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一步步加入程序员大军

俗话说得好,"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关于程序员的生活,网上有很多的文章进行描写,大家一般对于程序员是这样的认识。

0ECB650A-E14B-4078-A10A-A525C9223176

对于文章所描写的那样,程序员是一群一年四季只有衬衫,短裤,拖鞋,电脑包,黑色眼睛的一群高薪繁忙的单身狗。

正如上面描写的一般,程序员的世界里面确实存在这样的人。但是那些尚存留着梦想,依稀为梦想奋斗的人是怎样的体验呢?

这一篇文章就从我开始说起吧!

我到现在上了17年的学,小学6年,初中4年,高中4年,大学3年。我妈当时笑话我说,如果我能和其他人正常上学的话。和你一个年龄的人,他们刚上大学,你就毕业了。

正因为上了这么多年的学,高中的时候就有了不想读下去的欲望了。当时起点网文和读者小说刚刚兴起,虽然我没有成为我同桌一样爱上看小说的书虫。但是我从那个时候,经过同桌鼓励,开始了写文章道路。

当时是高三,是处于考大学重要的阶段。对于我来说,上大学不是意味着可以高薪就业。不但又浪费了三四年的青春,甚至又浪费了三四年的学费。

所以,当时的高三就特别的不爱学习了。加上当时问我妈要了300块钱买了一个二手的摩托罗拉 V3手机,那是2009年,我第一次接触手机。

上课不是在本子上面写文章,就是玩手机上面的 Java小游戏,成绩一点一点的下滑。当时升入高中属于班级前一百多名,对于学校来说。每年2000名学生里面,大概八百多人里面可以考上一本,其中前三百人可以上好的大学。八百到一千二左右可以考上二本。

加上学校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经讲完了高中三年全部的课程,自己英语不是太好,自己报的理科。每次都凭借着数学,物理,化学等考的分多占据着前三百名以内。

班级一周大概要大模拟两次,每个学科甚至相隔两节课就模拟一次。自己每次模拟就把简单的做完,需要思考的题目就不想做了。

成绩一点一点的下滑,被班主任训了多少次,请了家长多少次。但是当时自己骨子里面就是不想学习,自己的脑海里面只有游戏和小说。

那一年高考只考了四百多分,当时考完就去了深圳,到了我妈所在工厂的附近找了一份暑假工。当时每天晚上做梦就梦到自己再次的回到当时班主任的身旁,自己同桌就坐在自己身边对着我笑。

我讨厌再次回到那个高中,讨厌再每天拿着书本背着无聊知识点,讨厌那饭堂令人作呕的味道。讨厌每天听着冲锋号起来,讨厌每天迎着雾水跑早操。

这种日子在我的人生中,感觉反反复复经历过很多次一般。当时每天下班都会做这样的噩梦,自己依然循环着上面校园生活。

自己每天都会被这样的梦境吓醒,当我醒来意识着这是深圳,我还要去工程流水线上班的时候,我才清醒这是梦,我不必害怕。

当时来深圳一个多月时候,从老家来了同桌的电话。他说他比我考的差,是的,做同桌之前,我和他考试可以相差一百五十分,到最后我们只差距几十分。他去了当时的县二高去复习,当时我们所在的学校可是县一高。

同桌劝我回去复习,当时我义正言辞的回绝了他,我说我不复习,打死也不想回去学习了。同桌只给我说了这样几句话。

你真的喜欢你现在流水线的日子?你真的喜欢每天早上七点半上班,晚上七点半下班?你真的就这样生活一辈子。现在学校复习班已经开始招人了,如果你晚点回来,估计想复习都没机会了。

同桌挂完了电话,我当时每天上班和下班都在想这个事情。我妈妈也在劝我让我回去复习,说我之前初中复习就考上当时县非常难上的一高,现在高中回去复习一下估计也可以。

是的,我当时考完放假,是因为我觉得我脱离了学校,才来到了深圳。当时为了生活才来到这个流水线的工厂,我不想一辈子每天干着同一件事情。

最后噩梦还是发生了,我提前的回家了。搬出了当时放在老家高三全部的书本,放在一个蛇皮袋子里面拖着去了学校。

因为复习之前给我之前的班主任打过招呼的,就直接的回到了他的班级。班主任见我非常的高兴,说我底子好,一定可以考一个好的大学的。

那个让我作呕的日子再次的出现了,又是那样循环的日子。不过还不错,自己每天还是按点学习,当时自己已经被遗忘的知识慢慢的找回来。

事情总会发生一些转变,学校为了给高二升入高三的学生腾地方,我们搬到了我们学校旧学校。破旧的教学楼,生锈的大门,院子里面还是砖块切的地面,又臭又脏的厕所。

当时因为打工赚了一些钱,也没给我妈,我自己拿着。我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因为是小县城,租金是一个月一百块钱。

从那个开始,我正式开始了写小说的路途,也开始了转变现在程序员的道路。

当时觉得自己手写比较慢,当时的网文都是更新很快,自己还没有电脑,自己就拿着自己赚的钱花了七百块钱买了一个二手的笔记本电脑,虽然玩不了游戏,但是打字还是可以满足的。

当时自己没钱联网,当时就晚上回去用电脑写小说写到凌晨零点,早上五点多就开始起床去学校晨读。因为每天晚上睡得很晚,每次趁着考试的时候就趴在那里睡觉。

趁着星期天只有下午休息的时候去网吧,把我这个星期存的稿子全部的上传到网站上去。

就这样的重复这样的日子,结果学习再也没有上去。班主任对我也失望了,从每次看我睡觉叫我起来,写检讨。到最后只是叫醒我,最后也不管我的态度了。

这个复习的高三没什么收获,所喜欢的人还是没有追到,只能次而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所喜欢的人还是没有追到,还是次而当了自己的姐姐。

那一年我爱上了欢子的歌,那一年我爱上了蒙面哥的歌,那一年我爱上了郑源的歌。

那一年收获最大的,就是断断续续的写了小说六十多万。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当时网文应该怎么写才可以被读者认可。

自己当时对于写小说收获了很多,但是丢掉了很多。

丢掉了自己复读上好学校的机会,丢掉了那一年的青春,丢掉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爱情。

那一年是2010年,考完再次来到了深圳。我妈妈已经换了地方在石岩,我也跟着到了石岩。我还是进了附近的工程,我爸爸当时和我妈妈在一个工厂上面。

当时也算是幸福的,自从我上初中之后。我妈就来深圳打工了,基本上只有过完我们一家三口才能团聚。那个时候,虽然白天我们分别上着各自的班,但是晚上能在一起吃饭,看电视,我觉得没有任何比这个更让我开心了。

当时的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刚高考,甚至忘记了查询自己的分数。要不是我妈提醒我,我估计会忘记了。

查询完毕,我傻眼了,我开始还以为成绩还没有出来。最后当我确认是今年分数的时候,我才清醒,今年的分数和去年的一样,一模一样,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我妈当时让我不要上学了,说我们一家三口在这里打工。不到三年,可以把家里面的平房翻新成楼房,甚至存的钱结婚还绰绰有余。

因为加上这一年,我已经是第二次在流水线工作了。我讨厌流水线,当时就想去上大学。我爸爸因为自己特别耿直的性格和一起吃饭一起上班的姨夫吵了一家,就和我一起回家了。

回家之后,我爷爷的老连长的女儿还特地的去我家给我说亲,要我和她女儿定亲。我爸爸说我还要去上大学,她听我爸说需要三年,就回去了。

当时自己不知道选什么专业就选了计算机专业,因为只有这个专业才能让我有可能天天接触电脑打字。

当时报的那个学校软件专业是新出的,就选了软件专业。

当时大一上一期结束,我去了上海打暑假工赚买新电脑的钱。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去,给我钱让我买。我性子十分的硬,认定的东西我就做到。我要自己挣钱买就自己挣钱买。

当时在上海过年,大年三十工厂多吃了一个鸡腿。之后在被窝里面吃着火腿肠看小说。我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那一年过年我过的很心酸。

因为我当时选的软件专业就是当时写小说的,索引专业课就不爱上。但是经过天天去上课,自己的专业只是还是在班级里面比较好的。

这就打下了后来当上程序员的基础。虽然说我报这个专业是为了写小说的,但是加上全寝室玩游戏,自己也是爱玩游戏的男生,写小说也只是一天留一点完成任务的工作了。

大家都说大学不谈恋爱就没上过大学,班级的女生甚至在我过完生日扶着喝醉的我,拉着我的手对着我室友说我是他男朋友。

当时我特别身正说我不是,后来的后来,自己后悔了,觉得这个女生也不错,人很好,很会关心人,也很懂我,但是自己再也没有脸面去给她说了。

大一下半期,我认识我这辈子第一个女朋友,再也不是之前高中我自己心甘情愿,一厢情愿,单相思。我们通过写小说认识的,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

我们每天都要视频,生怕看不到对方而担心。

我们每天都会写一会小说,我审核她写的,她审核我写的。她每次都觉得我写的好,我每次都觉得她没写小说的天赋。

那一年,我两眼黑乌乌的熊猫眼,她也是每天晚上熬夜,黑乎乎的熊猫眼。

那一年,我在郑州上学,她在无锡老家做美甲。

她喜爱上我们老家的河流,喜爱我们老家绿油油麦草地。喜欢上北风捶打的芦苇荡,喜欢我老家炎炎夏日的掺叫。

那一年,我们每天晚上都舍不得最先的挂断电话,每次都不知不觉的说到了天亮。

那一年,她给我咱们写信吧,我说好。

我写完信寄出去第二周,收到了她的来信。她说她很不到马上到我身边,只可惜我上学,我们相隔千里。信里面带着她精美制作叶子便签,还有几张崭新的纸币。

她说我的信她没有收到,但是我真的寄出去了。

这一年,思念就像我老家的河流。源源不断的流淌着,滋润着岸边的青草和花朵。

她对我说,十一放假要去我学校找我。我兴奋的提前几周都没睡着,甚至我妈从深圳回家让我回去,我都没有。

当时学校放了十天假,我就在学校等着她来郑州。

我甚至在想,我会什么样的心情去见到她呢?她是不是穿着她最爱的碎花裙子站在郑州火车站,笑眯眯等着我走过去呢。

十一十天,我等了十天她没有来。我生气,我因为她都没回去和我妈妈见面,我自己一个人在学校吃泡面待了十天。

我登录她的 QQ 号说了她几句之后,她就像泡沫一样,瞬间破碎消失了。

QQ 再也没见过她登录,手机号也是打不通了。我唯一可以想到联系她的都断了,我顿时慌了神。

整整半年,我每天每夜思念她。每天登着 QQ 号等她,每天打电话看能不能打通。

我记得十分的清楚,那是4月1号,愚人节的那一天。

有个人加我 QQ 号码,一次性就加成功了。我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知道我老家名字张航和知道我上学买的手机号的的就我爸爸妈妈和我高中同学。

我爸爸妈妈不会玩 QQ,我同学早就加我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她了。

我甚至现在都无法描述我当时心情冲动,我查看她的资料。在相册里面看到几张图片,隐隐约约的觉得那几张照片在哪里见过。最后我登录她之前再也没有登录的 QQ,发现照片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我再次的确认是她,没错,就是她。

我质问 加我 QQ 人,相册那个人是谁,她说是她闺密。我最后问出来她离开了我半年,回老家一趟,为了我减肥去了。

我当时跑到我们班级男生寝室里面,大声的对着他们兴奋的喊,我找到我女朋友了,他们觉得我是傻子一般。

我找到了她现在的手机号,我颤颤巍巍的打通。打通之后谁也没有说话,最后我问了一句你还是我女朋友吗?她过了很久才说你觉得是就是吧。

从哪天开始我们再次回到了之前的热度,并且更加想见对方一面了。

大二结束之后,趁着暑假,我准备买火车票前往无锡。当时我弟弟劝我不要去,万一是传销组织怎么办?我觉得不可能,那个愿意每天陪你说话那么晚的传销组织。

我问了我妈要了400买了一张站票去无锡,我妈说到无锡就回电话。

从郑州凌晨2点火车到无锡十点。站了一路,但是我一点都不困,一点都不累。

到了无锡,本来她要来火车站接我。后来又客人过来美甲,就让我打车过去。大概半小时,我到了她工作地方。

她果然穿着碎花裙子,穿着一双很高的高跟鞋。看到我,跑过来,紧紧抱着我。

我觉得这一切不真实,真实的太不自然,但又是真实发生的。

晚上我们到了最近的公园,相互的抱着,看着头顶明亮的月亮。我和他都说,这仿佛就是梦境,仿佛天亮梦就会醒一样。

这果然是梦,做了四天的梦。

她妈妈不喜欢我,还希望我在无锡买房。我还在上学,没有收入,她女儿还没有成年原因。最后我四天之后伤心哭着回去了。

我们走之前说好谁也不更换手机,这样都能找到对方。

回去之后,她妈妈单独给我打电话,说不让我再去找她,我当时火了对着她妈妈发了一顿火。她是单亲,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分开了。

她后来让我还我去无锡她给我租房子钱,租了三个月大概一千八左右。我知道那是她两个月钱,她一个月900,除了给她妈钱,还要给她弟弟妹妹买东西,还要存钱准备上大学。

这个钱我必须给,可是我还没毕业,真的没钱给她。

她不依不饶,说我就是不愿意给她钱,甚至说我是骗子。我说我工作了第一时间会给她钱的。

大三上半年也就是2012年十月份,当时我们计算机老师说他的同学现在开了 iOS 培训,出来可以高新就业。已经培训出去工作一个月的同学说拿到了六千的工资。

当时我惊呆了,我当时还觉得自己只要毕业找到一千块钱一个月 SEO 优化就可以了,现在竟然出来可以找到六千。

我给我妈说了,我妈说不管我做什么都支持我。

我妈当时给我凑钱借钱凑了7800让我去培训,封闭三个月的培训。

记得有一天,我想她就打了一个电话。她问我什么时候还钱,别的什么都不说。我说我工作还,她之后挂断了。

当时下雪了,感觉心比外面天都凉。

都在传说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那一天我觉得世界末日也没关系,我甚至感觉对于人生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培训完找了一份工作,找了六千块钱的,扣完税4800。工资第三个月才发,一共发了两个月。

我给她打了电话,还了她两次,一次分别是1800,最后一次她说够了不要,我还是给了。

2013年联系她最后一次,她打扮的花枝招掌去视频秀之外,再也没和她半点联系。

到现在为止,搞 iOS 已经四年多了。

也算是一个比较老程序员了,从当时为了写小说报的软件专业,为了还钱参加培训。到现在为了还贷款和养现在老婆孩子还在继续编程。

对于我来说,我不爱编程,我的骨髓里面依然挨着文学,爱着我的理想。

很多人都说我适合往技术深层搞,对于我来说,我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温饱,我所学的知识也是迫不得已的才去学的。

总会有一天,我会离开深圳这个地方,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离开曾经养活我的编程。

那时候我会坐在老家院子里面,喝着小茶,悠闲看着书,写着自己曾经的故事。

偶尔还会带上老婆孩子前往我曾经高中,高中几年同桌家里面。带我去我经常去钓鱼的小河旁边,带着女儿去我春天放风筝的地方。

程序员里面有我类似很多人,他们并不爱编程,他们更爱生活。他们现在只是为生活而编程,他们心中还有坚持的信仰。

明年的今天我希望我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去一下稻城,带最爱的人去看最美的地方。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养码场

一周播报| 阿里、区块链及韭菜的信仰

2月28日,俗称360公司的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上交所举行上市仪式。三六零公司董事长周鸿祎身穿红衣、红围巾出席了敲钟仪式。与这幅喜庆画风不搭的是,三...

721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曾国藩:每天做好三件事 十年就能成专家

清代著名理学家、文学家曾国藩在给弟弟的家书中这样写道:“每日楷书写日记,每日读史十页,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此三事未尝一日间断。”如果以十年为期,三千六百多天...

80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阿里参谋长曾鸣:那天,我泪流满面(作者授权转载)

3275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精准医疗成功案例分享

1972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刘邦何以取天下?论“汉初三杰”的大数据与企业家才能

汉朝三位”开国军师“的兵法,最像大数据的运用——样本趋近总体、精确让位模糊、相关性终于因果。然而军事天才依靠的往往不是深思熟虑,而是智勇双全。以史为鉴,相比大数...

1949
来自专栏信息传播

过于真实!《互联网公司迷信大全》

虽然在大家眼中,今天的互联网公司普遍以高科技和现代化著称,但实际上,在这些光荣与辉煌的背后,仍然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迷信现象。

1525
来自专栏IT派

上了名校才知道,我们到底输在哪里

你看那北大毕业的还有卖猪肉的,清华毕业的还当保安,我手下刚招来的985大学的高材生,来了还不是要从打杂开始干?

113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他是码农鼻祖:颜值碾压吴彦祖,智商完爆爱因斯坦,爱好却叫人吐血...

这位犀牛兄,哦不,这位超级大神,完美的贴合了俺所有的择偶标准,不过只能叹一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可尽管如此,也不能磨灭俺对于他的仰慕之情。

1403
来自专栏用户3254834的专栏

一颗“擦边球”,还要滚多远?

有人天生喜欢荤段子,便迷之养活了一批以“讲笑话”谋生的媒体;有人天生爱看激情,便助长了“某类片段”作品的邪气;有人爱寻求刺激,便衍生出一堆低俗标题党,为午夜寂寥...

100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学怪才埃尔德什

2313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