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中的SAP成都研究院

5·12汶川地震,发生于北京时间(UTC+8)2008年5月12日(星期一)14时28分04秒,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 里氏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地震烈度达到11度。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北至辽宁,东至上海,南至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泰国、越南,西至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截至2008年9月18日12时,5·12汶川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一次地震。

地震发生时,我在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的SAP成都研究院3楼参加Form开发团队的一个例会,2:00PM~3:00PM。

大家都抬头看着投影仪打出的ppt进行讨论。快到2点半时,忽然投影仪剧烈摇晃起来,然后整个房间也开始跟着晃动。天花板上有很多建筑材料伴随着晃动纷纷落到桌上,地上,砸到我们的头上。我当时还没回过神来,组里的同事马兴辉大喊 : "地震了,大家快跑!" 办公室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当时SAP成都研究院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的B区6栋3楼,我们还算井然有序地通过安全通道下楼梯来到园区外面的马路上。下楼梯的过程中,整栋楼始终剧烈地晃动着,那种感觉终身难忘。

待到大家来到软件园B区的马路上,发现马路上已经挤满了程序猿。大家议论纷纷。掏出手机想询问家里亲人的情况,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我掏出手机试图给我父母和老婆打过去,因为没有信号只能作罢。

后来软件园有程序猿用手机访问CNN,据美国地质调查局CNN Mobile News称,中国西部地区发生7.8级地震。绝大多数没有经历过地震的我们对于这个数字还没有概念,不知道它意味着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多大的损失。

在软件园B区的马路上待到下午4点过,大家逐渐散去。我乘坐504路公交车从天府软件园回到市区,发现一路上经过的地方,马路外面都站满了人,有的甚至衣衫不整,看起来像是仓促间离开大楼的。很多大楼从外观上看有些损毁,有些建筑材料已经脱落掉在了地上,可惜08年我用的还是Nokia的一款单板手机,没有用照片记录下来。

回到市区的租住屋里已经是5点多了,老婆已经在楼下的空地等我多时了。我冒着余震跳到5楼上打开了房门。我有一个一人多高的书柜,里面放满了书。此时绝大多数书已经横七竖八散落在了地上,一片狼藉。我没有收拾,只取走了一本《Enterprise Service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Guideline》,400多页。据说这个框架是当时SAP一群最优秀的架构师为SAP Business by Design打造的,一个典型的具有Design by Germany烙印的后端框架。然后和老婆一起和父母会合。当晚赶回了父母家。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来的传闻,说当晚还有震级更大的地震,所以相当多的成都人当晚没有选择在家睡。我父母家附近100米就有一个标准的露天体育场,所以当晚全家就在那里露天过了一夜。晚上收到SAP领导和HR的电话和短信询问本人和亲属是否平安,心里感到很温暖。

我清晰地记得,即便过了两三个月,成都市区任何一条马路两侧,也随处能看到这种帐篷。

因为地震发生时我在SAP成都研究院的MR 305会议室开会,没有带Lenovo T60去参加会议。所以地震发生时也没有带在身边。我们还在家里等着公司宣布具体的能够重新返回公司上班的日期。5月13日第二天,我返回公司去取电脑,发现电梯门口已经用绳子和塑料路桩封锁了。我通过安全通道返回了3楼我的座位上,取走了电脑——终于可以继续编程了!

SAP成都研究院的一位著名同事Yu George,此前在美国以SAP顾问身份打拼多年,在业界享有崇高的声誉。5月14日George写了一篇《我在汶川大地震的头两天》, 很快就置顶到了公司portal。一时间国内其他地区的SAP同事和国外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美国,捷克,巴西同事纷纷发邮件询问我们是否安全。

一位美国同事发邮件让我帮她个忙:她的女儿从小就很喜欢大熊猫,在网上看到大熊猫的故乡遭受地震之后的惨状,哭了。她向她女儿解释大熊猫故乡的人们和大熊猫都没事,但是她女儿不相信,一定要看到来自大熊猫故乡的确认才能相信。为此我还专门写了封邮件去安慰她女儿。

此后的一周,在家啥事也没做,吃饭——编程——看ESI Development Guideline——吃饭。后来我才知道,SAP成都研究院的其他同事比我高尚得多,纷纷去当了志愿者,从事各种抗震救灾活动。我记得Poseidon的车上也涂了很多抗震救灾的标语。我曾经在SAP成都服务器的共享文件夹里看到过很多同事当志愿者的照片,可惜今天我没有权限访问,无法贴出来。这里谨向这些同事表示我的敬意。

下图是SAP成都研究院的同事作为志愿者奔波在抗震救灾现场。

一周后,我们返回了SAP成都研究院恢复工作。5月19日下午2点28分,整个成都鸣笛默哀,悼念在地震中不幸遇难的同胞。SAP成都研究院的全体同事们也全部放下手中的工作,起立,低头,默哀。

最后,以一篇2008年的新闻报道结束这篇回忆文章。您可以通过百度关键字 "汶川地震 SAP" 找到该新闻的全文。


消除总部的荒凉猜测

  “我们的员工现在都在办公大楼正常工作,成都的秩序很好,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问题。”SAP全球研发服务中心(成都)总经理王天扬,在地震后10天内,每天都会给总部发一封邮件,告诉他们成都一切正常,对成都的发展保持无比的信心。

  12日下午,王天扬让所有员工都停止工作,回家等待消息。当天晚上,他向总部报告,所有员工安然无恙,没有人受伤。但为安全起见,是否上班还不清楚。

  次日,王天扬通过天府软件园,对公司所在的大楼进行了一遍彻底的核查,确认大楼没问题。出于谨慎考虑,他告诉员工,可以先选择一个安全地方上班。14日,在接到大楼安全无问题的正式证明后,中心恢复了正常工作,王天扬第一个到办公室上班。

  见证了成都应对危机的迅速反应,王天扬立即将情况汇报给总部:“我们在成都的所有项目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此前,SAP总部有人关于“经历地震,成都应该很荒凉”的猜测随之消失。

  SAP在成都的研发中心,目前投资已经上亿元。王天扬充满信心地说,公司最重视员工安全,员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现在证明员工安全没有问题,成都也不在地震带上,成都的项目自然不受影响。此前,SAP全球董事会执行董事还专门给董事长发过一封邮件:“成都投资不会变。”

要获取更多Jerry的原创技术文章,请关注公众号"汪子熙"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

原创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云+社区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Hadoop实操

大数据售前的中年危机

F今年三十八岁,有一个小孩,八岁了,老婆比他小5岁,最近又怀了二胎,也挺喜庆的。F是一家大数据公司的售前,算上奖金一年可以拿个五十万吧,勉强算个中产,按说小日子...

5809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亚洲首个,中国创造!码头空无一人,只有机器人

在印象中,码头是个熙熙攘攘的地方,而在青岛港,5月11日首次启用的一个新码头却空无一人,来回穿梭的机器人承担了粗活累活,它们到底是如何工作的?下面就来揭秘亚洲首...

3638
来自专栏VRPinea

黑色星期五|众VR厂商大放血,一大波优惠正在路上

又逢商家和消费者都将十分繁忙的打(duo)折(shou)季!本周五,一年一度的美国“买买买盛会—黑色星期五”就要到来啦!

991
来自专栏新智元

AI 改变法律世界:对话式机器人杀掉律师,数百万裁决将有 AI 参与 | 大西洋月刊深度

【新智元导读】AI技术的进步已经在削减律师的作用。律师机器人首先会辅助律师的工作,继而会取代律师的工作。本文作者Jason Koebler对AI和法律领域都有了...

4367
来自专栏VRPinea

10.24|百无一用是“码农”:我们不是程序员,我们是代码的搬运工

作为一名曾经的程序猿,当小编意识到今天又是“程序员日”时,立马给曾经的同事与小伙伴献上了祝福。然而得到的反馈却是……

1901
来自专栏*坤的Blog

分析 《7吨碳九泄漏,40万泉港人在无声中消逝》虚假报道

本着向来不看单一报道评判一个事情的原则,根据关键字查询了下国内外的近期新闻,有介绍的都是小众媒体和自媒体转发北风刘先生的文章。并没有看到有其他正式的媒体介绍相关...

3.7K302
来自专栏PHP在线

同工不同酬,年薪 50 万美金的工程师到底有什么神本事?

他们究竟是作哪些事情,或是拥有哪些技术,让他们如此值钱?这些东西有办法用『学』吗? 这位叫 Amin Ariana 的创业家就上 Quora 写了一则被赞到破表...

3457
来自专栏量子位

情色边缘游走,夹缝中生存,这个AI“换脸术”可能要被官方禁止

游走在情色边缘但野蛮生长的AI换脸术Deepfakes,可能在纽约州“命不久矣”。

3382
来自专栏镁客网

自制手枪无人机引起了美国联邦局的调查

1583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不管ofo和摩拜合并不合并,区块链单车已经上路了

如今,北京的街道上摆满的共享单车只剩下黄色和橙色,偶尔看见布满灰尘的蓝色。这些单车虽然名为共享,其实是有所属的,装备的最高科技的锁能将你从一个地方到达另外一个地...

2875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