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换位思考?

道德这个事儿,真的是那么崇高而虚幻的吗?

遗忘

从小老师和家长就一直在我们耳边叨念一句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一种典型的换位思考

然而,今天很多人已经把这句话当成了耳旁风。在他们的眼里,现在的这个社会的座右铭早就变成了“关你P事,关我P事”。在面对利益的时候,竞争是必须的。我得到了是我的本事,你没得到是你笨。道德评价愚不可及,还用一句“英语”来描述这种看法——“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所以你经常会看到只要有排队的地方,就会有加塞。挤公交车、挤地铁……有一次在机场坐摆渡车到了登机口,一群老头老太太也起劲儿地往前挤。人很多,眼看要出危险。多亏一个老大爷急中生智,大吼了一句话。人们立刻不挤了,按顺序排队登机。

你猜他喊了句什么话?

“不用往前挤,每个人都有座儿!”

市场经济的社会与祖先生活的小农经济社会有很多不同。既然时移世易,我们是不是该忘了所有道德教训的条条框框,只盯着自己的利益行事呢?

让我们讲一个行为经济学的实验吧。

实验

假设有一天,你没事儿做,在大学校园里闲逛。突然有人过来招募你参加一个实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欣然参加了。

一共招募来2个人做实验,实验者跟你们俩介绍要求。

这真是个实验。首先非常简单,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其次你俩可能还有钱赚。

实验者拿出100元,让你们俩分。你俩猜拳,赢了的当甲,负责做分配方案。每个人分到的数额必须是10元的整数倍(包括0)。另一个是乙,负责审核方案。

如果乙同意甲的分配方案,100块钱归你们,俩人就这样分;如果乙说我不同意,那么你们俩人一分钱都拿不到,再见。

这实验足够简单明了吧?

理性

经济学入门课程总会讲一些假设。其中一条就是——人是理性的。

如果甲和乙都是理性的人,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甲是理性的,那么他首先希望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怎么分?当然是我自己留100块了!

且慢,他会考虑到,乙也是理性的。

站在乙的角度来看。如果否决分配方案,自己1分钱拿不到;如果同意,还是1分钱也拿不到。那他凭什么要同意甲的分配方案?

太不保险了!甲吓出一身冷汗。

好吧,因为划分数额必须是10元的整数倍。只好让给他10元了。

乙是理性的,对他来说同意就有10元钱,不同意没有钱。他应该同意。

甲于是很开心地宣布了这个“90:10”的分配方法。

你觉得会怎样?

不怎么样。因为行为经济学家做了许多轮实验,许多这样做的甲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

为什么?

因为许多人不理性

非理性

乙如果同意这个“90:10”的极端分配方案,自己可以拿到10块钱。

他会开心吗?

不会,因为他看到一起来参加实验的甲拿到了90,平白无故比自己了80元啊!

他的头脑中会蹦出来三个大字——不……公……平!

这几个字许多人经常挂在嘴边。其实人们真的追求公平吗?

呵呵。

如果每个月收入只有1000元,你的幸福感是哪里来的?来自你的邻居每个月收入只有950元。

如果你每个月收入10万元,你岂不是天天都应该幸福感爆棚吗?不,因为你的姐夫每个月收入10万5000元。

如果乙理性,那么他应该接受分配方案,毕竟拒绝的话自己损失10元。

然而他的不开心会让他选择不理性——拒绝。

这次轮到甲不开心了。乙呢?可能很开心。这是一种复仇的快感。

不信的话,你再读一遍《基督山伯爵》。

非理性与否决权相结合,就是一种权力。而这种权力,是可以换钱来花的。

如果你是甲,对乙早有耳闻。知道他一贯主张“公平”。你会做出“90:10”的分配方案吗?

请思考两分钟。

道德

刚才我们是以一个单轮博弈来介绍这个实验。日常生活中,我们遇到更多的经济活动实际上是多轮博弈的。什么叫多轮博弈?就是这个游戏你参加不止一回。你之前做了什么,不仅对方,而且旁观者都会看到。

甲如果会吸取教训的话,那么他就会获得一种智慧——不要总想着赢家通吃,当你吃肉的时候也得给别人留口汤喝。

乙如果会吸取教训的话,会积累自己的名声——我注重公平哦!我不理性哦!甚至为了造就这种名声,会不惜放弃许多唾手可得的利益。

甲如果是个政策制定者,他会主张给社会底层人士提供福利。为他们构造一个安全网,不要让他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他想的不一定是这样的善举可以让自己上天堂,更多的考虑可能是怕被掀翻了牌桌玩儿不成了。

乙如果是个企业家,会放弃某些赚钱机会。给自己打出一个“不作恶”的旗号。

其实他心里可能也在为没有赚到的钱而滴血,但是自己更注重名声在未来博弈中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显著降低自己的交易成本。毕竟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天天试探着玩儿。

行为经济学实际上在告诉我们:道德准则不是用来逗你玩儿的,它的背后往往是血淋淋的教训和精巧的利益算计。

遗产

甲和乙都会把自己箴言送给子孙。

子孙会不会把这些格言警句奉为珍宝呢?

他们更有可能嘲笑祖先的迂腐,把这些告诫扔到一边,自己再去碰个头破血流。

所以,有时候参加个实验比读书听讲更有收获。 :-P

讨论

你之前是否遇到过与这实验类似的场景?你是分配方案制定者还是审核者?你怎么制定的方案?你对别人制定的方案满意吗?如果你不满,你是怎么做的呢?

欢迎留言,咱们一起讨论。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玉树芝兰(nkwangshuyi)

原文发表时间:2016-12-1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你中了微信小游戏的毒了吗?

自从微信更新到6.6.1版本之后,页面下拉就会出现很多小程序 其中排在第一个的小程序就是微信团队推出的小游戏——跳一跳 ? 打开之后的画面是酱婶儿的,有一个萌萌...

2237
来自专栏程序员互动联盟

如今仍在工作的12名最“屌”的程序员

人们每天使用的App,以及玩儿的电子游戏不是凭空就有的,而是程序员笔耕不辍,靠着他们一行行的代码开发出来的。 当然,那些App应用、网页、甚至是整个互联网本身,...

2967
来自专栏程序人生

谈谈工作 - 神州数码篇

我的工作历程不算太长,但也不短,11年工龄,30岁出头,要写这么篇文章,其实很尴尬。刨去创业两年时光,我也就是9年在企业里工作的经验,更尴尬的是,这9年时间我就...

6865
来自专栏腾讯社交用户体验设计

茶·花·小黄脸——QQ新增表情

1302
来自专栏腾讯社交用户体验设计

Tencent 20th X ISUX

1855
来自专栏镁客网

新型玻璃问世,未来手机除了不怕碎屏还不用贴膜了!

1214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当年戴VR开真车的那群人...最近他们玩出了更牛掰的克隆对决...

话说,去年的时候,有过这么一个事儿。 当时嘉实多极护找来了英国Top Gear的Stig兄——Ben Collins,和美国极限运动的高手——漂移车手Matt ...

3559
来自专栏服务端技术杂谈

罗浩:创业降级论

几乎一年没有写博客了,说没时间那是借口,唯一的原因是,年纪越大越发觉自己肤浅。有些想法还没提笔,就发现很幼稚,就不敢发出来贻笑大方了。这次先给大家说个小故事: ...

3057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大数据遇上AR,会碰撞怎样的火花?

导读:二十世纪,我们花了100年进入PC互联网时代;二十一世纪初,我们花了10年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2016年,我们也许只需要3年,就将全面进入虚拟现实时代。大...

3437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聚焦】Uber动态定价中蕴含的算法

在中国的打车市场混战中,Uber也加入了战局。与国内打车公司策略不同,动态定价策略是其核心之一,不论是受到赞扬还是诟病,这个符合经济供求的溢价算法在中国已经启动...

4957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