用一天的时间多完成一些测试任务,必须到得比客户还早;而在午夜,当客户整栋大楼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人的时候,F还在收集和分析测试数据,详细比对结果和预期,并修正测试方案;往往回到宾馆已经是第二天凌晨。F有时候就想,这个世上会不会真的有倩女幽魂呢?不过就算有也是白搭,因为再美艳的女鬼,加班中的F也顾不上多看一眼吧。

F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两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倔强的F顶着无数压力,把测试任务完成了;不仅完成,而且结果还很不错。F的付出没有白费,今天给客户A的领导汇报完测试工作时,不仅赢得了客户尊重和购买产品的承诺,还收到了来自公司领导 “Good Job!”的表扬邮件,虽言简意赅,但肯定的意思无以言表。

所以这一整天,F的心里都非常高兴。不容易啊,今天终于可以回家过周末了。F甚至开始盘算如何陪老婆逛逛街,看看电影,吃吃饭,然后再做一些成年人该做的事情。

但是,就在F赶往火车站去搭乘下午5点整高铁的路上,一通销售的电话却让他的心情变得异常烦躁。销售告诉F,在他出差同一个城市有一个客户B的系统出了故障,而且还是生产环境,更要命的是,客户在自己尝试重启软件服务来解决问题无果的情况下,手动初始化了服务,存在丢失数据的风险。

“F兄弟,客户这个集群挂了,他们好多业务系统都没法运行了!”电话那头,销售焦急地说道:“客户之前买的是5X8的服务,现在已经是非支持时段了,所以没法找咱售后。今天刚刚跟客户谈过,他们已经明确下个月续保升级为7X24的服务,还有扩容的计划。你看在这个节骨眼上,能不能客服一下困难,今晚先别回去了,过去支持一下啊?”

“我有的选择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一会联系客户,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吧。”F苦笑着。

“也别这么悲观嘛!客户这时出了问题,你去帮忙解决了问题,正好show了我们的power,客户才会感激我们,才会觉得买7X24的服务值得嘛。辛苦你啦!”电话那头欣慰的说。

“好吧,你老大,你是衣食父母,我说咋整就咋整吧”。F也是郁闷到了极点,乐极生悲,乐极生悲啊。。。

救火

F只好让出租车司机改道赶去客户B的数据中心,但是F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因此他并没有改成第二天的车票,而是把火车票改签到了今天的最后一班。同时,F拨通了客户工程师的电话,提前了解一些情况。

F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工程师,对于如何解决客户这个问题,他心中有数。但任何事情无绝对,就算经验再丰富的工程师,也不能确保100%不出问题;而且,作为一名售前工程师,公司的制度是不允许F去碰客户的生产环境的。因此,一旦出问题,F知道,这个锅就得全部由自己来背。

所以,F又给打了个电话,告诉销售:“我F可以与客户一起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但是自己只有建议权,绝不能自己动手,所有步骤,让客户的工程师来操作,这是我的底线。如果出了问题丢了数据,自己决不背这个锅,而且也背不动。”销售打保票,保证不让F来背锅。F这才放下心来。

晚上9点半,问题终于决绝,系统恢复,没有丢失一条数据。客户感激的对F说:“F工,谢谢你,挽救了我们的周末。晚上我们请你喝酒吧!”

F微笑着摇头,谢绝了好意,心想,这何尝不是挽救了我自己的周末呢?

出了客户的大门,F打上出租车,丢给司机两张老毛头“师傅,去高铁站,越快越好!”

司机驾车飞奔在大街小巷中,有点头文字D的感觉。F感觉到一阵恶心,这才想起一阵忙乱,竟然晚饭都没吃。还好没吃,不然司机这一顿七弯八拐,非得全吐了不可。

金发美女

金钱终于迸发出了它的力量,出租司机一路飞奔把F送到了高铁站,F也一路狂奔,赶在检票员关门前的最后一刻奔上了回家的列车。

随着列车飞驰,F那剧烈跳动的心脏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也许,过一阵子,产品再成熟一点,团队再磨合一下,客户和市场再成熟一点就会好些吧!”F苦笑着,这样安慰自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在过去的这两年里,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这句话,但是不管有没有用,至少每次说完这句话,他心里不再那么堵得慌。

F喜欢听歌,喜欢听汪峰的歌,尤其是那一首《生来彷徨》,感觉就是专门为自己写的;F每次听完,就像吃了一剂万艾可,又能精神抖擞的出差打怪、继续加班熬夜。塞上耳机,打开音乐,熟悉的旋律和汪峰的嘶吼声穿透了F的耳膜,直达心扉,他感觉身边的世界顿时与自己没有了丝毫关系。

F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轻,像飘在云端,随风掠过山川,飘过大海,来到了一处洁白的沙滩。

沙滩上有数不清的比基尼美女,身材火辣,性感奔放。F觉得犯难了,这么多美女,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到底要先去跟谁搭讪一下呢?犹豫片刻,F看上了一位金发碧眼的西方美人,她美得高冷,美得勾魂,与众不同。

F很绅士的走到金发美女面前,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很有逼格的说“小姐,你实在太迷人了,能请你喝一杯吗?”美女用会说话的眼睛温情的望着F,没拒绝,也没答应,但是F从眼神里读到了明显应允的暗示。

女人总归要矜持一点嘛,何况是这种绝色美女。F走上前,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美女也不拒绝,跟着F来到了不远的酒吧吧台。

这是一个布置得很有格调的酒吧,典型的地中海风格,没有喧闹的重金属音乐,也没用国内大声喧哗的人群。温柔的灯光、淡淡的香熏味、玲琅满目的各式酒水饮料;各种肤色的俊男美女围坐在吧台边,或窃窃私语,或远眺美景。

喝过一倍鸡尾酒,美女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来自哪里?日本?”

“不,我是中国人!”F略带自豪的说。

“哦,在我印象里,中国人都又穷又小气,感觉你有点不同。”

“是嘛,也许你并不了解中国人。其实现在中国人有钱人很多,出手都很阔绰。”

“那你是有钱人吗?”

“我?不是,我只是个大数据工程师,每天工作超过18个小时,税后收入勉强够还房贷、车贷,然后过着还算凑合的生活!”

“那你刚才哪来的勇气约我过来喝酒,不怕我叫一些很贵的酒,把你喝穷了?”

“不知道,只是觉得你很美,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情不自禁。也许,你不是那种人”F心里有点不安道。是啊,凭什么呢?

“呵呵,你这个人很坦诚。我也很坦诚,你想要我吗?今晚。想要我的话,就跟我来!”说完,美女径直向旁边酒店走去。

“我。。。这个。。。想。。。这个。。。”对于这么直接的问题,F明显没用心里准备,顿时语无伦次。废话,当然想,自从做了大数据售前工程师,F已经很久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了,F甚至都不记得上一次跟老婆来一发是在几个月以前的事了;而且,每况愈下的质量也让少得可怜的活动索然无味。现在天上掉下的这个金发美女,竟然让F心中的那把火熊熊燃烧起来,他当然抵挡不住这个诱惑。F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和期待,跟着美女走向酒店。

遇险

到了房间,F就迫不及待把美女揽入怀中,但是美女却变得不如刚才那般热情。她推开F,微笑的看着F,然后悠悠的伸出了1根指头,。

F知道,这是美女在开价码了。套路啊,这都是套路。不过既然都到这一步了,F也索性豁出去了。

“1百?”F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美女摇头。

“那,1千?”F觉得这个数目比较合理。可是,美女还是摇头。

“那个,难道是,1万?”F明显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了。可美女还是摇头。

“开玩笑,难道要10万啊!”F有点崩溃了,顿时感觉像是被人耍了。

可美女还是摇头,且咯咯地笑起来了,笑的很甜。“我不要钱,如果我要你的钱,那我跟那些小姐没有区别!”

“不要钱?”F一脸懵逼了。难道真对我一见钟情啊。F自我审视了一番,常年加班熬夜,身材早已发福,高高的发髻线上斑白的头发也所剩不多,黑黑的眼圈下是胡桃般的眼袋,还有满是黑头的酒糟鼻。。。完全跟帅不沾边。。。

“我喜欢你们东方人的内敛和温柔。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只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美女对F说。

“开玩笑吧。。。”F感觉像是看到了外星人。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吗?”美女一脸认真起来。

F的大脑飞快的运算着。天上哪有这种掉馅饼的美事,就算有,也轮不到我;难道是仙人跳?可是我不是有钱人啊。难道是陷阱?对,一定是陷阱。最近不是传说暗网么,每年200万人失踪,说不定这个美女就是那个诱饵。想到这,F立马觉得直冒冷汗,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他刚想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已经多了两名铁塔般地大汉,死死按住了他。然后美女走过来,拿出头套,套在了F头上。F只觉得一阵刺鼻的问道钻入鼻孔,立马觉得头晕目眩。

完了,完了,我F今天要死在这了,F懊悔不已。家里老婆、孩子还在等着我回家,我却因做这种事情身陷险境。也许明天,在世界某个角落就会出现一具缺少器官的无名尸体,或者在某个街头,出现一个没有手没有脚的“人棍”乞讨,也许。。。F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好后悔,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他回家,还有父母需要赡养,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还要拼命赚钱,还房贷,供车贷。。。

两行老泪伴随着一颗破碎的心滚下来,F伤心至极。后悔至极。这时,一个声音从心底发出来“F,你是F,你不能坐以待毙,你要反抗,你不能就这样认命了。”F辨认出来了那是母亲的声音,在这个危险的时候,是母亲在呼唤他。于是,F开始拼命挣扎,并使出全身力气发出最后的呼救。。。

梦醒

“先生,先生,你醒醒,你发生什么事了?”,F听到有人在呼喊他。他睁开双眼,模糊中看到一位穿着制服的女孩子在关切的叫着他。F环顾一下四周,咦,我竟然在高铁上?

“先生,你还好吧!”列车员见他醒来,关切的问道。

“哦哦,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估计刚才我睡着了,做了个噩梦”,F不好意思的回答。

“那没事就好。有需要帮助的话来中间餐车来找我。对了,提醒你一下,我们的列车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你的站了,你别再睡着了,小心坐过站。”

“好的,多谢提醒!”F对列车员再次表示感谢。他眼前这个女孩子,年纪估计20出头,虽谈不上多漂亮,但是贵在真诚,眼眸里没有那么多陷阱和套路。F不免多看了服务员两眼。

等服务员走远,F才好意思摸摸脸颊,两行泪渍明显还在,只是早已变的冰凉。他赶忙掏出纸巾,擦干了眼泪。

刚才的梦境历历在目,那么真实,仍然让F心有余悸。

“处处是陷阱啊。以后做人,还是实在点,别眼红那些灯红酒绿,只有好好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

噩耗

就在这时,F的电话再次响起。F感觉浑身哆嗦,生怕又是客户的电话,又告诉他生产环境挂了,让他去救火。

接起电话,这次却是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这个同学和他关系一般,平时不太怎么联系。

“F,你知道吗,老马死了!”

“谁,哪个老马?”

“尼玛,我们班上还有几个老马!”

F愣了两秒钟,终于响起来这个老马,就是大学同班,隔壁寝室的老马,一起打游戏、涮火锅、泡妹子的老马。第一次听见同龄人的死讯,F心底一阵凉意。谈不上难过,或许在难过抵达之前,情绪更多地被讶异包围着。

以前总听老人家抱怨:这人好端端地,怎么走了。那时候听这句话没什么感觉。最近这几年经常看到各种媒体英年早逝的报道,看多了也麻木了。

现在同样的事发生在熟悉的人身上,感触才深。三十几岁的人,怎么走了?

F问:“怎么死的?”

“创业创死的,过劳死。”

这句话才重新在我心里勾勒出了老马的模样,才想起来上学那会儿,老马好像就挺爱折腾的。卖盗版碟、兜售考试资料、校园零食批发... ...这都是他干过的事。想到这里,F难免把他的性格和人生联系在一起,试图总结出某种人生的必然。

记得最后一次和老马一起吃饭,还是在2014年的冬天,快要过年的时候。那天F照例约了老马去涮火锅。落座后,老马非常抱歉地跟F说了一声:“能不能换个位置,空调对着吹,身体有点吃不消。”

换好座位,他才跟F讲,自己颈椎病特别严重,稍微受点凉就不行。要是有冷风对着脖子吹,基本是要他命了。

他经营着两家创业公司,在同班同学眼里,是个有名的企业家。虽然赚得不少,但都是拿命在拼。

“除了颈椎病,心脏也不太好,胃也不太好。”老马跟F说。

F心疼的看着老马,告诉他歇歇,钱赚不完。老马说不行,没安全感,还有信用卡没还,还要存钱买房,他准备把父母接到魔都来生活,还有一波跟他创业的兄弟他要负责。

F问,怎么样才有安全感。

老马说,公司运转正常,除了房子、车子,还有身上至少要有三十万吧。约过了三秒钟,他又摇了摇脑袋说:“不对,要三百万吧。”

然后,大家相视一笑,就开始没边没际的扯着大学的回忆,还有遥不可及的未来。

之后,大家都没再见过面,虽然同生活在一个城市,F和老马总是因为工作太忙,很难再凑一块。

突然,F就听到了老马死了的噩耗。

挂了电话,火车也刚好到站。F下了车,仰望了一眼星空,突然觉得心里无比悲凉,两行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F想起最近很有名的一句话:“

上天不止眷顾努力的年轻人,还会带走他们。

尤其是那些拿命换钱的年轻人。

换着换着,钱没换着多少,人可能就死了。

病倒

见鬼,今晚火车站排队等出租车的人怎么这么多。看着这来回蜿蜒且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没一个小时甭想打上车。“今晚12点前是肯定回不了家了“,F不禁有点绝望了。

帝都10月的夜晚,风已经很凉。但是F身上穿的衣服明显有限单薄。他不禁紧了紧衣领,然后蹲下来,打开箱子准备找一件御寒的衣服。

就在找好衣服起身的一刹那,F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一口热呼呼、咸唧唧的液体涌上喉咙,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隐约中,F感觉人群一阵骚动,然后有人在呼喊他,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躺在了某个医院的急诊留观室的病床上。周围都是人,各色病人或躺或坐立在病床上,各自的家属陪伴左右。但是,F的周围没有人。

“你醒了!”一个护士走过来,不冷不热的说到,“我们已经通知你的家属了,你家人应该快到了。

“我怎么了?我这是在哪?”

“你应该问题不大,可能是血糖太低,导致你出现了昏厥。”值班医生正好路过,一边询问着F的情况,一边说到“我们给你补充了葡萄糖,另外给你开了点药,你回去休息两天应该没什么事了。不过你要注意啊,你这么年轻就低血糖,以后吃饭要准时,最好随身携带一些高糖高热量的食物以备不时之需;少熬夜,多运动。不然,以后很容易出现意外。”

谢过医生,F的老婆也打车赶到了医院。

一路上,老婆开始只是嘘寒问暖,慢慢开始抱怨,最后竟然伤心的大哭起来。

“你想过没有,你要有什么意外,你让我跟孩子怎么办?你让老人怎么活?”“每次你都说是为了多赚点钱,让我们的日子好过一点。但是你要有事了,赚钱还有什么意义?我宁可少点钱,日子难过点,也不希望你有任何意外,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老婆,F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搂着她,生怕真的就此失去了这一切。

领悟

第二天一早,F便起了床。他破天荒的溜达到小区的公园,在漫步道上跑了两圈,然后还做了套健身操。一套动作完成,F已是一身暖和,神清气爽。

“咦,F,难得看到你来健身啊。今儿受什么刺激了啊?”一个朋友看到F,感觉看到了怪物。

“呵呵,没事,就是怕死而已!”F回答道。

“行,还是这么爱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真的。”

F知道,这就是他的答案,这就是最真的答案。

他要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健康地活着。没别的原因,对肌肉和曲线也没有额外的喜欢,只是开始惧怕“死亡”这件事。想要活着这件事,本就无可指摘。

过去这一年多里,F忙得外焦里嫩。基本无法准时吃饭,每天加班到深夜,工作超过18个小时。一直以为自己还年轻,随心所欲的挥霍健康。现在,被疾病操一操,F觉得自己立马就领悟了。

“鸡汤跟你说一百遍,什么不要熬夜,不要乱吃东西,都是假的,没用。生过一场病,你就都懂了。原来,“疾病”才是最好的鸡汤,“死亡焦虑”才是最好的鸡血。”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Hadoop实操(gh_c4c535955d0f)

原文发表时间:2017-10-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编辑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一个人要象一支队伍

她跟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一样,英文不够好,朋友少,一个人等着天亮,一个人等着天黑。“每天学校、家、图书馆、gym,几点一线”。

1374
来自专栏源哥的专栏

拥抱大数据

马云:大家还没搞清PC时代的时候,移动互联网来了,还没搞清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大数据时代来了。

1253
来自专栏程序你好

在北京写代码,是种什么体验?

1292
来自专栏云市场 精选汇

新起点,新征程——贺云翌通信乔迁之喜!

8月27日,云翌通信乔迁至上海浦东软件园(世博分园)灵岩南路295号17号楼203室,新的办公区域空间扩大一倍,宽敞明亮,配备全新办公设施,所有员工迅速正常投入...

185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若自杀可被预测,90后诗人的陨落或可避免

2046
来自专栏VRPinea

Gamescom 2018第二弹|科隆游戏展,展台、周边、Cosplay等现场精彩图文新鲜出炉!

德国科隆游戏展(Gamescom,以下简称“科隆展”)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今年为期五天的科隆展展出面积达20万米,参展商已突破1000家,参观者突破50万人次...

1021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父亲节到了,如何为爸爸选一款合适的机器人?

---- ? 记得在母亲节时,有位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则信息: 问:什么地方的儿女最孝顺? 答:朋友圈。 看起来像是一则笑话,不过却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目...

36812
来自专栏腾讯社交用户体验设计

腾讯原创馆城中村绘记大展

1552
来自专栏JAVA高级架构

不是生活所迫,是万万不会在北京写代码的

以秦岭淮河为界,把中国的互联网版图画分为南北二派,目前,北派压倒性的优势领先南派,这优势主要在码农的数量。北派,主要是北京,可能是世界上码农密度最高的城市 ,没...

3866
来自专栏VRPinea

《辐射4 VR》抢先看,11个最不容错过的场景

3047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