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大数据文摘谷歌大布局,虚拟现实大风已起

谷歌大布局,虚拟现实大风已起

作者@朱婕

本文由钛媒体授权转载,如需转载需征求版权方同意

Ingress是什么?是谷歌最酷极客文化通行证,也是谷歌得力的潜在数据收集者。但当谷歌准备大举进军虚拟现实领域时,Ingresss也许正在为谷歌在下一个时代的故事埋下伏笔。

钛媒体注:Ingress是什么?是比办健身年卡还有效的瘦腿神器,也是让玩家齐聚一堂的超级粘合剂;是谷歌最酷极客文化通行证,也是谷歌得力的潜在数据收集者。但仅仅如此吗?

在谷歌一连串奇葩项目中,唯有它显得意图暧昧。就在刚刚结束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访华演讲中,他提到了一个Facebook未来的重要方向:虚拟现实。而这是谷歌早已布局多时的领域,谷歌眼镜也仅仅只是小试牛刀。所以当谷歌准备大举进军虚拟现实领域时,Ingress成为他理所当然的重要扶持猎物,也正在为谷歌在下一个时代的故事埋下伏笔。我们来看看Ingresss带来的谷歌故事到底是什么?

极客们在地图上玩出来的另外一个虚拟现实世界

位于北京东四环的红领巾公园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晚上七点后,附近的老年人如潮水般涌入这里,沉浸于广场舞的海洋中。鲜有人注意到,有那么几个眼睛盯在手机的年轻人,跌跌撞撞地穿过广场舞的大纵队,绕着人工湖一圈圈行走。只是日子长了,交谊舞广场入口查票的大爷,会看在一个有着家乡口音的孩子的面儿上,给这些手机屏幕上闪着幽幽绿光的人放行通过。但大爷真不理解:玩个手机咋还得走来走去的?

然而正如Ingress官网上最醒目的那句话: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what it seems。

舞兴正酣的游客并不知晓,在红领巾公园真实的地图上,还叠加着另一层世界,在那里,人类岌岌可危,要为命运做出严肃的选择,公园里的每一座雕塑,每一座凉亭,都是这个名叫Ingress的世界里的“门泉”(Portal)。

门泉悉由玩家扮演的特工(Agent)用拍照上传创建而成,游戏基于真实的谷歌地图数据,通过GPS并获知玩家所在位置。玩家也只有在距离门泉40米以内时,才能对其进行操作,如入侵(Hack)门泉获得道具,为其放置谐振器(Resonator)及各种盾,创建连接,形成三角形的控制场(Field)。

所以,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个人拿着手机行走,时而低头,时而张望,走位飘忽,专注绿化带,贴着墙角走,你几乎可以肯定他在玩Ingress。

这款由Google内部创业公司Niantic Labs开发的移动游戏,经过长达一年的测试,于2013年12月正式在Android平台推出,并于今年7月登陆iOS平台。2014年9月,Ingress在Google+的一篇日志透露,去年全球共有超过700万用户安装了Ingress应用,超过3万玩家参与了Ingress在全球各地举办的同城战役“Anomaly events”。

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Ingress是一种小众的、难以理解的事物。在国内,由于谷歌服务基本被屏蔽,进入游戏需要手机连接V**,这更拉开了它与大众的距离,只能在极客小圈子中流行。

出生于互联网、成长于移动时代的虚拟现实游戏

Ingress并不是第一款侵入式虚拟现实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简称ARG),后者的诞生,也并非这两年的新鲜事物。

早在2004年,知名游戏设计师简·麦戈尼格尔(Jane McGonigal)就曾为Xbox和《光晕2》游戏的推广设计过一款名为“我爱蜜蜂”(I love bees)的ARG。

在游戏中,世界各地的玩家的心被一个遭到黑客攻击的网站所牵引,随着剧情的展开,网站可能给出几百组定位坐标和时间编码,让玩家自行破译。当玩家及时找到正确的线下地点,就会在附近的投币式公共电话亭接到来电。玩家通过电话与游戏人物互动,并从广播剧式的演绎中获得更多推动故事前进的线索。这是一次成功的营销活动,在历时3个月的游戏过程中,共有超过300万人浏览了“我爱蜜蜂”网站,成千上万的玩家亲身参与了游戏。

简·麦戈尼格尔在接受访谈时曾说,自己虽然是角色设定和任务脚本的创作者,但所谓的故事,是玩家在游戏过程中所感受到的一切:守候与期待,激情与燃烧的好奇心;关于玩家如何跨越国境千里迢迢赶来,如何放下手边工作求老板网开一面,或是给一位久未联系的远房亲戚打电话请他替自己前往某处……她坚信,游戏的本质不是练级、打点、赶进度,游戏的本质是体验。

十年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给ARG玩家带来了不同以往的全新的体验,智能移动终端成为了玩家身体的延伸,借助精确的GPS定位系统,缝合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可以说,虚拟现实游戏出生于互联网,成长于移动时代。它的黄金时代将在何时到来,取决于取决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而这些,是属于下一个时代的故事。

Ingress能给谷歌带来的不仅是数据

诚然谷歌拥有一系列奇葩项目:谷歌气球、太平洋海底光缆、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这些项目都有着清晰的意图。但Ingress呢?

在Ingress发布之初,人们就猜测,这是一款披着游戏外衣的数据众包采集项目。世界各地的玩家疯狂地上传了大量地理景观数据,谷歌还可将玩家从A点到B点的行走路线,甚至步速,收集起来进行分析,用于完善谷歌地图服务。所以,Ingress社区规则特别强调了:玩家要遵守人类世界规则。换言之,不能走的路别走,不能翻的墙别翻,这样谷歌才能将玩家数据,让步行导航更为精准。

这种猜测有其道理,但还远不能说明问题。

如果仅仅是为了收集数据,Ingress大可不必设计出如此复杂的游戏剧情。

2013年初,谷歌就与畅销作家托马斯·格林尼亚斯(Thomas Greanias)合作推出了游戏官方小说《The Alignment》。这一年来,Ingress在YouTube发布了近200则视频,每周都有向玩家报道游戏剧情进展的日志和微电影公布。更不用说定期在全球各地城市举办大型竞赛和交流活动,这些事情没有一样是随随便便能做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Ingress已成为谷歌最酷极客文化的通行证。

当玩家通过Ingress黏合成一个群体,也将谷歌的种种服务串联了起来:玩家之间首选的社交平台是Google+,即时聊天选用环聊,通过谷歌在线表格统计活动人数,再用谷歌日历发起活动邀请……Android平台的Ingress应用也因比iOS具备更完善的功能,更受玩家青睐。难道Ingress像十年前Xbox的“我爱蜜蜂”一样,是谷歌组织的一场酷感十足的自我营销?

既然Ingress可以让玩家成群结队地走到户外,那么如果把Ingress和谷歌自身的本地消费和在线旅游业务结合到一起呢?这恐怕不能用“020”一词来概括了,因为在虚拟现实世界里,已经没有了线上和线下的界限。Ingress当然可以在分析出有多人行动并且步速放慢之时,让地图上出现了一张附近的餐厅优惠券;在玩家热血上涌不顾一切地开车去往郊外摧毁一个对手的门泉时,提醒他预定一间附近的酒店……事实上,早在测试期间,Ingress就曾与纽约地区的连锁药店Duane Reade进行过合作,把玩家吸引到这家药店周围进行解谜。

看似什么也没做的Ingress,其实有着超大的想象空间。

谷歌进军虚拟现实道路上的一处伏笔

也许这条新闻可以让我们从无边的猜想中找到方向。10月14日有科技博客报道,谷歌将领投一笔总额5亿美元的融资,对象则是虚拟现实技术公司Magic Leap。这家技术公司的CEO罗尼·阿伯维茨(Rony Abovitz)语出惊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都已是过时的说法。” 他透露,Magic Leap可提供比Oculus更真实的3D体验,计划让用户在真实世界的基础上看到栩栩如生的3D物体,他称这项技术为“电影现实”(cinematic reality)。

随着显卡性能的提升和可穿戴设备大潮的到来,虚拟现实,这一看似遥远的概念,已成为海外科技巨头们押注未来的必争之地。2014年3月,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厂商Oculus。10月22日,马克·扎克伯格在清华大学演讲时,用笨拙的中文讲到:“所有人用手机以后,我相信下个平台是虚拟现实。”

除此之外,游戏主机厂商们也在虚拟现实领域摩拳擦掌,以期拯救日渐式微的主机游戏市场。10月,微软公布的RoomAlive技术,可在客厅中创建一个可互动的虚拟现实环境。同期,索尼宣称PlayStation 4的虚拟头戴式项目“梦神计划” (Project Morpheus)已基本完成开发工作,正在进行关于社交体验的研究。

虽然谷歌已推出了谷歌眼镜,但目前来看,在迈向虚拟现实的道路上,这款不成熟的产品很难独自担当大任。在今年6月的Google I/O大会中,甚至没有出现谷歌眼镜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在大会现场派发了由纸板、磁石、双凸透镜组成的Cardboard 3D“眼镜”。比起1500美元的谷歌眼镜,这个成本仅需2美元的纸盒听起来就像个玩笑,但与智能手机组合后,这款产品可使人获得VR设备的沉浸式体验。

也许,谷歌已经意识到,在进军虚拟现实的道路上,不能仅依靠谷歌眼镜这样高贵冷艳的产品。谷歌必须考虑,当虚拟现实技术日趋成熟时,将如何与Facebook、微软、索尼竞争?在VR产业链形成、体验真正完善之前,如何打动普通用户去佩戴一个全新的VR硬件?

Ingress也许不是答案的全部,但拥有超高忠诚度的热情玩家,必定能给谷歌增加一些底气。事实上,玩家一直非常期待能将Ingress搬上谷歌眼镜。

Niantic Labs从今年年初开始酝酿另一款基于地理定位的虚拟现实游戏:Endgame。10月7日,哈伯柯林斯出版集团推出了由畅销作家詹姆斯·弗雷(James Frey)与尼尔斯·约翰逊-谢尔顿(Nils Johnson-Shelton)共同创作的游戏同名三部曲小说中的首部《Endgame: The Calling》。书中谜题与游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每一部中,都蕴藏着一笔巨额奖金,等待读者破解,而读者获得奖金的过程,也将被拍摄成微电影在YouTube播出。

这个故事的电影版权已经被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买下。Endgame将是一个完全综合的体验,小说、游戏、电影多管齐下,再加上社交媒体不断延展故事的边界,让玩家真正感到自己生活在游戏世界中。

如果这一项目成功,将继续为谷歌筛选出大量粉丝和虚拟现实游戏爱好者,他们会愿意每天戴着谷歌的VR设备在街上行走,而这是目前谷歌员工都不太愿意做的事。

关于未来虚拟现实技术如何走进大众,罗尼·阿伯维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玩游戏只是小甜点。我们真正的市场在于人们每天都在做的那些事情。比起把手机从兜里掏来掏去,我们想要创造的体验是全天候的;不管你是去看病还是开会还是出去逛街,在某一时刻,你会忽然感到,自己在被来自互联网的所有智慧加持着。”

为一小部分人迈入虚拟现实时代提供入口,也许这才是Ingress最大的意图。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4-10-2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 谷歌如何工作-曾经的经验和教训

    大数据文摘
  • 不作恶?谷歌邮件审查应引起我们警惕

    大数据文摘
  • 业界 | 谷歌发布AI七原则,不开发伤人武器,但没说不介入战争

    大数据文摘
  • Visual C#.Net网络程序开发-Tcp篇(3) 祥细内容:

    综合运用上面的知识,下面的实例实现了简单的网络通讯-双机互连,针对客户端和服务端分别编制了应用程序。客户端创建到服务端的连接,向远程主机发送连接请求连接信号,并...

    脑洞的蜂蜜
  • Oracle 12c系列(四)|资源隔离之IO、内存、CPU

    作者 姚崇 出品 沃趣技术 服务器主机提供IO、内存、CPU、存储空间等资源为数据库使用,Oracle使用Flex Diskgroup为数据库提供存储空...

    沃趣科技
  • 弹跳小卜 玩家二号

    不知道大家对游戏制作者是怎么看的,至少对我来说,虽然小卜是我个人制作的,但是我并不会对小卜的世界做太多干涉。

    沙因Sign
  • 动手为王 | Oracle 数据库跨版本升级迁移实践

    作者简介 ? 李真旭 Oracle ACE 专家,拥有超过10年的 Oracle 运维管理使用经验,参与过众多移动、电信、联通、银行等大型数据库交付项目,具有...

    数据和云
  • 攻击生物识别验证,可以分哪几步?

    刷脸乘车、刷脸支付、刷脸解锁手机......从钱包到手机,这一次干脆彻底解放。生活中似乎不会再有忘带现金、忘记密码的尴尬,因为没有人出门会忘记”带脸“。现实真魔...

    企鹅号小编
  • 大数据的威力有多大?看35张世界级的大数据分析图!

    世界人口聚居地,红色越深人口密度越大;灰色代表无人地带。 点评:地球不堪重负…… 全球各国平均智商分布图,颜色越浅智商越高 点评:亚洲人平均智商105高居世界榜...

    CSDN技术头条
  • 跨域问题

    天天_哥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玩转腾讯云 有奖征文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