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说10年内让人们用上脑机交互?别信他!

唐旭 安妮 编译自 TechnologyReview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上周五,WaitButWhy创始人Tim Urban在采访了半个Neuralink的创始团队后,在网站上发布了一篇长达36400字的博文,文章详尽地介绍了Neuralink正在着手解决的事情,或者说,一些设想。这其中包含了一些非常大胆甚至疯狂的想法,而马斯克说,某些想法可能在几年之内就会成为现实。

然而看了文章,《MIT科技评论》生物医学栏目的高级编辑的Antonio Regalado表示有话要说。在这篇题为《With Neuralink, Elon Musk Promises Human-to-Human Telepathy. Don’t Believe It.》的评论里,Regalado详细地阐述了他的观点。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WaitButWhy的文章说,我们现有的语音沟通方式是低效且不准确的,是时候该用人脑直接连接计算机的方式增强一下了。马斯克说,这将使人与人之间的心灵感应变成现实,并且还有利于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

马斯克还给出了具体的时间线。他说八到十年之内,健康人将通过脑中植入的设备,来与计算机进行交互。

我不信。

尽管这篇博文长达三万字,但马斯克并没有透露他将如何实现设想。目前来看,Neuralink设想的脑机接口还不一定能实现。

不仅仅只有马斯克盯住了人机互动的领域。上周,Facebook旗下的前沿产品研发团队Building 8负责人Regina Dugan宣布,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将在未来两年内,开发出一个能以每分钟100字的速度从人脑向外传输语句的“帽子”,Facebook设想中的“帽子”,是用来分享你的思维的。而马斯克设想通过植入大脑的电极连接人与AI。可以联想一下之前Google的自动完成搜索——马斯克设想的产品原型和它类似,只是通过脑机接口在大脑中实时运行。

也并不是说未来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但依我对脑部植入的了解,这种设想非常难实现,并且马斯克规划的产品研究线本身就是错的——不要被他们骗了。

那我们就看一下马斯克的时间线吧。他设想的技术,需要通过神经外科手术才能向人脑植入人机交互接口。如果要证明这种植入性设备有效果,首先需要在白鼠或者猴子上进行一系列逐步深入的实验,每组实验都将要投入好几年的时间。

NeuroPace就是一个真实的案例。这家公司成立于1997年,主要研究可以治疗癫痫的人脑电极。当癫痫发作时,可以通过电击控制病情。直至16年后——在2013年,它的产品终于得到了生产批准。

如果说用植入电极来治疗癫痫的NeuroPace都用了16年才得到批准,那么,计划植入到健康人脑的Neuralink呢?它需要大量的证据来证明它是安全的——但为人类进行开颅手术本身就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目前只有一例健康人进行脑部植入的案例:一个美国中部的科学家想对他自己进行研究,但他的植入物引发了一系列的并发症。

综上,马斯克的时间线规划是不现实的。

Facebook的设想也不现实,但与Neuralink的原因不同。

Facebook设想的“帽子”是置于大脑之外的,所以想要准确接受大脑读数更加困难。他们的想法是通过设备发射光子穿透颅骨,然后通过测量细胞如何反射光线来观察神经活动。

Dugan还提到了斯坦福大学教授Krishana Shenoy的团队,目前,他们团队创造了每分钟8个单词的意念打字记录。他们为此努力了10年,还向瘫痪的志愿者脑中植入电极。

“当业内人士被问到非侵入性的传感器是否可以达到侵入性传感器的水平时,大多数人都认为不会,并且认为两者差距很大”,Shenoy在Email中写道。所以Facebook说的是什么?他们将如何打算用他们非侵入性的“帽子”完成十多倍速度的意念打字?“我并不知道,”Shenoy坦言道。

概括说来,让人们像说话一样快速准确地用思维打字可能会实现,但需要通过飞跃式的进步来改变——这在两年内是几乎无法完成的。

在某些情况下“读脑术”确实管用。

1969年,一个叫Eberhard Fetz的科学家曾经用仪器将一只猴子大脑与一块仪表盘连接在一起,在这一实验中,在食物的激励下,猴子最终学会了激活特定的神经元来让表盘转动。自那以后,科学家们就尝试通过运动皮层上的植入器来让瘫痪的人获得移动机器手臂的能力;Shenoy的研究则尝试让那些瘫痪者控制电脑光标。

这些设备可以被接入到神经元的信息传递路径。通过用电极记录几十个神经元的活动,就可以开始对运动进行感知。

“因此,不要贬低所有神经技术。”Andrew Schwartz说。Schwartz是匹兹堡大学的一位科学家,他曾经帮助发现了运动模式、让人同机器手臂实现交互。但他同时也补充说,他不知道马斯克和一些其他硅谷大咖开发这类科技是为了什么目的。

“我们希望他们明白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Schwartz说。

过去几周,我征询了一些神经科学家和企业家对这件事的看法。因为看不到这家公司的任何技术细节,大部分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当然,也得到了一些非常客气的回答——比如来自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家Gregoire Courtine说:“我感觉自己对他(指马斯克)的项目了解得还不够,因此没办法对这件事做出合适的评价。但现在,有个非常出色、不断将科研和工业的极限向前推进的人,正在向大脑神经工程领域注入大量的资源,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

一些人说,马斯克的钱以及他源源不断的进取心,或许正是神经技术实现进步、走出实验室所需要的。马斯克的优点在于,他总是希望去解决那些大部分保守的企业家所不愿意触碰的问题,而在每一个问题上,马斯克追寻的都是更高一级的目标——比如,为将地球从全球变暖的趋势中拯救出来,他成立了特斯拉来制造电动汽车;而为了给人类寻找备用的栖居地,他成立了SpaceX。

因为本身过于复杂,脑植入科技一直发展得非常缓慢,更现实一点来讲的话,学界在此项技术上的进展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你需要对大脑活动进行记录,需要一个小型芯片集来传送信号,需要一种算法来解释这些信号的意义,并且最终,要让这个项目最终得以进行,你需要足够的医学知识。

“这不只是个技术问题,还是个科学问题。”来自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神经外科、主要研究脑机接口领域的Shaun Patel说,“项目的实现需要许多方面的综合,单一的问题是不存在的。”

马斯克也承认,在所谓“心灵感应”真正实现之前,Neuralink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治疗疾病。Patel说,为医疗领域提供解决方案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这个过程也为他们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创造了条件。在有能力将空手道黑带的技能下载到大脑中之前,解决电池一类的问题是更加现实的事情。

从投资角度讲,钢铁侠似乎挑了个好时机:在大脑植入最常用到的“犹他阵列”(一种由导电硅针层组成的多电极阵列)技术已经20岁的时候,最近出现了一批用于进行大脑监测的新技术,比如光遗传学,以及一些能够同时在大脑中记录多个神经元活动的方案——比如Neuralink的联合创始人之一D.J. Seo曾经提到过的“神经尘埃”,这一方案设想通过成千上万的硅制微粒以声振动的方式记录和传递信息。

另外一件能支持马斯克雄心的事情是,脑机共生现在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实现:还记得那个用大脑信号打字的研究吗?或是瘫痪的人也能够移动机器手臂?电脑能够帮助完成人的想法,从而使这些系统工作得更为顺畅,你只需要输出一点简单的想法,然后让电脑去做剩下的事情就可以了。

大脑生成的部分的、不完整的想法可以由AI来完成,这是马斯克对未来人机融合的一种设想——以一种我们自己甚至都注意不到的方式。

因此在未来,各种脑机融合的实现并不是什么疯狂的事情——然而,这样的未来却远不是马斯克描述的那样近。原因其一,打开一个人的脑壳可不是小事;其二,那些能够同时安全地记录几百个神经元活动的技术,比如“神经蕾丝”、“神经尘埃”或是穿越血管的光学阵列,它们目前更多也只是一些设想、蓝图,离真正实现还存在不小的距离。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说,马斯克和Facebook许诺的那些“心灵感应”根本实现不了了吧?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量子位(QbitAI)

原文发表时间:2017-04-25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Java程序员的架构之路

70个经典面试问题,有备无患~

大家是不是都在为找工作而愁了,那么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一般会问那些问题了。我为大家在网上整理了70个经典面试问题,有备无患嘛,大家一起来学习,祝大家找到一份好工...

2001
来自专栏AI研习社

LF 深度学习基金会成立,作为初创会员的腾讯贡献其首个开源项目「Angel」

AI 研习社消息,3 月 26 日的洛杉矶开放网络峰会上,Linux 基金会宣布 LF 深度学习基金会(LF Deep Learning)成立。据了解,该基金会...

975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没用?!张小龙:我们很少看统计数据!

导读:关于大数据的应用案例我们已经推送过很多,但大数据不是万能的,因为大数据只是研究数据之间的相关性,解决不了因果性。相比之下,身段更灵活的“小数据”反而更善于...

1222
来自专栏SDNLAB

一周岁的ONAP,愈加成熟的产业生态

5586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任正非再谈人工智能,华为要有大动作?

眼下,人工智能火了!诸如百度、阿里巴巴、京东等科技公司都在探索并尝试将人工智能应用到企业的未来发展中。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人工智能应用GTS研讨会上讲了...

35910
来自专栏新智元

【论文】UC 伯克利教授:如何获得 AI 好处,不闯大祸?

如果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将美国每年大约40000例致死交通事故减少到一半,那么汽车厂商们可能不但不会收到20000封感谢信,反而会收到20000张法院传...

3981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御数之旅-1】去米国帝都,逛数据世界,约么?

2266
来自专栏机器之心

谷歌员工千人上书CEO皮查伊:抵制五角大楼AI项目Project Maven

机器之心整理 机器之心编辑部 作为拥有先进技术的科技巨头,谷歌这样的公司不免会与军事计划产生联系。在有侵犯隐私、违背伦理的风险下,是否应该接下巨额合同?最近,听...

3717
来自专栏理论坞

UI设计今年步入低潮,你面临失业了吗?

2015年可能是有史以来UI设计师最当造的时节了,如果你就正在干着这个时髦得不行的职业的话,那么我想咱是时候想想下一步要怎么走了。

1102
来自专栏java学习

必看的求职面试介绍技巧与注意事项

 1、请你自我介绍一下你自己?   回答提示:一般人回答这个问题过于平常,只说姓名、年龄、爱好、工作经验,这些在简历上都有。其实,企业最希望知道的是求职者能否...

5947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