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最著名的“照片泄密案”

照片泄密

中国最著名“照片泄密案”,是由1964年《中国画报》封面刊出的一张照片引起的。

泄露机密的王进喜照片

在这张照片中,大庆油田的“铁人”王进喜头戴大狗皮帽,身穿厚棉袄,顶着鹅毛大雪,握着钻机手柄眺望远方,在他身后散布着星星点点的高大井架。

日本情报专家据此解开了中国当时最大的石油基地--大庆油田的秘密:

1、他们根据照片上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只有在北纬46度至48度的区域内,冬季才有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因此推断大庆油田位于齐齐哈尔与哈尔滨之间。

2、通过照片中王进喜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断出油井的直径;

3、从王进喜所站的钻井与背后油田间的距离和井架密度,推断出油田的大致储量和产量。

有了如此多的准确情报,日本人迅速设计出适合大庆油田开采用的石油设备。当中国政府向世界各国征求开采大庆油田的设备方案时,日本人一举中标。庆幸的是,日本当时是出于经济危机,根据情报分析结果,向我国高价推销炼油设施,而不是用于军事战略意图。

深度分析

“照片泄密”之说代表了一种相当“主流”的观点,但历史远比上述复杂。概言之,仅凭一张照片就解开了大庆油田的秘密,低估了从公开资源获取情报的难度和专业性,同时将保密宣传简单化了。

历史背景

新中国将松辽盆地作为重点油气资源区域正式进行大规模勘探开发,始于1959年。当时,国内石油缺口达60%,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封锁,“公交车背着煤气包在长安街上跑”。对于开发大庆油田的消息,中国党中央、国务院对国内外采取了严格保密的策略。1964年后,中国国内基本实现石油供应自给。1964年1月25日,毛主席发出“工业学大庆”的号召。同月底,新华社记者带着“北京的特别嘱托”悄悄来到大庆。“那时大庆出于保密的需要,对外一直用秘密称号‘农垦场’,仿佛关押劳改犯的地方。内部则叫‘松辽勘探局’。”

1964年2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传达《石油工业部〈关于大庆石油会战情况的报告〉的通知》,并在中发[64]78号文件《中央关于传达〈石油工业部关于大庆会战情况的报告〉的通知》中,决定对外公开宣传大庆油田。

1964年4月19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新华社记者袁木、《人民日报》记者范荣康采写的长篇通讯“大庆精神大庆人”。1964年4月20日,《人民日报》全文转发,大庆油田的存在被公之于众。

回过头来看这张“泄密”照片及相关文字,问题不少:首先,那些“星星点点”的井架在哪里?其次,关于这张照片的首次刊登时间,有1964年、1964年第一期封面、1966年第一期等多种说法,相互矛盾。

根据公开材料,1960年3月底,已经是全国“劳模”的王进喜率队从甘肃玉门赴大庆参加石油“大会战”,如果“泄密”一说成立,那么这张照片的拍摄不应早于这个时间。而日本人知道大庆油田的存在,始于中央决定对大庆进行宣传之后的媒体报道,即1964年4月之后。然而笔者查阅《人民画报》电子版,在1960—1966年间,王进喜的影像确曾出现过几次,但都不是如图所示的这一张。

抛开这些细节不论,所谓“一张照片揭开大庆油田秘密”的说法还必须回答下面的疑问: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本综合性摄影画报,《人民画报》几乎每期都要以图片形式报道我国各行各业的建设情况以及取得的新成就,比这张“泄密”的王进喜照片更具情报价值的内容非常多,为什么只有它被指为“泄密”呢?

日本“窃密”

关于大庆油田“泄密”,另一种说法更有说服力,因为它对公开情报搜集活动的描述更接近真实、显得更“专业”:

《大庆精神大庆人》一文及相关报道,刻意避开了油田的位置、规模和加工能力,但是精明的日本情报人员通过各种细节推断出了大庆油田的基本信息,以及下一步可能需要的设备等,最终从中国获得了大笔订单。

“在1966年第1期的《中国画报》上,日本情报机构看到了铁人王进喜站在钻井机旁的那张著名照片”。他们根据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只有在北纬46度和48度的区域内,冬季才有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因而,大庆油田有可能在冬季为零下三十度的中国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之间的东北北部地区。

之后,来中国的日本人发现,从东北开过来的油罐车上有很厚的一层土,从土的颜色和测量火车每百公里的降尘量中得出了“大庆油田在北满”的结论。

1966年10月,日本情报机构又对《人民中国》杂志上发表的铁人王进喜的事迹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有一句“最早钻井是在北安附近开始的”,并从“人拉肩扛”钻井设备的说明中判断,井场离火车站不会太远。在对王进喜的报道中还有这样一段话:“王进喜一到马家窑子,看到一片荒野说:好大的油海,我们要把中国石油落后的帽子抛到太平洋去!”“马家窑子”、这窑子、那窑子是东北地区特有的对地名的称呼,日本人更加确信大庆油田在东北。日本情报机构从伪满旧地图上查到:马家窑子是位于黑龙江海伦县东南的一个村子,在北安铁路上一个小车站东边10公里处。经过对大量信息的定量和定性分析,日本情报机构终于得出了大庆油田的准确位置。

为了弄清大庆油田的规模,日本情报机构对王进喜的事迹作了进一步的分析,报道说,王进喜是1959年在北京参加国庆以后志愿去大庆的,由此断定,大庆油田在1959年以前就开钻了。对油田的规模,日本情报机构认为:“马家窑子是大庆油田的北端,即北起海伦的庆安,西南穿过哈尔滨与齐齐哈尔之间的安达附近,包括公主岭西南的大喷,南北四百公里的范围内。”估计从东北北部到松辽油田统称“大庆”。这一分析与实际情况基本吻合。

为了弄清大庆油田的加工能力,日本情报机构从1966年《中国画报》第一期的照片上看到大庆油田炼油厂的反应塔,从反应塔的扶手栏杆(一般为1米多)与塔的相对比例推断,该反应塔的直径大约为5米,从而推断出大庆炼油厂的年加工原油能力为100万吨。而在当年大庆“已有820口油井出油”,年产原油360万吨,估计到1971年可增加到1200万吨。

通过对大庆油田的位置、规模和加工能力的分析,日本决策机构推断:中国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必然会感到炼油设备不足,日本的轻油裂解设备卖给中国是完全可能的,中国所要买的设备规模和数量要满足每天炼油1万吨的能力。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石油工业部就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购买日产一万吨的炼油设备,日本的炼油设备以其有现货、价格低、符合中国实际生产能力而一举中标。

严格来说,大庆油田“泄密”一说有其合理性,但指责日本人窃密明显证据不足——窃密和通过搜集公开资料获取有价值信息是两码事;防止新闻报道泄密无疑是正当的,但要阻止别人从公开资料中获取有价值信息,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除非你拿出美国人当年搞曼哈顿工程和印度核试验躲卫星的那种劲头,施行系统工程和全面控制,并杜绝任何形式的宣传活动。这一点,在信息网络和数据掘金技术流行的时代,尤其如此,因为在当前的条件下,你更难阻止别人获得充分的间接信息并在此基础上做出具有相当准确性的判断。

必须承认,在所谓大庆油田“泄密”事件中,日本人进行了一次极为成功的竞争性情报搜集活动。

摘自:百度,新华网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4-12-2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VRPinea

独家评论:恺英网络今日公布对乐相科技增资的背后“传奇”

39160
来自专栏JAVA高级架构

“毛驴之死”献给辛勤加班的程序猿

我厌恶人的时候,与一头毛驴成为好友,至今我还记得它的死亡。 ? 它死的那天,我跑到现场。看它躺在磨旁,骨瘦如柴,毛色杂乱,瞪大眼睛。死相十分凄惨,唯独一条腿还使...

35280
来自专栏VRPinea

日本VR成人展再次开展,老司机请上车!

520120
来自专栏腾讯云安全的专栏

为了你们的「部落」,一起来认识这些安全守护者(四)

23280
来自专栏ThoughtWorks

TW洞见〡亲爱的,今天你“债”了吗?

文章作者来自ThoughtWorks:刘彩红,图片来自网络。 打开百度百科,债务指债户还债的义务,有时也指所欠的债及为了清偿所有的债务而工作。 ...

28310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让人惊叹的日本“黑科技”,看完我默默给了100分

日本机器人都有啥绝活? ? 东京的一家机器人餐厅最大的特色有美女机器人比武、斗舞,顾客可以坐上去与对手一决高下,体验变形金刚的刺激。 ? 日本一家五星级酒店“聘...

4028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带着3D打印的无人机出海打鱼?

---- 3D打印和无人机是一个很默契的组合,而且频频放大招。最近一架3D打印无人机AguaDrone在Kickstarter上推出,它不仅防水,还有基于声纳...

31650
来自专栏量子位

美国喜提刷脸登机,官方开心发通告,竟马上引发公民不适

就在这两天,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全称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CBP),正欢天喜地宣传一件新技术应用的新成果。

9020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iDC预测全球物联网花费在2018年至7720亿美金

IDC Forecasts Worldwide Spending on the Internet of Things to Reach $772 Billion...

222100
来自专栏龙行天下CSIEM

科学瞎想系列之三十九 船舶动力系统(5)

快期末考试了,给宝宝们归纳总结一下,划划重点。 1 船舶动力系统经历了三个阶段,你也可以理解成三代。一是传统的动力推进系统加辅机电站系统,这个阶段动力是...

3075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