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迟暮”,16岁的致远花季绽放

世上只有中国有而别的国家没有的事物有很多,OA算一个。

但对于OA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介绍所有的外企里没有一个叫办公室的部门,但中国所有的企业都有办公室,而且很强大,就有了办公自动化(OA-Office Automation)一说。

进入新世纪后,后来被广泛提及的三家OA厂商泛微(成立于2001年)、蓝凌(成立于2001年)、致远(成立于2002年)相继开始了各自的征程。

时过境迁,近20年发展,互联网巨头在数据智能时代掌握了话语权,BAT已经成为很多创业者绕不开的高山。泛微在去年A股上市,蓝凌正在转板并获得阿里钉钉的战略投资,致远已不说OA好多年。

本篇主要介绍16岁的致远,在新的市场格局下如何去做,而且它也要上市了。

矢志协同

2002年3月15日,在北京友谊宾馆,徐石等创业团队和用友软件公司共同发起成立“用友致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专注于协同管理领域。据悉当时企业并不理解什么是协同管理,只认OA系统。

而OA还要追溯到1985年,在全国首次办公自动化规划会议上,我国的专家学者将办公自动化(OA)定义为: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不断使人们的部分办公业务借助于各种设备,并由这些设备与办公人员构成服务于某种目标的人—机信息处理系统。

致远早年借助用友的渠道体系起步,2004年首届全国渠道大会举办,凭借着渠道体系和过硬的产品致远高速发展。计世资讯《2008-2009年中国协同软件市场发展趋势研究报告》表明,2008年致远以11.3%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致远如此重视渠道的建设与徐石上一次刻骨铭心的创业有关,上个世纪90年代,“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观望”描述了那一拨创业浪潮,徐石是90年代中期从国企下海,在老家成都做软件代理商、系统集成商,作为软件产业的一环,并不被尊重。后来他带着疑惑去了四川大学商学院学习,决心不要做生意而是要做企业做真正的产品。而由于在做软件代理商时受到过不公平的待遇,他更能理解合作伙伴,也要创建一个与合作伙伴结成联盟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圈。

所以在产品的设计和商业模式的设计上一开始就为合作伙伴留出更大的合作空间,这才有了后来的业务生成器,更多的二次开发接口,为代理商设计成长上升通路,对区域代理商提供保护等,明白伙伴和客户的成功才是自己的成功。2010年正式更名为“北京致远协创软件有限公司”,确立“致远软件”独立品牌。

然而创业的不同阶段都会出现不同的机遇与挑战,徐石深受西方商业精神和佛家哲学思想的影响,容易居安思危,也懂得要拿得起放得下。

关于高端协同产品A8的开发体现了他居安思危的一面,当时致远产品好卖、利润较高,日子好过,可以说小有成就,即使股东回家歇着也有可观的回报。但是开发高端产品面临巨大风险,内部经历了激烈的讨论。徐石力排众议的坚持才有了A8历时两年研发的开花结果,使得协同软件进入集团化应用的新阶段。

而关于后者,2012年受央视同名节目的启发,徐石带着52名管理团队重走“玄奘之路”的戈壁徒步,通过这段108公里内训旅程,用身体力行让团队放下杂念回归初心。

致远的初心是在协同的道路上矢志不渝,但是随着网络基础设施和新技术的发展,协同的内涵发生了变化。

接下来致远向平台型公司发展,要做大协同,所谓大协同在徐石看来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真正的协同管理。

大协同要有多大?

2013年一向低调的徐石希望成为扛旗的人,让致远的名字刻在中国协同软件的里程碑上。

同年6月致远发布了历时三年研发的V5平台,在向平台型公司的发展中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基于V5平台,致远互联整合了原有的A6、A8产品线,升级了移动产品M1,并提出大协同的理念。而大协同就是要以人为核心,他说花了十年的时间,终于明白公司的经营就是经营人,经营人的本质是经营人心,其他的诸如利润、营收等等都是副产品。而从2013年开始中国企业从人力资源管理转型人才管理,更加注重人的能力。

徐石认为在互联网化的产业和企业中,组织将裂变得越来越小,不同的组织间需要有效协同聚集。而且,互联网的快速易变性对组织中人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此,以人为中心的协同,将是组织管理中的普遍需求和互联网化的基本配置。

2015年国家发布互联网+战略,市场上演集体去OA的一幕,蓝凌主打移动办公上市(新三板上市)第一股,泛微主打协同办公,致远主打协同+,深耕各个细分行业,OA“迟暮”。2016年致远首次提出了“深耕协同生态链”的战略目标,这是“协同+”战略的升级,也标志着一直深耕生态的致远将协同生态上升到战略层面。徐石说过:“合作伙伴和致远互联的一切合作缘于生态,而企业是因为梦想而存在的,致远互联要走更远的路,要与有相同观念的人合作。”

致远深耕协同领域十多年,注重合作伙伴与渠道体系的建设,目前已经将用友渠道、金蝶渠道、系统集成商等不同属性和经营方向的软件渠道厂商纳入其中。

2017年又一个新三年之际,“致远软件”更名为“致远互联”,同时前用友股份执行总裁、用友优普总裁向奇汉加盟致远担任致远互联执行总裁。名称变化的背后是其业务在协同领域的拓展。未来三年,致远将以专业、开放、智能的“协同+”平台,从产品型公司转型升级为平台型公司,而最终成为生态型公司。在会上徐石提到了传统OA与协同的不同,“协同所涉及的内容在发生变化,协同管理在关注组织的结构化信息同时,高度关注组织的非结构化信息。高度关注个人与组织的工作行为、业务行为以及相互的关系,最终落到组织运营的绩效上。传统OA仅仅是协同管理的一个子集,今天,致远重新定义的协同早已超出传统OA的概念!”

而关于协同的生态,向奇汉认为更多企业的协同需求在于内部和外部产业生态的协同,即在原来隔离的企业内部、外部建立连接,搭建一个支持企业生态链发展的协同平台。未来,只是单点信息,而不具备流程化的OA将会被智能的、场景化的协同办公所取代。

在今年一些公司提出了打造大协作、大闭环的战略目标,不仅包括企业内外的管理系统连接打通,还包括上下游的连接打通。虽然他们属于不同领域,SaaS、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在不同行业和不同领域的成熟度参差不齐,应用场景有待完善,软件集成的发展也会有木桶短板效应。但是越来越多的软件厂商开始提出打造大协作、大协同或者大闭环,也说明软件之间的集成、打通做生态走到了新的阶段,今后对于这种资源、生态整合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年终岁尾各种预测性的文章便多了起来,近日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认为接下来是ToB的好时代,但是正如一位投资人说的没有什么好时代和坏时代,大浪淘沙始见金。

不站队的致远

在2014年的又一个致远三年规划之际,徐石在接受《世界经理人》采访时指出,未来三年是致远的关键期,做好了进入新的协同境界,做不好就要被淘汰。

这三年间,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不断涌现,移动化、社交化、大数据、云计算成为资本、创业者、媒体言语中的热词,在传统软件时代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不断有新的玩家加入,而钉钉的强势发展为协同领域带来了冲击。

在社交折戟的来往决定在移动办公领域开启新的征程,由此企业级市场迎来了重量级的玩家阿里钉钉,也宣告互联网巨头进军B端。钉钉和企业微信一开始都是主打中小微企业市场,对于协同SaaS创业公司的冲击更大一些,甚至在2017年的时候还有业内人士讨论钉钉是不是鸡肋。而当集团型的企业开始使用钉钉的时候,传统厂商便感到了威胁。

显然致远随着平台化、生态化战略的发布与执行,并没有被淘汰。到了2018年可谓是协同办公领域的大变之年,新的格局新的挑战已经出现,市场也需要一个新的致远。

2018年9月26日,钉钉宣布战略投资蓝凌,携700万中小微客户杀入中大型移动办公市场。

次日,泛微推出新一代OA产品e-cology9.0,并宣布与腾讯企业微信、上海CA认证中心、契约锁形成战略联盟,来应对从入口端到深度应用、身份认证、电子契约的产业链整合。而集四家所长的e-cology9.0被描述为“智能化、平台化、全程电子化”。

之前泛微和企业微信已达成合作,双方计划共推合作伙伴发展,主推泛微旗下移动云OA平台eteams。e-cology9.0的推出表明企业微信与泛微的合作进一步升级到中大型客户,同时也意味着企业微信不再满足于中小企业市场。

BAT选边站在协同办公市场也同样有效,协同办公市场进入帝国之战。致远的一系列动作表明没有站队,但是和企业微信走得更近。

2017年11月11日,致远互联与企业微信达成战略合作,致远互联升级的一站式办公应用平台formtalk云应用入驻企业微信。

致远互联副总裁、formtalk创始人李平回忆,因为担心企业微信“抢”了服务商的饭碗,2015年8月和其他数十位ToB、SaaS、本地化软件创始人或高管来到企业微信总部要说法,“逼宫”企业微信(当时叫微信企业号)。最后企业微信表态“只做连接,不做应用”让大家放了心。

2017年12月22日,企业微信产品部总经理等6为高管来到致远,加强构建“企业微信+服务商+ISV”生态模式,未来在G6、致远V5协同管理软件也将陆续与企业微信合作集成。

曾有业内人士说过钉钉和很多ISV合作起来并不愉快,因为钉钉本身的风格偏激进和强势,它希望ISV们能跟上它的节奏,否则钉钉可能就会放弃ISV,甚至自己来做。

致远与钉钉也有合作,比如致远微协同等方面的集成。日前钉钉举行了新的发布会,更加明确了自身定位想要拉近其与ISV、客户的距离,或许我们应该用新的视角来看钉钉以及中国的协同市场了。

不站队的致远在生态的布局上加快了脚步,在创立致远之初,徐石就明白“未来的竞争,一定是商业生态的竞争,谁拥有更完整的商业生态,就会拥有更持久的生命力。”今年发布了伙伴凤凰计划,第八届用户大会致远互联与百度AI、企业微信、360企业安全集团、用友、华为云、金山办公、随锐科技等巨头企业达成生态战略合作,共同发布“协同+服务企业数字化生态”计划,这也被描述为致远互联协同生态升级的里程碑,寄予厚望。

平台和生态是致远未来十年的战略,但是生态做起来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16岁的致远快要上市了。

致远要上市了

自致远独立发展以来一直谋求上市,但是一直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表。

甚至徐石曾经表达过对于上市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在2014年接受《世界经理人》采访时他说“如果奔着上市而去,那么至少前三年就要为了美化业绩而不敢大手笔投入研发,这样主业势必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如果实力不够,即使上了市,也只能东拼西凑去美化业绩向股民交差,比如冷落主业去挣快钱。”

或许是认为时机到了,过去两年致远在积极改制准备,2015年12月11日二六三公司以5250万元人民币自有资金向用友网络收购其所持有北京致远互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7.5%股权,二六三方面表示致远互联正处在IPO前期准备阶段。

2017年1月19日致远与中德证券签署了《北京致远互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之辅导协议》,致远上市被推上了进程,协议约定中德证券作为致远互联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辅导机构。致远最近的一次资本活动是2017年3月在改名更标的同时,宣布获得近2亿元新一轮融资,由正和岛投资、高榕资本和盛景嘉成母基金联合投资,三家资本在企业级服务市场都有多年的积累,也让“新致远”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今年是公认的资本寒冬,有的公司流血上市,不过一大波关于高科技和创新性公司的上市利好政策发布,对于正在谋求上市的致远而言也是一个机遇。3月30日,CDR(中国市场存托凭证)规则、就IPO管理办法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征言,《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发布,为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创新企业上市提供政策支持。9月2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支持发展潜力好但尚未盈利的创新型企业上市或在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挂牌。而在进博会期间宣布在上交所创建科创板,打造中国的“纳斯达克”。

去年徐石在新三年战略发布会上充满自信,“15年前,致远软件从北京友谊宾馆起步,15年后的今天,梦在前方,从鸟巢开始,从鸟巢起飞!”如今矢志协同的致远乘着政策的东风,打造大协同和生态,正处在16岁的花季,也将要上市走向新的旅程。

创业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也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近20年间那么多新技术与新趋势,并非每个公司都能踩对节拍与时代共舞。古人云“立言者,未必即成千古之业,吾取其有千古之心;好客者,未必即尽四海之交,吾取其有四海之愿。”有梦就去努力实现吧!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人称T客(Java_simon)

原文发表时间:2018-12-13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