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乱世:科技之城纽约成长记

大数据文摘授权转载自纽约时报

编译:李雷、周家乐、ZoeY、夏雅薇

Euan Robertson刚开始为纽约经济发展团队工作就遇上了倒霉事,因为那时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并引发了金融危机。

Robertson当时穿过市政厅庞大的开放式办公大厅前往会议室,在那里他与市长Michael R. Bloomberg的高级顾问碰面。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情况有多糟糕。”Robertson回忆说,“但是每个人都同意我们最好赶快制定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要在纽约发展科技初创企业和培训技术工人。Robertson说,计划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人才引擎”,这将有助于增加这座城市对技术人员和公司的吸引力。

十年过去了,有充分证据表明纽约正在向着这一目标不断迈进。尽管亚马逊上周的放弃皇后区第二总部计划的临时决定使这一目标受到些挫折 ,这一计划遭到了当地政界人士和社区活动家的抗议,但这并不能阻止科技在纽约的地位攀升。

亚马逊从去年11月开始已经在纽约招聘了5,000名员工,公司表示,这里的人才库是他们选择纽约的主要原因。去年12月,尽管没有亚马逊那样得到纽约政府的大力支持,谷歌仍公布了一项重大扩张计划,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将其纽约职员人数增加一倍,到14,000人。

如今,这座城市已成为成千上万家初创公司的所在地,而纽约地区在吸引风险投资方面的位居湾区第二,而风投正是创业经济的命脉。这里科技领域的职位呈现井喷态势,平均工资超过15万美元,是本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纽约的科技城之梦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这是一条坎坷的道路,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纽约都取得了进步。DoubleClick是互联网泡沫的幸存者,也是数字广告的先驱;谷歌很早就看中了这座城市,并且在其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彭博社也明智地选择了纽约。

但是通过采访二十多位企业家、技术专家及公司负责人,我们了解到,随着城市工业的数字化转型,许多公司选择了这座城市,人们才把这里作为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同时为这座城市发展为科技中心贡献自己的力量。

“事实是,我们陷入了困境,”曾于2008年至2013年间任职纽约市经济发展局局长的Seth Pinsky表示。

纽约的许多技术职位都不在科技公司,相反,这些职位所在的行业是金融、广告和媒体等,而且纽约一直是这些行业的世界领先者。这些行业面临数字时代崛起带来的冲击,并且已经适应了竞争环境,同时振兴了城市经济。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称,纽约非科技行业的技术职位的数量是科技公司的两倍。

即使没有亚马逊,科技也可以在纽约生根发芽、虽然在经济,政治和文化影响方面,金融业都占据主导地位。但科技正在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在整个城市发展中占主要地位。

代号为“Clancy计划”的亚马逊纽约保密发展方案包含了城市劳动力和劳动力市场的详细数据分析,正说明了这一变化。例如,哪些公司在机器学习方面的职位空缺最多,机器学习是一项基本的人工智能技能。方案中提到,前四位是摩根大通,高盛,花旗集团和毕马威,亚马逊和谷歌并列第五。

熟练的技术人员正在从全美各地涌向纽约。但是,十年前启动的本土人才引擎计划也在加速发展。位于罗斯福岛的新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就是该计划的产物,这里目前拥有300名学生,未来20年的学生人数将达到2000人。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和纽约城市大学也正在建设新的校区和研究机构,并开设新课程。

人们被这里的城市设施所吸引,博物馆、戏院、歌剧院、舞蹈中心、爵士乐俱乐部、艺术画廊、酒吧和餐馆,所有这些为生活在硅谷周边提供了便利的选择。

“科技的主要动力是高级人才,”长期从事科技行业的企业家Kevin Ryan说。“纽约科技领域的成功主要是因为纽约的成功。”

纽约的科技史

今天,任何一个设计硬件、编写代码、使用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人都要感谢几十年前发生在纽约这个大都市的那些创新。Fortran,第一个被广泛应用的编程语言,是1957年由IBM的年轻程序员们创造的。

他们的办公室位于东56街,冬季里休息的时候就在中央公园打雪仗。贝尔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明了晶体管、Unix操作系统以及编程语言C和C ++ 等现代计算科学的基础。他们的公司先是位于曼哈顿,然后又搬到新泽西州郊区。

科技创新企业最终都会迁移出城市,如那些崛起于波士顿郊区的微机制造商。但更大的举措是向西部搬迁,从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首先是半导体行业,然后是个人电脑业,都在阳光明媚的北加州扎根。

Todd Krizelman和Stephan Paternot是早期社交媒体网站theGlobe.com的创始人。这个网站建于1999年,但是几年后当互联网泡沫破裂时,它也倒闭了。

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热潮为纽约企业家打开了通往科技的大门,尤其是在新媒体领域,比如像Feed和Suck这样的流行网络杂志。初创企业聚集在曼哈顿的Flatiron区,因此这个地区又被称为“硅巷”(Silicon Alley)。

早期的社交媒体网站Globe.com于1998年底上市时,其股价曾一度飙升超过600%,创下当时的纪录。但就像许多硅巷和硅谷的初创企业一样,几年后互联网泡沫破裂时,TheGlobe.com也倒闭了。

然而,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一个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的企业--谷歌,逆势而为,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来……

谷歌的崛起

Armstrong 曾是谷歌在纽约招的第一位雇员,在公司办公室尚未建立之初他一度在自己的公寓里办公。

2000年夏末,29岁的Timothy Armstrong算得上是一个互联网老手了。在他遇见谷歌的销售主管Omid Kordestani以前,他曾帮助创建一系列风险投资公司,也曾任职高级经理,并在互联网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彼时,谷歌公司正寻求扩张,于是Kordestani安排了Armstrong与其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硅谷会面。

Armstrong回忆说,谷歌的想法只不过是想要一份大的广告业务,而纽约就是广告资金所在地。他签了一份仅仅一页,并且没有提供任何保障的合同。

“当时的想法是,如果不成功的话,也没什么损失。” Armstrong说。

他成为谷歌在纽约的第一个雇员,在West 86th Street的公寓工作。在这家公司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互联网迅速发展,广告公司和消费品公司对这家初创公司所能提供的服务——在搜索结果中做广告表示怀疑。

Armstrong想买一台传真机来处理广告订单和账单。Page 和Brin告诉他,在批准购买之前,他们想先看看订单。

Armstrong回忆说:“这就显示了人们当时对网络做广告有多不确定。”

随后,广告订单逐渐增多,为公司业务的蓬勃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随后,谷歌在纽约的员工队伍扩大了。

2003年,谷歌计算机科学家Craig Nevill-Manning想在纽约建立一个工程和研究前哨站。所有人都认为最好的软件工程师在硅谷,因此公司高管对这个想法并没有抱希望。但他们告诉他,如果他能在纽约找到“有谷歌价值”的人才,他就可以继续这个想法。结果,他第一年就雇佣了25名员工。

贝尔实验室的研究员Corinna Cortes是最早被招募的人之一。她加入谷歌,开始在纽约建立一个研究机构。Cortes住在West Village,有两个孩子,非常乐意有机会在谷歌从事尖端计算机科学的工作以维持她的城市生活。她喜欢Lincoln Center的剧院和歌剧,Greenwich Village和Soho的餐厅,以及哈德逊河和中央公园的小径。她已经完成了14次纽约市马拉松,她喜欢骑车去工作。

“我不可能去Mountain View,” Cortes说,她现在在纽约的谷歌研究院队伍里有大约200名科学家。“我不打算住在郊区。”

2006年,谷歌,当时硅谷的宠儿,正在大规模地迁入纽约,搬进了Chelsea的Art Deco大楼。它需要空间,因为它将稳步增加其在纽约的员工人数,到今天,谷歌在纽约的员工达700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技术人员。去年12月,该公司宣布将在Manhattan投资10亿美元用来增加办公空间。

搅局者

2009年初,随着城市经济的动荡,Bloomberg的一个小团队开始了代号为“搅局者”的分析项目。该团队采访了数百名高管、风险投资家、城市专家和教育工作者,研究了技术驱动的硅谷经济增长和以色列在Haifa的创业团队。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纽约需要更多的计算机工程专业知识。该城市在金融、媒体、广告、法律和咨询等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为什么不将支持这些行业的技术也引入这里呢?Bloomberg把这个技术推广计划称为“应用科学”。

之前分管经济发展的副市长Robert Steel说:“应用科学将是创造新数字世界的关键。这是我们的口号,我们认为它是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的催化剂。”

该市推动了应用科学实验,包括初创企业孵化器、网络活动、培训和实习项目,涉及了几乎所有的公私合作关系。在该市的应用科学运动中,最重要的一步是创建一所专注于技术和创业创新的新研究生院。

为此,Bloomberg 和 Steel进行了一场引人注目的竞争,联合了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不过,最终,以康奈尔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的联合投标胜出而告终。

康奈尔大学的技术提案完全符合Bloomberg将科学与工业融合的想法,本地公司的研究生项目是课程的主要部分。

“在纽约,人们被现实世界中的问题所驱动,这些问题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在硅谷,则更多的是先研究技术,然后再弄清楚如何赚钱。”康奈尔理工学院(Cornell Tech)院长Daniel Huttenlocher说。他曾在硅谷工作,也是亚马逊董事会成员。

纽约科技机器的引擎开始飞速转动

在发展健康的技术中心,初创企业会催生其他初创企业。从芯片制造的早期开始,硅谷就出现了这种模式,因为来自Shockley Semiconductor实验室的年轻创业者先成立了Fairchild Semiconductor公司,后来又建立了Intel公司。

但在纽约,最近几年才加速了初创企业催生的良性循环。企业家和投资者说,纽约的科技界花了很长时间才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成功故事、人际网络和自信,从而激发了一系列的冒险之旅。

Kevin Ryan加入了蓬勃发展的互联网行业,1996年作为第一批员工加入了DoubleClick。

DoubleClick再次成为纽约企业家培训基地的开拓者。成就最突出的是前DoubleClick首席执行官Kevin Ryan。他成为了六家公司的创始人,其中包括两家电子商务公司Gilt Groupe和Zola;在线商业新闻网站Business Insider;以及数据库公司MongoDB。

Ryan是卡特彼勒公司一位经理的儿子,他在中西部和欧洲长大,当时他的父亲被派往国外。 他在耶鲁大学主修经济学,在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获得MBA学位,他曾在华尔街工作,并于1995年协助开发了Dilbert网站,并担任媒体公司E. W. Scripps的经理。

第二年,瑞安先生投身新兴的互联网行业,加入DoubleClick,成为该公司创始的十几名员工之一,最初担任首席财务官,后来升任首席执行官。 他在2005年离开了DoubleClick,2年后谷歌收购了DoubleClick。

“我来到纽约,因为它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Ryan说。“我留下来,因为我认为它也将成为一个科技城市。”

纽约着实花了一些时间成为一个科技城市。科技投资者经常建议他在硅谷创业会更好,尤其是当他和另外两位DoubleClick前同事德怀特•梅里曼(Dwight Merriman)和艾略特·霍洛维茨(Eliot Horowitz)在2008年创建MongoDB时。MongoDB是一家数据库制造商,起初成长缓慢,但事实证明它在商业和金融上都取得了成功。该公司股价目前约为每股100美元,高于其在2017年10月上市时每股24美元的发行价。现在它的价值超过50亿美元。

将失败视为一种学习实验是当今这个充满活力的新兴经济体的另一个特征。Ryan先生从Gilt公司的经验中总结道。

Gilt是一家电子商务网站,提供网上闪购奢侈品服务,它筹集了大量资金,然后迅速增长,后来没落。2016年,Gilt以2.5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的母公司哈德逊湾(Hudson’s Bay),这个价格低于Gilt获得的风险投资。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如何通过闪购来赚钱——从来没有人想过,” Gilt公司的创始人之一Ryan先生说。去年,Gilt被卖给了电子商务网站Rue La La,成交价格只是哈德逊湾公司当初购买价格的一小部分。

但在2013年,包括Ryan在内的一群Gilt的前同事们,利用他们学到的知识,创办了婚礼策划网站Zola。该公司的在线礼品注册和其他服务已经被50多万对夫妇使用,去年5月,这家初创公司筹集了1亿美元。

左拉(Zola)的创始人马山林(Shan-Lyn Ma) 10年前搬到这座城市来,她为纽约在科技领域发生的变化感到惊叹。

在过去两年中,Zola的员工人数增加了两倍,已达到155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女性。该公司在曼哈顿下城的办公室设有运营、财务、营销、销售规划和物流团队。然而,最大的一个群体,约占总数的四分之一,是工程人员。

对Zola来说,纽约为他们提供了接触大型时尚、设计和零售行业的人才和专业知识的途径。它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善琳(Shan-Lyn Ma)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MBA,曾担任雅虎(Yahoo)的产品经理。

“最重要的是,现在人们在科技领域拥有的绝对数量和经验,”马女士说。“现在,你只要走到街上,就会听到有关科技产品的讨论。”

纽约的迷人之处

位于第八大道111号的谷歌办公楼是该公司2010年买下的。他们去年12月宣布的一项重大扩张计划,可能会使谷歌在纽约的员工数量在未来10年增加一倍,达到1.4万人。

当玛丽亚·塞缪尔(Maria Samuel)于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毕业时,她曾被Apple和Google聘用。她从九年级开始编写代码,并使用过七种编程语言。 作为休斯顿NASA的实习生时,她与一个计划火星任务的团队合作过。

但萨缪尔女士最终接受了高盛的邀请,于2015年加入这家投行。

作为一名产品经理,她与团队一起开发用于市场分析、客户沟通和交易的软件。她将金融市场视为一扇了解行业、市场和行为的窗口。“每天,我都在不断地学习,”她说。

金融危机之后,拥有计算机技能的毕业生纷纷离开华尔街,前往硅谷。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金融业正在吸引年轻的人才和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

例如,去年,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聘请了谷歌的高级人工智能产品经理Apoorv Saxena来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开发,并从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聘请了Manuela Veloso领导一个人工智能研究团队。

对25岁的萨缪尔来说,这份工作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但工作地点也很有吸引力。她的许多朋友都是从纽约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的。萨缪尔在大学时曾在合唱团和无伴奏合唱团里演唱,她说自己是“百老汇狂热者”。

对于大多数应届毕业生来说,10年前的金融危机已成为遥远的记忆。如今,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不是华尔街,而是Facebook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他们基于收集消费者数据和定向广告的商业模式,他们成为全球关注隐私和虚假新闻的焦点。

目前高盛(Goldman Sachs)高级合伙人R·马丁·查韦斯(R. Martin Chavez)正在招聘人才。查韦斯也是一位拥有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的计算机科学家。

在招聘活动中,他说,谷歌和Facebook做了“了不起的事情”,并迅速补充道:“如果你想做广告,那你确实应该去像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地方。但如果你想用数学和软件为政府、企业和其他机构解决难题,那么你应该来高盛。”

随着纽约科技行业的发展,政策制定者和高管们希望将业务范围扩大到曼哈顿和布鲁克林的富人区以外。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是一位在纽约生活了30多年的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他在皇后区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 Queens) 针对亚马逊(Amazon)计划搬进去的抗议活动中看到了一个警示信号。

“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本地居民感觉,亚马逊的到来不是在帮助他们,而只会推高他们的生活成本,”威尔逊在谈到社区时说。“要想在纽约取得真正的成功,科技行业的好处必须延伸到每一个社区。”

黛博拉·埃斯特林(Deborah Estrin)是2012年加入康奈尔理工学院的首位非康奈尔计算机科学家。埃斯特林当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并没打算搬家。但当她读了康奈尔理工学院的建议书,便对其中对应用技术的认同感到了共鸣。

埃斯特林说,纽约的优势在于,它让来自其他行业的人,一起专注于那些需要技术解决方案的问题上。

她说:“如果你从事的是纯技术,例如超高速芯片或高级系统软件,硅谷仍是理想之地,但在其他方面,纽约确实更有可能成为一个理想之地。”

相关报道:

https://www.nytimes.com/2019/02/22/technology/nyc-tech-startups.html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9-03-0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