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设计师 之 建筑 × 参数化设计

美国访学期间,他最难忘的经历是那段每天从日出到日落,即使是做饭时都在啃着英文代码书籍的日子。放弃境外建筑事务所实习的机会,放弃旅游的机会,放弃了很多东西,冒险从零开始啃代码

(金瑞为所在华东都市总院创作中心制作的墙面立体LOGO)

· 建筑师 × 参数化设计 ·

金瑞

春芳:从事建筑师几年了呢?

金瑞:到7年之痒了。

春芳:建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金瑞:一种行为习惯或思考方式。

在国内,不同于其他设计领域,建筑设计专业的生源基本都是理科生,从侧面反映了建筑设计的特点:理性与感性的融合。理性的功能×感性的审美,理性的场地×感性的文脉,理性的结构×感性的形式,理性的需求×感性的表达。

在设计建筑时,不断地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寻求平衡,不会像金融般绝对理性,也不会像艺术般绝对感性。而潜移默化地,便成为了一种行为习惯或思考方式。

春芳:第一次接触参数化设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金瑞:在“感性”的情况下,因为看到参数化设计可以生成很酷炫的三维形体,心向往之。

春芳:传统建筑设计和参数化设计的关联是什么?

金瑞:参数化设计帮助传统建筑设计融入了更多的机器运算,浅层来说,可以生成很多人力达不到的酷炫效果或进行联动设计调整,深层来说,可以引入一些算法优化设计结果。

不过,必须要提的是,两者好比小霸王里的像素超级马里奥和wii里的立体超级马里奥,后者比前者有着更多的计算机运算,但最重要的还是游戏性本身。

#金瑞# 早期流体模拟生成建筑的尝试(视频片段)

春芳:目前也有很多设计师在做“参数化设计”,你觉得你的相对优势是什么?

金瑞:大部分建筑师都是用grasshopper等简易编程插件进行参数化设计,停留在利用工具辅助设计的层面;而我会从相对底层的代码入手,去触碰工具开发的层面。这也意味着,大部分建筑师无法跳脱“仅能在软件内建模”这一“底端设计师”的范畴,而我则可以跳出软件,去触碰网站开发或app开发等,从而真正做到跨界和开发创新产品。我喜欢用比喻,做个比喻来说,就好比会开车和会开发车的区别,前者可能也了解车的内部运作原理,但永远不可能像后者那般创造出特斯拉电动车等创新的产品。

春芳:作为一枚设计师学写代码,难不难?

金瑞:难,是肯定的。因为设计师多年的教育和职业经历已经养成了极大的“可视化图形习惯”,没有直观图片,没有所见即所得的东西,我们都不爱看。而代码就是你写了半天之后,可能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是不是能成立,这种长久的无趣感、单调感和未知感会让设计师抓狂。

春芳:参数化设计最吸引你的是?

金瑞:参数化设计的魅力有很多,近期对我而言,我意识到它的“可业余性”:当把设计变成代码和数字之后,意味着非设计师也可以设计或改动设计。

这种魅力已经超出了工具层面,超出了设计作品层面,达到了商业模式层面,由此,这种极大的魅力给了我冒险的动力。

春芳:第一个成品是什么?过程有多辛酸?

金瑞:第一个成品,或者只能说是雏形,是一个三维设计交互(DIY)网站,用户可以自己调整设计三维形体。至于辛酸,我认为,在追求自己内心渴望的过程中,一切辛酸都是甜蜜的,就好比,追一个你心爱的女孩时,从来不会觉得累。

#金瑞# 三维设计DIY网站宣传动画(视频片段)

春芳:想要探索一个怎样的新领域呢?

金瑞:能激发出人们内心压抑已久的创造欲的领域。

大部分人都容易在年轻的时候,希望可以无所不能,金瑞的执念在设计。而设计无边界,因为,真正的设计能力是一种内功,而不是某一领域的技能,也不是经验的简单积累。而拥有了这种内功的人,便可以不再受工具、职业、技能所限,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

他很喜欢创客教父 Mitch Altman在上海演讲时所说的一句话:SUCCESS means Doing what you love & by doing what you love you get enough to keep doing what you love.

当专业渗透进自己的行为习惯或思考方式,再跨界到任何领域,起点都不再是0。

下一步计划如何开展和实现这个新方向?

金瑞:大家擦擦眼镜先等一下……

#iBrandUp 对话# 第十期

金瑞 ← 受访

京東 ← 排版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无界社区mixlab(mix-lab)

原文发表时间:2019-02-22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