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脱口秀 | 从小扎到盖茨,哪位科技大佬最可能黑化为大反派?

大数据文摘作品,转载具体要求见文末

编译团队 | 钱天培 酒酒

播音 | 段天霖 后期 | 崔云柯

历史证明,拥有过多权利的人最终会借其权利侵蚀世界。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当今的硅谷大佬们会是例外呢?

硅谷创业者们之所以常被视为反派,正是因为他们那极度渴望改变世界的天性。本期数据也疯狂为您讲述,哪位科技大佬最可能黑化为超级大反派?不想低头看手机的读者请猛戳下面的音频,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跳转我们的喜马拉雅专栏收听节目。

大数据文摘“数据也疯狂”播报栏目每周五固定推出炫酷又有趣的数据脱口秀,用声音传递数据的魅力,欢迎点击“阅读原文”在喜马拉雅订阅我们。

音频栏目志愿者也在持续招募中,如果你对数据类新闻或者播音后期感兴趣,请后台回复“播报”了解如何加入。

Have a great data!

戳下方收听【数据也疯狂】,本期主题《哪位科技大佬有望成为最佳超级反派?》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超级反派——蝙蝠侠中的双面人Harvey Dent本是高登市的知名地方检察官;蜘蛛侠里的章鱼博士本想用核聚变为世界带来无尽的能量;臭名昭著的Kanye West也曾经给我们带来过《Through the Wire》这首热门单曲。谁能想到,这些在法律、科学和文化领域各有建树的人,最终会给世界带来灾难呢?

马克·扎尔伯格(Mark Zuckerberg,Facebook创始人及CEO)刚在上月宣称,Facebook会变得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大;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CEO)认为,Alphabet的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会用他的机器人唱响末日宣言——而马斯克自己也幻想着通过在大脑中植入芯片的手段把人类变成“行走的计算机”,或许他对Google的警示只是为了掩盖他实际的邪恶计划。在此同时,杰弗里·贝索斯(Jeff Bezos,亚马逊CEO)正坐着他的巨型机器人战队四处游走,或许同时还发出了他标志性的癫狂大笑。

以上提到的所有人,连同他们的公司,都已在各路文章、脱口秀和推特中被半开玩笑地戴上了超级反派的帽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里根经济学和华尔街将贫富差距变为一道鸿沟时,CEO这一概念已经在流行文化观念中被冠上了“极度铺张的作恶者”的名号。在1986年《超人》漫画的改版作《钢铁之躯》中,其作者John Byrne将Lex Luthor这一反派的人物设定从一个癫狂的科学家改为了一个贪图权势的公司执行官。这一新设定也自此延续了下去——在2016年的新作《蝙蝠侠大战超人》中,Jesse Eisenbery扮演的Luthor被设定为一个穿着运动鞋的亿万富翁。

“超级反派,正如和他们相对立的超级英雄一样,都被认为是非凡的存在。”Carol Tilley,一位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教授,同时也是该校漫画研究社团的副主席,在与我的邮件交谈中如是说。“通常这类人企图控制世界,并迫切想用他们非同寻常的财富或智力(或是其他某种能力)来达成这一目标。”也正因为他们对创业机会的洞察以及从中获取的成功,杰弗里·贝索斯(Jeff Bezos,亚马逊CEO)和马克·扎尔伯格这类人就很容易被描述为潜在的“超级反派”。他们的创业领域集中在具有广泛甚至国际吸引力的产品上,而这些产品同时也带来了我们对社会与文化规范的思考。

硅谷创业者们之所以常被视为反派,正是因为他们那极度渴望改变世界的天性。没有人真正清楚这些公司的神秘算法是如何运作的,也没有人知道,一旦他们的计划被完全实现,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他们的宏伟愿景为他们染上了邪恶的色彩”(译者注:“这些公司太过强大,人们会觉得他们已经无法被控制。而一旦有什么你觉得已经无法掌控,就会往超能力啊这些方向想。”),《超级英雄:这一文体的神秘起源》的作者Peter Coogan这样说道。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所有人合力将空前的资本,个人数据的无限制获取权,以及亿万设备的控制权交到了10个左右的人手中。既然我们无法阻止这前所未有的权利与影响力的集中,我们整个社会唯一的愿望就是人们能够更多地意识到我们已经交付了多少个人信息给这些强大的平台,而他们又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社会的秩序与价值观。“超级反派”显然是一个简化的概念,并掩盖了这一事实——正是我们自己促成了这些被我们批判的公司的崛起。正如Coogan所承认的那样,“我不想看到蝙蝠侠中小丑的愿望得以实现。但从一定程度上我希望亚马逊的愿景成为现实。我想要拿起手机就能在一小时内收到我想要的东西。”

不过,我们今天并不是要深入探讨这些“科技霸主”们可能对经济与伦理带来的冲击。今天,我们只讨论超级反派。在这些创业家对我们发起电子领域的“彗星撞地球”之前,让我们先来探究一下,下面哪一位创业家有着合适的背景、作风和武器来宣称,“只有我说了算!”(译者注:此句为《绝命毒师》中反派Walter White的经典台词。)

马克·扎尔伯格(MarkZuckerberg)——脸书(Facebook) CEO

邪恶本源:他想做无外乎是三件事:喝啤酒,给当红辣子鸡打分,以及私戳别人(私戳(Poke)是Facebook的一个互动功能)。就算这样,Facebook的用户依旧源源不断的涌入,即使在他一次次地蓄意滥用他们的信息时也没有停止。他决定在他拥有10亿用户的那天,不顾人们的意愿,将所有人都连接起来。

邪恶属性:哈佛学生;模仿机器人吃土司;无耻抄袭狗

最邪恶瞬间:当他仍在哈佛的时候,扎尔伯格吹牛说他能看到蠢到信任他的上千Facebook用户的图片、邮件和地址。

末日制造机:动态消息功能(News Feed,Facebook用户可以借此看到朋友的动态分享),这一功能能够影响人们的心情(以及选举)。扎尔伯格可以用这一功能引起一场空前的社交恐惧症大爆发。

如何阻止他:装一个广告过滤器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Tesla)及SpaceX CEO

邪恶本源:“伴随着他们的婚礼舞步,Justine事后回想到,马斯克对她说道,‘我是这段感情的主导者。’”(译者注:Justine是马斯克的第一任妻子。)

邪恶属性:有些过于急切地想找出逃离地球的路线;百事通;想要最终控制电缆(特斯拉发展宏图的一部分)

最邪恶瞬间:对于一位使用了自动驾驶模式的特斯拉驾驶员的车祸死亡事故,马斯克称其为“统计意义上的不可避免事件”——简直是《黑客帝国》中的特工史密斯上身。

末日制造机:神经连接(Neuralink)。这是一个处于创业初期的公司,其目标是在人脑中植入电极,借此治疗神经紊乱,下载他们的思想,并用人工智能提升人类心智。

如何阻止他:给他发一个推特上的悖论谜题,这样他就会被那个谜题困惑住而消磨余生。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优步(Uber)CEO

邪恶本源:一个小有成功的科技领域创业家决定,他和他的朋友们要能够“屌屌地畅游三番”。他那市值680亿美元的公司和他们的工作环境都是基于这一假设:这真的很屌?

邪恶属性:太过着迷Ayn Rand(译者注:Ayn Rand是美国著名畅销小说家,其作品通常描述她心目中的理想英雄。);一度拥有Uber一个叫“上帝视角”的内部功能(译者注:他可以通过“上帝视角”关注所有Uber司机和乘客的行踪。)

最邪恶瞬间:在一个私密拍摄视频中,对于一位要求提薪的Uber司机,他训斥道:“有些人总想让别人帮他们擦屁股。”

末日制造机:一旦Uber开始取得自动驾驶坦克制造的军事合同,Kalanick就将启动他的邪恶计划。

如何阻止他:Lyft(译者注:Lyft是Uber的竞争公司。)

杰弗里·贝索斯(Jeff Bezos)——亚马逊CEO

邪恶本源:亚马逊发售的第一本书是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

邪恶属性:秃子;建了一个飞行机器人战队;把他外婆气哭(译者注:贝索斯小时候曾在一通“精密”计算后告诉他外婆,她因为吸烟将会折寿9年,因而把他外婆气哭了。)

最邪恶瞬间:那就得回过头看看那张他骑着一个吓人的机器人战将喜笑开颜的照片了

末日制造机:他将在明年的会员日提供全场五折优惠。在顾客们花光他们的银行账户疯狂抢购之后,他将会拒发全部订单,卷走全美GDP。

如何阻止他:克服你那不想去实体店(只为避免人际交往)的怪癖

拉里·佩奇(LarryPage)——Alphabet CEO

邪恶本源:当他还是Stanford的学生时,他不得不用AltaVista这个破烂搜索引擎。这段经历鼓舞他创办了Google,却也在他内心埋下了憎恨一切低效率事物的种子。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这颗种子就会长成一个用人工智能消灭人类的计划。

邪恶属性:他可以查到你浏览过的每一个网页;他说他永远都不会这么做,但你知道的,他能够这么做。他那令人畏惧的能力正是来源于此。

最邪恶瞬间:收购Boston Dynamics,一家致力于制造巨型机器人的公司。

末日制造机:他一直挂在钥匙环的,写着“别作恶事”的按钮。

如何阻止他:开始全民使用Allo,这样佩奇就会停止制造机器人杀手,从而重新致力于实现他终身的梦想——开发一个受欢迎的聊天软件。(译者注:Allo是一个Google新发行的饱受诟病的聊天软件。)

比尔·盖茨(BillGates)——微软的创立者及前任CEO

邪恶本源:他以吞食90年代的科技公司为乐(安息吧,Netscape)(译者注:Netscape曾是90年代红极一时的浏览器,后来被IE浏览器抢去大部分市场。),之后又宣称找到了他的新使命——成为一个慷慨的慈善家。不过他残害创业公司的爱好依旧根植在他心底。

邪恶属性:允许Windows Vista的诞生(译者注:Windows Vista是一款饱受诟病的Windows系统);有一个长得像Igor的亲信——Steve Ballmer(译者注:微软前CEO,Steve Ballmer长得很像著名虚构人物Igor;Igor通常被设定为大反派的亲信。);和美国政府较劲。(译者注:美国政府曾起诉微软的市场垄断。)

最邪恶瞬间:发行了一个笨重的黑色电视游戏机,借此把任天堂挤出市场,并把这个游戏机命名为Xbox。

末日制造机:通过没完没了的Windows系统更新来挟持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计算机。

如何阻止他:祈祷马克·扎尔伯格用他的慈善行动把盖茨卷入一场“慈善大战”。

彼得·泰尔(PeterThiel)——Paypal和PalantirCEO

邪恶本源:从一个网上支付平台培育出了一个黑手党。(译者注:Paypal黑手党指一批建立起其他科技公司的前Paypal员工。他们建立的企业包括LinkedIn,SpaceX,Yelp和Youtube等。)

邪恶属性:试图建造一个悬浮岛城式的世外桃源;被流言中伤(译者注:泰尔因为支持川普而被广泛谴责);创立大数据公司Palantir

最邪恶瞬间:2016年

末日制造机:我的哥,他已经被赠送了一个。(译者注:泰尔在川普上台后获取了大量政权。)

如何阻止他:用一个“世界大战”式的末日广播骗他逃进他的军用级防空洞,让他在里面躲核辐射和穷人躲上30年。 原文链接: https://theringer.com/which-tech-ceo-would-make-the-best-supervillain-9ad1193d5ffb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7-04-2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IT派

放弃数学专业跳槽高薪行业,如今他却后悔了

IT派 - {技术青年圈} 持续关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 ❈ 高材生游斯彬当年为了更好的发展 毅然放弃在数学专业继续的深造,选择投行 金融危机后他的人...

3406
来自专栏君赏技术博客

我是怎样一步步加入程序员大军

对于文章所描写的那样,程序员是一群一年四季只有衬衫,短裤,拖鞋,电脑包,黑色眼睛的一群高薪繁忙的单身狗。

156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阿里参谋长曾鸣:那天,我泪流满面(作者授权转载)

3515
来自专栏新智元

【榜单】史上最经典36部AI电影大放送

7533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2015上半年十大经典新媒体营销案例

忙忙叨叨的2015年已经过半,各类热点都被营销得色香俱佳,赶紧看看吧,谁知道很快还会来些啥 微信春晚抢红包 点评:地上掉了一块钱你忽略 红包里的每分钱你却不放...

33010
来自专栏养码场

曾经的理发店小弟,现在是阿里P10技术大牛……

红雪是蚂蚁金服的研究员,带领大几百号人的技术团队,最近还入选了“全球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

1681
来自专栏信息传播

过于真实!《互联网公司迷信大全》

虽然在大家眼中,今天的互联网公司普遍以高科技和现代化著称,但实际上,在这些光荣与辉煌的背后,仍然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迷信现象。

1595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互联网大数据指南 教你过个高逼格的七夕节

互联网大数据指南 教你过个高逼格的七夕节 ↑ 七夕到了,七夕到了,七夕到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对于这个能给单身狗造成万吨直接伤害的节日,简直是情侣们秀恩爱的神...

2735
来自专栏MixLab科技+设计实验室

人生有诸多可能|我的职场启蒙导师

我写跨界,是想了解每个我能触及的人是 “为何” 以及 “如何” 坚持的。 记录这些,并不是为了希望有人去效仿他们, 进而找到所谓 “成功” 的捷径, 更何况连他...

1142
来自专栏项勇

《Nature》评选2017年度十大科学人物

1995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