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猿专访 | 明略数据董事长吴明辉: 做安全领域的数据赢家

<数据猿导读>

明略数据董事长吴明辉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目前很多领域都需要大数据技术服务,尤其涉及政府的一些公共安全领域,但政府作为大数据最大的客户群体,也是数据最大的拥有者,他们的数据应用起来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来源:数据猿 记者:张艳飞 张叶

明略数据是一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数据科技公司,也是中国领先的大数据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以情报综合研判实战平台、金融大数据实时反欺诈等解决方案为代表,明略数据已为各行业、各领域的诸多企业和机构,带来了大数据价值的真正落地。

数据猿记者在2016年贵阳数博会上有幸采访到明略数据董事长吴明辉,听他讲述“明略”要如何在安全领域做大做强。

步步为营,快速成长

数据猿:虽然网上已经有很多关于您本人的履历介绍,但借这次采访机会再跟我们简单说说您的职业历程吧?

吴明辉:我的职业历程非常简单,大学本科学数学,研究生学计算机,做人工智能。当初也因奥数保送北大。

总体来看,我的教育经历与我的职业有密切关系。读大学时,我一直不太安分,喜欢在学校里面瞎折腾,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做跟数据相关的事情,后来也就慢慢开始创业。早期做得比较好的是秒针系统(以下简称“秒针”)公司,虽然算大数据类公司,但比较倾向于精准营销、广告数据分析和广告监测领域。

数据猿:后来您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创立的明略数据(以下简称“明略”)呢?

吴明辉:开始做“明略”大概是在两年前的2014年初,当时整个大数据市场发展迅猛。我们看到市场上除了广告领域外,还有很多领域都需要大数据技术、数据挖掘等服务,尤其涉及到政府的一些公共安全领域更是如此。所以,后来就基于“秒针”在大数据处理、分析能力方面的积累,顺其自然我们就成立了一家新的纯内资公司——“明略数据”。

当时是把“秒针”一个20人的大数据技术团队分拆出来成立了明略,到现在公司已经发展为200多人,项目发展的也非常好。现在,公司有能力为公安、金融、制造等行业提供大数据服务,其中还包括税务局这种与政府、居民数据相关的部门提供数据处理、分析等服务。

数据猿:两年时间,公司人数就扩张了10倍,发展速度非常快,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大困难?

吴明辉:两年的时间公司发展是很迅速,我们也涉及了非常多的行业,几乎争取到了与每个行业里标杆客户的合作机会。比如金融领域有银联商务,制造业也有领头企业,此外我们还同时与很多地市级公安局合作,目前有几个省级公安局也在沟通洽谈中。

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们的团队已经足够优秀。现在200多人的团队中有来自传统企业的、也有互联网公司的,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我们对每个领域数据的处理能力,而且这200多人中有很多中外名校毕业的。所以明略大数据科学家团队还是非常强大的。因为人才的高密度,我们也算得上是豪华创业。

虽然在这个领域里,大家都非常年轻,但很多客户都知道我们,也算小有名气。

数据猿:前面提到“明略”从创立之初就是一家纯内资公司,未来是否也会一直保持“纯内资”的背景,为什么?

吴明辉:“纯内资”简单来说就是人民币融资,包括我们吸引的风投也都是纯人民币资本。在安全领域里,做大数据的都知道这一点,这是必须要保持的资本背景。

在美国对标公司里最强的是Palantir,他们最大的一块业务就是做安全,服务CIA。而在中国,不管是公安还是国安,安全方面的需求同样很旺盛。也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我们才决定开始进入这一领域,而这项业务是存在涉密问题的,基本不太可能在一个与外资相关的公司里面做。

至于以后,我们也会一直保持纯内资的身份。虽然技术是没有国界的,但它本身涉及到数据权利。我们管理数据库,要有读的权利、写的权利。不管是部门和部门之间的权利,还是国家和国家之间、政府和政府之间,肯定是要有管理界限。所以数据会涉及到很多国计民生领域,具有能够涉及国家安全的特殊性,公司是需要保持纯内资身份才能确保数据安全的。

数据猿:截止目前,“明略”共有几轮融资?未来有上市的考虑吗?比如国内新三板。

吴明辉:“明略”当初的启动资金是自筹的。去年我们融了A轮,很快B轮融资也即将结束,但新三板我们暂时不会考虑。不过到适当的时候会考虑创业板,这个主要还是看公司发展。

领跑安全领域,实力强劲

数据猿:在国内的安全领域,“明略”能做的事情有哪些?

吴明辉:可做的事情非常多,市场巨大。事实上,我们给他们的情报中心搭建大数据平台和情报分析研判系统,这个平台今年上线,能够在几秒钟的运算时间内,在数亿实体和数十亿的关系网中,预测出几十个疑似团伙。经过验证排查,大部分都是真实的涉案团伙,而且,我们的合作也是长期的。

犯罪分子有可能用新的方式犯案,公安部门的反侦查能力也要不断提高,也就需要我们不断升级维护。其实这个市场很大,很多数据的收集都不是一次性的。

再来讲风险,其实合作风险也肯定有,任何一个企业,包括政府事业单位,他们采购的时候,原则上都不希望被一家公司绑定。我们作为厂商来讲,工作就是要不断努力变得更好、更强,让明略提供的技术和服务是行业最领先的。

数据猿: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明略”还有哪些产品和服务,以及想要继续拓展的领域?

吴明辉:我们其实还有全套的解决方案,其中最核心的三个产品有:

  • MDP—底层的大数据采集、存储软件,是“明略”安全大数据平台;
  • SCOPA—中间服务层,是数据关联关系挖掘产品,在公安系统里我们用的就是SCOPA挖掘,目前做得越来越好,极大程度上缓解了公安干警破案的工作压力;
  • 分布式大数据挖掘系统—这个系统除关联关系挖掘外,还可以把很多科学计算,包括分布式机器学习、智能算法,都应用到计算系统里。我们不仅在公安领域进行了应用,在大型制造业企业也有实践。

例如,针对地铁和高铁,零部件随时可能有故障,我们可以提前做数据预测,除了避免因为故障而停车甚至出现事故外,也可避免过早的更换零部件,节约资源。

数据猿:那“明略”可以处理的数据量最大能达到多少?

吴明辉:我们处理的数据量是PB级。比如我们服务的中国移动,达到了其60%的信令数据。

我们每个人每天走来走去,手机跟所有的基站每连接一次信号,后台就会增加数据,中国移动有10亿多用户,这个数据量可以说是相当巨大。

包括中兴我们也是刚取得了合作,他们也利用我们的技术处理部分运营商的基站数据,也是PB级。

与政府打交道,难!

数据猿:虽然也有企业客户,但 “明略”的服务对象似乎更多偏向政府群体

吴明辉:对,偏政府。实际上,企业利用数据更多的是用在大数据营销领域,当然也有一些企业用在生产环节。但是政府其实是大数据最大的用户,它服务于一个城市、一个省甚至是全国所有人,人们衣食住行所有数据都有处理需求,它的数据量很大。但是不同部门的数据应用场景不一样。坦白讲,政府的IT能力是相对偏弱的,也就更需要大数据技术服务。

不过,政府虽然是大数据最大的一个客户群体,也是数据最大的拥有者,但这些数据应用起来并没那么简单。不像企业是在经营过程中自然产生数据,很容易放到系统里做二次应用、三次应用。但政府不一样,比如在破案过程中,可能就需要到电信运营商、银行等部门拿数据,这就比较麻烦。像我们贵阳的“块数据”,数据之间变成块状联合起来,中间也突破了各种各样的壁垒。

但我觉得,这个壁垒更多的是政策性导致的。比如说数据的隐私保护,部门不同,权限不一样,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怎样实现跨部门配合就是一个大问题?比如公安系统,不同警种之间,有人负责缉毒、有人负责抓经济犯罪、有人负责抓刑事犯罪,他们之间的数据都不是完全公开,而且这里面还会有数据涉及公民隐私,不能随便给任何人看,这就是切实存在的问题。

数据猿:在很多人看来,政府群体相对比较传统,对一些新技术的接受程度相对较差,你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吴明辉:确实,这需要我们不断教育市场。大数据这个领域,它的敏感度比较强。但我们也看到,像走在全国先列的贵阳,政府的接受度就比较高。我们的客户其实也是面向全国的,贵阳系统性的在做大数据,其他城市也会是我们的客户,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罢了。

现在,政府其实也在慢慢走向开放,虽然开放的数据现在看起来比例确实非常小,预计1%左右。但全国各地都在建大数据平台,政府在这方面的应用刚发展不久,不过我觉得趋势很好,方向也是对的。

现在的很多公司跟客户也都在建大数据平台,但其实很多都是在政府大数据的号召下建立的,大家都想把数据先存起来,至于以后怎么用再慢慢看,策略是对的。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不断推动这一发展速度。

数据猿:现在,贵州也建立了大数据交易所,全国其他地区也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大数据交易所,您对这种模式怎么看?

吴明辉:我觉得这种模式从长远看的话肯定能做好,但现在看来交易量都非常小。

因为数据的交换,本质上讲是能帮到双方的业务,但需要解决交换的利益分配体系和隐私、数据安全问题,这需要逐渐去摸索,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想要变现必定会有瓶颈

数据猿:现在国内很多大数据企业都在思考如何盈利、如何变现,“明略”有哪些好的方式?

吴明辉:很多人都期待着未来直接“卖数赚钱”,但我现在看到的只有在广告行业有人做这样的事。因为广告营销领域要挑人、挑流量,确实需要数据才能精准营销,比如交易平台DMP。真要“卖数赚钱”,现在除了广告营销领域,还没见到谁真正做到这一点。

其实我觉得“明略”的盈利模式挺好,包括像Palantir,不卖数据,我们自己去提供数据挖掘服务,提供数据管理软件,提供专业的服务就挺好了。我们跟公安合作,他们的数据十分敏感,怎么把数据拿出来卖,绝对不可能。

在以后,金融肯定是一个方向,但金融客户确实比较谨慎,一些解决方案马上应用到新的外部数据或外部模型都需要一个过程,金融领域相对慢一点,不像安全领域,是刚需性的。

金融领域中的征信大家也都想做,但坦白讲,到现在,大家做的都不是很理想。因为一旦涉及金融,一旦征信开始,所有的数据全是实名,这时候必定涉及消费者隐私。我们也与很多银行客户交谈过,他们自己都不敢用外部数据,即使知道用外部数据可能对自己业务有帮助,但是用的合不合法,受不受法律法规保护都未知,如果想要在这些领域里变现盈利没那么快。但是在营销、广告领域肯定没问题,因为用的是匿名数据。

数据猿:现在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您也是一个成功的连环创业者,两家公司在业内都做的非常好。在创业过程中,有什么经验最后再跟大家分享?

吴明辉:坦白讲,捷径肯定是没有的。但我觉得首先要选对方向、建好团队,这是最核心的。原来做“秒针”的时候,花了很长时间才摸索出方向,做“明略”虽然快了一些,但也经历了一段摸索时间。

两年前我开始做大数据,那时候是在没有想清楚具体做哪一块的时候就开始做。过了半年多时间才基本锁定安全方向。数据挖掘,数据管理,这些业务也才逐渐明确。

其实我们今天仍然在探索安全以外的更多方向,但肯定安全方向是我们第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选择方向对于创业来讲是核心。

另一方面,任何一个公司,经营过程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找方向肯定会有举棋不定的时候,建团队也有可能会选错人。只是说你走过一圈以后,再遇到这种困难时,你可能会行动更快一点、更坚决一些。总之,其实我不太介意创业过程中有没有所谓的坑,一般都往前跳。即使有坑,走过了,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也都不算什么了。

来源:数据猿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数据猿(datayuancn)

原文发表时间:2016-06-27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猿

索信达数据董事长宋洪涛:用大数据构建金融风控安全壁垒

数据猿导读 大数据的营销功力该如何施展呢?就是要专注于一个细分市场,这样才能迅速建立起产品和团队的核心能力。团队拥有过硬的数据分析与挖掘的技术,是发掘大数据价值...

44511
来自专栏SDNLAB

P4 2018中国峰会圆满落幕

2018年11月15日,由中国通信学会、P4社区、Barefoot主办, 江苏省未来网络创新研究院、北京邮电大学、新华三集团联合承办的P4 2018中国峰会在北...

1282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除了明确1亿用户目标,YunOS合作伙伴大会上王坚还讲了这七件事

在阿里云成阿里巴巴集团财报的亮点业务之后,以“四大新兴业务”出现的YunOS给自己定下了宏大的年度目标:2016年用户数要突破1亿,在中国超越iOS成为仅次于A...

3644
来自专栏量子位

围攻头条,PK百度,威胁Jack马,腾讯的AI野心已经藏不住了

李根 安妮 发自 成都街头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其实robin(李彦宏)人工智能走的更前啦,腾讯还是落后不少。” 今年4月初,BAT三巨...

3944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终于!年轻人不再聊骚,互联网社交变得很不一样了?

如果你最近有参加年轻人的聚会就会发现,饭桌上新的流行已不再是桌游,而是拿出手机组团开黑——玩一局《王者荣耀》。对于腾讯而言,这是一款单靠卖皮肤都可以日入1.5亿...

48111
来自专栏人称T客

烧光 1000 万,我得到了哪些教训?

T客汇官网:tikehui.com 原文作者:Matt Munson 编译:徐婧欣 ? 起步良好的 Twenty20,在短时间内就烧光了 1000 万资金,这家...

3597
来自专栏镁客网

「镁客·请讲」维睛视空:技术是初心,硬件是未来

1483
来自专栏智能相对论

恰逢其时的背后,激光电视的“客厅梦”才刚刚开始

继618价格战之后,平静了数月的激光电视行业又回到了大众的聚光灯下。10月15日,坚果宣布完成6亿元D轮融资,由阿里领投,君盛投资、三泽投资、磐石资本、广发信德...

872
来自专栏数据猿

第四范式胡时伟:AI的商业化才刚刚开始,谈“收割”尚早

图丨第四范式联合创始人&首席架构师 胡时伟 根据近日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显示,到203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

3115
来自专栏灯塔大数据

大数据时代 学习可否赢得自由

扫二维码签到上课,喝杯咖啡的工夫选感兴趣的内容学学,然后进微信课堂跟老师同学们讨论…… 今后,上班族充电不用再老老实实坐回教室听课,而是每个人都有一套为自己量...

3895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