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对话IPFS布道者董天一:继比特币、以太坊、EOS之后又一个区块链现象级应用

作者:互链脉搏 · 梁山花荣

公*号:HiveEcon,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在历经沸沸扬扬的超级节点竞选后,EOS热潮逐渐退却,但在业界,另一个被称为区块链中拜火教的IPFS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相较于来势汹汹的EOS,IPFS在区块链领域却要低调很多,其区块链项目FileCoin的价值也引起争议,但FileCoin项目却一直迟迟未能上线。IPFS主网与FileCoin目前进度如何?IPFS最终能够真正取代目前统治互联网的HTTP吗?FileCoin会成为继EOS之后的另一个区块链超级项目吗?

互链脉搏与IPFS/FileCoin的中国区布道者董天一展开了一场对话。董天一毕业于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曾担任甲骨文亚洲研发中心(中国)数据库开发工程师,现致力于IPFS/FileCoin在中国的技术推广。

以下是采访对话实录:

互链脉搏:IPFS是什么?为什么会和区块链结合?

董天一:首先IPFS是一个互联网技术,IPFS技术栈里面也没有使用到区块链技术。IPFS技术本身跟区块链是没有关系。但是技术的使用是另外一回事。我们知道IPFS解决的是数据存储与分发问题,将我们的硬盘使用libp2p连接起来,其实这跟web最初的目的是一致的。互联网需要这样的技术来帮我们更高效的存储与分发数据。

回到区块链,我们知道所有的区块链都有存储的需求,例如比特币,账本越来越大,运行一个比特币核心钱包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但比特币当前的交易速度只有6笔每秒,如果以后扩容成功,比特币的交易数据将更加快速的变大,所以数据存储与分发是区块链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而IPFS恰好提供了这种功能,特别是将来FileCoin上线后,ipld模块允许不同的区块链数据进行转换和浏览。IPFS已经为区块链项目提供好了数据接口,IPFS将成为区块链的基础设施。

互链脉搏:IPFS主网是否已上线?IPFS与FileCoin是什么关系?

董天一:大家说的IPFS主网没有上线完全是一个误解,IPFS主网上线日期是 2015年5月5日,已经运行3年了,而且上面已经有很多应用。

中国现在大部分人都没有分清楚IPFS与FileCoin。IPFS是一个对标HTTP的协议,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而FileCoin是建立在FileCoin之上的激励层。FileCoin才是基于IPFS的区块链项目,FileCoin实际上是一个共享经济的项目,它共享存储,共享网络带宽。

互链脉搏:FileCoin为什么会受到业界关注?FileCoin预计什么时候上线?

董天一:当前区块链项目值得期待的并不多,EOS作为热点已经过去,FileCoin提供了下一个热点的可能性,尤其是FileCoin与POW相比的挖矿需求,所带来的共享硬盘存储与共享带宽,对于相对应的实体经济有刺激作用。所以FileCoin成为了区块链行业里面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项目。

FileCoin上线目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日期。FileCoin虽然没有上线,但是我们从FileCoin的技术体系和经济体系中看到了它未来的巨大潜力和价值。当前区块链行业里面很少有落地的项目,FileCoin是目前少有的与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区块链落地项目之一,它很有可能将成为继比特币、以太坊、EOS之后的又一个区块链落地项目。

图片来源于IPFS后花园

互链脉搏:FileCoin项目目前进展到什么阶段?

董天一:FileCoin的第一版白皮书是在2014年7月发布的,到现在已经快4年了,这项技术非常难。举例来说:现在比特币可以把全部的账本到本地进行数据验证,而FileCoin矿工是无法也没有必要把全网其他矿工存储的文件,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上进行验证,那么如何验证其他矿工存储的文件就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防作弊是整个FileCoin技术体系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环。

目前FileCoin所有的技术障碍已经清除,现在剩下一些性能上需要优化的地方,例如提高检索市场的效率。但是已经不存在阻碍系统上线的问题了。目前很难预测上线时间,FileCoin是一个复杂的软件系统,需要遵守一般软件的开发原则和周期,我们都知道在软件开发中不预估的问题有很多,FileCoin也不例外。协议实验室并没有对外公开过上线时间,只有在FileCoin众筹的时候所签的saft协议里面保证了如果2022年7月不上线的话,就给退钱。现在不好预测什么时候,只能说期望今年能够上线吧。

互链脉搏:IPFS能否最终取代HTTP?如果是,那IPFS统治下的互联网世界是怎么样的?

董天一:我一向的观点是未来是不可预测的,IPFS是否最终能够取代http不得而知。从当前的技术条件下看IPFS是有潜力取代http的。IPFS目前已经成为http下的一个子网,并且这个子网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当FileCoin上线后补充了IPFS缺失的激励层,IPFS网络会变的更加完善,性能也会优秀。预计会有大量的应用迁往IPFS子网。

IPFS取代http的过程绝不会一下子完成,而是慢慢取代的。取代的概率取决于IPFS+FileCoin提供的价值。未来可能会有三种情况:

1. IPFS子网成长超过了现有互联网,取代现有的web;

2. IPFS子网和http网络共存,IPFS对现有互联网提供补充;

3. IPFS技术不适合互联网的发展或者有一项新的技术诞生,IPFS会慢慢被遗忘。

我们可以畅想一下IPFS取代http后的网络世界:

1 .首先人类存储数据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海量的数据基于IPFS/FileCoin存储与分发,知识的传播速度和密度进一步提升,加速人类的知识进步;

2 .人类使用数据的方式发生变化,大量的数据在网络里面流动起来,逐步消除数据孤岛,世界进一步被数字化;

3 .从存储和网络上大幅降低互联网的成本,而这将惠及世界上每一个人——你,我,她。

互链脉搏:在IPFS上搭载DAPP和EOS和以太坊会有怎样的不同?

董天一:一般认为运行在分布式系统上的应用称为Dapp,现在大多指运行在区块链项目上面。运行在以太坊,EOS等区块链项目上的Dapp可以使用区块链的特性,例如数据不可更改,智能合约等特性。

IPFS本身并不是一个区块链项目,但是IPFS仍然是一个分布式协议。基于IPFS的Dapp无法使用区块链的特性(不考虑未来的FileCoin)。但是可以使用IPFS提供的快速数据分发(CDN)和数据存储功能。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使用serverless特性。

互链脉搏:EOS为什么也会采用IPFS的储存系统?

董天一:EOS想解决的问题是大规模的分布式应用部署和运行问题,未来会对存储有更大需求。在目前看来,IPFS技术刚好拥有EOS所需要的数据存储与分发的解决方案,而其它类似FileCoin的项目仅仅解决的是数据存储问题,比如storj只解决了数据的存储,而没有解决数据的分发问题(其实它也可以接入IPFS网络提供存储)。

所以说当前不仅仅是EOS,其它区块链项目选择IPFS作为存储解决方案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互链脉搏:目前IPFS社群非常活跃,其社群成员构成是怎样的?

董天一:IPFS官方只有github开发者社群,没有其它的。到现在IPFS有一个官方论坛,FileCoin的官方论坛还没有启动(预计快启动了)。协议实验室没有任何微信群,没有任何电报群。在FileCoin上线前也不会有代币,官方当前比较反对炒币。协议实验室在社区建设上开发者社区走到了最前列,但是其他方面要落后很多,甚至几乎为零。

目前社区全是各地自发组织的,中国的全部都是自发组织。成员构成方面:

1 .github上的开发者社区,成员很活跃,参与代码贡献值已经多达1700多人。

2. 世界上其它国家目前我已知的大概有13个社区。

3. 中国的社区我一般分为四个部分:开发者社区,知识输出生态,矿机生态,一般社区。目前这几个方向都有人在做,而且也越来越多。

互链脉搏:很多人担心IPFS这种去中心化的文件系统会被各国政府封杀,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董天一:IPFS在设计之初是考虑了监管,单独对于IPFS节点来讲,每一个IPFS节点就相当于一个服务器,提供文件的存储和访问。节点的拥有者有完整的权限控制节点的内容,默认情况下,节点不会自动下载数据,节点的拥有者只存储自己感兴趣的那部分数据,并且可以随时删除数据。原则是:谁的节点,谁负责。

对于FileCoin来讲,情况不太一样,数据一般不会完整的存储到同一个节点,并且数据存储是有加密的。这种情况下矿工是无法查看到完整的数据内容。数据的归属是用户,矿工是存储提供者,并不拥有数据本身。原则是:谁存储,谁负责。

IPFS的p2p传输方式的确给监管带来了困难。技术都是一个双刃剑。这个问题不太好描述,如果IPFS技术提供的副作用大于的带来正向作用,这项技术会慢慢被弃用,遗忘。如果带来的正向作用很大,会慢慢的普及。互联网一定是朝着更加开放的趋势发展,而不是更加的封闭。所以从长期来看,技术会推动互联网更加的开放。IPFS是这个进程里面的一个技术而已,他提供的巨大价值空间,会促使尽可能的使用新技术带来的价值,抑制新技术带来的副作用。世界最终会适应新技术的存在的。

互链脉搏:IPFS储存的文件是否具有不可篡改性,如果储存虚假信息,并大规模传播怎么办?

董天一:首先说“不可篡改”,这是来自于区块链的概念。IPFS不是区块链,所以这个概念跟区块链的不可篡改并不是一回事。IPFS使用的是哈希寻址,存储的是不可变内容,不是“不可篡改”,实际上IPFS的节点内容是可以随意删除和修改的。

准确来讲是,IPFS的相对不可删除。如果一个内容传播到了很多节点,这些节点不删除这个内容,该内容就是一直存在于IPFS网络上面。这跟现在的BT网络和Web互联网是一样的。而真正的“不可篡改”是像以太坊那样,写到上面的靠算力保证的“不可篡改”,是很难删除的,这并不是IPFS的特性。

最后,对于虚假内容大大规模传播,现在的网络怎么解决,未来IPFS上就会怎么解决。只是现在的网络是中心化的更容易解决,而IPFS更加的分布式,难度会增加。

互链脉搏:IPFS会否也会慢慢中心化,包括矿场节点越来越集中?如果是这样,那其风险是什么?

董天一:对于IPFS来说,其核心采用的是BitTorrent架构。一般不会也没必要中心化。这跟现在BT是一样的,上面并没有经济体系。

对于FileCoin来讲,FileCoin协议并没有限制一个节点放多少硬盘,可以随便放任意数量的硬盘。但是我们知道FileCoin建立在IPFS网络上面,对于一个区域(或许是数学区域)来讲都是有需求上限的。也就是说,对于这个区域,你放的硬盘再多,也不会增加收益。矿工会按照经济规律做事情,所以FileCoin的协议虽然没有限制,但是集中和中心化不利于矿工的收益。所以FileCoin协议理论上来讲是一个更加分散的去中心化的协议。

互链脉搏:您是什么时候注意到IPFS这个技术的,并且为什么决定投入其中?

董天一:注意到这个技术应该是2016年,在github上发现的。最开始并没有跟进,后来工作上不忙的时候就在官方网站看了一下他们的论文。我觉得是一个很有意思技术,那个时候IPFS已经上线了,下载测试了。后来就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好的技术,于是联系协议实验室,帮他们做一些技术推广工作和翻译工作。投入其中没有特别的原因,最初纯粹是个人爱好。

互链脉搏:很多人都自称是IPFS的布道者,如何鉴别谁是真的,或者如何鉴别其水平?

董天一: IPFS+FileCoin系统比较复杂,目前能说明白的人不太多。大家要多看一些文章,多了解一下。首先要弄明白IPFS和FileCoin区别和联系。如果连他自己都没弄白IPFS和FileCoin是两套体系,那基本不用浪费时间了。

互链脉搏:您有没有参与IPFS的应用开发?方便介绍一下吗?

董天一:现在有2个项目在开发。不过精力有点跟不上,所以也没有,还是等以后做的差不多了再详细介绍!

原创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云+社区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区块链大本营

1分钟链圈 | 以太坊2.0 Casper 更新版发布,涉及解决跨分片通信低效问题

这里是 9 月 7 日的每日1句话新闻晚报,只需1分钟,看看全球最热、最新的区块链新闻。

71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共享交易平台: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大数据成为创新经济的引擎,基于大数据的产业异常活跃,各地政府都把大数据当做经济转型的重点,也把大数据作为“弯道取直”,实现后发赶超,获得跨越式发展的机会。于是,...

71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把旧数据“冷冻”起来,Facebook这是在干吗?

1442
来自专栏思考的代码世界

EOS技术及生态系统介绍

2470
来自专栏区块链入门

孟岩:参与设计20多个区块链经济系统后,我总结出4个原则和7个陷阱

日前,CSDN副总裁孟岩在为友商学院第一期公开课分享了他对区块链经济体系设计的最新思考,包括通证经济体系的四大原则和七大陷阱、通证的流动与增值间的矛盾、如何看待...

901
来自专栏数据猿

数据猿专访 | 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合伙人申翔宇:“规则+技术”才是打造大数据交易平台的正确姿势!

<数据猿导读> 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申翔宇接受数据猿专访时表示,中国的数据交易仍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在数据交易规则和创新应用还不够成熟时,我们需要对数据...

3491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当区块链遇上数据基础设施

19111
来自专栏MongoDB中文社区

MongoDB CEO做客CNBC : MongoBD之道

近日, MongoDB CEO Dev Ittycheria做客CNBC最当红的节目Mad Money,与主持人Jim Cramer(著名华尔街资金管理人)一起...

903
来自专栏飞总聊IT

一湖数据,几度春秋

2017年底的一场reorg,让微软的Azure Data Lake(数据湖)队伍拆的七零八落,Raghu Ramakrishnan也黯然神伤,被reorg成了...

964
来自专栏飞总聊IT

SAP HANA 神话(5):Oracle的大杀器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突然开始写公众号又在一个多月里写了那么多。简单回答一下是很早前就有这个想法,然而一直都懒,于是拖了又拖,及至今夏很严重的伤病一场,才倍感时间紧迫...

3183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