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春来秋去,往事知何处(上)

去年 12 月的某个夜晚,在部署服务的无聊时光里,我突然想翻看自己一年来的朋友圈,看看有哪些有趣的事情。结果那夜一发不可收拾,扫了半年的朋友圈,一直读到凌晨三点半还意犹未尽(毕竟五点半就要起床了,觉还是要象征性地睡一下)。我把一些有意思的内容摘录了下来,没事的时候,就补两句评语,就像在跟去年的自己对话 —— 这可能也算程序员级宅男的恶趣味了。

过去的一年,尤其是刚刚过去的十二月,我那不叫忙,那叫相当的忙。忙到上厕所都精确控制次数,走路都是 Dijkstra 算法。有诗为证,啊不对,有图为证:

希望熬过了 Q1,一切都会好起来。

下面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碎念,大家感兴趣可以扫一扫。今年就不做去年的文章的大串烧了。如果感觉这样的内容有意思,我会把下半年的碎碎念也放上来。

01/04

在北航群里一直潜水,才看到这篇文章,署名支持罗茜茜学姐!

这是对《请别辜负我们的勇气和期待》的回应。可惜,原文 404 了。。。

01/10

过去一年数据,收入,品牌都突飞猛进!

转发 Fobes 的文章:“With $35M Investments, Tubi TV has established iteself as a leading free streaming service”。朋友圈纷纷发来贺电:苟富贵无相忘。

01/12

九百人抽九十个名额,好学校大家都挤破头皮。抽上了就让小宝上这家公立学校。

之前小宝上湾区穷人版私校 Stratford,今年尝试抽签加州前十的 Murdock-Portal 小学,当时觉得肯定抽不上。。。结果抽到了,然后,上了一个多月,转学来了华州。人生就是这样跌宕起伏

01/14

2018 第一篇,迟到了半个月。

2017,程序人生大串烧。感兴趣的可以戳。净是好文章。

01/20

今天在 Stanford 上了一整天课,好充实,好有收获。最让我意外的是,二十多个学生,从二十出头的小妹妹到七十来岁的老爷爷老奶奶,年龄跨度非常大。美国人这种对 life learning 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2018 年的新年愿望之一是成为湾区两大学府 Stanford 和 Berkeley 的学生。于是我在 Stanford 学了写作(拿了一个学分),在 Berkeley 学了统计(出差没参加考试,没拿到学分,555)。很幸运的是,我在年初就立刻行动,没有拖到年末 —— 当时并没有意料到自己突然就移居西雅图了。

01/22

朋友来湾区介绍 blockchain 以及他的创业公司 ArcBlock,对 blockchain 感兴趣的小伙伴赶紧报名吧,我也会去。

嗯,「朋友」就是老冒,「我也会去」一语成真(注意不是一语成谶 ^_^)。

01/23

Code Beam 竟然把我跟两个大佬 Robert Virding 和 Joe Armstrong 放在一起,我该用什么头像呢?

三月份我的 talk 被 Code Beam 选中。于是我有了第一次用英文对外公开演讲的机会。这也是我 2018 新年愿望之一。原始的愿望是:12 场公开演讲,4 场英文,8 场中文。这个目标中文的我已经达成,英文的还差一场。

01/27

小七是小宝的最爱,我本说腾讯体育搞个这么让人尴尬癌都犯了的花瓶有啥意思,结果人家年轻人就是喜欢。。。之前的比赛小宝全都希望勇士赢,因为是家附近的球队。但今天她坚定地站在了凯尔特人这边,很简单。。。这队球衣是绿色的。。。

到了西雅图,我还是坚定地支持库里和他的勇士 —— 因为我喜欢那种「生活纵使千辛万苦,也可以苦中求乐」的感觉。不过,现在几乎没时间看球了。

01/28

二十冠!我牛威武!世界第一近在咫尺,职业生涯暮年继续传奇!真希望他不要心愿达成就早早挂拍,再多打几年。

作为同时代的人,老牛就是我的灯塔。以前对他的失利总是耿耿于怀,澳网之后只要他还在打球,哪怕输给我,我也不会苛责。

参加完活动,跟朋友喝咖啡期间,发篇文章。

这里「朋友」还是老冒。哈哈。发的文章是:《当我谈 scheduling 时我在谈什么?》,端的是好文章!有时候我都为自己感到羞愧 —— 别人的文章都是越写越好,我的怎么。。。每一篇都辣么好呢。。。有朋友留言说:有空写篇 k8s scheduler,我说,好,有空的。我没有食言。

01/30

系列文章之二。这个月旬更目标达成!真不容易!

这是《谈谈调度 - Linux O(1)》。bitarray + priority queue,有同学说第一次看到时兴奋地合不拢嘴。

01/31

晚上在 Berkeley Extension 上完课回家,刚出旧金山高速,就堵得一塌糊涂。走走停停二十分钟后,发现惨烈的车祸现场 —— 警察封路,救护车,消防车,警车集体开趴。

Ray Dalio 在他的最新的 Principles 动画短片中说 Five-step process,其中第一步就是 Goal。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生活真的是截然不同 —— 在 Berkeley 上课的期间,每周三晚 6:30 - 10:00 我都要赶去 Google SF 办公室附近的 Berkeley Extension 听一个德国老爷爷讲 Statistics,老爷爷时不时拖堂到 10:30。上完课步行十分钟到附近的车库取车,然后开回家,经常就 11:30 了,然后我第二天早上还要 5 点半起来,赶 6:07 的 Caltrain。这天,101 上的车祸让我在晚上 23:07 时还堵在路上,到家已经是 12 左右了 —— 然而,整个上课(大约 10 周)的过程我非常享受,并没有觉得很累。

所以,要想过不一样的生活,没事找事很重要。就像小布什悼念老布什说的:die young as late as possible

02/01

程苓峰的反思。人以修身为本,才有可能齐家治国。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要从这上面学会教训。

转发《一个记者对一个亡者的交代》。程通过《生于 80 年代》引爆了「80后」概念,见证了这批年轻人的爆红,又见证了茅侃侃的自杀。他说:把时间拉得足够长,很多功业会显得荒唐,很多骄傲会变成惶恐。媒体是是照明灯,也是杀人器。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这句话对媒体也是如此。

老婆的批注:文写得真好。作为记者他的反思是良心之举,但对于侃侃自杀他并不该付多大责任。文中提到两处:1. 内因还是最重要的 2. 一个更冷的事实是,茅侃侃身边也没有长辈朋友看透以及改变这一点。所以家庭教育和由此塑造出来的个人修养才最重要。林妙可和艾玛沃森的对比可见一斑。

你看,老婆大人的意思很明确了,我是贤内助,好妈妈,夸我,快夸我!

我后来跟朋友的对话:

身处其中,滋味是不一样的。我身边也有创业的朋友差一点点自杀成功。这四个人曾是我的图腾(我爸还把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文章压在我书桌的玻璃下),我和其中两人还有一杯咖啡之缘。茅出事后有很多文章,这篇我最有共鸣。拿得起容易,放得下很难。

02/03

今天写了 700 行代码(500行测试和辅助代码),搞了个 loader,可以把一个 erlang release 加载到某个 remote node 上。整理好文档后开源。

嗯,这个是 ex_loader。我后来又做了 overseer,可以 spawn 一个 fleet of spot instances,然后像 supervisor 管理一个个 process 那样管理一个个 node。这两个 lib 很久没更新了。不过,世界终究会往 fully distributed 的方向发展,因而很快,我会重新拾起它们。

写代码是一个非线性的过程,很多时候,想明白了,写,只不过是把思路翻译成某种具体的语言上的实现而已。

02/04

真是日了狗了,重启个电脑,发现我的 test 出现莫名其妙的问题,说 inet_tcp 无法连接,后来发现 epmd 没起来,然后发现系统里包括 postgres 在内的一堆服务都启动失败。postgres log 说无法解析 localhost。最近 mbp 每次升个级都这么扎心。

唉,苹果爸爸,怎么说你呢。累觉不爱啊。如果某个 PC 厂商能出一个硬件体验可以媲美 mbp 的,我要果断转 ubuntu 了。

02/10

Bardessono 的房间,骚的可以(带全景窗户的大按摩浴缸和放在室外院子里的 shower)。立个小目标:明年夏天带老婆孩子来耍耍。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Tubi 的管理团队来到 napa 的杨特维尔小镇 offsite,思考公司未来三年的伟大目标。然鹅,我的小目标估计大概率实现不了了。

02/12

这篇文章只写了火车上 45 分钟和哄完孩子睡觉后不到一小时,算是难得的高效了。

这是写完《分布式系统的监工:Overseer》后的踌躇满志。

02/13

去年的文章。。。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二月份我三十六,生日后几天本来打算写点什么,狗血一下我的本命年,无意中翻到了去年没写完的《猿来三十五》,于是润色一下发出。池老师淡淡地抛出一句:嗯,快四十了。我和 jiangming 同感:想想就恐怖。

三十六岁的程序员,竟然还活蹦乱跳地写代码,你说奇迹不?我要是老布什,活到八十五岁的时候肯定不是在开飞机,而是给重外孙女用 L&R 语言展示如何写 hello world。

一个人拥有热情就不怕下跌,也不拍倾轧排挤,可以保持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地完成自己能做的事情。 # 36 岁生日过去几天,我却愈发迷茫

这话是杨绛先生说的。原话是「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我不知道为啥当时自己将其改成了「拥有热情」。

Chiyuan 用马克吐温的名言给我大保健:

时光荏苒,生命短暂。别将时间浪费在争吵、道歉、伤心和责备上。用时间去爱吧,哪怕只有一瞬间,也不要辜负。

我跟他握了爪,说:

咱们都是美的(de)搬运工

老婆也来抢镜,像绿竹巷的老婆婆那样语重心长告诫我:

use your brain and follow your heart

前同事看出了我的惆怅,问:

有没有回来发展的想法?

我戏谑:

多谢问候,年轻人还想在外多闯荡一阵子。

嗯,竹外桃花三两枝,我惆怅个啥?我惆怅要不要去区块链的世界里看看?

02/14

写了六页答案,期中考试 1 终于过去了。今晚后面的课不上了。满街的手捧鲜花的小姐姐,让我十分想念家中的三个妹子。

嗯,这还是 Berkeley 的统计课。德国老爷爷钢铁直男,安排中国农历春节前考试我就罢了,但安排情人节期中考试真是让人醉得五体投地。这次考试我得了 A,没给生产数学小王子小公主的祖国丢脸。可惜这课后来因为出差的缘故,没拿到学分。不过福祸相依,我是不是可以吹一把自己是 Berkeley dropout

02/15

不能免俗地祝贺一下新年。

02/16

下周,最年长的世界第一,首次和最后一次夺世界第一间隔最长两个记录又将归他。36 岁的老男人,顽强逆风飞扬。#坐等张公子的文章

我的图腾。我的爱豆

02/17

小宝果然是临场型选手,大心脏,蜜汁自信,现场表演比在家里弹得好不少,歌唱得也很洪亮,还和主持人谈笑风生。

在北航湾区校友会潜水许久,第一次全家参加北航校友会春晚。小宝贡献了钢琴曲。和主持人对话的时候,牙尖嘴利,把主持人都给绕蒙了。我觉得前世她是我的蓉儿

有朋友留言戏谑我前世说不定是华筝呢。。。话说到这份上了,只能友尽。

02/20

前同事老严创业一年来的感悟

我在 Juniper 的前同事们,创办了好些成功且低调的企业。比如说 panabit,webray 等。严大师的《三得三失 —— 我创业这一年》深度总结了他创办蔷薇灵动这一年的旅程。内容好,文笔也好 —— 你会发现程序君只不过是能干又能写的众多程序员的沧海一粟而已。

02/21

明天 BBL 打算讲 blockchain。现在越来越感觉 08 年的中本聪是来自未来的人,太太太 genius 了。

嗯,虽然那时号称入坑,现在看来,肤浅得一逼。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哥对自己这半年来的成长很满足,很享受。我记得当时这个 BBL tubi 几乎一半的人都参加了,大家都对 blockchain 充满了好奇。当时有个小哥私下问我:That’s an inspiring talk. Are we going to do something around blockchain? 我的笑容尴尬地挂在嘴角,半天挤出一句:I don’t know. Let’s see what could happen.

02/22

昨晚写的 slides,可以在:github.com/tyrchen/unchained 下载。

我在文中这么说:「blockchain 可能是网工最好的翻身仗。上不上车不重要,先入坑吧,搞些技术储备总归是好的。没准,就相当于 44 年入党了呢?」

xg 调侃道:

1944 年入。。。千万别选错了阵营

dongdong 说:

还记得第一次和你提起 Bitcoin 应该是 2013 年 8 月左右,在出差印度的飞机上

我懊悔地回:

感觉我们俩错过了买下紫禁城的机会

02/23

新学期就要开始了,想到斯坦福受洗的小伙伴们不要错过哦,三月五号可以注册了。

自从我一月份发了在斯坦福上课的朋友圈,很多人就问我怎么报名。我便告知了下一季入学注册的时间。当时好些人说要去上一门课。一年过去了,are you OK?

Ray Dalio 说时间像一条永不停歇的河流:

Looking back on my own journey, I now see that time is like a river that carries us forward into encounters with reality that require us to make decisions. We can’t stop our movement down this river, and we can’t avoid the encounters. We can only approach them in the best possible way.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是每一个交叉路口我们都要面临的抉择。我们对生活的追求,我们的价值观决定了我们的选择,它无关对错

02/25

昨天整了一天的 ansible 和 packer,终于 overseer 的 ec2 spot instance adapter OK 了。。。启动 spot instance,建立连接,远程为其注入一个 erlang release 运行指定任务,pairing,发送和接受 telemetry,spot instance 终止后 clean up。

做程序员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我来,我见,我征服。当然,这也反映了程序员们的自大。知道程序员最佩服的职业是什么嘛?rocket science。因为我们的口头禅是:Come on, surely we can do it. This is definitely NOT rocket science!

老婆随手画的。最近她在朝着艺术家的方向前进,家里借的,买的书都是 water color 这样美术类的。

我们的周末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博物馆。如果在这两地都找不到。那么大概率是在斯坦福。午后的斯坦福,最适合作画。老婆带着闺女写生,我坐在草坪上读毛选。有时中午游荡在 Bellevue 的街上,心会飞向斯坦福的午后。

02/27

微信外卡支付受限,提示可以提高限额。点进去是一个英文页面,没有任何有效提示,看着是出自实习生之手。不管那么多,上传要求的照片。前两次弹出的窗口都是左边cancel,右边ok,到第三个就左边ok,右边close webview,结果我试了两次都莫名退出(习惯性点绿色按钮),第三次终于发现蹊跷。上传完毕满心欢喜submit,结果发现那个按钮是假的。。。根本无法submit。。。不解,我这是特么在玩智障大冲关的小游戏么?

我早 7 点在朋友圈吐了个槽,微信的美女产品经理就迅速跟进处理,晚上 18 点就修复了。不得不感慨微信团队的反应速度。腾讯的产品好,是有其原因的。

02/28

刚过完本命年生日,今早就差点车祸。在101路上,听着邓丽君,我习惯性陷入思考。结果道路施工,前车的前车的前车突然急刹,整条线都紧急制动,等我反应过来只能下意识稍微看眼镜子,都来不及回头就强行并线,刹车。我原来lane上的后车差点追我前车的尾,我新lane上的后车差点追我的尾,我刹在前车几乎贴屁股的位置。等到我缓缓经过拥堵路段时,发现我原来的lane上两车追尾,还好不太严重。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朋友调侃:

本命年,邓丽君,好多信息

长辈提点:

你买车要选带测距雷达自动刹车功能的汽车,如遇上你今天的情况就轻而易举避免了。

我自己一个人开车的时候有个坏毛病,容易陷入沉思。有时候开到家了,有种记忆被狗吃了的感觉,会一拍大腿:鸭,这么快到家了!

是不是该感谢一下旧金山遍地都是的 homeless,我家小妞 “为长大以后不会要饭而努力读书”

老婆告诉我她和小宝的对话。她问小宝是不是妈妈给你压力太大,报的兴趣班太多,要不要减少一些。小宝害羞地说:妈妈,我是有一些累。但是这样我以后就不会去要饭了。。。

这觉悟真是厉害了,我竟无言以对。

赞菜头叔。区块链是对此钻研的技术人,以及场内人士,以及为所有参与者提供服务的人的盛宴,因为他们为此思考,为此有金钱以外的付出。其他听风就是雨的参与者,仅仅花费时间在盯盘看盘讨论涨跌的人都是韭菜。大小而已。

看了和菜头的《韭菜席地而坐》有感。值此大跌之际,我们再回顾一下自己的「信仰」:

在一个新兴的场子里,如何做出正确的判断?答案是有真正的信息,然后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真正的信息在谁手里?谁知道具体的某个区块链项目是做什么的?有多少可行性?或者知道它是准备真的在市场上运营下去,还是准备打个短线抢一把转身就走?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流行谈信仰:比特币是一种信仰,XX币是一种信仰,区块链是一种信仰,相信未来是一种信仰。哪儿来的那么多信仰?什么时候信仰变成了一种取巧的方法?对一个市场的运行无法理解其中机制,也无法获取有效信息,最后居然能够靠信仰做出判断,这真是一种轻省的办法。那么两手空空,只有“信仰”的人,不是韭菜还能是什么呢?

有人问我对区块链的信仰,我说:

我的信仰植根于 ECDSA,植根于 Sha3,植根于 Zero-knowledge proof,植根于 Shamir’s secret sharing / reed-solomon erasure codes 这些数学基础,就像已故的张首晟教授所说的 “in math we trust”;还植根于 gossip / DHT / plumtree / ghost / WebRTC 等一系列 p2p 协议;当然也植根于 nakamoto / ghost / cuckoo 以及姚教授团队最新出炉的 conflux 这样的 PoW 的共识算法,植根于 tendermint / cardano / hashgraph 这样的 PoS 的共识算法,还有 merkle tree,merkle DAG,persistent data structure,Merkle Patricia Tree,CRDT 等一系列数据结构,以及 event sourcing / CQRS 的思想,CAP 理论,植根于前人在 distributed system 领域自六七十年代一直以来的研究:argus,emerald,linda,erlang,akka,bloom,lasp。这些工作终将将我们引领至一个时代:内容和程序都公开可验证,并且以公开可验证的方式链接起来,成为下一代的互联网。

03/01

昨天终于把它开源了。这代码断断续续写了几周,基本都是周末才有空写一写。还不稳定,慎用。github.com/tubitv/overseer

嗯,我写的一个管理节点,对标 supervisor 的 lib。现在想想,可以用 horde (distributed supervisor and registry backed by deltaCRDT) 作为底层实现,效果可能更好。

03/02

好久没周末发文章,走一个

写了篇《谈谈分布式系统》,非常赞,也许 2019 年我会撰写他的姊妹篇:《当我谈分布式系统时,我在谈什么?》

03/03

今天花了一天时间做了个 elixir 的 bitcoin RPC library。社区做的没有可用的,写的还都挺啰嗦。我的思路是爬下来现成的 bitcoin API 文档,生成包含函数名,参数格式的 json 文件,然后用 macro 生成所有的 RPC client 代码。总共写了三百多行代码,支持了所有官方 API,还包含了详尽的文档。目前还很糙,做好了再发布。

乔帮主所谓 connecting the dots,在我身上不断应验。当时写来觉得好玩,用来学习 bitcoin 的工具,在 ArcBlock 里面,成就了 ocap-rpc,类似的思路也奠定了我们创造 goldorin,用 DSL 来简化 API 层开发的思想。

有意思的是,老冒留言:

依稀感觉 elixir 要在区块链领域大获粉丝啊…

然后有个朋友留言:

这是要 all-in 区块链的节奏么?

我说:

周末 all-in.

小贝是个爱读书的好孩子,只要我闲着,往沙发一坐,她就哼哼哈哈的捧着书过来让我读。昨晚晚饭前一口气读了三本,晚饭后我上楼工作,她又捧着一本书拽住我的衣角,让我给读。我不得已把她代理给她娘,才仓皇逃进书房。

我经常和老婆拿科勒龙头的建一座房子,要配得上科勒龙头的广告感慨:做一对父母,要配得上小宝小贝。我们很担心自己成为「好白菜,可惜让猪拱了」的那头猪。

03/04

今天在飞机上看白皮书,突然想到区块链的 O2O,OMO 概念:On chain to off chain, on chain merge off chain。拿走不谢。我是活雷锋。

这条朋友圈意味深长,随后发生的事情改变我今年的计划和生活。我看的白皮书是 ArcBlock 的白皮书;我坐的飞机是 alaska airline 从 San Jose 到 Seattle 的航班。我的目的地是:500 NE 108th Ave, Bellevue WA 98004。未来的两天多时间里,我和老冒在我们未来的 office 里快意而激烈地讨论。

03/06

Amazon go go go! 感谢小伙伴的款待!太惊艳了!更加坚定了我每个月定投两千元的信心。

这是参观完 Amazon 两个大球的观后感。直到现在,我每个月还在定投亚麻。最低 1400 左右,最高 1980 左右,都买过亚麻。雷打不动,真爱粉。(现在已经买了不少了,持仓成本在 1640,哭)

前天早上失眠时写的,终于收了个尾。

我写的《谈谈如何做研究》。绝对好文章,吐血推荐。

朋友的眼光很犀利,搞得我都无言以对:

感觉快要跳槽去 blockchain 公司了?

03/07

朱说得很在理。落地到应用场景,落地到用户身上,user experience,data analytics,growth hack 这些该做的事情,都不应该少。

这是读了《王峰十问朱啸虎:等区块链经历死亡谷再进也不迟》的感受。朱说:即使是个真风口,也不用着急,任何创新都是要经历死亡谷的。投资人可以在死亡谷右侧进入,千万不要着急,被焦虑赶着入场。革命还很长,大家保重身体。

03/09

昨天做的 personal color profile。跟差不多十年前在Juniper 做的一样,还是 red/blue(juniper 那次是 orange/green,但意思和这里的red/blue一致)。我的性格十年没有变化。然而,在大家眼中的我,更多是 blue/green,很有意思的是,十年前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Instructor 说,这是因为我平时的 energy 大量用在了提高green的部分(见图一preference flow)。图三是我们leadership的分布,我是3号。我的key weakness 是 may appear unsociable… 嗯,本我。

颜色性格和 MBTI 这类的测试,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发现自我。

“我们那会儿也丧,但就蹲在田里墙角发呆,自己抽颗烟,眨眨眼,叹口气,也就过去了;丧,也没人知道。等见了人,那就不好意思丧了,那不就得装乐呵吗?”

读张佳玮的《是只有我一个人丧,还是这时代每个人都很丧?》。许多前辈们的丧,或者说,没有互联网的人们的丧,是薛定谔的丧:他们丧时,我们看不见;看见了,他们就不丧,是无法被看见被感受的。

天龙八部说,众生皆苦。就是这个意思。林夕最懂。所以说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03/10

下午在图书馆干完正经事,一看,离闭馆还有一个半小时,干脆来篇写起来简单的。

嗯,这篇是《量子计算对 bitcoin 的威胁》。莫非调侃我:

为了不回家带孩子你也是拼了

唉,这么大的秘密被发现了。回想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没孩子的时候周末带老婆在五道口工作,周末带老婆在国图看书;到湾区后就是周末去 Cupertino 图书馆自习;到西雅图后就是,周末到公司写代码

为了不回家带孩子我真的很。^_^ 记得在 Juniper 时,我都是为了避开下班高峰期所以晚上 7 点多走,有时候跟 Cliff 聊,说你坐地铁为啥还走这么晚。他说:回去就只能陪孩子玩了,没办法静下心看点什么。

程序员的世界,就这么点追求:给我一个安静的空间,我好去某 hub 看点什么。

大局观,价值观,好奇心,想象力,以及忍耐力

这是我看《张一鸣:为什么 BAT 挖不走我们的人才》的一点点想法。未必和文章思想完全一致。朋友圈的看法惊人一致:

关键是钱和股份给够了

03/11

今天在 gilroy 为一件小事跟老婆大吵了一架,不过很快冰释前嫌。我常常忽略她的感受,低估了她的付出,尤其是牺牲自己的事业,跟着我如浮萍般漂泊。我们一周周和同事有不少的1:1,花不少精力,甚至培训,以及通过 team building 来互相了解,可是却往往忽视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很少去探索对方的委屈和苦楚。

朋友们的留言:

这是公开检讨书啊 码农都需要这样提升 需要一周跟老婆 1:1 两次(这个内涵了) 买个暖气片回家吧, 朋友圈是帮不到你的 应该每个季度来次 performance review

朋友一家临走时,老婆抱了一下他家的小妹妹,小贝顿时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抱着妈妈腿不放。送走他们,这小妞后立刻围着妈妈献媚求安慰 #女孩的心思你永远猜不透

03/13

今天 Lawrence 死堵,6点开始的节目,去晚了十分钟,妞刚表演完。她们分组做了个实验。她所在组是让 gummy bear 变大。过去一周实验,今晚 demo。有意思。墙上贴着她们平日的作品,其中有篇作文长大了做什么,其他小朋友都是医生,飞行员,工程师,消防员,老师等。俺妞就是要当公主。而且当公主拿到 first paycheck 就买吃的。。。

因为在文末放了两个笑哭了的表情,朋友们纷纷打抱不平: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人要是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于是我一会被指责成了燕雀,一会成了咸鱼。明明我小时候也是有志向的好不啦?我要做天文学家!然而理想是骨感的,就像李若彤的小龙女,现实是丰满的,就像包子脸的小龙女。熬了三十多年后,我干的事情总算有一点点和天文学沾边 ——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感谢 Juan Benet 起了这么吊的名字)

朋友把我的文章发给 Joe 老爷子,老爷子说 this guy knows erlang, can’t wait to see him! #今年要不是手头这个项目这么紧,我真想飞去会场聆听老爷子 1:1 教诲。

嗯,老爷子看得文章是《上帝说,要有一门语言,于是有了 erlang》,朋友是小山,现在是同事。:)

03/14

现在为了 GDPR 也是焦头烂额,周周讨论

对《GDPR 生效在即,您的应对之策准备好了么?》的感慨。btw,我个人非常支持 GDPR。是时候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隐私权了。

We chat, he face time.

王左中右的《一张图总结霍金的一生》。突然想到,2018 年这个戊戌年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伟人都在这一年罹难

03/15

笑得无比开心。很久没有为了见一个人我还专门刮了胡子换了身衣裳

写于我和 Joe 老爷子 1:1 后。

03/16

终于完成了我2018的又一个新年愿望。我精心穿的 tubi 的T恤不显眼啊。今天很幸运,老大 Francesco 给我站台主持,介绍我。结尾本以为不会有太多问题,结果一个接一个,还好我的 topic 之后是 coffee break,无所谓拖堂。感谢公司里陪我 rehearsal 的小伙伴,感谢 Joe 老爷子提醒我多谈谈 why。我第一次做 speaker,自认为可以打 80 分。YouTube 应该一周内有 link。

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在世界级的行业大会上做讲座。题目是:Release, Deploy, Upgrade and Monitor Elixir Services in Real World。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 youtube 上搜。如果你想看看一个人,在一年的时间里究竟会发生多大的变化,那么,今年二月底的 Code Beam,可以听听我的新的讲座:Forge (Ruby on Rails for blockchain)

送走了丈母娘,接下来半年照顾两妞的重担就只能我俩自己了。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的,连我都要信了。真实的情况是,生活上,老婆负责抗;朋友圈里,我抗。

03/17

280 上我最喜欢的 Vista Point。适合开累了醒神。现在一年也就来个一两次。#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因为知道自己已经要离开 SF,奔向西雅图,所以趁着开车的机会,到 Vista Point 上浪一下,告个别。

午餐和 Erik 聊起 aeternity,他说他是 consultant,给 aeternity 做 smart contract 的 compiler。看了看 epoch repo,Erik 的贡献确实主要在 aebytecode。有功夫要好好看看这个项目的源码

Erik 在博士时代为 Erlang 搞了 HiPE (Beam Native Compiler),博后为 Scala 写了第一版 compiler。牛人。

Epoch 还挺靠谱的。aeternity 团队干了不少事情。PoW 用 cuckoo,讲究。

03/18

今天一大早开车去水族馆。在 17 号公路上,老婆说这路太难走,以后你不在的时候,我没法带她们去玩。我说可以绕道 101 啊。这时候坐在后面的小宝发话了:妈妈你这是 fixed mindset,你要想 I will try it, I can learn it.. 这孩子,本来是她妈妈教育她的话,活学活用,反过来将了她妈妈一军。

孩子们总是比我们想象地要成熟。开车的时候,遇到不守规矩的车,我 8 年北京驾龄累积的邪火就上来了,嘴里说些不干不净的骂人的词,比如说「卧槽」。往往这个时候从后座就回飘来一句话,爸爸,什么是「卧槽」。于是我和老婆合计,要把我这个坏毛病改过来。方法很简单:说一个脏字,我就扇自己一耳光。这样让孩子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耳光上而不是脏话上,同时祖先传下来的趋利避害的基因可以帮助我减少脏话 —— 痛得多了也就长记性了。于是每次去一号公路的路上,我跟小宝的对话总是这样:

爸爸,你为什么打自己的脸? 有蚊子。 爸爸,又有蚊子了? 嗯。 爸爸,为什么蚊子总往你脸上飞? 因为你爸长得太

每次到达目的地,我的脸总是红肿红肿的,这时候,黑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黑夜给了我黑色的脸,我可以把自己扇成猪头而无人侧目

03/19

周日晚把笔记整理好,今早火车上一气呵成。略糙,其实可以写得更好。有功夫我该报一门撰写人物特稿的课程好好学学。

这是说我写的《Joe Armstrong 面对面》。看着过去的自己,真心好。

03/20

早上贝妈要上美术课,我第一次独自带贝。为了避免我工作入定而她爬上钢琴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屈体摔下来,我只好和她一起窝在小屋子里。在书房,她爬上我的书桌发表演讲;在卧室,她把所有妈妈叠好的衣服翻出来一件件扔到地上;在姐姐卧室,她玩起转椅来没完。所以我根本没法干活。还好临出门前,老婆给我准备好三个锦囊:牛奶,菜泥,水果泥。还云某事某刻,打开某个锦囊。好容易熬到八点半,打开第一个锦囊,上牛奶。用三粒瓜子把她骗上了行刑桌捆起来后,十大酷刑都快招呼齐了她就是不喝一口。没法子,我跟审八路似的,问了一堆跟食物有关的东西,终于在草莓这里她松了口。喂上,一口气吃了四个,吃饱了就跟我翻脸,就是哭,不听我指挥。唉,12点老婆才回来,我已经望穿秋水,度秒如年了。

爹坑娃,娃坑爹,大家互相伤害。父亲独自带娃的后果请参考电影:Incredibles 2

下午 Erlang solutions 的老大 Francesco 来我司参观,聊 Hive 和 overseer,我介绍完后信心满满给他demo,结果发现我用来实验的机器被小伙伴停了,启动后,security group 可能不对,start child 创建出来的 labor node,始终没有连过来,我的老脸啊。Murphy 就是这么讨厌。谈到 hive,他说正在找 funding,我问多少,他说几十万,我一激动问他支持 crowdfunding 么,tubi 可以赞助些,人家淡定地说我们是在争取瑞典科学院的funding。。。

03/22

总算可以小小舒一口气,看看凌晨四点的旧金山。 五年来,第一次为上线刷夜。。。

这是我在 Tubi 的最后一个项目:Move to Oregon。做完后,我就交接着,准备 Move to Washington 了。^_^

03/23

今天比熬夜的那晚还要累。我有时候对事情的坚持不够强硬,种下些恶果。经常性不作为或者负输出的人应该尽早layoff。不然他们会分享掉本该属于好员工的资源:merit,training,attention 以及其他。

和小伙伴 performance review 后的自责。也许是过分紧张的项目使我失去了对其他事情的判断力,也许是即将离任让我失掉了责任心,跟 HR 聊过后,我改变了主意,把已经标记为建议 layoff 的工程师留下来还加了薪。对不该交代的人有了交代,便意味着对该交代的人失了交代。

03/24

早餐,给宝贝用鸡蛋煎的鱼。

我最享受的,就是生活中的这种自得其乐。就像离别是痛苦的,但离别前煎个别样的蛋,还是可以非常欢乐。小布什在悼念老布什时,整个悼词的基调是快乐的痛苦,就像 die young as late as possible 那样,在时间击垮我们之前,我们总是能找到乐子的

登机时,叫到我的group我就凑到前面去。一个本来跟周围人愉快中文对话的阿姨用英文跟我说别插队,我撇了眼她的票,用中文说还没到你的group,阿姨竟然还用英文说:doesn’t matter. But you can’t jump the queue. 我无语。这种明明会讲中文不讲的是什么毛病。后来她被空姐拦住等她的group时,我看没人再进了,就走过去,向她杨扬票,我先进去啦。。。

语言是用来交流的,不是用来秀优越的。我们家的家训就是在家里,家人之间交流必须用中文。当我们带着一种文化到异国他乡时,朋友圈里总有两派观点:要么抛弃自己的文化去拥抱西式思维,就像奴隶社会里连载的《硅谷是个什么谷》里的王佳佳;要么是有限度的接触,关起门来跟在北上广深过日子无二。文化的融合是个很大的话题,它不应该是谁取代谁,谁主谁次,而是像太极那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有东方的睿智,也有西方的幽默;有东方的涵养,也有西方的勇于表达;她们欣赏得来「庭院深深深几许」,也能为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产生共鸣。

就像,无状态的 kubernetes 遇上状态无处不在的 OTP application 一样

03/25

飞机上看完 AE 和 Loom 的白皮书,又 get 一个 proof of history。间隙里看了《正义联盟》,才知道超人死过,也才知道超人秒其它侠。。。好累。

然并卵,秒任何侠的超人,在老婆面前还是怂了。龙珠里悟空怼神怼魔怼宇宙人,却轻易被琪琪的狮吼功震服。

03/26

晚上去nebulas 和CTO Robin 聊了聊我读白皮书中的困惑。Nebulas 团队非常努力,主网上线在即,团队紧锣密鼓开发测试。币圈三点不眠群在吹牛逼的时候,他们凌晨三点还在实现吹出去的牛逼(平日里也是十点不打烊)。这是吹牛逼应有的态度。不过得悠着点,毕竟创业是马拉松,不是冲刺。#为nebulas打call

唉,大概两个月前朋友圈惊闻 Robin 已经离开 Nebulas 了。

03/30

所谓勤能补拙,父母带给孩子最好的就是价值观和做事的态度。我离开前,这首曲子小宝还弹得磕磕绊绊,现在,一分半钟的完整曲子已经很是流畅。我得向她学习,今天闷头五个小时,把下午讲座的ppt攒完

小宝越努力,我们越惶恐,怕配不上她。

竟然讲了 5 个小时。。。又一个里程碑达成。

利用回国出差的周六,做了一次 blockchain 的讲座,基本都是技术内容,讲了 5 个小时,也是很佩服自己了。不过 11 月份回国做的讲座,虽然绝对时间上没有超越,但从对技术的理解上,融会贯通上,全面碾压三月底这一次。

04/01

十四年前,为了神州数码金马奖十佳技术的颁奖典礼,我专门买了人生第一件西服。十一年前,去德国玩,买了套 hugo boss,一次没穿。没想到如今娃都能打酱油了,这两西服我还能穿上。 # 论锻炼身体的重要性 终于回到旧金山。看了一路的毛选,主要看完了实践论和矛盾论。想姑娘们了。

这个阶段的我,还能靠每天 7-10km 的跑步维持身材。到了西雅图,懒了,在成的路上一去不复还。

04/02

嗯,这个三月,累得脱去一层皮,但我算是挺过来啦,整个人也进化不少。

发表了篇文章:《2018年3月过去了,我收获到了什么?》。三月份在 Code BEAM 做了演讲,在国内做了 Blockchain 的技术讲座,和 Joe 老爷子面对面,聆听他的耳提命面。不过,成就过去了,就可以放下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修炼自己的心性:当一件事情做成,「举世誉之」之时,不要沉湎其中,静静走开,追逐下一个目标。就像我的爱豆老牛那样,第十九个大满贯奖杯到手,觥筹交错之后,就成了他孩子们的玩具。

04/05

这周跑了 28km,配速稳定在 5’30 内。我觉得应该好好考虑下今年十月七号的波特兰马拉松了。

然并卵,这个新年愿望被我亲手埋葬了。

04/06

今天休假。给车做保养回来的路上去 costco 找黄桃罐头,没找到,买了瓶芒果的。回家吃,老婆说这味道跟黄桃罐头怎么一样,根本吃不出是芒果。我说,你要这么想,这不就是福尔马林泡的植物尸体么,那味可不就一样么。结果老婆放下叉子再也不吃了。 #技术上说没错吧

这是我的「墙都不扶就服你」系列。想想我老婆也是不容易,替我天天怼两个前世小情人也就算了,还要面对我这样的一本正经的恶趣味。朋友圈里,有借题发挥的:

那么说的话,冰箱就是太平间 送女朋友一束美丽的玫瑰花,然后说这是用大粪养出来的,跟你一样漂亮

也有阴谋论的:

想独吞用这么狠的招数

还有裹紧了自己的小棉袄的:

你可千万不能去我们销售部门啊

还有一本正经探讨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

有些偷换概念,福尔马林和尸体都是不可以吃的

早上问小宝好几道加法,比如说 9+6,7+8 什么的,基本秒回。妈妈问 8+4,小宝说,这个没学。妈妈说:算。小宝开始她的算法:8个 quarter 是两元,加上4个 quarter,一共三元。妈妈问:那是多少个quarter?小宝说12!所以8+4=12。这个算法简直和Proof of Work有得一拼,硬是把一个加法变成两个除法,一个加法和一个乘法。厉害了!#think differently

有了孩子之后,你会深深地感受到,她们是上天派来让你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的天使。毛主席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我们家里是:三天不学习,赶不上陈小宝。我现在已经对朋友圈里有些爸爸妈妈发的初中的平面几何做辅助线的那种题快要绝望了,智商不仅被碾压,还被凌辱。这时我感到深深得庆幸 —— 还好我有五六年的时间,在四十一岁之前,追上一十四岁的自己

04/07

清明前写的,写一篇是一篇了。。。

这是在广告《管理是什么(一)》。在我看来,无论团队大小,管理者的主要任务是建立 信任,输出 文化,确定 目标和战略(策略),有效 执行,并且和团队不断 学习和成长。这篇讲了信任和文化,写的非常好,再读一遍,我也有了孔夫子那「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高潮感。

04/11

可惜了我的尤文。该出局的是皇马。平行宇宙中的布冯应该再冷静一些,像小贝这样,给裁判鼓鼓掌嘲弄一下,然后扑出C罗的点球,成就又一个大逆转。

世事无常,谁能料到当时被我恨得牙痒痒的总裁,也成了我大尤文的人。今年尤文两条线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总裁功不可没。羞羞地说一句,总裁也是我爱豆

04/12

睡前故事

这是《告别 Tubi: 我讲了三个故事》,它关于奇妙的邂逅 —— 我们每个人和周遭的人或事,都是邂逅;关于信念 —— belief is self-fulfilling prophecy;关于时间 —— 当一件事情看上去很稀有,你才会格外珍惜它,从而好好利用它。

04/17

Robinhood 里已经可以买 bitcoin 和 ethereum 了!我原以为排队要排很久呢!

于是在这一天,我购买了价值 $10, 000 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在 2018 年年底,这笔钱差不多还能买一个 mbp。苦涩黑人脸

04/18

Tubi 中国团队出差专用大 house,超级牛逼。这次头一周没定上,定了个普通老美 house。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新同学昨夜搬过去,一见倾心,感觉要飞起来,再不想回家了。咋办?

这个屋子是国内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老板的备胎。挂在 airbnb 收租子用滴。

上周末,和中国团队一起去Yosemite 看水。这是临行前最后一次远途出行,宝贝们表示很开心。小贝和叔叔阿姨们也混熟了,不再害怕被别人抱。

04/20

今天全公司team building 庆祝 tubiversary,我从家里直接出发,所以没去公司。小宝说,爸爸,今天你送我上学吧。我说好。然后才意识到我连娃是哪个班都不记得,学校大门的密码更是忘得一干二净。。。

一次又一次血淋淋的事实教育我们,如果自身不努力,爹只有在娃问:「爸,我妈呢?」才有丁点存在的价值。

04/23

一个忙碌的周末。去了两趟 1 号公路,一趟带中国的同事,一趟带家人。

临走之前,一号公路还是要再回顾一次的。听着邓丽君,赏花赏海赏秋香。

04/25

临别前的礼物:Tubi 为什么?

恬不知耻地自我夸耀一番:又是一篇好文章。

04/26

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在毛选第一卷里占据了七十多页的篇幅,非常精彩,值得反复阅读。两周前的all ands meeting,有同事问我都在读什么书,我说最近在看原则和毛选。老美听到chairman mao 似乎更听到萨达姆一个反应,我说毛是一个大哲学家和思想家。后来有人感兴趣还专门跟我私聊。我说你要把毛看成产品经理,他对当时的中国人做了详尽的persona,知道哪些是核心用户,哪些用户该争取,他知道产品的killing feature是什么,并且贯彻执行到底。他坚持产品方向,知道处于弱势时如何和强大的对手对垒,在清晰的目标和战略下知道隐忍退让,为了全局舍弃局部,为了进攻而防御。

毛选,我至今还只读到第二卷。

中午去airbnb和老朋友们告个别,得到了安姐的赠书。在uber上读了所有的序,惊喜地发现安姐的新书上有我的名字,受之有愧。

嗯,安姐也去了区块链公司,著名的 coinbase

ATT park 这一年,每天早上 7:10-7:15拍的。我的caltrain生涯暂告一段落。刚才脑残突然想提前回家,就去跟一些同事告别,Jessalyn 疑惑问我,你不参加我们给你准备的farewell party 了么?我才想起今天还不能去赶四点的火车

Best farewell party I’ve had. 在打开礼物,拿出雨衣那一刻,我几乎不能自己。好贴心的老板,好用心的礼物。一个MIT的理工男竟然如此细腻。突然好期待西雅图的雨。

04/27

今天做了一早真·园丁,把院子收拾了,还把半年前买的橙子树移到了土里,了却老婆心头一件大事。#挥汗如雨,咋我就挖不出个比特币什么的呢

04/28

这是我开的最艰难的一次长途了。从家到 springfield(中转站)570 mile,我早上8:30出发,下午4:50到。进入oregon后,天就跟漏了似的,一路时断时续的暴雨,有的山路已经形成洪流,车驶过的时候,轮胎被水流带着,方向盘都有些不听使唤。好在好在一路车少,有惊无险。#move to oregon

04/29

今天比预想的要累,虽然只剩二百多miles,一半是暴雨,一半是堵车。。。好在,就像一诺说的那样:“你要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啊。” #move to washington

我非常敬佩一诺,也很喜欢她的《奴隶社会》。最近忙归忙,每周六的《硅谷是个什么谷》会扫上一下。我上一次读小说还是五年前或者六年前,拜读《银河系漫游指南》。

05/03

一年前 vs 现在。朋友说,趁着现在她还傻乎乎愿意让你抱,赶紧多抱抱,否则,再过几年,你即便抱得动,人家也嫌你厌比不想让你抱了[捂脸]

孩子长大的速度总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现在,想要亲亲小宝,只能着嘴等她睡前 goodbye kiss。其他时间她都嫌我胡子扎 —— 哪怕我把脸刮得光洁如鹿晗

中午去办了下ID,彻底爱上大华州政府。按照加州dmv的效率,我预计排队加等位怎么着都要两小时,结果从进门到出门,没用五分钟。排号,叫号,处理,测试视力,色弱色盲,拍照,付款,出临时驾照,销毁旧驾照如庖丁解牛般一气呵成,一切麻利得像是做梦。看来zootopia只是讽刺大加州DMV而已 #轻轻的我走了

政府效率方面,广东 > 北京 >>>>> 华州 >> 加州。这么比没毛病吧。

05/04

三国名臣序传略读一二,感觉不错,有空细细品味。#居上者不以至公理物,为下者必以私路期荣;御圆者不以信诚率众,执方者必以权谋自显

第一层是什么样的风口是风口?第二层则是你赌对了风口,风口来了,鸡犬升天后为何你升得最快?第三层则是风停了,你为何不掉下来,你的核心业务和核心壁垒到底是什么?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境遇人人心中都有,但又为何落在你头上。

读《雷军和他的飞猪十年

05/05

当全职妈妈真心不容易。放弃事业依然要没日没夜地干活,承担着世间最重要的育人的工作,却每天都是重复机械的劳动,成就感时高时低,精神压力大到常常被熊孩子逼到崩溃的边缘,没有职场社交朋友圈收窄因而除了老公外无人每日倾诉,还可能被突如其来的外遇毁掉生活。这些问题无法回避,不但需要两个人互相扶持互相倾诉相濡以沫,还需要定期约会重拾爱情的浪漫,以及制定合理的计划尽快让妈妈的身心重回生育前的轨道。

读《那些嫁好老公的女孩后来怎样了》有感。

吸取在tubi的经验,我把 tf 分解到一个个service的级别这样部署很快。开源的modules很好用,十行代码搞定一个vpc,我们当时竟然没用,全部自己写,走了很多弯路。另外,inquirer 做交互ui还是很不错,写了一个简单的ui,infra 的架子就起来了 #摸着石头过河

05/06

饶是我自己,也没能估计准确行文的时间。这文章我原本计划早上到公司三个小时写就,结果写了一天。北上广的同学,我们六月上旬见!

这是篇雄文:《欢迎来到区块链的世界

05/11

我 lead 的今年Q1的重头戏终于正式上线了。这项目也是命运多舛,12月底bd达成共识,1月底我们就基本做完了,然后赶上hulu换CEO,然后就拖拖拖到现在。。。

跟大公司合作,就是这样,大家约好了 1 月 dev complete,我们 ok 了,他们还优哉游哉,一件事要经历无数的 email thread,无数的 zoom meeting。

05/12

每次都在吼与不吼间犹豫,每次都在吼完后深深的自责反醒,重复这扭曲的生活。青春就是这样消磨殆尽了[可怜]

读《四旬老母的塑料友谊》。当妈不容易。当爹总是可以用一句话搪塞:爸爸马上要开会了。。。

05/13

我筛简历有个习惯,求职者的网站我会看看,工作的公司和产品也会看看,如果是app,还会试用一下。刚才一个hr小姐姐的简历看到上家公司是stockroom,就点进去看了下,结果画风异常辣眼睛[捂脸][捂脸][捂脸] 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是不是整天鸭梨山大啊

发完之后,朋友圈都震惊了,电商还可以做得这么直白

05/14

和阮老师相识是因为我的书的推荐序。我战战兢兢地联系了他,他让我把书稿发过去,他要通读,才决定是否给我写推荐序。大概一两周,他读完了,指出书中的一些问题,给我做了推荐。他很认真,很较真。我是读着他的博客和翻译的书成长起来的,受了他不少的影响。看了这篇文章的后半段,感到可气可笑,国内的圈子这么能diss,借diss别人来捧高自己。有首诗说的好:两个人从铁牢的窗外望去,一个看到了地上的泥土,一个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大家都不去摘星星而啃泥巴。我相信阮老师不会在意这些没有意义的非议。所谓举世誉之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

读《阮一峰,加油!》有感

05/15

来围观我们怎么做事情[呲牙]

发表了文章:《Code is Law》。2018 我低产得令人发指,但一篇篇都是好文。

05/16

美版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而且是至尊加强版 – 不读书,你的基因直接就灭绝了:scream:[捂脸] #cupertino lib 让孩子们多读书也是操碎了心

这是 Cupertino lib 里面的一个作品:一只霸王龙脖子上挂着牌子说:Dinosaurs didn’t read and look what happened to them!! 妈蛋我最近就书读得少。怎么破?

05/17

前几天小宝表演结束后换衣服需要帮忙,而宝妈要看住到处乱跑的小贝无法帮忙,于是她就大哭大闹(我不在有很大关系)。回去的路上宝妈一脸黑线,训斥小宝说:小宝,妈妈觉得你真是太难以相处了。没想到小宝怼回来:妈妈,我觉得你也很难相处。宝妈的无名业火蹭地就窜起来,吼道:你要是嫌我难相处,你就别当我女儿了。结果小宝不咸不淡地怼回来:妈妈,可是虽然你难相处,我也没有不让你不当我妈妈呀。然后,宝妈乐了。#别惹蚂蚁 #造一座房子,得配得上科勒龙头

那段异地分居的日子,每天的视频苦涩甜蜜。一诺的 “你要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啊” 成了支撑我们前进的动力。好在去年十月结束了西雅图圣何塞的双城记,一家人在一起了。

05/18

很赞的视频。我觉得真的是要心如止水,要有自己的原则。即所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看 TED 演讲:别让任何人打乱你的人生节奏,有感。

晚上收拾屋子时,小宝跟妈妈说:妈妈,今晚爸爸回来,我们让他也睡大床好不好,他自己一个人睡我的小屋太可怜了。这娃,才两月,已经默认自己是主卧的主人了 #这位置,我不给,你不能抢[捂脸]

离开三周,我已经俨然是小宝的客人了 [苦涩黑人脸]

05/19

一大早,在厨房忙活早餐,丫头拉着我给我讲解她做这幅画的来龙去脉,我煎蛋中,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最后她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我问:为什么 daddy 的 d 是后来补上的,丫头敲黑板,爸爸你没有认真听。这个 d 飞走了,现在才飞回来,所以不在一起。

小宝为了迎接我回家,做了一幅画,内容是 welcome home, daddy。daddy 的 d 飞走了。那一刻,我想起了电影:the pursuit of happyness。there’s no why in happiness, there’s I.

05/20

早上进 stanford 时妈妈说,小宝你要好好学习,以后就可以像哥哥姐姐们一样上 stanford 了。小宝说好的妈妈。那妈妈你小时候是不是不好好学习,所以没上成 stanford 啊 :joy::joy: #想君小时,必当了了

现在的小朋友都成精了。

06/07

昨晚睡前给小宝讲了三顾茅庐的故事,光是解释顾和茅庐就花了好多时间。讲完后我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想别人帮你,要有耐心,要诚恳,要好好说话,这样才能打动别人。小宝说爸爸我懂了,妈妈每天晚上哄贝贝是不是就是三顾茅楼(她把茅庐总叫成茅楼)啊

(未完待续)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程序人生(programmer_life)

原文发表时间:2019-01-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