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Facebook与VR/AR四年纠葛史,最终目的是下一时代的社交?

VR于Facebook而言,意味着什么?

正文共 5094 13 图;预计阅读时间 13 分钟

上周,随着Oculus创始人、前CEOBrendan Iribe宣布从Facebook离职,当年Oculus的创始团队只剩下Micheal Antonov。这次的“出走”,不禁让人想起自2014年Facebook入驻Oculus VR后,一改曾经“维护旗下公司独立性”的收购风格,对Oculus大肆整改。以“与创始人相悖”的理念重塑Oculus,这或许是Iribe离开的原因。

Brendan Iribe

不仅如此,Facebook的整个布局也从收购Oculus起,让人有些看不懂了。作为一家注重社交的公司,Facebook突然进入VR市场总让人有些吃惊,更令人惊讶的是,近日其又发声明表示明年将推出AR产品。

这让小编开始疑惑,Facebook在VR/AR上的一系列的布局,究竟是如何考量的?VR/AR市场的未来又是否会因此而得到飞跃?

回顾Facebook收购Oculus前后,

对VR/AR真爱如初

在回答上面的问题前,不妨先让小编为大家理一理Facebook与Oculus的这段缘。

初生|未被Facebook收购的Oculus,潜力深藏

2012年Oculus成立,并登陆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共筹集近250万美元的资金。同年,Oculus正式宣布研发提供高端体验的PC VR——Oculus Rift。2013年,Oculus推出了Oculus Rift的开发者版本。

随后4个月内,Oculus Rift得到了数款知名游戏的支持,可用的技术测试demo也达到了近百余款(但内容依旧是不足的),其中包括《半条命2》、《军团要塞2》、《模拟外科医生2013》等。

在此基础上,Oculus宣布举行“VRJam”VR游戏开发大赛;“FPS游戏之父”John D. Carmack II(约翰·卡马克)宣布加入 Oculus VR 公司任CTO一职,以跟进和推动VR项目的开发。

John D. Carmack II

由此可见,当时的Oculus在VR领域极具潜力,同时,业内人士及大众对Oculus未来的期待也正与日俱增。

被收购|Facebook 豪掷30亿美元,收购Oculus

或许正是看到了Oculus深藏的潜力,2014年3月25日,世界知名社交网络服务公司Facebook正式宣布了其收购计划。同年7月20日,Facebook宣布,其已以20亿美元(实际为30亿美元)完成此次收购。但Facebook对Oculus的整改却并不是从那时开始的。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这一年,Oculus正式发售了历时四年打造的OculusRift CV1。也正是这一年,HTC Vive、索尼PS VR、以及三星的Gear VR先后上市。由于Oculus Rift 599美元的高价、对PC设备配置的高要求、贫瘠的VR内容,导致了其遭遇冷遇。相比之下,主打移动端的Gear VR以99美元的售价和高性价比,让其在当年获得了超过230万的销量。

尽管Brendan Iribe曾表示:“移动端VR将更容易被普及,也更容易被使用。”但Iribe仍然坚持Oculus VR的未来属于高质量的联机VR设备,而非移动端。但Facebook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分歧|重构Oculus,拆分为PC端VR/移动端VR

2016年末,Facebook重新架构了Oculus,并将其拆分为PC端VR移动端VR两大部分。即使如此,Facebook依旧觉得不够。在随后的一年半内,Facebook在移动VR上不断加码,先是在2017年10月(2018年5月正式发售)发布了售价199美元的VR一体机Oculus Go;紧接着在刚刚过去的OC5大会上,发布了售价399美元的高端VR一体机Oculus Quest。

而许多忠实粉丝等待着的Oculus Rift的下一代产品(Iribe的项目)“Rift 2”,日前据TechCrunch报道已被取消。不但如此,Facebook还正式宣布将于2019年推出“Rift S”。据了解,该头显的设计理念几乎与“Rift 2”背道而驰。

而近期又有消息透露,Facebook按照技术领域对Oculus的VR/AR团队进行重组,以希望能有效降低冗余。

布局AR|建立平台、制作内容,并即将推出硬件

除了收购Oculus,大量投入对VR硬件的研发外,Facebook对AR也充满了兴趣。

2017年4月19日,在Facebook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上,Oculus正式宣布了其AR平台。借助于智能手机的普及,Facebook认为手机或将成为其构建AR未来的第一大步。在此之后,Facebook也按照其所说的,连续发布了多项AR应用。

一开始,Facebook与多家厂商合作,如Supercell、印度足联等。随后Facebook挖走了谷歌AR产品经理,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中推出了AR涂鸦工具、AR聊天游戏。十分会做生意的Facebook还与一些著名品牌商合作,借助AR为其做广告推广。

也许是Facebook依然不满足,或者说是Facebook想要迈向下一步了。上个月,Facebook开始招纳研制AR定制化芯片的人才,并于前几日在洛杉矶举行的TechCrunch AR/VR活动上,正式宣布了Facebook正在研发AR眼镜的计划。

小编猜测,Facebook在AR上的“大跃进”,可能是因为Facebook看到了Magic Leap、HoloLens等推出的AR设备带起的热潮,并且感受到了来自苹果“正在开展AR眼镜项目”的威胁。又或许是Facebook真的做足了准备,在此前的AR布局中已然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但无论怎么说,从VR/AR市场的角度来看,Facebook愿意如此大力投入,总归是一种福音。

野心|倾心VR/AR的本意,是为了下一社交时代?

从Facebook收购Oculus,再到其研发AR眼镜,短短几年之间,Facebook大量的整改也逐渐让人们看到了其暗藏的野心。Facebook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观点,并表达了自己对VR的态度:“攻”可做VR领域的“苹果”,“守”可为下一个社交时代做准备

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上的地位是显而易见的,而Facebook所希望的,是Oculus VR设备也能像苹果那样,在VR/AR领域占据最具优势的主导地位。但这也意味着Facebook的创新力度、硬件质量等也要像苹果那样优秀,可Facebook有做到吗?(下文会作详细展开)

退而求其次,就算Facebook没能在VR领域做到顶尖,这也为其在未来社交领域做好了铺垫。没错,就是“社交”,这大概也是Facebook最希望Oculus能为其带来的优势。未来的线上社交模式,有极大可能会以VR/AR为基础。

而这一理念,已可从Facebook选择移动端VR头显,“抛弃”PC端头显上看出。Facebook早把Oculus VR当成了其下一个延伸移动社交的平台。由于Oculus VR能更好的实现“连接用户”的目标,而移动端VR的灵活性和普适性则能更好的扮演这个角色。而这,或许正是Facebook对Oculus大刀阔斧改革的真实野心和目的之所在。

2019年VR的成败,

或与Facebook有关?

Facebook的布局对于其本身来说,还算是走的稳妥。但就在这循规蹈矩中,小编听到了有关Oculus的传闻,称其将带领起2019年VR的主流市场。这可是真的?

帕胖:即使是0元,现有VR也难成主流

前段日子SuperData的一份报告,对2019年的VR市场寄予了极高的期望,不仅如此,还将Oculus Quest捧得很高。其认为,2019年将成为VR走进主流的一年,凭借着越发强劲的硬件和软件销售,2019年VR总营收甚至可以达到69亿美元。而促使这一成果的一大原因是Facebook发布的Oculus Quest

打脸的是,报告发布不久,即有人在Twitter上吐槽SuperData简直是“bullshit(狗屎)”。与此同时,Oculus创始人之一的Palmer Luckey专门写了篇文章,对上述“bullshit”吐槽表示赞同,并表达了自己对VR市场的看法。

事实上,SuperData的报告也让小编产生了怀疑,VR市场是否真的会因为一个产品(Oculus Quest)的出现而引爆?这样的推断,还是太乐观了。

一个产品能够不断向前发展,最重要是愿意为该产品花钱的人数,和人们每天使用的次数。也许有数百万人愿意购买廉价机,但很少有人愿意继续使用体验效果差的设备,或投资其相关的软件生态系统。就算是免费获赠,亦然。

当VR头显为人们带来的体验质量,远不能优秀到像智能手机那样让人们“疯狂”,这也意味着VR头显会成为家中的积灰摆设。但如果有一天,VR头显能替代手机,甚至能提供一种完全沉浸式无压力的VR体验,那么,VR市场的引爆可能就在一瞬间。

然而就目前VR设备(包括OculusQuest)所提供的体验质量来看,并不能做到上述那样。由此也能说明,SuperData的判断确实有些乐观过头。也正如同Palmer Luckey在自己的文章中表示的:即使是0元,现有VR也难成主流。

无法扛起2019≠VR走向失败

但话又说回来,大家也不能单因SuperData报告的过度预测,便对Facebook、对VR的未来产生质疑。

单从Oculus Quest这一产品本身来看,其集成了两块1600x1400分辨率LCD屏幕、Inside-Out6DoF大空间定位追踪、双6DoF手柄。不得不说,Quest的整体条件非常诱人。再加上极具竞争力的价格优势(399美元),其很有可能会成为当前高端VR一体机的拳头产品。

而就整个未来VR市场来看,Digi-Capital曾根据设备销量、用户存留率和流失率这些硬数据,预测全球所有VR平台的现有装机数量(定期使用的设备数量,非销量),将在2022年底达到5000万台。

此外,Digi-Capital还预计,在2020-2021年期间,市面上会出现硬件更优秀、价格更亲民的第二代VR设备和杀手级应用,届时VR设备销量将提高。而无论是从硬件规格、功能设计以及游戏丰富性来看,OculusQuest只能说是第一代VR设备的比较优秀的形态。目前来看,下一代VR头显才真正有可能成为消费级VR市场的催化剂。

是以,若说“2019年VR将成为主流”尚言之过早,那么“Oculus Quest会成为带动主流的设备”也有些言过其实。但无论是Facebook还是VR的未来之路,还是明朗清晰的。

最后,请各位将视线放回Facebook本身。在小编看来,无论是收购Oculus还是对AR投入大量研发,都展露了其对于VR/AR领域的野心,正日益增长。这或许对于最初的Oculus创始人来说,方向已变;但从整个VR/AR领域来看,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小编还是希望各位能理性看待VR,不激进,也不悲观。同时,小编认为Facebook也应理性投入对产品的研发。若想成为VR领域的“苹果”,产品的质量和创新度是其应重点注意之所在。

本文属VRPinea原创稿件,转载请洽:brand@vrpinea.com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VRPinea(VRPinea)

原文发表时间:2018-11-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猿

数据猿走进凤凰卫视分享II:用大数据爆料影视圈,讲讲你不知道的电影幕后

如果提到影视大数据,你想到的是《纸牌屋》那很自然。可你知不知道,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小时代》早就拨动了大数据的琴弦,叩开了中国粉丝电影的市场大门。在7月22日,...

32650
来自专栏韩伟的专栏

论游戏创新:90后崛起

技术改变思想 我是一个热爱游戏的玩家,我玩过很多游戏,有一些让我快乐,有一些玩不下去,还有一些,只要一打开就知道应该直接删掉——如果你和我一样,你应该知道我说...

39240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Space Nation 创始人卡尔•瓦哈加可拉:AI为人类探索太空提供了更多可能

12月28日,“亚太区域互联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在海口隆重举办。本次峰会是由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海口市人民政府和澄迈县人民政府主办,龙华区人民政府、复兴城互联...

20360
来自专栏SDNLAB

英特尔收购eASIC以支持可编程芯片业务

英特尔已经收购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可编程芯片公司eASIC。该公司拥有的120人团队和首席执行官Ronnie Vasishta将成为由Dan McNamara...

12630
来自专栏量子位

大咖来信 | 姚期智:算法将推动下一波AI浪潮,现有革新将达极限

李根 发自 FIT楼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编者按:昨天,量子位在清华对话了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姚期...

30260
来自专栏互扯程序

实习生--该不该努力下去?又要怎么努力...

现在是资源共享的时代,同样也是知识分享的时代,如果你觉得本文能学到知识,请把知识与别人分享。

13630
来自专栏镁客网

高通VR专属芯片在二代谷歌眼镜上进行测试,持续拓展市场

昨日晚间消息,Roland Quandt在社交媒体上透露,GeekBench跑分测试中现身的第二代企业版本的谷歌眼镜芯片上,使用的芯片并不是骁龙710芯片,而是...

973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李开复:机器人不要过度追求“人味”,实用才是硬道理

美国著名新媒体Quartz近日刊登了李开复的专稿,在这篇文章中他阐释了自己对现在大热的AI和机器人的看法。在李开复看来,所谓的情感机器人有些跑偏,机器人应该以实...

33850
来自专栏镁客网

智能家居虽然前景看好,但如何甩掉人为干预才是其落地关键

14930
来自专栏PHP在线

为什么经常跳槽的程序员工资反倒更高了,而不跳的.......

如今,人们已经放下了对跳槽的偏见,这是一件好事。 之前,如果你每几年换一次工作,人们会觉得你的简历上有 “污点”。面试官会觉得你无法胜任一份工作,与同事相处不好...

35710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