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打不败的10大竞争对手

由于思科现在在多个市场都存在竞争关系,因此筛选出思科的竞争对手绝非易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试图选择那些成立时间较长,或者开发了能够直接影响思科的关键技术的公司。思科目前正在大力推进软件和安全,这一举措也将迎来无数新的竞争对手。

1

Arista

总部:Santa Clara,California

员工人数:850(2014)

与思科的竞争:多层网络交换机/软件定义网络/EOS路由和交换

自从2004年由Andy Bechtolsheim,David Cheriton和Kenneth Duda创立以来,Arista一直是思科的一根刺。Arista现在由前思科数据中心和交换执行官Jayshree Ullal运营,该公司在2017年的收入超过16亿美元。其在白盒上提供EOS路由和交换系统软件的战略已被证明非常受欢迎,尤其是在大型云公司中。许多人认为这一策略促使思科将其IOS XE和XR软件转向了相同的方向 - 这种说法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思科在2014年对Arista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依旧在进行中。

2

Juniper Network

总部:Sunnyvale,California

员工人数:9400(2018)

与思科的竞争:路由器和交换机/安全/软件定义网络

像Arista一样,Juniper接受了挑战,并且已经成功地向大型云提供商进行销售。尽管Juniper在这方面十分成功,但它已被思科所震慑,尤其是在思科过去的三年中显著增长的安全市场。思科和juniper将继续在服务/电信领域展开争夺,这两家公司多年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3

华为

总部:深圳

员工人数:18万(2017)

与思科的竞争:电信/企业网络

华为是一家已有31年历史的公司,在电信和企业网络方面与思科(特别是美国以外地区)的竞争非常成功。事实上,根据一些分析人士的说法,思科和华为两家公司近来正在以太网交换机方面展开争夺。IDC表示,思科的以太网交换机份额在2017年第三季度上涨了大约7%,市场份额上升到了57%,另一方面,华为的以太网交换机收入同比增长了14%,2017年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约8%,高于2016年第三季度的7%。

4

微软

总部:Redmond,Washington

员工人数:11.4万(2017)

与思科的竞争:统一通信-电话和语音/即时消息(IM)和状态/ Web会议/客户端设备和软件

过去几年,微软给思科在统一通信软件上的投资带来了更多的收益。Synergy Research在2018年3月的报告中指出:“思科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在2017年的四个季度相对稳定,而微软的份额随着年度的增长而增长。思科的市场份额在前三个季度领先微软大约超过一个百分点,但在第四个季度收窄了至少一个百分点。”Synergy表示,思科在统一通信和统治托管/云提供商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而微软在托管/云协作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它的市场相对分散,没有像思科那样抢占两位数的份额。

5

VMware

总部:Palo Alto,California

员工人数:1.99万(2017)

与思科的竞争:软件和服务-云计算/平台虚拟化

多年来,思科和VMware一直成功合作。思科去年秋天扩展了其以应用为中心的基础设施,以提供“ACI就绪物理基础设施与VMware虚拟元件之间的紧密集成”。然而,去年VMware也表示不再支持第三方虚拟交换机程序,客户只能使用VMware的vSphere产品。这一举措是VMware的一项战略决策,但导致了思科与其他公司之间的关系紧张化。

6

Extreme Networks

总部:San Jose,California

员工人数:1628(2018)

与思科的竞争:软件驱动的网络解决方案/网络基础架构/网络管理、策略、分析、安全和访问控制软件

Extreme自1996年成立以来一直存活在企业交换和路由的残酷世界里。当然,对于Extreme来说这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但在过去的一年里,它通过购买Avaya和博科的网络业务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Extreme表示,目前预计年收入将达到10亿美元,并公开表示预计将瓜分思科的市场份额。

7

F5 Networks

总部:Seattle,Washington

员工人数:4460(2017)

与思科的竞争:应用程序交付网络(ADN)-网络应用程序交付/安全/性能/网络和云资源能力

F5 Networks也是网络的老前辈,于1997年推出了BIG-IP负载均衡器。可能是因为2012年思科退出第4-7层负载均衡器市场,F5的出现使其成为了思科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Network World写道:“思科正受到F5和Citrix的打击,正在通过软件为其核心路由和交换产品提高虚拟化。“

8

HPE

总部:Palo Alto,California

员工人数:6.6万(2017)

与思科的竞争:数据中心-服务器/存储/网络/咨询/支持

思科和HPE可能不会经常在客户方面产生竞争,但HPE仍然是数据中心的关键角色。Synergy Research Group去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尽管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思科仍然控制着三分之一的企业基础设施市场。HPE是唯一能够挑战思科统治地位的竞争对手,尽管不是在所有主要领域。”Synergy表示,HPE在云服务器方面有着明显的领先优势,并且在存储领域也十分具有挑战性,而思科在网络方面占主导地位,并且拥有持续增长的服务器产品线。

9

Check Point Software

总部:Tel Aviv,Israel and San Carlos,California

员工人数:4281(2017)

与思科的竞争:IT网络安全-端点/移动/数据/安全管理

Garter预测,到2018年,全球企业安全支出总额将达到963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8%,“由于监管、买家心态转变、对新出现的威胁的认识以及向数字化商业战略的演变,公司可能会更注重安全方面的花费。”这是思科预计主导的市场。但其他厂商可能会不这么认为 - Check Point是最古老的竞争者之一。自1993年以来,Check Point在防火墙和VPN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10

Cumulus Networks

总部:Mountain View,California

员工人数:101~200

与思科的竞争:数据中心/云计算/Linux OS行业标准硬件

尽管年轻,但Cumulus在2010年进入了企业、数据中心和云计算领域,并对一个开源操作系统产生了重大影响,客户可以在任何硬件上运行该操作系统。Cumulus表示,自那时起它就拥有了超过1000名运行在Cumulus Linux的客户,Forrester谈到该公司时表示:“基于数据中心和Linux操作被大量使用,应该将Cumulus Networks列入的企业候选名单,以一致的发展方式利用效率。”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SDNLAB(SDNLAB)

原文发表时间:2018-05-1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全球十大机器人运动控制品牌

---- 近年来随着人力成本的上涨,全球制造业开始重视自动化技术的投入,随着欧美再工业化趋势的走热,全球竞争格局变得越来越激烈。以机器人为主要方向的智能制造已...

3775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第二次机器革命:拿起锤子or握手合作?

在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和安德鲁·麦卡菲令人着迷的新书《第二次机器革命》中,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是,当荷兰国际象棋大师扬·海恩·多纳尔被问到与一台计算机对弈前如何准...

3507
来自专栏新智元

【快报】全球自动驾驶汽车市场到2020年增长2400%|索尼宣布重回智能机器人市场,设立近亿美元招揽人才

新智元 AI快报 1谷歌推出VR版Chrome,上网也能虚拟现实 ---- ? 谷歌希望能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浏览整个互联网,并已经开始利用其移动版Chrome浏览...

4057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三大手术,工业互联网让工厂脱胎换骨

导读:工业互联网是一场脱胎换骨式的产业革命。现在,人类工厂正在接受换身、换头和换肢的手术,手术完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智慧工厂,在智慧工厂里,人族、机器人族、物...

3387
来自专栏量子位

英国政府发布智能汽车网络安全指导方针,含8项基本原则

安妮 编译整理 量子位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 昨天,英国政府发布了一系列新方针,倡导汽车制造商将车辆网络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新方针的标题为《联网和自...

3374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能把妹、可美颜的人工智能,将会重新定义智能手机?

6月13日,在美图世界大会上,美图发布了全新的拍照手机:美图M6和美图V4s,这两款手机沿袭了专注于拍照的特色,不论是硬件配置,还是系统软件,均针对拍照尤其是女...

3716
来自专栏DT数据侠

从“芯”领略人工智能 | 数据科学50人·吴强

吴强博士,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现任地平线 CTO 兼工程院院长、南京研发中心总经理。他曾先后任职于 INTEL、AMD、Facebook 等科技巨...

922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钱塘号丨三大手术,工业互联网让工厂脱胎换骨

导读:工业互联网是一场脱胎换骨式的产业革命。现在,人类工厂正在接受换身、换头和换肢的手术,手术完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智慧工厂,在智慧工厂里,人族、机器人族、物...

2404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三大手术,工业互联网让工厂脱胎换骨

导读:  工业互联网是一场脱胎换骨式的产业革命。现在,人类工厂正在接受换身、换头和换肢的手术,手术完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智慧工厂,在智慧工厂里,人族、机器人...

2886
来自专栏架构说

詹宏志谈教育、阅读和创业

他出身贫寒,从小就非常勤奋。从台湾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先后进入《联合报》和《中国时报》工作。

864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