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海归”回美任教,临别赠言值千金:中国科技有三害

“80后”数学家、2017“未来科学大奖”得主许晨阳26日离开北京,目的地是美国,他将在麻省理工学院(MIT)执教。临行前,他谈了他这几年的一些观察与思考。在许晨阳看来,中国科技界有3个问题值得关注。

物质条件已经不错,软环境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新媒体平台“知识分子”报道,2012年,在麻省理工做完博士后研究的许晨阳入选首批“青年千人计划”,回到中国加盟北大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凭借在高维代数几何领域的系列突破性工作,他先后荣获求是基金会杰出青年科学家奖、第十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2016年度拉马努金奖、2017未来科学大奖“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奖”等奖项,并获聘长江特聘教授、庞加莱讲座教席。去年9月,他接受麻省理工的聘请,自今年秋季起到该校数学系担任教授。

▲许晨阳将以正教授身份加入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加入麻省理工并不是因为我在北大过得不好。”许晨阳表示,回国这几年,他在北大发展得很好,“一方面自己的研究做得不错,同时这几年回国的年轻人越来多越多,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做代数几何的学生是以前的好多倍。”

“中国的代数几何要发展,也需要参与国际合作,取得一定的话语权。”许晨阳认为,麻省理工数学系有很国际的一面,所以去那儿一方面出于自己发展的考虑,同时也会帮助中国代数几何的发展。

说到中国科学界的情况,他说:“根据回国这几年的观察,我觉得物质方面条件已经不错了,但是在软环境上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能得到很好的纠正,相信中国的科学会发展得更好。”

问题之一:学风比较浮躁

“一个问题是,我感觉中国的学术界有些地方比较浮躁。”许晨阳举了个例子:跟自己在海外的时候那些博士同学相比较,感觉中国的博士想得比较多。“我当时在海外的时候,对学术之外的事情,比如说毕业后怎么发文章、几年以后怎么职称晋升、竞争什么人才计划等,都考虑得比较少——大家要更单纯一些,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把学术做好。”

此外,许晨阳认为,中国好像有这种现象:出个结果一定要发个新闻。“这个事我觉得不是很合理,在一定程度上有点新闻导向研究。学术成果应该让内行来评价,但新闻主要不是给内行人看的,所以有点外行引导内行的价值取向。”

他进一步说:基础领域的学术成果比较专业,不见得一做出来马上就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也不见得发很好的杂志——即使发很好的杂志,也不见得公众就能理解。“我觉得现在中国做研究有一点‘等不及’、急于求成的意思。当然,可能在一个社会在发展很快的时候,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我觉得也不光是学术界,可能各行各业都有。”

问题之二:学术造假得不到惩处

“从新闻报道上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学术不端不被惩罚。”许晨阳说,“据我所知,数学领域的造假事件很少。但从新闻报道来看,别的领域涉嫌学术造假的事情时有曝光,其中有刚起步的学术新秀,也有如日中天的大牛。

他坦陈:对于数学以外的学术问题自己是外行,但从该领域的学术同行的讨论、留言看,感觉学术共同体中的大多数人认为是学术造假。“让人吃惊的是,涉嫌造假的事情被曝光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处理的消息,更谈不上具体的惩罚措施。”

问题之三:对年轻人支持不够

“我觉得更严重的问题,是对年轻人支持不够。”许晨阳认为,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年轻人为申请各种项目耽误太多时间,在学术管理层面机会太少。

说到年轻人的水平,许晨阳说:“我觉得数学圈里面自己认识的年轻人,大部分学术能力还是挺好的,还都是挺纯粹的,值得大力支持。我自己感觉,数学领域近几年从国外回来的这些年轻人,普遍水平要比以前高很多。应该给他们一个好的环境,让他们衣食无忧、更多地专注于学术。他们其实也不要求太多东西——起码数学圈的人我觉得不会太纠缠这个东西,只要让他们不用愁经费就行了。”

许晨阳认为,现在的问题是:一边是有能力的年轻人为申请各种项目耽误太多时间,一边是功成名就的大牛在怎么使用经费上花太多时间。“我就觉得现在锦上添花太多、雪中送炭太少,应该对年轻人支持更多一些。”

在学术管理层面,他认为,让年轻人参与学科规划和项目、人才、奖项评审等学术管理活动,不仅充分会发挥年轻人的长处,而且也能提高规划、评审质量,对整个学界都好。

回想自己在美国读博士、做博士后的经历,他说:“许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大家很早就进入学术委员会、评审基金等,那边的年轻人跟那些更资深、更有名望的地位相对比较平等。

赴美之前,许晨阳在北大的办公室前留影。(图片来源:知识分子)

许晨阳说:“现在国家做科学的人越来越多、体量越来越大,而且现在投这么多钱,当然希望投入跟产出比越高越好。其实对于国家来说,科研经费也是一种投资,投资就希望更有效率、产生更好的回报。我们国家现在硬条件方面投资很大,如果能在软环境方面做得更好,这些硬投资会更有效,那我们国家科技进步的速度就会更快,也不辜负社会公众对科技界的期待。”

颜宁来美前,说了这些话

这已经是自去年以来,第二位具有高知名度的指标性学者从美国海归之后,重新回到美国名校任教。2017年5月,清华大学教授颜宁回到普林斯顿的消息被证实,引起广泛的反响,距离她2007年从普林斯顿博士后位置“海归”清华做正教授,恰恰十年。

颜宁获颁2017年度人物“年度科技人物”奖。(图片来源:中新社)

身为一名体验过海外一流科研体系的海归,颜宁对于中国科学界也有自己的观察与思考。

《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报道,在中国,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便是,身为女科学家,性别并未让颜宁在实际中感觉受到歧视,反倒是年龄,一再将她挡在了门外。“他们总是说,你还小,等下次吧。有的人今年再不评上,到明年就超过项目规定的年龄限制了,先把机会让给他们。”对此,颜宁很无语。

她说,国家针对青年科研人员,专门设置了一些资助计划,本意是为了鼓励年轻人,但实际上,这一年龄限制反倒成了卡人的门槛。招人、项目评奖的时候,本应该只看能力,而不是生理年龄。在美国,考察学术成就看的是从博士毕业到真正成为一名PI(独立研究员)花了多少年,这样就更加合理。

此外,她也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为改善国内的科研环境做一些事。在当时,她并不想多谈这些,但她打算将来有机会把这些想法写出来。

当然,颜宁也否认了她“负气归海”的猜想纯属无稽之谈。“清华对我的支持非常有力,令我毫无经费之忧。可以说,我在清华就跟公主一样。”这也是颜宁对网上“负气出走”一说感到气愤的原因。她解释说,清华对青年科研人员有专项支持计划,对于发表高影响因子论文也有一定的奖励,在各种支持下,她并不很需要去校外辛辛苦苦申请经费。

她不无感慨地说:“在(学校)这些无与伦比的软硬件支持下,我取得的科研成果甚至超过了自己回清华之初的预期。”因此,她也坦承,自己是幸运的。她之所以直到今天依然可以保有棱角,是因为在清华这座象牙塔内,她并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挫折与困难。颜宁也因此把清华看作“娘家”。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钱塘大数据(qtbigdata)

原文发表时间:2018-10-1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机器人帝国来袭:看谷歌的野心如何变成现实

1724
来自专栏编程坑太多

中兴让我们感受到“缺芯”之痛~把握在当下

1474
来自专栏量子位

微软亚洲研究院20年20人

作为人工智能的“黄埔军校”,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这20年来,走出了无数传奇人物。

1082
来自专栏量子位

气势汹涌,天津设立千亿级AI基金;刘强东否认会因AI开除一半员工

天津表示,未来将重点扶持机器人和软硬件。此外,天津市财政还会拿出100亿元扶持智能制造,并对落户天津的AI企业,提供人才落户、资金方面的多重奖励政策。

992
来自专栏量子位

科大讯飞回应一切:不存在AI圈地,不存在资本腾挪,不存在依赖政府补贴

当时《东方时空》报道了安徽泾县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的现象,涉及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200多家企业机构,而科大讯飞的“观塘基地”成为众矢之的。

886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纪宏:统计人的 “统计梦”

2838
来自专栏VRPinea

10.10 VR圈大事件:VR圈奥斯卡 Proto Awards获奖名单公布;PS VR被爆存在摄像头感应距离问题 ​

3558
来自专栏腾讯高校合作

清华大学翟季冬老师团队SC15首征夺冠,获2015年国际超算竞赛三连冠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9日,清华大学-腾讯联合实验室骨干成员、CCF-腾讯犀牛鸟基金获得者翟季冬老师所带领清华大学代表队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举办的SC15国际大学...

4217
来自专栏智能算法

不用导航 这款无人机能够“自制”地图飞行

无人机技术的应用前景一直是备受关注的一个话题。最早的无人机是作为航拍的工具,以“上帝视角”记录令人惊叹的航拍照片和视频。而后随着技术的不断 进步,无人机的应用...

3167
来自专栏镁客网

为什么说SOI工艺是“中国芯”破局利器?我们采访了国际芯片巨头 | 镁客网深度

157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