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怎么教?

创新能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你本来就有,却被你忽略或者压抑的。因此它才可以通过有效的方式挖掘出来。

创新工作坊我已经完整体验了5次。从一开始的质疑,后来的好玩儿,再后来的有用,一直到现在的上瘾。我很好奇,这种奇特的体验是怎么来的。

经过一番观察、体验与思考,我从一个高校教师和创新工作坊的参与者的角度,获得了一些浅见。本文中我把这些体悟分享给你。我不是教育专家,也还没来得及接触创新教练方法论,所以本文不保证任何正确性与权威性。如有只言片语对你有任何的帮助,我会觉得更快乐一些。

错误

每次创新工作坊开场,都要做游戏。游戏五花八门,似乎没啥规律,什么好玩儿或者适合许多人玩儿,就玩儿什么。但是游戏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让你容易犯错

注意力不集中,你被淘汰了;反应不够迅速,你被淘汰了;动作不够协调,你被淘汰了……在一群陌生人面前,一开始你可能还打算“端着”。可是错犯多了,你也就放开了。后面的环节,你就不会那么怕犯错了。

为什么在我们心里,犯错误这个事儿如此可怕?因为多年的学校教育就是通过练习与考试训练如何少犯错。错多了意味着成绩低,意味着大排名靠后,意味着老师不爱搭理你,意味着同学看不起你,甚至意味着家长要揍你。多恐怖。

我们似乎忘记了一点——错误不仅很难避免,而且有的错误甚至会带来伟大的功业。

今天的历史教科书,总喜欢把哥伦布赞颂为神一样的英雄。似乎当时的世界上只有他知道地球是圆的,只有他了解如何在海洋里航行,也只有他有超人的勇气向未知的远方发起挑战。

哪儿有的事儿?哥伦布不仅没有那么伟大,甚至还是个标准的差生。如果当时他请个地理老师或者数学老师,真的能咆哮着给他不及格。

哥伦布在计算地球周长的时候,犯了大错误。根据他的计算结果,从欧洲西海岸航行到中国,只需要4000公里。真实情况是4000公里开过去,还没到美洲大陆呢。

他的第一个错误,实际上被第二个错误挽救了——他根本不知道美洲大陆的存在。看看他给美洲原住民起的名字——印度人(Indians)就知道了。

我不止一次询问自己这个问题:假如哥伦布当初没算错,他还会去做这次伟大的航海吗?我的答案是不会。发现美洲之前,他航海日记中那种焦虑和绝望已经可以告诉我们了。

好了,现在我们也在游戏中犯了错,是不是立刻可以取得哥伦布那么大的成就了?

当然不会。

但只有习惯于尝试和犯错,你才能真正行动起来。

行动

工作坊里面的每一项安排,都有严格的时间限制。不管是教练讲话,还是做游戏,或者头脑风暴,总会有个志愿者举着“还剩X分钟”的牌子围场快跑,提示大家时间。

为什么要严格限定时间?开始我以为是场地限制——到点人家关灯拉闸锁门。后来发现这虽然也是原因(不过有一次快11点才走也没见有人拉闸),但更重要的是有限的时间会逼你不得不做出“不完美”的作品。

我教信息系统开发课程,立即体味到这要求背后的“迭代”二字。不完美的原型作品拿出来,你才可以跟用户有效沟通。因为用户只有见到这种原型后,才可能发现他想的东西跟你想的东西是不是一回事儿。用户根据原型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你赶紧拿去改,再拿来找用户提意见……循环往复,才能获得更精准的用户需求,甚至是用户自己当初都没有想到过的需求。

迭代就迭代呗。为什么非得强调“不完美”呢?完美一些不好吗?现在不是提倡“工匠精神”吗?

完美当然好,但是追求一出手就完美很不好。

我们的教育要求学生少犯错,即便把思考的步骤涂个大花脸落在答题纸上,都会被评阅老师认为是一种冒犯。数学老师可能不止一次传授给你心法,一定要“分析法思考+综合法证明”。这样你落在答题纸上漂亮、整齐的字迹不仅可以博取高分,也会赢得他人的赞叹。

看人家,一下子就做对了!

那些真正饱含你思考与尝试过程的算草纸呢?早扔了啊!

后果是严重的。每个人心里总期望着“行家一出手,就一定得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发现自己做不到“一鸣惊人”的时候,怎么办?随便叫一声?才不会,他就变得根本“不会叫”了。

无数的创意,就是这样在你的思考中产生,又在思考中被你自己丢弃掉了。

用非常紧迫的截止时间,让学员把自己不完美的作品做出来;不仅要做,还必须在人前展示出来。这就叫献丑,真正的献丑。但这种逼迫的结果是,人们逐渐对于拿出不完美作品这个事儿“脱敏”了。

不要小看这一步,它能帮你治好“拖延症”。

老师们时常发现“截止日期(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这个铁律。不管给学生完成任务的时间多么宽裕,他们总会对任务不理不睬,在最后不得不动手的时间才开始动手。而且结果可想而知。

认知科学家发现,拖延症的真正原因,不是人性中的懒惰,而是对完美的执念导致无法行动。我们中国人对此的形容更为通俗易懂,“眼高手低”。

一旦学生发现,“早行动,早出错,快修改”这种迭代策略切实可行,拖延行为发生率将大大降低。

协作

每次工作坊活动都要分组。许多任务都是小组合作完成的。小组一起用头脑风暴扩展思路;小组共同用有限的材料做出设计产品;小组群策群力,一起排演小话剧……

以静默式头脑风暴为例。我原先特别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强调不能对他人提出的观点说”No”。不好就是不好,不对就是不对。我作为老师是很耿直的。学生眼看要往坑里面跳,我能不提醒一声,不拉一把?

后来我才发现其中的奥秘。

首先,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坑?例如老师买了股票,赔个一塌糊涂,就禁止学生去买股票。你可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可你的做法对不对?天知道人家有没有股神的天赋?

其次,不让同伴把话说完,你怎么能知道他究竟是通过怎样的观察得来一个错误的观点?你怎么能够获得同理心(empathy),站在他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真正理解他的思考过程与决策方式?

另外,不否定的气氛有助于合作。罗永浩在《长谈》中提过,他打算创业做手机时,几乎所有朋友都反对,只有一个朋友支持了他。他一直很感念人家。有的时候,对方真的不是在征询你的专家级意见,只是在寻找一种非常简单的肯定和支持态度。这将在困境中给他难以想象的力量。

为什么一定要用分组的方式来做东西?从前我觉得只有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达到的时候,才需要一个组的人去做。从道理上说这没错。但是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分组协作有利于改变学生做事儿的习惯。从小学到大学,所有考试几乎都是需要独立完成的。你不能借助任何外界资源,否则就是作弊。这样的结果是,即便给了你资源,你都不知道如何与别人协作完成任务。

大学课堂里面的分组,常见的结果是一个人实际做事儿,一堆人挂名儿搭便车。双方可能都很愉快,做事儿的人有成就感,搭车的人更觉得自己无本万利赚翻了。可就是没有人真正从中学会如何与他人合作。毕业后,一群搭便车的和坚持自己一个人搞定的家伙们被推向职场。这不叫灾难,什么叫灾难?

工作坊里面因为严格的时间限制,基本上杜绝了一个人包办的可能性。任务要想出色完成,缺了谁都不行。小组的领导必须学会在压力下分配任务,和解决各种突发事件。每个人都需要积极贡献自己的价值,才能在小组里刷出存在感。

这种训练,使你将来处理真实世界的任务时,学会利用各种资源,尤其是与他人协作。改变了这一种思考与行为习惯,你就没白参与。

秘密

有人认为,创新是一种天赋,在幼年时可能开发。但那是中小学甚至幼儿园该做的事情。到了大学阶段,想补救已经“晚了”。

可是我觉得,恰恰是小孩子不用培训创新能力,只要不去违拗他们的天性就好。成年人,尤其是被应试教育折磨了多年的成年人,却真正需要这种培训。

许多人眼里,创新就如同在走迷宫的时候知道最优路径在哪里,于是以最省力的方式,最快走了出去。

那叫创新吗?你把地图已经搞得一清二楚,所有信息都已完备。那你走出去的动作只能叫遛弯儿。正因为有这种期许,许多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根本不肯思考,遑论行动。他们恨不得坐在那里,等老师或者领导把答案喂给自己。

创新是什么?创新是你要走出迷宫,可惜你没有地图。你根本不知道往哪边走会离出口更近。所以你怎么办?你就不得不去尝试,虽然你知道很多尝试注定以错误的结果告终。但是创新依然看中方法。例如你可以学学忒修斯,在尝试的时候用线团做记号。

创新能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你本来就有,却被你忽略或者压抑的。因此它才可以通过有效的方式挖掘出来。

创新训练是帮助一群在沙漠里天天挥舞着马刀互砍的人,发现他们寸草不生的土地之下就是石油;创新训练是让破瓦寒窑中的人认识到,自家的米缸是商代青铜器;创新训练是让学生明白跟他人合作不是作弊,而是现代社会中必须的品质;创新训练是让每一个人知道,你丢弃在回收站里面的那些白日梦和胡思乱想不是垃圾,是一种稀缺的能力。

教练会讲解规则,让你动手,逼你展示,却不会给介绍枯燥的理论和规律。创新训练的第一步不是给你的认知添加结构,而是帮你从回收站里捞东西,能抢救多少就抢救多少。

创新自然有一套方法论。但教授的前提是学员已经找回了基础创新能力。一旦走上正确的求知与实践路径,你就会进入一种正反馈循环。各种意想不到的好事儿(李笑来常说的serendipity)就会纷纷向你砸过来。

不信?试试呗。

讨论

你参加过创新工作坊吗?你觉得哪些方法论是必须教给学员的?在你看来,创新该怎么教?欢迎留言,我们一起交流讨论。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玉树芝兰(nkwangshuyi)

原文发表时间:2017-04-2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大数据与私生活

  电影Ex Machina中基于搜索引擎提供数据的仿生脑   我的智能手环用了将近一年,今天它上面唯一的一颗小按钮突然脱落,掉进地毯缝里再也找不到了。一年以前...

3315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从出生到退休,9本书承包程序员的一生

导读:1024程序员节要到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想过:这种不放假的节日除了仪式感之外,还能不能有点“管用”的东西?

1503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清华才女飙泪谈人工智能:这才是我最大的担心!

随着AI时代的到来,“人工智能” “物联网”“云计算”这些看起来高度技术化的名词,正在走入“平常百姓家”。科技驱动未来,也许有不少人的想法,正如《南风窗》写的那...

35460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获得一种与岁月对抗的力量

在岁月面前,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吗?将一个人的心理时钟倒拨20年,有可能吗?在这里,心理学将为我们发现这种“可能”。

13930
来自专栏小樱的经验随笔

给信息安全爱好者的一封信

我从华为回来以后,陆续收到了很多封来信,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该如何学习信息安全这一领域的东西。我相信很多朋友无非就是对电影里面的黑客几行代码入侵政府网站的场景十分...

18120
来自专栏新智元

田渊栋:博士五年之后五年的总结(续)

从小到大,常听长辈们说:“好好读书,好好学习,长大了才有好工作。”,似乎只要努力十几年,接下来就如童话般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但等我们真的到了而立之年,真的去找了一...

1475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Super快报第20期:搞个锤子的周六

一、老罗罗永浩的手机“操作系统”:搞个锤子 罗永浩要做的“罗氏”手机终于有点进展了。3月27日将发布手机“操作系统”,准备的说是基于安卓的一套主题。我一...

32760
来自专栏编程坑太多

正在工作的程序员,生活状态什么样?

1275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人类首次把跑车送上太空, 9本好书让你Don’t Panic!

2月7号凌晨,在全球逾十万现场观众瞩目下,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 LC-39A 发射工位,SpaceX的“重型猎鹰”(Falcon Heavy)首飞成功并完成了...

30540
来自专栏量子位

机器爱人即将一统江湖,谁还稀罕过什么情人节

量子位 | 李林 舒石 发自 凹非寺 ? “人类有两大驱动力:对伟大的渴望和对性的渴望” —— 弗洛伊德 Valentine’s Day,原本只是西方基督教搞的...

373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