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首发 | 告别语言交流,欢迎来到意念传输的时代(下)

这几天,我们在以全网最完整的编译、全网最迅速的动作,为读者带来科技人气王Tim Urban的Neuralink长文。 第一篇我们仔细剖析了神经网络的进化史; 第二篇则重点讲解最为复杂的神经网络——人类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第三篇我们径直进入大脑——以了解人们如何捕获并控制大脑信号; 第四篇,马斯克终于说出了他究竟要对你的大脑动什么手脚。 今天我们就来探索一下:把大脑直接连上网络后,你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上半部分,我们将告别语言,告别声音,直接将意念由大脑传给另一个大脑。

下半部分,我们将一一剖析脑对脑交流的具体场景:如何不说话就能表达想法、描述感觉?如何用大脑下载功夫即可变高手,正如尼奥在黑客帝国中那样?

本篇为马斯克《Neuralink》系列文章编译的第五篇(下),Enjoy!

作者 | Tim Urban

编译 | AI100

随着手机变得越来越廉价,性能越来越卓越,它们已经从之前的新生奇特事物演变成为了如今无处不在的事物。在脑机接口上,我们也正在走同样的路,前景也越来越明朗。

根据我们从与埃隆(Elon)、拉米兹(Ramez)和十几位神经科学家的对话中所了解到的情况,让我们来预测一下未来几十年里世界将会发生哪些变化。现在还无法确定具体的时间表,下面这些发展变成现实的顺序也无法确定。而且,下面的某些预测肯定会偏离目标,还有可能会出现某些未列举出新的发展,因为人类目前对于BMI还没有十分完整的概念。

许多东西在某些时刻都有可能会发生,有些甚至可能会贯穿人的一生。

我们试着看一下我们所听到的所有预测,它们似乎可以分成两大类:沟通能力和内部控制。

魔法时代:交流

运动交流

此部分的“交流”意为人与人或人与计算机之间的交流。运动交流包含所有人与计算机的交流——早期是“作为远程控制的整个运动皮层”,但如今是让人难以置信的rad形式。

就像许多脑机接口的未来分类一样,运动交流会从残疾人修复应用开始,随着开发过程中的努力持续促进其他种种的可能性,该技术将会延伸至非残疾人的增强应用。它最终能让一个四肢瘫痪的人利用自己的思想来远程控制假肢移动,同样可以让其他任何人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实现远程控制以及其他形式的运动。我所谈论的并不是心灵遥感。而是说在魔法时代,许多东西将会以那种方式构建。

当你的汽车(或者届时人们使用的任何交通工具)停在家门口时,你的意念就可以打开车门。当你步入房间时,你的意念就可以打开门锁并打开前门(在那个时候所有的门都会配置可以接收运动皮质指令的传感器)。当你想要咖啡的时候,咖啡机会自动煮咖啡。当你来到冰箱前时,冰箱门会打开并会在你取得所需的东西转身离开后自动关闭。当到了休息时间,你会决定将热量调低并将灯光关闭。这些系统将会帮你做出决定并不断地进行调整。

这些技术都无需进行任何努力或者思考——那时我们会非常娴熟,这些技术将会成为人们的自动动作或下意识的动作,正如你的眼睛现在阅读这句话一样。

人们将会利用脑海中的思想来弹钢琴、进行建筑施工或者控制汽车。实际上,现在当你驾驶着汽车正常行驶时,如果突然一个东西闯出来横亘在你面前,根据神经科学家们的研究,在你对所发生的事情有所意识或者用手臂转动方向盘之前,你的大脑首先会看到这个东西并随之有所反应。等到你用大脑中反应出的意识来操控汽车时,你已经在自己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就将汽车扳到其他轨道上了。

思想交流

我们在上面已经讨论过——但是你不得不本能地抗拒将思想交流与普通语言交流划等号行为,因为在普通语言交流中大脑只是听到了彼此的声音而已。正如我们所讨论的那样,话语是未被压缩过的思想的压缩近似值,你何必为这件事而感到烦心呢?当你观看一场电影时,你的脑海中充斥着许多想法——但是在你的头脑中存在压缩后的口头语言的交流吗?或许没有——你仅仅是在思考。但是,思想之间的对话也是这样的原理。

埃隆(Elon)说道:

如果我要向你传达一个概念,从本质上来说,你将会参与到一场两厢情愿的心灵感应过程中。你无需用言语进行表达,除非你想为这场对话锦上添花或者掀起别样的氛围(例如引人发笑)。但是,此次对话是你难以想象到的概念层面上的互动。

这就是事情的本质——很难真正理解和某人一起思考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从未尝试过。我们通过思想与自己交流,通过象征性的思想符号与他人沟通,这就是我们所能想到的一切。 更为奇怪的是团体思维这一概念。以下就是魔法时代集体讨论的画面。

当然,他们无需待在同一间屋子里。当需要集体讨论时,该小组的成员可能已经在四个不同的国家了——图中我们看不到任何的外部设备。

拉米兹(Ramez)就群体思维可能对世界造成的影响这样描述道:

此种类型的交流可能会对创新的步伐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可以以更加流动地方式在一起合作。它对公共领域产生变革性影响的方式,很可能与电子邮件、博客以及推特等的方式相同。

协同这个理念应该是两个或者更多的大脑在一起工作以提出一些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凭自己拥有的创新想法。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后,成效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当你考虑到语言中的“传递丢失”现象时,你将会真正意识到群体思维真正的威力。

我向埃隆(Elon)问了一个许多人首次听到思想交流时脑海中都会涌现的一个问题:

“嗯,每个人都能够知道我现在的所思所想吗?”

他坚定地答复我,其他人无法知道我此刻的所思所想。“人们无法看透你的想法——你不得不将它表达出来。如果你无法表达,随后的一切便不会发生了。正如你不开口说话就不叫说话一样。”

你也可以利用一台计算机来进行思考。这不仅仅可以用来发布命令,也可以用它来进行集思广益。你可以与计算机一起来为一些事情制定战略,也可以可以一起创作一段音乐。就与计算机合作来激发想象力而言,拉米兹(Ramez)这样描述道:“你可以尽情畅思,计算机可以更好地提前预测或分析实体模型,能够排除任何限制——从而让你获得更好地反馈。”

人们往往会担心思想交流会对人们的个性造成潜在威胁,这种担忧在人们听到思想交流这一概念时更为凸显。这会使我们拥有一个巨大的类似蜂巢的头脑,每个单独的大脑只是另一只蜜蜂吗?我所交谈的专家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表达了相反的看法。当思想交流为我们服务时,我们可以一起合作,但是该技术迄今为止有力地增强了人们的个性。不妨可以想象一下,与50年、100年或者500年以前相比,今天的人们在表达个人个性和实现定制化生活方面要容易了许多。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趋势会取得不错的前景。

多媒体通信

虽然它与思想交流类似,但是想象一下,如果你可以将信息投射到他人的脑中,就像用你的电脑屏幕显示一样,那么向别人描述你做的梦或者脑中萦绕的一首乐曲或者你正回想的一段记忆会变得容易很多。或者正如Elon所说:“我能想象一束鲜花并在脑海中形成一幅清晰的图像。而如果你用文字描述那束鲜花的模样,即使是大致的描述,也需要很多字词。”

如果工程师团队、建筑师或设计师能够将他们脑中的想象投射到屏幕上,而且别人可以用自己的意念对其进行调整,那么他们设计新的桥梁、建筑或者服装的速度会比利用设计图纸进行描绘的速度快的多——后者不仅耗时,而且失真现象难以避免。

如果莫扎特能够将脑中思考的乐曲直接输出到纸上,那么他会作出多少交响曲呢?现在世上有多少位“莫扎特”因为不能演奏好乐器而无法展露出他们的才华?

有一天,我看了这个有趣的动画短片,作者Felix Colgrave在短片下面说这个作品花了他两年的时间。对比费力将脑中的构思搬到软件上所花的时间,构思这个艺术作品作品又花费了多少时间呢?也许过不了几十年,我就可以直接观看Felix脑中那些生动的动画。

情感交流

有些概念很难用文字来准确描述,情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十个人说:“我很难过”,这实际上是十种不同的东西。在魔法时代(Wizard Era),我们很可能会很快明白,人们感受到的特定情感就和他们的外表或幽默感一样,因人而异。

这可以作为交流方法——当一个人与别人交流他们的感受时,别人将能够在他们的情感中心体会到那种感受。这对增强未来的共鸣作用具有明显的启示意义。情感交流还可以用在娱乐上,例如电影可以将希望观众在观看时体会到的特定感受直接投放到他们的大脑边缘系统中。这也就是电影配乐的作用——另一项乏味的工作——而现在观众可以直接获得感受了。

感官交流

感官交流非常强烈。

现在,仅有两个麦克风可以作为头部“扬声器”的输入——你的听觉皮层——你的两只耳朵,也仅有两个可以与你头部相连的投影仪——你的视觉皮层——你的两只眼睛。你的对外界的唯一感觉官层就是你的皮肤,而能使你感受到味觉的唯一器官就是你的舌头。

但是目前,我们同样可以在某人的耳蜗上——连接一个不同的麦克风到他们的听觉皮层——接上一个植入物,沿着这个连接,我们无需导线就能将感官输入信息从任何地方直接输入到你的“魔法帽”中,然后再像你身体的感觉器官那样将信息直接传递给你的感觉皮质。未来,感觉器官将成为你感觉官能唯一的输入器官——对比我们的感觉官能能够获得的感受,这并不怎么激动人心。

那么输出呢?

目前,你的耳部输入可以使用的唯一扬声器是你的听觉皮层。只有你才能看到你的眼睛摄像头捕捉到的影像,只有你才能感受到你皮肤接触到的东西——因为只有你才能感受到这些输入所连接的特定皮层。有了魔法帽,你就能轻而易举地将这些输入信号从你脑中发射出去。

这样一来,你将分别拥有感官输入功能和感官输出功能——或者同时拥有两者。这将会为你实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例如,你在登山途中想要向你的丈夫展示美丽的风景。没问题——只需用思维联系他,请求建立大脑连接。当他接受后,将你的视网膜馈送连至他的感觉皮层。现在他看到的就正是你眼睛所看到的景象,他就好像身临其境一般。他要你提供其他感觉,以便获得完整的体验,因此你将其他感官也连接起来,现在他就能听见远方瀑布的声音,感受到拂过的微风,闻到树木的气味,在虫子落在你手臂上时还能立刻跳起来。你们对景色进行大约5分钟的讨论,相互分享——各自喜欢的景致,它使你们想起了哪些其他地方等等,他还向你分享了他当天的故事——在30秒的思考环节中。他说他必须继续之前的工作,因此他切断了除了视觉之外的其他感官连接,在视野一边保留一个小小的画中画视窗,这样他就可以时不时地再看看你的登山影像。

外科医师可以用她的运动皮层控制机械手术刀,而无需用手握着,而且她还可以从手术刀中接受到感官输入,感觉手术刀就是她的第11根手指。就好像她的其中一根手指是手术刀,她无需手握住任何工具便可进行手术,这样她就能更好地用手指控制切口。缺乏经验的外科医师在进行棘手的手术时可以将两三位指导医师连接到视野中,指导医师们可以通过她的眼睛观察她的操作,并通过思考向她提供指导或建议。如果手术中出现严重失误,指导医师可以“接管操作权”,将他们的运动皮层连接至她的输出,从而控制她的手。

当然,屏幕就再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了——因为你只需在你的视觉皮层中形成一个虚拟屏幕。或者用你的所有感官体验虚拟现实电影。说到虚拟现实——Facebook(Oculus Rift的制造者)也正在进军这个领域。在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一次关于虚拟现实的采访(文章即将发表)中,他在谈话中提到了脑机接口(BMI)。他说:“触摸为你提供输入,有点像触觉反馈。从长远来看,尚不清楚我们会不会不习惯手上没有控制器,或许我们将只需进行思考,而不需要按下按钮。” 能够记录感官输入意味着你还能够记录或分享你的记忆——因为记忆原本就只是对之前感官输入的模糊再现。或许你可以将记忆作为生活经历进行回放。换句话说,英国电视剧《黑镜子》中的情节可能会真正发生。

NBA球员可以在比赛前向他的球迷发送直播邀请,这样球迷们就可以在他比赛时通过他的眼睛和耳朵感受现场。那些错过比赛的球迷还可以在晚些时候借助球员的记忆记录回放比赛。

你可以在云中保存一段美妙的性爱体验,以便日后重温——或者,如果你不太注重隐私的话,你可以将这段体验发送给一位朋友进行共享。(不用说,色情电影业将在数字大脑世界中蓬勃发展。)

现在,你可以在YouTube上免费观看几乎任何东西的第一手记录。这可能会使乔治·华盛顿大跌眼镜——但是在魔法时代(Wizard Era),你将能真正免费体验几乎任何东西。那些只有富人才能享受新奇体验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返。还有另一个设想,Moran Cerf曾设想:也许球员脑部受伤将会使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改变比赛规则,以使球员将生物身体留在场外,而使用人造身体进行比赛,他们可以控制人造身体的运动皮层,使用人造身体的眼睛和耳朵感受比赛。

我很喜欢这个设想,并认为这个设想会比刚开始提出时更可能被现在的NFL采纳。一方面,你将仍然需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进行比赛,因为优秀运动员的优秀之处在于他们的运动皮层、他们的肌肉记忆和他们的决策。但是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的另一要素——生物身体本身——现在会变为人造身体。NFl可以全部使用完全相同的人造比赛身体——这样就可以检验哪位球员的技术最好——或者他们可以坚持要求人造身体按照生物身体的运动方式进行比赛,尽可能真实地模拟过去球员使用生物身体进行比赛的状况,你可以想象,人们会认为球员们过去使用真实、脆弱的大脑在赛场上较量是多么的疯狂。 我还可以继续讨论。魔法帽世界的交流可能性是无穷的,尤其是当你将他们相互结合结合时——想起来真是有趣。

魔法时代:内部控制

交流——信息流入并流出你大脑的过程——是魔法帽为你服务的唯一方法。

全脑接口能够以任何方式刺激你大脑的任何部位——为了上文中一半的交流例子的输入能够进行,它必须具备这项能力。但是这项能力还可以使你实现对你大脑进行全新级别的控制。

让大脑中的交战双方共赢

通常,你大脑中前额叶皮层和边缘系统之间的斗争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事实:双方都试图做对你身体最好的事情——只是我们的边缘系统所认为的对我们最好的事情是错误的,因为它认为我们生活在50000年前的部落中。

你的边缘系统不是因为它本身是个混蛋而让你连续吃九个Starburst水果软糖——它让你这样吃是因为它认为:(A)任何那样甜和那样嚼劲十足的水果一定富含热量;(B)你可能在接下来的四天内又会找不到食物,因此只要有机会,饱食高热量的食物绝对是个好主意。

同时,你的前额叶皮层就在旁边瞠目结舌地看着,一副“我们为什么这样做”的样子。

但是Moran认为好的大脑接口可以修正这个问题:

以食用一块巧克力蛋糕为例。我们在吃的时候会向我们的认知器官馈送数据。这些数据提供食用蛋糕的愉悦感觉。但是这种愉悦并不在于蛋糕本身,而是在于我们食用蛋糕的神经体验。从我们潜在的生存目的中解耦感官欲望(食用蛋糕的味觉体验)不久将会实现。

如果成功实现的话,“感官解耦”的概念将变得意义重大。你可以获得吃起来像大便一样的感觉,而且不需要真正在你的体内放入大便。相反,进入你身体的东西将是“根据每个人的基因、微生物基因组或者其他因素定制的营养摄入物。将实际饮食从欲望的专制中解放出来。”

同样的原理,这也可适用于性爱、毒品、酒精等让人们在健康方面或者其他方面陷入麻烦的东西以及娱乐方式等。

Ramez Naam描述了在处理时间问题时大脑接口还能如何帮助我们赢得自制力战斗的胜利:

我们知道,刺激大脑中适当的中枢就可以像拨动开关一样引发睡眠或警觉倾向、饥饿或者饱食感、放松或兴奋感。或者,如果你也可以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作息(Siri:让我在7:30之前入睡,只在有重要事情时叫醒我。在中午时让我感到饥饿,吃午餐。但是,关闭食用糖类的欲望。)

控制情绪障碍

Ramez 还强调,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情绪和身心机能的紊乱与大脑中的化学活动有关。现在,我们主要是通过服用药物来改变这些化学物质。而Ramez解释了为什么直接刺激神经这种方法会更多:

药品进入大脑,然后随机扩散,攻击大脑中任何可以作用的受体。相比之下,神经接口能够一次只刺激一处区域,不仅能进行实时调控,还能输出有关大脑内部活动的信息。

一旦我们可以更好地控制大脑中的活动,那么根治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和其他精神障碍就可能变得很容易。

改变你的感官

想要听听狗狗们听到些什么?很容易。我们所能听到的音域范围受限于耳蜗的接收范围——但是可以将不在耳朵接收范围的声音直接发送到我们的听觉神经中。

或者你想要获得一种新的感官。你喜欢赏鸟并希望身体在周围有鸟出现时能够有所感应。因此,你买了一台能通过探测热信号对鸟类进行定位的红外摄像机,你将它与你的大脑接口相连接,这个接口以某种特定方式刺激神经元,提醒你周围有鸟类并告诉你它们的位置。

我无法描述该接口提醒你时你会感受到什么,因为我只能说出“感到”或“看到”之类的词。因为我只能想象出我们拥有的五种感官。但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词汇用来描述那些有用的新感觉。

你还可以减弱或者关闭部分感官,例如疼痛。疼痛是身体告诉我们需要处理什么事情的方式,但是在未来,我们可以选择以不那么令人讨厌的方式获得疼痛的信息。

增长你的知识

老鼠试验的证据表明,只需用事先指定的特定神经元准备建立一个长期连接,就可以增大大脑的学习速度——有时可以增大2倍,甚至是3倍。

你的大脑还将可以随时获取世界上的所有知识。我与Ramez讨论过如何实现从云中获取信息。我们将这个问题解析为四个层次的能力,每个层次的大脑接口都要比上一层的接口更加先进:

层次1:我想了解一件事。因此我请求访问云中的相应信息——就像用大脑谷歌某个问题——答案以文本形式出现在我思维的视野中。基本上和我现在的搜索方式类似,只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大脑中。

层次2:我想了解一件事。我请求访问云中的相应信息,然后一秒后我就知道了。无需进行任何阅读——更像是我从脑海中回忆事情那样。

层次3:我在想要了解某件事的时候立刻就知道了。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来自云中或者是否之前储存在我的大脑中。基本上,我可以将整个云作为我的大脑。我不能完全知道所有信息——我的大脑装不下——但是当我想要知道些什么的时候,它就会将信息下载到我的意识中,这个过程是如此的流畅和迅速,以致于就好像信息原本就在那里。

层次4:除了能够了解事件本身,我还能以某种复杂的方式深刻理解任何我想要理解的东西。我们讨论过《白鲸记》(Moby Dick)这个例子。我从云中下载《白鲸记》,能突然间就好像我已经读了整本书吗?书中的哪处会诱发我的思考和见解,哪处可以作为引用和哪处可以激发我对论题进行讨论?Ramez认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四个层次的能力都可以实现,但是实现第4层次的能力尤其要花费很长时间。

因此,在你的大脑上戴上一顶魔法帽共有50项可喜的潜在应用。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其中非常可怕的那一部分。

魔法帽可怕的地方

当魔法时代到来时,和往常一样,世界上的坏人们将会竭尽全力毁坏一切。

而且这次,风险极其高。下面是一些可能发生且十分糟糕的事情:

恶作剧者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自从出现因特网后,世间恶作剧类型的人一直在大肆作恶。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但是,大脑接口出现后,他们将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彼此的连接更加密切意味着有很多好处——例如,更多地接触各种人使我们能更好地体会他人的感受——但是它也意味着很多坏处。就像因特网一样。坏人们将会有更多散布仇恨或者建立仇恨联盟的机会。因特网简直就是极端组织ISIS的天赐之物,大脑互联的世界将会成为一个更加有用的招募工具。

电脑崩溃。电脑是有漏洞的,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因为你可以尝试重启,如果电脑彻底瘫痪了,你再买台新的就行了。但是你不能再长出个新的大脑。因此必须要采取超级多的预防措施。

电脑可能会被黑客攻击。只是这次他们可以进入你的思想、感官输入和记忆中。糟糕的时代。

天啊,电脑可能会被黑客攻击!最后,坏人们可能会通过黑客行为从我的大脑中窃取信息。但是大脑接口还能向内输入信息。这就意味着,聪明的黑客也许能改变你的想法、你的投票、你的特征或者使你想要做一些你通常绝不会考虑的事情,而且你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强烈地感到要为某一位候选人投票,但是你心中有个声音会怀疑是否某人操纵了你的想法,你才会想要为那位候选人投票。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ISIS类型的组织通过改变数百万人的想法使他们加入组织。这绝对是本文中最令人恐惧的段落。让我们逃出这里吧。

即使有坏人作恶魔法时代仍是一件好事的原因

物理学的进步使坏人们能够制造核弹;生物学的进步使坏人们能够制造生物武器;汽车和飞机的发明使撞击事故每年夺去一百多万人的生命;因特网使得假新闻扩散,使我们容易受到网络袭击,使恐怖分子更容易招募到新成员以及使得掠食者更加肆虐。

但是——

人们会选择颠倒我们对科学的理解,返回到骑马驰骋、驾舟遨洋或者没有因特网的时代吗?

很可能不会。

好吧,某些人会摆脱因特网。但是我认为,如果我们告诉他们世界上获得因特网帮助的人的数量,以及相比之下受因特网伤害的人的数量,他们可能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新的科技会带来诸多危险,并且最终也会对很多人造成伤害。但是受它帮助的人往往要远远多于受它伤害的人。事实证明,发展科技最终几乎总是积极的。人们还喜欢憎恨新科技这个概念——因为他们害怕这个概念不健康并且会使我们更加缺乏人性。但是如果这些人有选择的机会,他们通常不会考虑回到乔治·华盛顿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半数儿童活不过5岁,人类去世界的其他地方旅行是不可能的,人道主义暴行发生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今天所发生的数量。而且当时全世界女性和少数族裔所拥有的权利要远少于今天,有更多的人目不识丁,有更多的人每天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们不会让时间倒退250年——那时恰逢人类历史上科技大爆发的前夜。

听起来这些人非常感激科技,但是他们仍然保留自己的意见——我们的科技正在毁掉我们的生活,旧时的人类更加聪明,我们的世界正在走向灭亡等等。我认为他们思考的不够彻底。

因此,当魔法时代到来时,同样也会出现一系列的危险——这些危险很糟糕而且会继续糟糕下去,某些危险甚至会演变为令人厌恶的暴行和大灾难。但是人数多出很多的好人群体将会像往常一样进行反击,一个庞大的“大脑安全”产业将会诞生。而且我打赌,如果有的选的话,魔法时代的人们是不会考虑回到2017年的。

时间轴

我知道,当人类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的时候,专家们会对此互相反驳。33步入魔法时代的时间轴也是如此——主要是因为没人知道我们会把史蒂文森定律(Stevenson’s Law)改变到何种程度,以使其看起来更像是摩尔定律(Moore’s Law)。

我的言论引发了关于时间轴的广泛讨论。一位神经学家预测自己将在有生之年拥有全脑接口。马克·扎克伯格曾说:“如果在25年内,我们还没在思维与电脑这一方面取得进步,那么我会十分失望。” Ramez Naam预测的时间轴则更远,他认为人类出于治疗残疾之外的原因开始安装脑机接口(BMI)还得再等50年,大众应用还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我希望我是错的,”他说,“我希望Elon能够缩短这个时间。”

当我向Elon问及这个时间轴时,他说:

我认为非残疾人能够使用这项技术还需要8至10年的时间……需要注意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监管批准的时间以及我们的设备在残疾人身上的工作效果。

在另一个讨论中,我问他为什么他选择进入的是生物科技的这个分支而不是基因学。他回答道:

基因学发展太缓慢了,这是问题所在。一个人要成为成年人需要20年的时间。我们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很多致力于应对这个挑战的人都有许多不同的动机,但是在我访问的人中很少有人是因为受到紧迫性驱动的。

Elon为什么这般急切地想使我们进入魔法时代呢?这是Neuralink谜题的最后一问。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框需要填写:

对于Elon的公司,总是存在某些“目标成果”。这些目标成功正是他创办公司的真正原因——将该公司的目标与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系在一起。至于Neuralink,它的创办原因则需要进行大量的探索才能理解。至此,借助上文所有的观点,我们已经得到了最后冲刺所需要的一切东西。

阅读链接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本系列其他部分

全网首发 | 科技超人马斯克的第四次惊天创举,这一次,他将拿人脑开刀(一)

全网首发|如何不费吹灰之力就搞懂大脑的运行原理?这是有史以来最深入浅出的一篇科普文章了(《Neuralink》编译系列二)

全网首发 | 你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人类?别傻了,你的脑子已经被机器侵蚀很久了…(Neuralink系列编译之三)

全网首发 | 马斯克的挑战(上)

全网首发 | 马斯克的挑战(下)

关于作者Tim Urban: AI100

Tim Urban 是 Elon Musk 最欣赏的科技作者,他用一系列长文通俗解释过人工智能革命、费米悖论、拖延症等读者关心的话题。 2015年4月,Musk 邀请他参观 Tesla 与 SpaceX,两人秉烛夜谈。Musk 希望他来帮忙向公众解释关于 Tesla、SpaceX 的大量行业和科技问题,Tim Urban 欣然答应。 作为人类应对人工智能挑战的 Musk 方案,Neuralink 一经公布,Tim Urban 就开始写此长文。就此话题,他跟 Musk 及 Neuralink 团队有过深度交流,文章用大量内容解释了脑机接口与日常信息交流的同源性,并进一步解释了 Neuralink 的具体原理及时间表。 Facebook 刚公布的 Building 8 脑机接口项目也说明,这个领域确实在引起大家的重视。 2016年6月,Tim Urban 受邀做过一期 TED 演讲。今年初,福布斯做过一篇他的专访,Pocket 针对他的写作也专访过他。

原文链接:http://waitbutwhy.com/2017/04/neuralink.html

版权申明:该文章版权归AI100所有,如需转载、摘编、复制等,请后台留言征得同意。若有直接抄袭,AI100将追究其责任。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大本营(rgznai100)

原文发表时间:2017-04-2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mathor

“洛必达”or“伯努利”法则

212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前沿]数字克隆技术,使机器寿命最大化

1482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白话大数据 | 配图才是亮点啊~

这个时代,你在外面混,无论是技术还是产品还是运营还是商务,如果嘴里说不出“大数据”“云存储”“云计算”,真不好意思在同行面前抬头。但是,到底什么才是大数据?是H...

3148
来自专栏FreeBuf

GPS安全性的一点科普

GPS的安全性并不是一个新话题。 最著名的例子恐怕要算2011年伊朗劫持美国无人机。2011年12月4日,美国的一架RQ-170无人机,在伊朗领空飞行。伊朗军方...

2268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现实黑镜 | 面对死亡,你愿意将意识上传 获得“永生”吗?

2229
来自专栏python开发者

网络验证码--你到底是爱它还是恨它?

网络验证码--你到底是爱它还是恨它? 互联网安全防火墙(1)--网络验证码的科普 1   戏言部分 为了在网络上吸引大家读这个文章,在想标题的时候,也是够了。本...

2400
来自专栏新智元

马斯克加入 #删除Facebook 阵营,销号特斯拉和SpaceX

【新智元导读】“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门” 丑闻对Facebook的影响不断升级,国外社交媒体声势浩大的 #deletefacebook 运...

3579
来自专栏编程坑太多

想找女朋友,结果遭遇了酒托,且行且小心啊!

  2013年,同事阿润遭遇了一场浩劫,工资就是这么坑进去了。来来废话少说直接进入正题!在楼道口,『妈的心里真烦啊,被坑了580多,色字头上一把头啊!』阿润骂骂...

1441
来自专栏张俊红

拆掉你思维的8堵墙

来源:书籍《拆掉思维的墙》 总第43篇 ▼ ? 所谓思维的墙就是使我们我们思维局限东西,本篇从安全感、有趣与无趣、心智模式等8个方面具体阐述了我们在思维方面的一...

3666
来自专栏新智元

新科图灵奖得主、体系结构宗师David Patterson亲述开挂的人生

【导读】ACM刚刚公布了2018年的图灵奖得主,计算机体系结构大师John Hennessy和David Patterson两人共同获得此殊荣。ACM的颁奖词这...

3427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