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跨界无人驾驶技术,探索空间设计与智能技术的融合

每一个尝试新科技,新事物的人都会遭到质疑,

同时也会遇到别人没遇到的困难,

因为他们是拓荒者和先驱。

(左:《失控》作者凯文凯利KK家;右:PIX无人驾驶汽车)

喻川

PIX 创始人 CEO

孵化器 C-Zone 创始人 CEO

· PIX 无人驾驶 | 喻川 ·

We Live, We Move.

PIX是喻川的无人驾驶项目,他希望无人驾驶的移动方式会降低出行成本,消除出勤的焦虑与时间。只需手机上的几个按键就实现:

早八点预约一辆‘共享PIX’出门上班; 十点钟为公司包一辆‘商务PIX’在去机场的路上开会; 下班时约一辆‘健身房PIX’在回家路上完成健身, 再预约一辆‘超市PIX’在家楼下完成今日晚餐食材采购。

(模块化定制 2019年最新智能终端 独家首发)

春芳:无人驾驶PIX 是词组的英文缩写而来,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喻川:PIX是英语单词像素PIXEL的缩写,像素是组成数字图像的基本单位,我们期望我们的产品成为组成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所以使用PIX作为产品的名称。

春芳:看官网介绍,反复出现的 “模块化移动空间” 具体是怎样的场景?

喻川:汽车已经成为家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

无人驾驶技术的出现,会进一步解放驾驶者,自主移动的第三空间在应用场景上充满想象,比如移动办公室、移动咖啡吧,移动酒店,移动的商店等等,这种空间的使用频率极有可能超过家和办公室。

春芳:PIX和其他自动驾驶公司的差别在哪里?

喻川:目前自动驾驶公司主要分为Robo-Taxi 和 Robo-Delivery两类,即无人载客和无人物流,这是“汽车”应用场景上的惯性延续。

PIX试图摆脱“汽车”的定义,把自动驾驶视为一种自主移动能力,这种能力将带给我们Robo-Space——“智能移动空间”,不仅仅是载客和物流,更多行业可以基于“智能移动空间”进行商业模式创新,这就像智能手机和功能手机,功能手机围绕电话和短信,而智能手机已经不是手机,是智能移动终端,大量企业基于智能手机app进行创新。

同时,PIX在产品定义上,更多从城市角度出发,而不是汽车的角度。

(模块化定制智能终端)

春芳:先锋也意味着更大的困难,在通过3D打印实践PIX的过程中,到目前为止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喻川:说服别人相信“智能移动空间”的未来,而又不至于让别人觉得你是“贾老板”可能是最大的困难。

春芳:无人驾驶的过程中,如何获得并处理行驶过程中的反馈数据?处理的算法是自己开发的吗,有什么相对优势?

喻川:获取数据主要通过各种传感器,比如激光雷达、摄像头、RTK、毫米波雷达等等,处理数据主要通过车载的高性能电脑。

部分算法会自己开发,在控制策略、效率、可靠性上都具有优势。

春芳:无人驾驶或者无人机当前的生态还没完全走通,您认为目前制约无人驾驶普及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喻川:成本、法律法规、城市基础设施、零部件可靠性等等都有制约。

我个人认为,当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共用道路系统是最大制约因素,安全可靠的无人驾驶是城市级别的系统工程,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分离的道路系统,会助推无人驾驶大规模普及。

春芳:无人驾驶是对之前无人机(2012年-2015年)的一个延伸吗?

喻川:技术上和制造上有一定的延续性,市场方面有方向上的调整。

(全世界第一款3D打印开源的航拍个人飞行器:FlexBot)

春芳:贵州贵阳距离人才和高校集群都太远,距离成为中关村、硅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招兵买马”上,您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吗?

喻川:我们在贵阳面向全球举办多次线下工程师协作营、工程师实训、工程师挑战赛等活动,同时我们在线上的技术博客也有大量转载,因此我们可以在全球范围触及大量工程师,并从中招募到不少人才。

另外,我们也在筹备英国和美国的办公室,在更大范围内招兵买马。

· 建筑师 | 喻川 ·

技术的尽头是艺术

春芳:本科时,为什么会念建筑专业?

喻川:我非常喜欢这个专业,因为是文理兼修的跨界专业,适合我涉猎广泛的性格特点,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子承父业”,我父亲是建筑师。

春芳:无人机无人驾驶都是技术含量很高的领域,您是如何从建筑设计跨界到新领域的?

喻川:缘于对硬件创新的热爱,在做建筑设计期间,同时组建了一支小开发团队,核心成员是AI方向的教授。

(应用AI生成的底盘设计)

春芳:建筑专业对您后来的从无人机到无人驾驶事业,就专业层面而言,有否一定的连续性?

喻川:我的感觉仍然是在做本行,首先我们从城市和空间的角度来构建产品,我们官网的愿景也是“重构城市”,其次,我们在市场上也会和地产商、建筑师事务所合作。

技术是建筑业变革的原动力,比如工业革命带来现代建筑,物联网带来智慧城市,参数化带来非线性设计,PIX是应用无人驾驶技术来做建筑和城市设计。

春芳:留在一线城市或回故乡,都是很自然的选择,但最终决定回贵阳的原因是?

喻川:其实我们算不上一家地道的“贵阳公司”。

我们在创业初期非常注重全球化基因和视野,目前我们有来自硅谷的投资人,团队是来自4个国家的工程师,核心零部件和技术合作伙伴也来自多个国家,每年频繁组织国际协作活动,在公司文化和价值观上也强调包容和遵守国际规则。

另外,在贵阳的好处是和一线城市保持适当的距离,可以更独立和冷静地洞察技术变革。

春芳:能从建筑成功跨界无人驾驶领域,团队扩大带来的管理问题,您是怎样面对的?您的管理理念是怎样的?

喻川:得益于建筑设计从业背景,我更善于组织跨界团队构成的创新型企业,管理上崇尚自我驱动型组织。

“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我的任务是为团队造“势”和把握趋势,“势”会驱动团队前进。直白一点就是把握好节奏和节点,用一个个小目标驱动和激励团队。

(左图:多用途的概念设计无人车;右图:环球时报对PIX的报道)

春芳:企业家,和做设计师/工程师本质上有什么不同?以及你是怎么适应BOSS这个新角色的?

喻川:面对问题的时候,企业家需要考虑的维度会更多,但建筑师和企业家的核心都是创新精神,挑战未知、创造未来。

快速学习+实践是我适应新角色的法宝。

iBrandUp :

喻川的团队是中国第一支进入美国科技风向标SXSW的创业团队,曾荣获:盛大云计算大赛最具投资价值奖、最佳创意奖(2012年),米其林必比登创业路演挑战赛冠军(2014年),还得到《失控》作者KK、《连线》主编安德森等硅谷大佬的赞誉。

PIX项目启动,也伴随着创业明星的光环,喻川说,因为有莫大的乐趣在其中,创业路并不那么辛苦。原以为地处西南对资讯的互通会有障碍,但他偏偏看重这里跟一线城市间的距离,能让自己更独立和冷静地洞察技术变革。优势和劣势,从不以绝对姿态存在。

▌ 招人,招人,招人! ▌

一个超酷的Loft式创新Lab(改造自5000平米的厂房),大到能骑车的办公室,还有大把机器设备:测试车辆、激光雷达、CNC加工中心、激光切割机、工业级3D打印机、示波器、回流焊、UV打印机、喷切机、车床、台锯等。

快到碗里来

←_←

喻川

科技并不驱动变革。

对于科技带来的选择和机会,

我们的回应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 跨界创客,喻川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无界社区mixlab(mix-lab)

原文发表时间:2019-02-2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