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所和红岭创投七月惊魂,互联网金融缘何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

今年的7月绝对是个多事之夏,行业内两大巨头陆金所和红岭创投纷纷传出消极新闻,使得本来声誉和大环境就已快跌到谷底的互金行业,陷入了更加挣扎的境地。

作者 | 张俊潇

官网 | www.datayuan.cn

微信公众号ID | datayuanc

两大巨头接连“出事”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互金行业发生在7月份的两件大事,在7月20日上午一条消息在金融圈流传开来:陆金所被监管点名,投资人尽快撤资。随即市场开始随谣言起舞,债权转让数量非理性上升,从20日晚间到次日凌晨,转让项目数量激增1.5万个。

陆金所于当日下午马上发布公告辟谣:“陆金所经营管理一切正常,投资者合法权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但是大家似乎更愿意认可“谣言的权威性”,市场恐慌依然在持续!在20日晚间债转高峰时段,有些投资者为了将手中的金融资产及时变现,很多转让的利率都远远高于原始项目收益率。

但谣言终归是谣言,7月21日中午,转债数量和利率回到了正常水平。

另一个事件发生在7月27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突然宣布要全面退出网贷,他说:“以大额标的模式为特色的红岭创投转型比较吃力。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清理出去。”他进一步表示,清盘网贷业务过渡期大概3年,要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两件事虽然都是偶然发生的,但是当我们把视角置于整个互金行业中,就会发现不管是陆金所还是红岭创投,其实都是被大环境推上风口浪尖的浪花而已,形成这股海浪的力量更值得人们关注。

大家都成了矛盾统一体

至少有三股合力在搅动互金这片“想象中的蓝海”,我把这三股合力的来源总结为三个矛盾统一体。

你会发现在目前的形势下,至少有三种角色陷入了自我逻辑的矛盾之中。一个是用户,在这个负面新闻满天飞的背景下,还敢投身于互金的用户本身是有冒险精神的激进主义者,更看重短期受益,抱着赚一笔就撤的心态,可能只是听了一些身边人的蛊惑或者广告的诱惑之后就大胆买进。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是风险厌恶型用户,经受不住市场的波动只要行业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恨不得迅速撤离。

91金融CEO许泽玮对此向数据猿记者表示:“有些用户本来就不适合互金行业,很多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去深入了解产品,这样的一批人走了,对企业、对行业其实是利大于弊的。”

第二个矛盾体是监管部门。今年以来,随着网贷暂行办法的出台,各地方也相继出台配套方案,口袋越扎越紧,红线也变得清晰,规则似乎也变得明确起来。监管从来都是为了行业的良性发展,但唯独在互联网金融这里,很多人觉得似乎有点变了味道。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波又一波政策的出台,使得无论是从业者还是互金投资人,都对行业的发展感到困惑。大家都不清楚到底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今天能做,什么明天不能做。政策频频干预现有的规则,只会加剧人们的不信任感,加之监管部门制定政策的不透明性,更使得市场上人心惶惶。

第三个矛盾体是平台本身。互金诞生的逻辑就是去中介化,消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然而现在的发展情况却是,以P2P为代表的互金并没有颠覆传统金融的中介属性,不管怎么装饰都摆脱不了金融中介变种的命运,而且在抗风险能力上甚至远没有传统金融的信用保证。

行业内普遍存在的这些自相矛盾的逻辑,就引发出另一个现象——整个行业似乎都成了惊弓之鸟。

为什么整个行业都成了“惊弓之鸟”

在经过多年的野蛮生长之后,就像古代犯过罪的犯人要被终身刺面一样,“高风险”、“跑路”、“灰色地带”等负面标签被刻在每个互金企业的“脸上”。用户对行业的不信任似乎成了政治正确,即使如今行业的整治已经取得显著成绩,整体性风险已经大为下降,但为什么还是人人自危呢?

第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之所以谁都想骂上两句,互金企业自己难辞其咎。前几年P2P的无序发展带来很多跑路事件,确实在信誉上对行业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雅捷股份CTO谢军也向数据猿记者表示:“互金没有给社会带来价值,被说风凉话很正常,用更通俗的话说就是活该。而且现在行业异常躁动,炒作的成分过多,跟着闹的太多,大家不信任是正常的。”

第二:监管引发市场的“动荡”。从今年以来,监管部门频频出手,基本上建立起隐形的淘汰机制,未来市场将进入一场残酷的“大清洗”。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认为监管筛选企业的方式有两个,一是平台的资质问题;二是平台的具体业务。企业需要通过金融监管部门的合规整改验收、完成备案登记、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以及实行资金银行存管。根据业内人士反应,这些环节每一步都很棘手。

许泽玮认为:“客观来说监管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监管传递的一个信号是政府部门认可互金行业的正当性,而且监管不是一种惩罚,对行业领先的正规企业是一个好消息”。

尽管对于未来来说,监管很有必要,但是在短期内监管所引发的市场“动荡”也引发了很多人的担忧。

谢军毫不隐晦地表示,“政府动不动就说要拿出壮士断腕的气魄,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一刀切的政策是无能的体现,我们现有的政策水平有待提高,把握变换的幅度和松紧程度的能力需要进步。”

第三:很多本就不该进入互金的企业到了该退出的时候。互金已经发展到了深水区,以往靠着草莽气打拼的企业渐渐不适应了,许泽玮说:“过去几年很多没有任何金融和互联网背景的企业都做起了互金,那个时候随便伪造一些资质,做一些推广,吸收几个亿的资金很轻松。而现在的现状是近百家领先的平台,市场费每天都在减,客户都过剩,完全不用花钱做推广。那些还在花大钱做用户推广的,慢慢就被淘汰了。”

是什么原因造成做推广的平台反而要被淘汰呢?

谢军认为,互金企业以数据为生,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来源,天生就“没了脑子”。那些花大钱做推广的企业,很大程度上是没有数据支撑的,数据产业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闷声发大财。那些满世界做推广,敲锣打鼓做广告的不是想靠金融赚钱,完全是靠点击率。

第四:互联网带来的信息不对称。是的,我没有说错,正如前文所说,互联网金融创立的逻辑就是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如今的现实却截然相反,互联网实现了信息共享,但连带着生产了大量无用信息,用户碰到更多垃圾信息的可能性会大幅度地提高,很多用户无法分辨信息的正确性,就像这次谣言一样。用户处理信息的效率并没有提高,所谓的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

这些众多的原因交织在一起,使得原本就混乱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成了一个混沌的漩涡。当然,行业的改革之路已经开启,行业长远发展还是要靠企业自身,一场淘汰赛在悄然进行,法规会如何变化,市场会选择什么样的企业?数据猿也会在未来的日子里一起陪大家观察和解读。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数据猿(datayuancn)

原文发表时间:2017-08-0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CIT极客

极客周刊丨iPhoneX掉漆不售后,5G频谱规划发布,CPU价格将暴涨...

35170
来自专栏量子位

纵横安卓刷机界的CM,如今转行做无人车了,还获得了加州路测许可

千平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 CM,在安卓刷机世界大名鼎鼎。 这是一个基于安卓修改进化的手机操作系统,以无广告、无预装、模块化...

39870
来自专栏镁客网

「镁客·请讲」超级队长王磊:做好线下实体店运营,从传统行业找到+VR

11900
来自专栏数据猿

企业研究:赢在起跑线,首个10年便建起壁垒的新国都

【数据猿导读】 新国都目前正逐渐向“支付终端+大数据+金融+互联网”的大战略计划升级,为了实现这个大战略计划,建立起自有新的商业生态圈,开始了不断‘’买买买‘’...

1332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大数据之“数据黑市”

4598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亚马逊之外,这些公司也在追逐无人机

像亚马逊等商业公司对无人机的潜力充满期待。这些高性价比,实用的机器能够传输数据、运送物品以及进行空中侦察,能够节省大量的费用。尽管还仍需和FAA做诸多的工作,但...

3426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美妆瘾君子”——有效落实产品开发的七个步骤

16430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微信早报 | 西瓜足迹回应指控,有借鉴没抄袭;越南澄清禁用微信支付、支付宝

16120
来自专栏挖掘大数据

必读:个人征信大数据时代起源和发展

征信机构始于19世纪30年代的美国。雏形是一些商业调研机构,服务民间或银行借贷业务,获取信息途径通过招募些调研人员去街巷走访,然后逐渐形成规模及规范化。

63870
来自专栏老苏机

早报:程序员支付宝余额为0,仍被骗子骗走28万元

1、支付宝余额为0也要提防,一程序员被骗走28万元 新华社深圳11月8日电(记者周科)程序员小宋近日接到一个电话后,支付宝里一分钱都没有的他,竟被骗走了28万...

369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