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找个程序员当女婿?如果告诉你程序员就是下一代蓝领呢?

大数据文摘作品

编译:林海、吴双、小鱼

还记得去年某AI峰会上,一位妈妈高调征婚替女儿找“程序员”女婿的新闻刷爆了当天的朋友圈。程序员向来被认为是一个还算体面的职业,高门槛,高收入,有前景,这些都让外行人望而却步。但是,越来越多的技术需求下,程序员的技能正在被“批量生产”。

通常,当我问起人们对程序员的印象时,他们都把程序员想象成马克·扎克伯格那样:一个穿着连帽衫的大学辍学生,热火朝天地写上72小时代码,就能做出一款app,并以迅速发家致富为目标,还试图“改变世界”。

但是,从全美国来看,硅谷程序员的范例并不适用于其他地区。硅谷实际上仅雇佣了全美8%的程序员。那其他几百万的程序员呢?他们的情况就和我所遇到的程序员Devon差不多。Devon是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家安全软件公司的程序员,他每周工作40个小时,薪酬丰厚,工作内容极具智力挑战。“我的父亲是蓝领工人,”Devon说。实际上在许多方面,Devon也是一位“蓝领”。

政治家们总是老生常谈,为好的蓝领工作逐渐减少而惋惜。并认为那样的工作才是真正的中产阶级公民社会的支柱。现在不必再如此担心了。如果下一代蓝领工作已经出现,而且就是现在常见的编程工作呢?如果编程不再被视为高收入、诱人的职业,而是和克莱斯勒工厂的技术性工作一样呢?

还有一些事情也会随上述情况而发生变化,比如为适应程序员工作所做的培训,以及参加培训的动机都会有所改变。正如我的朋友,技术思考者和企业家Anil Dash所述:教师们和企业会减少促使孩子们为了拿到学位而学习四年昂贵的计算机科学课程的时间,而会把更多精力用在高中阶段的职业化水平的代码编写课程上。这样一来,在社区大学就可以学习编程,职业中期者则可以选择参加高强度的、长达数月的集中学习项目来提高自己,比如Dev Bootcamp。年少得志者将不再那么受关注,工人阶层将成为主流。

“蓝领”程序员无需具备像设计新颖的闪电交易和神经网络算法这样的深度知识。为什么呢?因为常规工作中几乎用不到如此高水平的专业知识!但是,任何一个蓝领程序员都应该足以胜任本地银行所需的Java代码编写工作。这完完全全就是中产阶级的工作,而且这种工作的人才需求还在不断增加!全美IT工作者的平均薪资大概是81000美元(是全美所有工作薪资平均水平的两倍),而且从2014年到2024年,该领域的人才缺口将继续扩大12%,比其他任何职业领域扩张得都要快。

在美国,人们都在努力抓住这一机会,特别是那些受到去工业化(deindustrialization)影响最大的州。在肯塔基州,资深矿工Rusty Justice决定放弃挖煤,转而学习编程。他与别人共同建立了程序员商店Bit Source,帮助那些想通过再培训转型为程序员的煤矿工人。令人惊喜的是,Justice最初发布的11个职位共迎来了950个申请者。结果表明,矿工非常适应这种高度专注、团队合作并需要复杂工程技术的工作。“煤矿工人只是工作有点灰头土脸的技术工人,”Justice说。

同时,田纳西州的非赢利组织CodeTN也正在努力推动高中学生进入社区大学学习编程的项目。有些学生(和老师)担心他们并不适合走扎克伯格式的套路。“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CodeTN共同创建者Caleb Fristoe说。“我们需要让更多的雇主说‘是的,我们只是需要一个人来管理登录页面,’”他说到。“不需要你成为一个超级明星。”

但可以肯定的是,社会还是需要超级明星的!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学术机构,创新者都是开拓类似机器学习这样新领域的奠基人。但是,这并不妨碍“蓝领”程序员可以承担绝大多数的编程工作这一主流的现象的出现。几十年来,流行文化一定程度上过度地美化了这种“孤独天才”的程序员,我们曾经艳羡《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里的亿万富翁程序员,《黑客军团》(Mr. Robot)里身着皮衣的匿名黑客。但是,真正的英雄应当是那些每天按时工作并生产出有用东西的人,不论他们生产的是汽车、煤炭还是代码!

素材来源:

https://www.wired.com/2017/02/programming-is-the-new-blue-collar-job/?mbid=social_twitter

【今日机器学习概念】

Have a Great Definition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8-01-2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这个超牛算法+九轴传感器,将席卷整个无人机界

目前制约智能运动手表/儿童手表的一个最大障碍是GPS的功耗,因为一旦开启GPS定位功能,手表的小型电池那点电能嗖嗖地就被吃完了,这是很多在做智能手表的公司最头痛...

1.3K9
来自专栏镁客网

关于“AI是不是胡扯”之争:这是中国科技圈的胜利 | 观点

150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1万元的iPhone X太贵买不起?至少中国富人穷人都买得起

iPhone X发布已有2天,在中国收到的评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两极分化。 好的给予了溢美之词: “苹果 iPhone 发布会超全记录:iPhone X 技术颠...

3787
来自专栏镁客网

那些年,“砖家”发表的所谓科技预测

1305
来自专栏智能计算时代

「数据架构」:主数据管理(MDM)对我的行业有什么帮助?

通信、媒体和公用事业行业的公司面临着激烈的竞争,需要提供创新的服务才能生存。客户越来越多需要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下一代服务。作为行业融合提供如果是捆绑服务,以客户为...

1922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短视频平台内容运营如何做?微视这个活动给出了答案

摘要:在监管趋严、行业成熟的大环境下,短视频平台内容运营将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对正能量内容的运营。如何让正能量内容在短视频平台更好地传播?

2475
来自专栏腾讯大讲堂的专栏

下周末,广州产品运营大会会讲什么干货,看这里

? 2018,多变的一年。 一线城市互联网用户市场趋于饱和,人口红利带来的高增长渗透率消失殆尽,流量革命到来。产品生命周期缩短,运营渠道流量变小。互联网下半场...

1022
来自专栏专知

人工智能发展的S曲线

王鹏鲲:过去的半个世纪,人类并没有发明能像人一样解决所有问题的机器,而是发明了许多只解决某个问题的机器,这就是自动化的精髓:代替。 ? 尽管对AI的讨论无处不在...

414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吴恩达后,其钦点的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也离职筹备AI创业

2047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Letv超级电视破局之后,究竟会“立”在哪里?

8月2日,乐融致新与TCL旗下深圳十分到家服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分到家”)售后服务达成合作。这又引起行业人士对智能电视行业的走向开始了一番讨论,这个时候...

91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