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亚马逊未来战略:打造人工智能,下一代物流和企业云应用业务新支柱

商业世界中的任何定律对亚马逊几乎都不起作用。从起初西雅图一家默默无名的互联网书店起家,亚马逊在至少五个领域已经成为重要的动力之源:零售,物流,消费者技术,云计算以及最近的媒体和娱乐。

亚马逊也曾经出现过失误—昂贵的Fire 手机—但是也因为其战略上的前瞻布局而领先竞争对手。

这方面,亚马逊2000年左右布局云业务AWS就是如此,还有最近大受消费者欢迎的Echo设备以及其Alexa人工智能助手。今天的亚马逊已经远远超过一家“电商超市”的概念,亚马逊已经成为面向消费级人工智能和企业云服务领域的领先者。并且其对新兴市场业务的巨大兴趣也意味着竞争对手对于亚马逊的下一步会无从防备。

作为美国最大的互联网零售企业,亚马逊占全美零售支出的5%,并且其已经公开上市近二十年。最近其公司市值大幅上涨,而且市场对其未来的预期也非常看好。华尔街银行像摩根斯坦利预计亚马逊的销售收入到2025年将会以每年平均16%的速度增加,这是同类企业无法做到的增长。如果亚马逊能够实现其宏伟远大目标,那么其将成为“现代商业史上巨型企业最具野心的扩张。”

要真正理解亚马逊并非易事,尤其是亚马逊比同类企业更缺乏透明度。正如时代杂志所写的,“亚马逊并不像苹果那样神秘,而是更加隐秘,杰夫贝索斯创立的这家电子商务和云存储巨头让人捉摸不定。亚马逊很少会解释其近期战术目标或其长期战略远景。亚马逊非常喜欢让市场大吃一惊。”

普遍认为,亚马逊在云服务,人工智能和物流领域都是白手起家的。鉴于亚马逊的业务多元,我们并不会过多地涉及其每个业务领域。但是我们分析的主要结论包括:

亚马逊最近的并购或许能够揭示其未来的目标:亚马逊在2017年1季度并购规模大幅增加,收购了一家网络安全企业Harvest.ai;收购了一家开发会议软件的企业Do.com;同时还在其他地区进行并购,在中东收购了一家电商企业Souq.com。鉴于亚马逊通常在并购方面比较保守,其最近的收购行动不太符合常理,这或许意味着亚马逊在推动人工智能和企业级业务方面更加积极主动。

亚马逊的下一个支柱业务可能是人工智能:在2017年4月写给股东的信中,贝索斯深入地阐述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并强调亚马逊将会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作为公司未来努力的重点方向,保持公司的竞争优势。语音识别,虚拟助手和自然语言处理都将是亚马逊未来的重点。同时亚马逊也重视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并将人工智能基础工具同其云计算和开发者社区结合。现在亚马逊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渴望成为一家平台公司。

亚马逊对GRAIL的兴趣或许揭示了其对医疗人工智能的兴趣:其对GRAIL的投资表明亚马逊相信基因技术,由于有大量的数据需要处理,医疗领域将会成为计算的主要领域。

亚马逊现在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工具意味着其有优势进入医疗领域,在这个领域很多人工智能创业企业已将开始出现。

亚马逊旗下的风险投资机构,Alexa Fund,已经围绕Alexa作为一个通用人工智能助手培育了相应的开发者和硬件生态体系:Alexa平台提供SDKs,允许第三方开发者为其人工智能助手开发相应技能,也允许硬件制造企业将Alexa助手和其产品融合。Alexa基金的投资也指向了新的领域像Thalmic Labs的手势控制—以及硬件领域像机器人伴侣,如Emobodied开发的相关产品。

亚马逊还对物流,云应用以及媒体领域进行多元化投资:亚马逊最近进入物流和媒体领域表明其对上述领域的兴趣很大。亚马逊倾向于投资那些能够推动战略合作的企业。印度的Housejoy能够帮助亚马逊在印度拓展业务,以及Twilio已经和亚马逊的AWS开展战略合作。

亚马逊神秘的研发基地Lab126瞄准消费者技术领域:位于硅谷的亚马逊研发实验室主要是针对硬件领域像Echo和Kindle。虽然这也是其失败的Fire手机开发的地方,但是其对亚马逊的内部创新贡献巨大。

下一代物流是亚马逊研发的重心:2016年亚马逊几乎80%的专利都是在研发其物流网络。亚马逊还在云计算和网络安全领域申请了很多专利。

亚马逊也在消费者产品和实体零售方面加大投入:亚马逊运营其自己的鞋业务线和服装品牌,以及其他消费级产品。亚马逊也开始运营实体书店,并且也推出了亚马逊Go,无人便捷零售超市。可以预料到未来Amazon Go将会成为零售科技领域白标签式的解决方案。可以确定的是,亚马逊对传统零售业带来更多的压力。

主要内容

亚马逊的发展背景

•并购

投资

AlexaFund

Amazon母公司

专利数据分析

亚马逊各业务领域发展情况:

电商和零售核心业务

交通物流

人工智能和语音识别

媒体和出版

AWS和企业云

硬件和设备

其他业务

后记

亚马逊发展背景

杰夫贝索斯,亚马逊创始人以及公司CEO,当时在华尔街对冲基金和科技型私募股权集团, D. E. Shaw & Co就萌生了创立亚马逊的想法。过了一段时间,贝索斯用自有资金以及朋友和家人的资金创立了这家最初的网上书店。1995年,贝索斯从20多个本地天使投资人那里募集了近100万美元,每人投资金额在3万至5万美元之间。.在这些天使投资人中,Nick Hanauer, Eric Dillon, 以及Tom Alberg, 还有MadronaVenture Group都成为公司顾问。最后,在1996年,贝索斯从KPCB的JohnDoerr获得了外部投资。在亚马逊公开上市前的唯一一轮融资中,KPCB投资了800万美元,估值6000万美元,占股13%。1997年,亚马逊公开上市,估值3.81亿美元。20年后,到2017年3月,亚马逊的股价涨了350倍。亚马逊市值达到了4190亿美元。

过去二十年,这家西雅图的公司构建起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公司业务,现在已经达到爆发点。在最近的采访中,贝索斯说道亚马逊业务主要依靠三个方面:亚马逊Prime,亚马逊的会员计划,可以获得优质的数字媒体产品;AWS,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以及亚马逊电商平台。贝索斯也提到了近期其他几个新的业务方向,但是他也声称“要10年后才能给出答案,”。

亚马逊未来可能的支柱性“计划”—包括Alexa平台,语音控制的应用或“技术”—正逐渐和亚马逊的核心电商业务融合,正开始推动发展无摩擦贸易业务(frictionlesscommerce),开始给公司带来回报。亚马逊的客户已经可以直接通过Alexa下订单,购买商品,Prime会员可以通过该平台获得独家折扣和内容。

换句话说,在新的业务领域获得的成功为亚马逊带来新的机会,但是亚马逊也必须以守为攻,打造自己的新业务。亚马逊如果要比其竞争对手苹果创新更快,也只能这么做。大型高科技企业中没有哪一家希望自己的电商业务和云业务和亚马逊直接竞争,即便是其中国竞争对手也是如此。

另一个大问题是这家著名的以客户为核心的亚马逊是否能够成功地转型成为一家大型财团,业务领域触及多个不同领域。亚马逊最新的AWS是一种从一个业务延伸至另一个业务的产品,就像亚马逊很多新的产品和服务像语音服务和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

目前,亚马逊在全球拥有近90个业务实体,其中很多都附属于其电子商务和媒体业务。这其中,亚马逊将美国,英国和爱尔兰,法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澳大利亚,巴西,日本,中国,印度以及墨西哥的零售网站独立出来。但是,一些附属机构—其中很多是并购来的—主要关注具体业务领域,像Audible主要关注有声电子书或Zappos主要关注鞋类业务。

为了了解亚马逊在人才招聘方面的重点方向,我们分析了亚马逊公开招聘的岗位。上图是根据业务领域和团队所做。

很明显,AWS是亚马逊内部最大的业务部门,岗位总数超过5600个,占所有招聘岗位总数的33%。运营是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招聘领域,占招聘岗位总数的19%。有一些让人惊讶的部门是Alexa团队,有890个招聘岗位,占亚马逊公开招聘岗位的5%。还有亚马逊设备团队,其中还包括推荐算法团队MAKO,占招聘岗位总数的5%。

并购

亚马逊在并购方面被认为相对保守,但是这方面也在发生变化。亚马逊在2017年1季度进行了4次收购,和2015年3季度的收购记录持平,也超过了前两个记录的收购次数。并购次数增多让人吃惊,因为亚马逊在一个季度很少会进行两次以上的收购活动。

这也就是说,亚马逊在并购方面的兴趣起伏不定。看一下今年为止的亚马逊并购记录,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在网络泡沫破灭时期并购活动大幅减少,然后在2015年开始反弹回升,在过去两年又有所下降。2016年,亚马逊地收购活动明显减少,根据公司年报亚马逊2016年并购金额仅为1.03亿美元,比2014年8.62亿美元和2015年6.9亿美元大幅减少。

亚马逊对估值较高的企业兴趣不大,或许是因为投资保守的公司文化。比如,Nat Burgess,一位TechStrat的并购专家评论说亚马逊在收购Twilio强化其AWS服务方面是很好的商业案例,但是当Twilio上市后估值达到其收入的16倍时又退缩了。在亚马逊通常的并购方法方面,Burgess认为亚马逊的并购策略主要是满足具体业务需求,而不是收购之后将公司推向市场:

此外,他还认为“亚马逊是一个保守的买家。他们会考虑很久,他们不想被公司的高估值诱惑。。亚马逊不太可能会高估值公司付高价。他们更可能会通过小规模的收购来弥补差距,这使得并购活动不太可能是公司的核心战略,亚马逊主要是通过收购将其业务拓展至全新的市场。”

除此之外,最近亚马逊在反复考虑以107亿美元收购Whole Foods,这可以马上将亚马逊业务延伸至杂货超市领域。

这项交易“会让亚马逊在一夜间成为一家超市巨头,并帮助其超越Instacart,”但是亚马逊搁置了这一大胆举动,这不是公司的一贯风格。

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从历史上来看,亚马逊进行收购也非常谨慎。相比其他的高科技巨头,亚马逊在2016年收购动作很少,仅仅进行了5项收购。同时,苹果最近每年的收购次数在8到14次。脸谱的收购活动近期有所下降,也达到14次收购。谷歌最近在收购方面很活跃,在2014年谷歌进行了35次收购,而亚马逊只有5次。

那么亚马逊在寻找什么样的潜在收购标的?杰夫贝索斯自己在2015年股东信中概括了其梦想中必须要做的业务:

“一个梦幻般的业务至少有四个特点。客户喜欢,这个业务可以发展到很大规模,资本回报非常好,可持续—可以持续数十年。如果你找到了这样的业务,不要犹豫,直接做决定。”

亚马逊一些大型并购项目符上述四个标准。在亚马逊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标的是鞋业零售企业Zappos(2009年,12亿美元,电子体育流媒体网站Twitch(2014年,9.7亿美元),以及仓库机器人制造企业Kiva Systems(2012年,7.75亿美元)。并购数年后,这些企业仍然飞速发展,成为亚马逊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亚马逊收购Twitch时,恨过高科技企业对此表示怀疑,但是分析师Gene Munster预计该公司到2020年估值会达到200亿美元,收入会达到10亿美元。此外,Kiva公司的机器人已经帮助亚马逊的配送中心削减了20%的费用。但根据财富杂志报道,Zappos仍然发展困难,尽管2015年确实想尽办法实现了预期盈利目标。

尽管亚马逊最大的收购帮助其在新兴市场和和新技术领域站稳脚跟,但毫无疑问最近的主题时关于AWS业务。亚马逊在2016年的五次收购中很多是为了强化其不断发展的云服务业务:意大利创业企业NICE计算开发软件,Cloud9 IDE开发了合作开发平台。所有这些都帮助AWS迎合开发者需要,并成为部署代码不可或缺的工具。

2017年亚马逊并购活动增加主要是为了支持AWS业务发展,同时也是为了拓展海外市场。亚马逊在海外扩张方面主要是近期收购了Souq.com,被称为是“中东地区的亚马逊”,收购金额介于6.5亿美元至7.5亿美元。这笔收购可以让亚马逊将其电商业务拓展至埃及市场,沙特以及阿联酋国家。这笔收购也是发生亚马逊海外业务尤其是亚洲地区面临激烈竞争情况下发生。

在印度有资金充足的竞争对手像Flipkart(2007年由两家亚马逊前员工创建),还有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其也在其他市场攻城略地包括在东南亚收购了Lazada。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们也在某些市场合作以获得竞争优势。Flipkart最近从腾讯,易贝,以及微软融资14亿美元,将从不同方面同亚马逊展开全面竞争。

但是2017年1季度的收购主要是为了AWS业务。收购网络安全创业企业Harvest.ai也是为了强化云服务业务。数字视频,是AWS上存储最多的数据,已经成为内容创作工具提供商Thinkbox Software的重点额业务。并且据推测亚马逊收购了企业会议工具开发企业Do.com也是为了将其融入AWS的Chime计划,这是亚马逊的视频会议业务。

自2010年以来,亚马逊都比较喜欢收购早期创业企业,收购了10家处于A轮阶段的企业,其后是种子轮/天使阶段企业。

值得指出的是亚马逊收购阿联酋的Souq.com也是在地区拓展方面的新动作。从历史上看,几乎所有的收购目标都是美国公司。

总之,亚马逊主要是收购增值型企业为其主要业务Prime,AWS和电商平台提供支持。也有一些重磅收购是为了其“梦幻业务”,业务规模发展得很好,但亚马逊使用得很少的收购业务。

投资

在公司创投方面,亚马逊则比较活跃。作为1990年度末成立的互联网公司,亚马逊当时经验欠缺,投资的很多公司现在已经默默无闻,损失了数百万美元,像Drugstore.com,Pets.com,Kozmo.com等等(据说仅投资Kozmo就损失6000万美元)。在幸免于网络泡沫破灭之后,亚马逊在慢慢恢复,并决定在投资方面保持谨慎,直到2000年代后期。

在最近几年,其重点开始转向更具前瞻性的风险投资领域,涉及一系列行业包括健康医疗,语音,物联网和通讯平台。大部分投资都是和其AWS生态系统有直接关联,现在AWS已经拥有语音,人工智能,开发工具以及云计算业务。

2015年6月,亚马逊出资1亿美元创立其第一个独立的公司创投机构称之为Alexa基金,主要投资于语音技术和物联网技术,以支持其Alexa语音服务生态系统。Alexa基金相对较小(比如Google Ventures,刚开始每年投资目标金额是i亿美元),并且其基金在2016年也是第45家最活跃CVC(公司创投机构),大幅落后于其他高科技巨头的CVC机构。

通过上图我们可以看一下亚马逊及其Alexa基金的投资情况。

2016年亚马逊减少了收购活动,亚马逊自己仅进行了3次收购,Alexa基金则有12次收购。相比前年,这两家的收购交易数量都明显减少。亚马逊的收购活动,不包括Alexa基金,同其1990年代差不多,那时候亚马逊还只是一家互联网书店。

相比其它高科技巨头,亚马逊在某些方面做得并不好。

谷歌则投资比较积极,脸谱和苹果则很少投资,相反要么就是直接买下公司或者一点也不参与。

有了Alexa基金推动亚马逊的投资业务,亚马逊在投资方面又开始表现出新的动作,并且在过去两年表现很积极。

Alexa 基金

为了推动其Alexa平台发展,亚马逊加大了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投入,其公司创投基金 成为打造语音科技平台的主要机构。该基金成立时间不到2年,到2017年4月份该基金进行了25次投资,其中7项投资是在基金成立时宣布的。

Alexa基金主要进行早期投资(种子轮和A轮),但是对消费物联网重量级企业Ecobee(居家自动化)的投资则是B轮,Thalmic Labs(手势计算机控制),还有Owlet Baby Care(婴儿监测)也是B轮投资,参与了联网门铃制造商Ring的C轮融资。

无论如何,这些创业企业都是属于智能家居领域,这是Alexa最大的应用场景,或者是属于新的人机互动模型。以下是基金投资记录情况。

从以前情况看,Alexa基金每个月只进行一次或两次投资,这正像以前所说,远远低于Google Ventures的投资水平。并且,到2017年目前为止,该基金还没有进行投资,这很奇怪。(可能因为在2017年1月,Alexa基金宣布了其全新的Alexa加速器,同全球最活跃的物联网加速器Techstars合作的。

Alexa 基金的投资: 目前几乎该基金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有潜力融入Alexa智能家居语音控制体系中。这包括Rachio(联网自动喷水灭火系统),TrackR(发现小物品),Nucleus(联网对讲系统),Petnet(智能宠物喂食器),Musaic(联网音响),Scout Security(安全相机)。将这些企业的产品融入Alexa生态系统可以带来更多的战略上的价值,这比单纯的财务回报更有价值。

更具战略眼光的动作可以在Alexa基金2015年投资Invoxia上看得出来,该公司制造磁性厨房设备,也是在第三方硬件上(联想及其他硬件制造商现在也兼容Alexa平台)使用Alexa语音服务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其他有趣的tourism还包括Thalmic Labs,该公司Myo 手势跟踪腕带可以增加一种新的模式来控制Echo。

还有DefinedCrowd,为全世界90%的语言提供众包式的自然语言处理训练数据。(目前,Alexa语音服务只用英语提供服务)。还有就是Embodied项目,该公司是目前一家热门的社交教育机器人伴侣。

Alexa基金最典型的交易伙伴包括很多知名企业,也都是最活跃的物联网投资机构像FelicisVentures和英特尔资本。

有意思的是,该基金和加拿大早期企业Relay Ventures分享了很多投资案例。

最后,Alexa基金有一个退出案例即Orange Chef,该公司制造联网食品称重器。但是该公司没有获得成功,后来被出售给了食品发现平台Yummly。

亚马逊公司创投

亚马逊公司创投机构进行的投资并不是很频繁,该公司明确的战略是“耐心实验,接受失败,保护初创企业,当客户满意时加倍努力。”正如后面探讨的,亚马逊开始进行更多元化的尝试。

2016年,亚马逊的投资活动明显放缓。从2015年到目前,亚马逊的股价已经翻了七倍,和2013年到2015年的情况一样。最近亚马逊股价大幅上涨,但其公司对外投资并购活动却减少,这有点让人想不通。右边的图标说明2015年3季度亚马逊对外投资达到巅峰,有3个投资案例。从那以后,投资不断减少。

尽管最近对外收购活动放缓,亚马逊在很多产业却投入了很多资金。

2011-2013年,亚马逊只投资于互联网公司,而到了最近2014-2016年亚马逊已经投资了媒体,汽车和交通以及移动等领域。这和亚马逊广泛的新业务相匹配:投资了货运公司Yodel Delivery Network,拓展其英国物流网络和战略知识,以及AWS开发者社区也通过投资于Twilio,加强了合作得到强化。

但是,最令人好奇的投资莫过于亚马逊对医疗领域的投资了。亚马逊最近投资了第一家生物科技创业企业GRAIL,其主要业务是癌症诊断基因技术。该收购案例表明亚马逊将业务拓展到新的领域,而且由于基因测序需要大量计算能力,GRAIL和基因研究和应用会很好地融入亚马逊现有AWS业务。所以,AWS主页上的健康专栏以基因测序企业IIIUMINA为代表,该公司从GRAIL孵化出来,也是一个客户成功故事之一。

通常,对于能够进行合作的企业,亚马逊会进行投资。在2015年,亚马逊投资了云计算平台Acquia和印度的居家服务公司HouseJoy。现在亚马逊同两家公司都有合作。Twilio也和AWS有合作。并且去年投资的Ionic Security 也提到要和AWS合作为没有监管的行业提供数据保护基础设施。

最后是一些有意思的数据:右图的分析显示了亚马逊公司在过去五年比较喜欢后期企业。很多交易规模都是在10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几乎三分之一的案例都是在E+轮。

有意思的是,亚马逊经常和公司的投资人共同进行投资。正如刚才提到的,亚马逊刚开始获得了KPCB以及来自Madrona Venture Group的天使Tom Alberg的投资,所以值得指出的是这两家公司和亚马逊在互联网投资方面一直有所合作。

UpfrontVentures,AndreessenHorowitz,以及WindcrestPartners都是亚马逊投资后的主要跟进投资机构。

专利

前一段时间,亚马逊热衷于使用知识产权引起一些争议。公司早期的一项专利“通过通讯网络下订单的方法和系统”,因为其著名的商标名称1-Click而知名,刚开始是在1999年获得该专利。现在该专利还在亚马逊的网上商店里使用,正如其名所示,该专利可以通过点击鼠标就可以下订单,根据此前订单收集的用户数据进行分析。该专利将在2017年到期,很多电商企业包括谷歌已经在开发one-click浏览器。

1-Click专利到期将会成为亚马逊的大问题,根据Brad Stone写的书“TheEverythingStore”,亚马逊在利用IP同竞争对手竞争方面很雄心勃勃:

“批评者们认为1-Click专利背后的想法很基础,该专利获得美国专利办公室的批准也说明专利部门很官僚,而且整个专利授权流程不完善。贝索斯并不是完全否认—他支持专利改革—但是他也想利用现有政策寻找可能的好处。1999年末,贝索斯控告Barnes&Noble侵犯该专利,并获得胜诉。亚马逊将该专利在2000年授权给苹果,金额未披露,并希望借由该专利在同其早期竞争对手易贝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自网络时代以来,亚马逊的专利重点开始转变方向,并始终跟随亚马逊优先发展的新业务。最近几年,亚马逊已经构建起极具价值的专利库,下面将会深入分析。

首先,值得指出的是最近几年亚马逊

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知识产权方面。2009年专利申请数量只有248件,到2013年该公司申请的专利数量已经超过1100件。并且相对于谷歌在专利方面的申请数量,亚马逊仅有其三分之一左右。

我们还分析了每年的专利申请情况,从专利摘要中得出了一些关键词。

关键词数据表明亚马逊有很多不同的业务优先选项,尽管可能存在时间上的滞后。在2010年代初,其专利申请通常使用关键词像“电子书”和“内容设备”,这些很明显是亚马逊Kindle设备的主要应用。同样,亚马逊的AWS业务在2000年代中期开始,通过Elastic Cloud Compute或EC2虚拟服务。很明显围绕虚拟设备获得知识产权仍然是亚马逊的优先选择:相关的短语像“机器实例”是那几年出现最多的专利关键词,以及“虚拟机器”也是2010年和2016年的出现最多的关键词。

专利每周都会公布申请情况,从2015年到2016年的申请情况看,亚马逊在专利方面又加大了对无人机和网络安全的研发,主要是像“无人机”和“加密密钥”关键词不断出现。

航空无人机是亚马逊拓展其Prime空中物流网络战略的重点,这是贝索斯在2013年宣布的。最近,亚马逊开始测试表层涂有遮光剂的无人机。物流和无人机是亚马逊专利组合中的核心,我们从包含物流相关关键词的专利中进一步进行分析。过去的2016年中,我们预计会有更多的专利出现,到目前已经有78项物流相关专利出现。

在亚马逊专利组合中还有一些有前瞻性的专利,属于亚马逊未来有一天可能会研发的物流网络。最近,亚马逊的一份专利申请表明亚马逊正积极研发一种飞行仓库,能够派出装有包裹的无人机飞向地面。被称为是“空中运营中心”(AFC),该专利将其描述为“一个在一定高空停留的飞艇。”

在另一个专利中,有关于无人机多跳网络的详细说明,可以对其他无人机报告周围情况(中右图)。

在另一个最近的专利图中,亚马逊的运营中心会使用机器人分配订单,将物品从空中扔出去。(上图)。

Stratechery 的BenThompson曾写道:“一种更加细致的方式就是考虑一个事实即亚马逊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众多业务的集合,这些业务之间彼此资源共享,包括渠道(Amazon.com),物流和共同的技术基础。”它可能会经营我们想象得到的每种业务,但是最根本的是其技术实力。

亚马逊的收入大幅增长,但亚马逊还是很难盈利,因为其持续将其现金重新投入到新业务中去,包括建造新的仓库,以及加强其AWS数据中心。亚马逊CEO 杰夫贝索斯很好地诠释了其大胆投资背后的哲学和动机:

“我经常会想一个问题:在未来10年有哪些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我几乎从来没想清楚另一个问题:‘未来10年有哪些不会变?’我要承认实际上第二个问题更重要—因为你要围绕确定的事情制定战略。。。在我们的零售业务中,我们知道客户想要更低的价格,而且我知道未来10年这是可以做到的。他们想要快递更快;他们想要选择性更多。未来10年你不可能想象一个客户过来会跟你说,‘杰夫我喜欢亚马逊;我希望价格再高店’,或者‘我喜欢亚马逊’;我希望你们快递慢点。’这都不可能。而且我们在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会对未来10年的客户利益有好处。当有些东西你知道一定会发生,即便是时间会很长,你也值得做出巨大努力为之奋斗。”

亚马逊一直在思考如何应对未来的挑战,所以亚马逊一直在投资并提升其核心业务,不断开发新的业务。

并且,在几乎所有的业务领域,亚马逊的的地位都是作为数据反馈环中的平台存在:亚马逊拥有大量的消费者消费数据,商家销售数据,以及开发者开发数据。这反过来可以令亚马逊优化其网络购物体验,其物流网络,以及开发者环境(甚至是其语音人工智能),这所有一切反过来让亚马逊的业务更多元。

简而言之,亚马逊的很多业务遵循经典的网络效应规律。而且,正如我们下面要探讨的,一些亚马逊的网络效应开始产生冲突。

最后一个主题在其收购中一直存在,也就是将其内部工具向外扩散成为通用工具的概念。亚马逊刚开始就是其电商网站Amazon.com上的唯一卖家,最后将其电商平台向第三方开放(还有物流网络)。此外,亚马逊还将内部开发出来的计算基础设施,通过现在其主导业务AWS销售其计算和存储工具。现在,亚马逊在很多领先的领域像机器学习,无人零售,无人机快递,语音计算等都这么做。在每天的贸易过程中,创业企业在整个过程中占据主导,亚马逊已经成为现代商业贸易的“互联网枢纽”。

贸易和零售中的核心业务

1990年代零售领域流行沃尔玛提出的“天天低价”理念,亚马逊从中受到启发,通过竞争性定价为客户传递价值。在考虑了近20 个不同的品类之后,贝索斯最初决定卖书,因为利润问题,也因为没有实体书店可以卖所有的书。没有实体店可以像亚马逊一样销售110万种书籍,并且可以很友好地开发新用户,像个性化网页和推荐书籍算法。到1998年,亚马逊可以销售音乐和DVDs。现在,从汽车到铀矿所有东西都可以从亚马逊上买到。

亚马逊的主导地位仍然和其定价策略有关。自创立开始,其低成本优势可以令其将节省的成本转让给消费者。并且此后,它还使用网络爬虫收集竞争对手价格,并提供比竞争对手更优惠的价格。

大家都知道贝索斯在一张餐巾纸上勾勒出亚马逊的发展蓝图,亚马逊持久发展的价值来自其创造的良性循环。

在过去十年的多数时间里,任何一家和亚马逊竞争的公司要么被收购(Zappos,Diapers.com) 要么被亚马逊轻松碾压。亚马逊并没有受到共享经济类创业企业的崛起而影响,虽然亚马逊也开始了此类业务即Prime。随着零售企业陆续关闭线下门店,亚马逊的电商业务仍然在继续发展。2016年,亚马逊占美国零售销售增长的53%。

在2000年,亚马逊让外部企业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这一项就占其产品销售的49%。此外,亚马逊的零售平台“就像一个股票交易所”,在这里有200万注册商家利用亚马逊提供的算法同对手竞争。平台上的商品价格就像交易所的股票价格一样也会上涨,下跌。

渐渐地,制造业企业也开始直接通过亚马逊及其市场平台触及其客户,销售产品,其市场平台现在已经成为继零售之后的最大收入来源。同时,在2017年4月中旬,该公司有超过1200个招聘岗位是在卖家服务部门。

并且,在亚马逊竞争的领域,其还开发出自己的产品作为竞争性供应商。大约一年前,亚马逊开始销售向家庭销售超过12种自有品牌商品。

除了居家基本用品,亚马逊还在服装,CPG,以及尿布产品拥有自有品牌。这么做背后的策略是因为亚马逊可以获得较高毛利:公司不需要在市场推广和品牌推广方面花太多钱,而且有了其电商数据其能够知道哪种产品符合客户需求。但是亚马逊既做卖家又做平台这种模式有点尴尬。

在搜索排名中,亚马逊可以让其自有产品的搜索排名更高。由此一些供应商或许会离开其提供的渠道,但是无法承受由此带来的损失,并且会被迫和亚马逊自有品牌进行竞争。

亚马逊的Prime—为对时间敏感对价格不敏感的客户创建的会员计划—只要会员付了年费就可以享受两天内送货服务。Prime还不仅仅是免费快递,现在还包括Prime 视频媒体服务以及其其他独家服务以保持其较高的订阅量。

在经过数十年作为一家没有线下门店的互联网公司快速发展之后,亚马逊也开始进入实体零售领域:Amazon Go,Amazon Fresh,以及Amazon Books。Amazon Go,目标是做无人超市,将会使用RFID技术和计算机视觉技术让每个亚马逊Prime会员不用走传统的付款流程就可以购物。(亚马逊的董事会成员Tom Alberg也是最近刚上市的RFID公司Impinj的支持者和董事会成员)。

亚马逊声称其无人超市Go Store技术由于技术缺陷会导致延迟,但是一加以完善零售技术就可以打包作为平台卖给实体零售企业。这可以让零售技术成为亚马逊主导贸易领域的又一工具,并且可能会收集更多数据。

但是,进入实体零售领域可以让亚马逊将其触角延伸至线下。一些消费者喜欢自己能看到,摸到商品,尤其是服装类,亚马逊现在可以通过AmazonBasics供应服装产品。这有点违反直觉因为最初实体店是亚马逊的对手。但是有了书籍,杂货和像家具电器这些大件商品最后一公里的渠道,以前在网上不好卖的东西现在就可以卖得很好。AmazonFresh Pickup将会作为杂货超市出现因为亚马逊也盯着杂货这个很大的市场。(据报道亚马逊最近要收购Whole Foods)。并且亚马逊在实体书店领域也开始投资,现在刚开始在美国两个城市开始。

在海外,亚马逊据说瞄准了印度的便利店。印度预计也会成为全球电商增速最多的市场,亚马逊已经宣布其将在印度投资30亿美元。亚马逊已经投资了居家服务公司HouseJoy,以及保险平台BankBazaar,强化了其在印度市场的存在。在过去几年印度市场上,亚马逊已经和主要的快递公司进行合作,并开始运营自己的快递业务。但是印度只有35%的人口上网。同时亚马逊也面临来自印度本土企业的竞争,如Flipkart和Snapdeal,这两家企业分别得到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支持。

交通和物流

又快又便宜地把商品快递出去一直是亚马逊取悦客户的主要手段。每年亚马逊快递的包裹数量达到数亿个,扩大亚马逊的运营基础设施一直是其最重要的工作。前一阵子,亚马逊意识到其快递的包括都是比较单一的商品组合,其仓库技术更像是制造而不是快递。于是亚马逊从沃尔玛高管那里偷学了很多经验发展其物流网络。

当亚马逊在2012年收购仓库机器人制造业企业Kiva Syestems时,要马上看到这家企业的价值还是很难的。但是现在亚马逊在其仓库中有45000个机器人,每年会增加1500个。收购Kiva,按照彭博的说法,对于想要跟上这家电商巨头步伐的机器人制造企业和快递企业来说等于是吹响了竞争的号角。

最近,亚马逊一直很想扩大运营中心覆盖范围。现在美国人中有44%生活在亚马逊仓库周围20公里范围内,2015年只有5%。

亚马逊还希望较少地依靠传统快递网络,正着手打造自己的快递网络,这最终会发展成为一个足以和联邦快递以及UPS竞争的巨大网络。

其在陆地,空中和海域想要独立经营物流业务的努力是非常大胆的:今年亚马逊在肯塔基完成了一个15亿美元投资的空中运营中心的建设。亚马逊计划租用40架“Prime Air”货运飞机,为中国卖家提供快递服务。此外,亚马逊还作为转运公司帮助中国供应商快递商品。

无人物流和快递服务仍然是一个问题,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尽管上面提到了一些专利。在无人机方面,亚马逊在内部投入很大,增加了自主航行无人机提供快递服务。但是自亚马逊宣布该计划以来,数年后还没有看到太大进展(除了零星的演示),很多人对于其如何已经是否能够将无人机融入到物流网络中持怀疑态度。FAA监管机构要求在美国国内测试更加复杂的飞行活动。为了避免过于复杂,无人机创业企业像Zipline International在非洲空管不太严格的地区进行测试。

人工智能和语音技术

亚马逊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努力主要是在其Alexa Voice Service(AVS)上,该服务将人工智能应用到自然语言处理上开发了一个基于云端的语音接口。亚马逊的一部分语音技术是在一家名为Evi Technologies的创业i企业基础上开发出来的,该公司于2013年被收购。然后亚马逊在2014年末发布了其命运多舛的Fire手机,并且还发布了其Amazon Echo,一个没有屏幕的圆柱样产品,可以运营其AVS云端软件。有了自然语言处理技术,Echo已经成为爆款产品,预计出货量超过500万台。亚马逊应用商店上的语音类应用已经超过10000个。Alexa还带来了新的收入来源:语音购物。Alexa可以让用户更好地购买亚马逊的产品,此外还有第三方接入像叫车和订购披萨等。

据估计亚马逊每台Alexa硬件亏损10%-20%(2016年亏损3亿美元,预计2017年亏损6亿美元),这都是为了能够让该平台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占主导。但是这可能只是短期的费用。

为Alexa硬件提供补贴是最明显的出路,亚马逊也表示其并非想把赌注仅仅压在硬件上。

相反,其最终目标是想成为云端语音软件平台,为从汽车显示屏到消费者可穿戴设备在内的产品提供语音服务。正如Alexa团队的Don Morrill所说,“你可以每个月使用一项服务收费。所以我们发现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我们想尽可能地消除Alexa中出现的摩擦,让其更开放,使用免费。”亚马逊在这方面已经投入了很多资源,包括让Alexa和人工智能开发人员免费使用AWS。贝索斯还声称它们有超过1000个人在运营Echo和Alexa生态体系,而且亚马逊现在还为其Alexa团队招募835个岗位。

尽管Echo是目前比较优秀的语音平台,但亚马逊也面临很多竞争。谷歌的Google Assistant推出了一款竞争性产品Home,是Echo最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当然有先发优势,谷歌也得益于其广泛的人工智能研究,并且也因为其20%的搜索引擎查询都是语音而受益。加强亚马逊在语音领域的地位很重要,尤其是消费者觉得苹果的Siri或谷歌助手都非常好。转换成本很低,并且转换地很快地话,Alexa很快就失去优势和市场份额。

在人工智能商业应用方面,贝索斯说道:“主流的高科技企业都在做。。。现在,大型企业像亚马逊有较大优势因为其有所需的训练数据集。你需要很多数据对算法进行训练。”

将其人工智能工具广泛向外推广又是亚马逊未来要做的事情。

亚马逊的人工智能战略是关于每个角落,或者更加技术地讲,成为一个无所不在地平台,开发者可以使用其平台获取人工智能服务,从而扩大规模。

亚马逊最近开始在其AWS业务中销售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即“Amazon AI”。该产品根据所需的算力和能力提供算法训练。很多创业企业购买服务器时都会面临成本约束,在训练机器学习算法方面也差不多。创业企业要不断地完善设计来训练其算法。亚马逊的人工智能目标是为大型企业服务,还有那些需要人工智能但又无法独立开发的小规模企业。

亚马逊的人工智能服务就像一个API,允许任何开发人员访问Lex(Alexa内的自然语言处理),Amazon Polly(语音合成),以及Amazon Rekognition(图像分析)。亚马逊还通过无人机观测来排除故障,所以很可能亚马逊会继续进入视觉空间,提供预先开发好的算法。

在贝索斯最近的致股东信中,他花了很大的篇幅描述了亚马逊的人工智能战略。贝索斯十分明确地强调其语音工具中的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世界,Amazon Go以及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将会如何推动战略实施:

“现在我们很明显地处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发展大趋势之中。在过去几十年,计算机已经将程序员可以按照清晰的规则和算法描述出来的工作实现自动化。现代机器学习技术可以让我们将更多可以描述清楚规则的工作实现自动化。在亚马逊,我们一直在将机器学习投入实际应用很多年。有些工作很明显:亚马逊的Prime空中快递无人机;Amazon Go便捷无人超市,使用机器视觉技术完成整个支付过程;以及Alexa基于云端的人工智能助手。但是我们在机器学习方面做的很多工作并不是很直观的。机器学习促进了我们的需求预测算法,产品搜索排名,产品和交易推荐,摆放位置,欺诈识别,翻译等等。

虽然并不是很直观明显,机器学习的很多影响都是这样—影响深远,改善亚马逊的核心业务。在AWS内部,我们很高兴降低了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成本和应用障碍,这样所有类型的组织能够利用这一先进技术。“

贝索斯也提到了“不起眼的”,甘居幕后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产品。亚马逊将Alexa硬件的开发交给了Lab126,以及很多早期的推荐算法交给了A9,这两个部门都是亚马逊高度机密的部门,创立于硅谷。对其臭鼬工厂(洛克希德马丁高级开发项目的绰号)团队大胆押下重注为亚马逊带来巨大回报,这些项目的成果现在是亚马逊计算战略的核心。

当然,随着万物数字互联,将人工智能应用到更加崭新的领域像医疗等将会带来全新的突破。亚马逊对基因创业企业GRAIL的投资就是对这一领域有很大信心,同时亚马逊最近和Merck合作让Alexa可以检查糖尿病患者的葡萄糖水平(医疗领域已经是人工智能创业企业最热门的领域之一)。

AWS将是大数据相关的所有产品未来将使用的平台,这意味着一旦人工智能达到转折点亚马逊将处于有利位置。人工智能现在处于创业中的炒作巅峰,但是从贝索斯的言语来看人工智能将会成为亚马逊的下一个支柱业务,将同Prime和AWS并列。

媒体和出版

贝索斯曾说过Prime是亚马逊的三大支柱业务之一。为了促进Prime的订阅量,其目前是亚马逊继电商和第三方平台之后最大的收入来源,亚马逊为会员带来了又一个特殊好处:Prime 视频。

贝索斯公开解释了Prime视频的飞轮效应。有了一系列的付费视频业务,用户会继续付费成为Prime会员,并且也倾向于买更多的服务,这反过来又为Prime和电商业务带来更多收入:

“AmazonStudios正为Prime视频制作内容。。。这是我们以一种不同寻常的内容变现方式。赢得Golden Globe帮助我们卖掉更多的鞋子,并且这种方式更直接。如果看一下Prime会员,他们会比非会员在亚马逊上买得更多。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付了年费,他们想从项目中得到更多的价值。

他们会看更多品类的商品。。。我们监测到Prime视频客户以更高的会费续费,并且他们会从免费使用直接付较高的会费成为会员。”

有趣的是,贝索斯也说过他不将Netflix视为竞争对手。他认为他们没有必要和Netflix在需求方面进行竞争:“当谈到这类优质订阅内容时,我觉得人们会去订阅Netflix,PrimeVideo,Hulu以及HBO等等。”

但是和Netflix类似,亚马逊已经不再是简单地分发内容。Amazon Studios制作的内容在2017年奥斯卡上赢得了三项学术奖:“Manchester By the Sea”赢得了最佳演员和最佳原创剧本奖,“The Salesman”赢得最佳外语片奖。

亚马逊对内容的兴趣将会进一步改变娱乐产业:据估计亚马逊今年在内容制作上会支出47亿美元,这是HBO预算的两倍。但是,相比Netflix2017年60亿美元的预算还有差距,这比2016年翻了一倍。亚马逊最近还从NFL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合同。

Union Square Ventures的FredWilson最近表达了一种担心,其认为亚马逊在将内容和其他Prime服务捆绑销售方面存在不公平优势:

“我担心亚马逊因为Prime而在内容业务方面会具备不公平优势。这是最疯狂的事情。谁会想到亏钱为买家快递商品的企业会在电视业务领域拥有这种难以置信的竞争优势?谁会想得到?我相信这是偶然的,贝索斯在某天想过来会说‘哦,实际上我们可以利用Prime,我们可以用其带来的收入补贴我们的内容业务。”但是坦率讲,如果你是Prime的用户,你要获得其电视内容不需要花其他的费用。但我要看Netflix还是要掏钱的。如果你要选的话,你会选哪个?对于那些每个月并不会花几百美元用于娱乐支出的人来说只会选一个(娱乐供应商),而亚马逊就是他们选的那个。因为他们已经是Prime会员了,他们总要买东西的,只不过这两种业务捆绑在一起而已

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地位使得其在卖广告方面有很多有价值的资源。亚马逊已经推出了一个广告产品,预计2017年在线广告业务产生的收入会超过10亿美元。如果继续下去,亚马逊会打破脸谱和谷歌在互联网广告方面的寡头垄断格局。Martin Sorrell,广告巨头WPP负责人,认为亚马逊在这一领域的潜力让其感到压力,因为亚马逊可以直接将品牌商和制造企业连起来,这些现在都是WPP的客户。

亚马逊从一开始就颠覆了卖书产业,后来又推出了Kindle电子阅读,将书籍带到了数字时代,Kindle是亚马逊的研发部门Lab126的另一个产品。亚马逊收购了Audible继续提供有声书,现在是出版领域发展最快的模式。回到一开始,亚马逊会在出版领域占据优势,并威胁要将那些不能满足其数字化要求的出版商降低其书店排名。

随着电子体育—电竞游戏—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产业,Twitch,亚马逊以近一亿美元收购的视频游戏广播网站,现在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带宽用户,每天有970万活跃用户。该公司吸引了YouTube的游戏明星,并且计划销售视频游戏,这将会和游戏平台Steam和Valve进行竞争。Prime会员可以免费成为Twitch会员,这使得对于那些已经习惯网上购买游戏配件的游戏玩家来说加入亚马逊的会员很有吸引力。

亚马逊可以赠送内容和服务作为激励扩大鞋类业务销量,所以亚马逊可以比其他竞争对手提供优质媒体内容。

AWS和企业云

AWS现在是继核心业务之后最大的收入来源,2016年销售收入为122亿美元,盈利超过30亿美元。

AWS的起源是因为亚马逊想看看公司内部在云服务方面的能力。这可以让创业企业从昂贵的服务器硬件和软件迁移到按照使用付费的云端,之前都是固定成本模式,云端则是变动成本模式,这在后来创业企业不断涌现的新一波浪潮中绝对不是小生意,尤其是出现了像Palantir和Slack这种独角兽企业。

实际上,AWS和创业领域产生关系刚开始是有点担心的。亚马逊的CTO Werner Vogels声称风险投资最初不喜欢AWS,因为其提供了之前成本较高的计算机基础设施,这“抢走了风险投资很多投资企业的业务。”但是他也指出AWS逐渐获得接受因为其可以让风险投资将风险分摊到很多小型创业企业身上。现在,风险投资经常给他们投资的创业企业AWS礼品卡。

正如Bard Stone写的,“一点不夸张的说,AWS尤其是最初的服务像S3(存储)和EC2,,帮助整个科技产业从漫长的互联网泡沫中复苏。”Stone还写到更重要的是,亚马逊能够改变其仅仅作为电商企业的形象,转型成为一流的高科技公司。

现在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另一个热门的创业领域,所以AWS想要进入这一领域一点也不奇怪。正如其专利和并购活动告诉我们的,亚马逊正致力于改善和提高网络安全性。去年秋天,AWS遭到DDoS攻击,导致互联网上很多网站受到影响,因为AWS是企业计算服务平台。所以亚马逊会进行很多网络安全方面的收购一点也不奇怪,像最近收购了Harvest.ai也是为了巩固公司在这方面的业务。

AWS很可能会在这方面领先,因为经典的创新者窘境很短视,很多竞争对手并没有将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视作威胁。现在其达到临界点,其未来战略可能会围绕无缝代码部署。

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XX即服务类业务,这将会令业务部署更灵活也更简单。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AWS的Lambda无服务器计算,可以根据要求很容易地运行一段代码,所以开发人员不需要考虑服务器问题。从本质上,这是EC2的微服务,但是EC2仍然是完备的服务器。有了Lambda,开发人员可以快速地调试代码,而这之前成本很高,也很费时间。为了打造其护城河,AWS需要提供更多像Lambda的服务,还有可以令小型代码运行的人工智能和语音API。

硬件和设备

之前提到的Echo硬件产品可以运行其语音软件,亚马逊有很多像Fire TV ,Dash 按钮的产品。其硬件研发团队Lab126是这些成功背后的功臣,Echo大受欢迎也使得亚马逊成为语音计算的知名品牌。但是Lab126也要为Fire手机的失败负责,手机的失败也是因为一系列战略失误造成的,一些直接来自公司高层:贝索斯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痴迷于3D特性,又不受消费者欢迎。

亚马逊也有爆款产品,但是硬件可能是亚马逊唯一致命弱点。渐渐地,亚马逊意识到这一情况。这在刚开始其Alexa 语音服务计划方面最明显,后来将其向第三方设备制造商像Invoxia开放。但是现在,亚马逊也将其为制造Echo的硬件工具开放,最近宣布将其语音处理的麦克风阵列向商业开发机构开放。这一举动是亚马逊将其基础工具开放的又一个例子,通过这种方式允许其演变提升。

亚马逊实现Echo的成功仍然被人津津乐道,并且可能亚马逊也意识到从这里开始将其生态系统向具有创造性的第三方开放。另一个选择我们可以看到亚马逊在未来对智能手机的兴趣会再次萌生,但是鉴于手机在亚马逊公司历史上的不良记录,我们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

其他新业务

亚马逊正在试验可以拓展其业务触角的金融科技。印度被认为是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电子商务市场,正如我们讨论的,亚马逊正为网上卖家提供数千美元的贷款,这样供应商可以扩大经营业务,管理季节性的业务增加。

亚马逊还成立了Amazon Cash,拓展其在金融领域的存在,Amazon Cash可以让用户在线下付款的地方出示条形码,就可以使用其Amazon.com中的余额。这一举动据称是要帮助那些无法享受银行服务的群体,这类人习惯使用先进,对网上购物比较陌生。

除了金融科技,亚马逊也将目光瞄准了AR/VR领域。亚马逊的Lumberyard,AWS上的游戏开发引擎,可以在VR内容开发上发挥重要作用。亚马逊据称也会将更多的AR技术融入其实体店里,这样老客户可以在家里就能看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简而言之,金融科技和AR/VR将会帮助亚马逊提供更多的无摩擦电商服务。

后记

鉴于亚马逊在电商,云计算,人工智能即服务等业务方面的互补,在亚马逊各业务间找到很空隙很难。但是至少在人工智能方面,亚马逊面对的是硅谷那些研发驱动型的竞争对手,他们正雄心勃勃地招募顶尖人工智能专家,并且也有和亚马逊一样多的数据来训练其算法。

亚马逊也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技术上的竞争,同时它还在五个产业中同时经营业务,在印度和中东的电商市场上抢夺市场份额。

杰夫贝索斯,其在二十多年的经营中很少犯错,看起来能够带领公司走得更远。正如Brad Stone写的,“在某种程度上,亚马逊整个公司都是贝索斯一手经营起来的。”没有杰夫贝索斯的亚马逊难以想象,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贝索斯要离开。但是,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贝索斯是否已经培养出下一代领导者,在没有贝索斯的情况下可以带来公司继续向前。

相反,最大的威胁可能是亚马逊自己。经济学家杂志认为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巨大影响力,可能会招致监管:“如果亚马逊确实成为贸易的通用平台,那么监管也就不远了。”

另一个问题是投资人愿意为一个不断推迟的梦等待多久。正如时代杂志在2013年写的:

“在其上市16年的历史上,亚马逊得到了华尔街的鼎力支持,不断拓展其基础设施,以盈利为代价增加公司收入。股东们将亚马逊股价推向记录高点,即便是公司赚钱很少。盈利仍然只是明天的承诺。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点滴科技资讯(DDKJZX)

原文发表时间:2017-11-1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不只是1207亿,双11之于阿里的新内涵是大生态、生活方式和用户运营

双11结束了,1207亿全天成交额再破纪录。尽管这个活动只有24小时,但其给中国带来的影响却是深远的。正如科技评论人Keso在文章中的评论:“马云改变了中国”。...

30340
来自专栏西安软件开发

手机游戏开发冰火两重天,游戏开发公司进入三荒年时代

游戏开发行业里的创业型游戏开发公司,是最早感应到游戏开发行业出现巨大变化的第一根“稻草”。近日前腾讯员工、游戏开发公司法兰互动创始人甘来疑因创业压力过大选择跳楼...

1084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3亿美金被低估 B轮融资后的今目标将市场瞄向欧美

2B市场昨晚再掀资本狂潮,免费的企业工作台厂商今目标拿下6000万美金,成为企业软件昨晚的吸睛赢家,老虎基金的6000万美元也创下SaaS软件市场的又一神话,很...

3344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2015世界机器人大会首日精彩观点

11月23日,2015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大会以“协同融合共赢,引领智能社会”为主题,不仅引起了机器人界的重视,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广泛关注,国家...

29560
来自专栏镁客网

重庆锐纳达樊清涛:坚持“以人为本”,以应用服务来培育家用机器人市场 | 镁客请讲

17340
来自专栏腾讯云智慧零售

林璟骅谈零售理念:腾讯提供“水电煤”,零售商才是主导者

近期腾讯成立了“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来推动能力的创新与整合,将多年积累的用户平台、大数据技术、优秀的产品体验和连接力进一步开放给合作伙伴。 腾讯地图跟腾讯云,...

1961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小游戏内测激励视频广告,然而小程序最大的潜力是电商

4月25日,微信发布公告,宣布“为支持小游戏开发者更好将游戏场景与广告融合,现面向部分小游戏开发者启动激励式视频广告组件测试。”这是去年3月小游戏与耐克尝试合作...

1434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互联网+企业成长

互联网就像水和电一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从产业经济视角看,从第一产业的生产资料,第二产业的加工制造业,第三产业的服务业。互联网从不同程度切入这三大产业,而切...

11030
来自专栏数据猿

天创信用总经理李文贤:金融科技加速金融变革

在美国,第一个阶段是银行为主导的金融机构,第二个阶段是以核心企业为主导的供应链金融新模式,第三个阶段是产业金融和银行机构互相同步的过程。美国已经发展到第三个阶段...

3607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今天,马云马化腾雷军等大佬齐聚贵州,只为一件事

5月26日,“2015年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暨全球大数据时代贵阳峰会”在贵阳开幕。马云、马化腾、雷军、周鸿祎、田溯宁、郭台铭等所有你认识不认识的互联网大小佬...

1042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