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aS和公有云鼻祖Salesforce背后的低调男人

似乎每个成功的大公司背后都有一个低调的男人,一位公众知之甚少的幕后英雄。 站在 Apple 背后的男人是史蒂夫•沃兹尼亚克,而大多数人只看到乔帮主。 那么站在世界上最早和最成功的 SaaS 公司 Salesforce 背后的男人又是谁呢?我们知道贝尼奥夫,但这个人同样值得为人所知。

SaaS和公有云鼻祖Salesforce背后的低调男人:帕克-哈里斯

帕克·哈里斯坐在 Kinkaid 的窗前,一家位于加州 Burlingame 的牛排馆,凝视着安扎泻湖,马克·贝尼奥夫走进来。

午餐是贝尼奥夫安排的,他是 Oracle 的明星高管,刚带着一个新的创业理念从印度休假回来,而这个理念就是改变全球企业服务和软件行业的 SaaS 。他在找一位可以合作的工程师,哈里斯得到强烈推荐。

然而,很难想象他在硅谷默默无名。哈里斯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去了佛蒙特的一所小型文科学院,主修英国文学。与贝尼奥夫相比,他显得不为人知。

没有寒暄,急性子的贝尼奥夫直入主题。

“是这样,”他告诉哈里斯, “我想创办一家公司,开创一种新的软件服务。”

贝尼奥夫的想法很简单:建立一个负担得起的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并完全在线提供服务。他想做 CRM ,让销售人员跟踪销售线索及管理客户,像在亚马逊上买书一样简单。

当时大多数 CRM 解决方案托管在公司自己的服务器上。这些公司花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来安装易用性非常之差的软件,并且要花费数百万美元。贝尼奥夫想销售更便宜、质量更好的 CRM ,它建立在网上,或者在“云端” ,所以各种规模的公司都可以轻松部署。

“那么,你们怎么样?这个事感兴趣吗?“贝尼奥夫问哈里斯。

哈里斯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但哈里斯知道这是一个不能拒绝的机会。彼时互联网正在兴起,贝尼奥夫的想法可能是革命性的:如果实现,它会颠覆整个软件行业。即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帕克认为,贝尼奥夫在硅谷的关系也可以带来更多机会。

哈里斯告诉他,“我们是你在硅谷能找到的最棒的团队。”

1999年3月,Benioff,Harris,以及 Harris 以前公司的另两位创始人在 Telegraph Hill 的一间小公寓里推出了 Salesforce.com 。

十多年后, Salesforce 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五大软件公司,年收入50亿美元,市场价值超过470亿美元。它是旧金山最大的技术雇主,在该城拥有约5000名员工,到2017年,其总部将迁入旧金山最新的高度为1070英尺的 Salesforce Tower 。

每个人都知道贝尼奥夫,这个口无遮拦影响力极大的 CEO 。但哈里斯是 Salesforce 的产品和研发主管,与贝尼奥夫一样负责地在旧金山建立最强大的技术公司。

计算机和数学天才爱上了文学

1977年,苹果发布了 Appll II,苹果历史上第一个打入主流个人电脑市场的主要产品。

同年,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名8年级学生在他的祖父给他买了一台 Apple II 时,首次尝到了计算机编程的滋味。他所在的学校也有几台这个国家的第一批 Apple II 。他马上就成为电脑的痴迷者。

那个孩子是帕克哈里斯。

作为纺织品销售员的儿子,哈里斯长大后爱上了电脑和数学。他在8年级开始编程,并用盒式磁带存储项目,他还是 Atari 的 Pong 视频游戏的大粉丝。

但哈里斯对法语和经典文学也很有兴趣,阅读是他最喜欢的消遣之一。在法国高中毕业后,他能说流利的法语。

所以在选大学的时候,哈里斯放弃了计算机科学,在佛蒙特州米德尔伯里的一所小型文科学院主修英国文学。

“我的左右脑都很发达,” Harris 说。

大学毕业后,哈里斯回到了他真正喜欢的方向:计算机编程。他开始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工作,编写在 Mac 上运行的定制法语会计软件 。这件事很有意思,但市场太窄了。几年后,25岁的哈里斯和他的老板搬到了旧金山,他的老板正在扩张版图。

一到湾区,他眼前的是全新的机会。最终,他和两位联合创始人推出了名为 Left Coast Software 的 Java 编程公司。

Left Coast Software 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一个咨询客户是 Saba Software ,一家人力资源软件制造商,在2000年上市, Saba 的 CEO Bobby Yazdani 对他们三个人印象非常深刻,一直想把他们挖来。但他们希望从头开始,拒绝了 Offer 。

所以当 Benioff 在1998年秋天想找到有才华的工程师时, Yazdani 推荐了这3位。

Salesforce 的第一个办公室是 Telegraph Hill 一个公寓的卧室

根据贝尼奥夫所著的《在云端》所讲, Moellenhoff 在他们的第一次会议上告诉 Benioff “这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实际上,Moellenhoff 只是想知道贝尼奥夫在面对反面意见时的反应。)

为了让他们上船,贝尼奥夫必须解释他的“结束传统软件业务”的宏伟愿景。

这不仅仅是成本更低更好的产品。而是关于替换长期的安装过程,并将一切转移到互联网上的宏伟构想。他想从根本上改变商业模式:没有更多的长期合同或昂贵的许可交易,只有50美元的按月订阅费用。

“技术成本会越来越低,并更容易使用,这是一个连续体。让我们驾驭这个趋势吧“贝尼奥夫告诉他们。

还有一个最后的问题:哈里斯想在旧金山工作。当时,技术公司在旧金山是不常见的,因为大多数工程师在硅谷,南部湾地区工作,谷歌、雅虎和 Facebook 等公司都坐落与此。

“我有同样的问题,”贝尼奥夫告诉哈里斯, “ Salesforce 将位于旧金山。”

三个人都上船了。

建立互联网历史上最高效的工程团队

Salesforce 的早期投资人(CNET 联合创始人)Halsey Minor 说,开发效率是让 Salesforce 真正特别的事情之一。 “哈里斯创造了互联网史上最有效的发展组织之一,”他告诉我们。

这开始于公司成立之初。

1999年3月有一段时间,在 Salesforce 的第一周, 哈里斯把 Moellenhoff 和 Dominguez 叫到称为他们在 Telegraph Hill 的办公室的客厅。走到白板前,哈里斯拿起马克笔,开始写道:“快速,简单,正确。

哈里斯说“这些将是我们的关键价值。”

Parker Harris 在 Salesforce 早期

哈里斯的观点不仅仅是修辞。

速度至关重要,因为 Salesforce 完全通过网络提供,这种模式现在通常称为软件即服务(SaaS)。

当时,大多数商业软件完全在员工的 PC 上运行,有时通过快速的公司网络从公司自己的服务器中获取数据。互联网连接不像现在这么快速可靠,人们经常反对,“我必须一直连网才能使用 SaaS 产品。”

克服这种反对意见的唯一方法是让 Salesforce 的服务如闪电般快速。

简单也很重要,因为那时的工程师对复杂代码有着天生的自豪感。哈里斯和团队知道这是在减缓开发过程,让扩展性变得很难。

第三点——“正确(第一次就做对)”,可能看起来有点过时,每个人都知道 Facebook 的著名口头禅,“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

但这样做会阻碍速度:如果你想快速成长,你不能花时间来解决很多错误。它也反映了企业和消费者服务之间的差异。如果 Facebook 失败,唯一真正受伤害的是 Facebook (及其广告客户)。如果 Salesforce 失败,其客户将失去销售和收入。

这三个价值观使得 Salesforce 能保持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型工程团队多年。当它在2004年上市时, Salesforce 总共只有不超过25个开发人员,对一个年收入接近1亿美元的公司来说,这个数字惊人的小。

“巨大的的赌注”

让公司“敏捷开发”过程转型,不得不说是哈里斯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是在2006年, Salesforce 变得如此庞大,以至于工程团队不能坐在彼此的听觉范围内。进度明显放慢,产品更新不频繁,人们越来越沮丧。

在此之前, Salesforce 使用了一种称为“瀑布”的传统开发流程,该流程是线性的,并基于预定的时间表和预算。可预测性更高,但效率太低,特别是当团队越来越大的时候。

因此,两个 Salesforce 工程师 Chris Fry 和 Steve Greene 建议哈里斯让他们试行敏捷开发。这是一个更迭代的方法,依靠小型,跨职能的团队来缩短开发周期。

敏捷还使得更容易推出快速和定期更新,对于任何 SaaS 业务来说(如 Salesforce )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使用传统软件,客户购买和安装软件一次,直到下一个主要版本,才能得到预期的部分改进。 Salesforce 倡导的 SaaS 模式的一大优势是客户可以获得稳定的改进。

但是,只有当公司可以交付它们才有效。

哈里斯喜欢这个敏捷的想法。但支持者寥寥无几,只有他想要更进一步。

“让我们跳过去,来个大飞跃,”哈里斯告诉团队。 “我们的系统遇到问题了,没时间等,所以让我们立即解决它。”

“这是一个巨大的赌注,”前销售工程师,现在是 Bigcommerce 的研发高级副总裁 Ron Pragides 说。 “如果哈里斯发错了指令,而工程团队没有马上做出反应, Salesforce 将会有完全不同的轨迹。

起初,研发团队有强烈的抵抗。事实上,当时敏捷领域的领先专家之一甚至拒绝了 Salesforce 的咨询角色,因为它的风险性。

但哈里斯坚持下来,推动弗莱和格林向前走。他知道如果他没有尽快加快和简化 Salesforce 的开发过程,公司将陷入危机。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整个工程团队停下来,经过严格的培训。最终,在短短三个月内,遍布30个团队的200多名工程师完成了向敏捷的全过渡。

这一举动取得了巨大成功。转型之后, Salesforce 的主要发布时间减少了60%,而整体生产力上升了38%。

前 Salesforce 首席营销官 Tien Tzuo(现为 Zuora 的首席执行官)说,这是哈里斯作为领导者的一个巨大的时刻。 “这是帕克的一个巨大的增长时刻。它真的允许组织扩展,它真的让帕克的影响力扩大。

敏捷开发为 Salesforce 提升了效率

哈里斯的阴与贝尼奥夫的阳

对于 Salesforce 的巨大成功来说,哈里斯在企业技术圈之外仍然相对陌生。

有些人将他与 Apple 联合创始人,负责研发的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以及 Oracle 联合创始人及架构师鲍勃·米纳(Bob Miner)做对比,这两位技术人员的生活轨迹与创始人相比黯然失色。

贝尼奥夫是一个6英尺5英寸,体重300磅的大块头,个性鲜明。他是 Oracle 创始人Larry Ellison最信任的弟子。25岁就年薪30万美元,是甲骨文最年轻的副总裁,开一辆骚包的法拉利 Mondial敞篷车。他是天生的领导者,高大,拳头砰砰直跳,有时傲慢。

哈里斯,则完全相反,中等个子,他平静,简洁,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他在 Salesforce 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大公司经验。现在仍然在周末去参加孩子们的足球比赛,在场边欢呼,而其他爸爸甚至不会注意到他的巨额财富和成功。

“跟他聊天,你永远不会知道, Parker 是硅谷最成功的工程师之一,” Salesforce 的第一任首席执行官 John Dillon 说,他在和 Benioff 的一次争吵后离开公司。

但他们相反的个性可能是他们为什么如此融洽的原因。

MileIQ 的首席执行官 Chuck Dietrich 说,Parker Harris 是理性的声音,而 CEO Marc Benioff 则是有远见的人,他在 Salesforce 工作了9年,担任过副总裁。 “他们是阴阳。不是乐观者与悲观者,而更像是未来主义者和现实,“迪特里奇说。

“我认为这就是最佳搭档,”Brian Millham,Salesforce 全球商业销售总裁告诉我们。 “ Marc 为我们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树立愿景和目标。帕克总是说:‘好吧,可以交付,但不要想着下季度就做出来。’”

首席执行官 Dillon 说,“ Marc 很自我,这不一定是坏事,马克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但他与帕克不是竞争关系,所以在这方面,他们搭档的很好。”

早期投资者 Halsey Minor 同意。 “如果帕克和马克一样,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情况。但帕克相反,他是 Marc 的补充。”

例如,迪特里奇曾经接近签订一个主要的无线运营商一个几百万美元的交易,这将是 Salesforce 历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贝尼奥夫在过程中是支持的,但它需要做很多自定义工作,哈里斯这时候就很理智。”

“不,我们不能这样做,”哈里斯告诉团队。 “工作量太大了,它会改变我们的多租户模式。”

“多租户”意味着很多客户共享在 Salesforce 数据中心中运行的公共组件。在现在的 SaaS 公司很常见,但当时它让很多大客户保持警惕。当他们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中运行时,他们控制每个部分,并且在出现错误时知道在哪里查看。多租户增加了不确定性。

但帕克知道,过度使用单一交易可能会削弱 Salesforce 的注意力,并导致向其他客户承诺的功能交付不足。在帕克看来,无论这单生意多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一碗水端平,即使这会让许多销售经理因丢单而陷入沮丧。

这被证明是正确的决策,因为 Salesforce 的成功从那时起开始显现。

哈里斯在 Dreamforce 的演讲期间打扮成“回到未来”里的博士

但同时,贝尼奥夫也推动哈里斯实现贝尼奥夫对未来的愿景。

哈里斯会是第一个同意这个概念的人。 “ Marc 是个极富想法的家伙,很难跟上马克的节奏...我必须同化很多,所以我的倾向是把想实现的东西组织起来,让它有意义,有时要容忍不一致,“他说。

以 Fitbit 为例,一款活动跟踪可穿戴设备。

2008年左右, Fitbit 在旧金山的技术展上展示了其第一个跟踪产品之后, Benioff 经常在管理会议上免费发送 Fitbits 。他把它当作技术的未来,在“可穿戴”甚至不是技术领域一部分的时候。

人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快到2014年的时候, Benioff 和 Parker 展示了他们的最新产品,一个叫 Wave Analytics 的数据分析平台,作为 Salesforce 的未来。 Fitbit 等设备生成的大量数据现在是“大数据”趋势的重要组成部分,哈里斯认为这将刺激公司的下一波增长。

这种情况一再发生。

“看看我们作为一个公司经历了哪些趋势,我们创立公司是要做关于云计算的,现在仍然在做云计算。然后我们经历了社交,当 Facebook 出来的时候,太疯狂了。然后是移动化,我们做了移动转型,我们不是天生的移动型公司,但今天每个公司都是,所以我们进行了移动转型。作为一个公司,我们谈了很多数据科学世界发生的事情,用大规模的计算机网络,物联网,设备以及所有这些我们都谈过,”哈里斯说。

“ Marc 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愿景,方向,”Harris继续说。 “我和他在一起,想着我们怎么去那里。我们反弹彼此的想法,试图使它成为一条正确的道路。

表里如一的好人

然而,什么使哈里斯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者,可能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因,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在与哈里斯的朋友和同事的几十次访谈中,同样的话重复地来描述他:谦卑,低调,好相处,平易近人,无私,关怀,可爱和朴实。

例如,当我们询问敏捷转型时,哈里斯把这一切归功于 Fry 和 Greene 。 “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功劳,”他告诉我们。 “我认为我的功劳在于,从公司里找到有远见的人,或者让他们进来,然后授权他们帮我。”

Salesforce 第一个人力资源经理 Nancy Connery 说, Harris 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人之一

Salesforce 的第一个人力资源经理 Nancy Connery 说,早期事情一团糟的时候,哈里斯就带着鲜花来到她的办公室。 “你的工作很辛苦,我只是想感谢你,”他告诉她。

Salesforce 基金会总裁 Suzanne DiBianca 说:“我记得站在一个凳子上,上午2点在一场重要的 Salesforce 活动前,粉刷天花板。帕克就在那里,站在我旁边。”

贝尼奥夫也在很多场合深受哈里斯的感动。其中一个时刻发生在2004年 Salesforce IPO 之前的那一天。

Salesforce 在 Tao 享用晚餐, Tao 是一家位于纽约市的高档亚洲餐厅,拥有20英尺的佛像。大多数早期的 Salesforce 高管都在那里,在二楼的私人房间,庆祝公司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哈里斯走到贝尼奥夫面前,递给他一个礼物:一个装裱起来的美国运通信封。这是贝尼奥夫用来写下 Salesforce 的第一个 V2MOM(愿景,价值,方法,阻碍和措施的缩写) 的信封。这是 Salesforce 从第1天开始公司每个主要决策的指南。Benioff 从 Oracle 带来了这个方法。

“我把这个信封放在抽屉里,并保存下来。在这样的事件之前做一些事情是很酷的,“Harris说。

Benioff 和其他三位创始人在第一个 V2MOM 中写的内容,展示了 Salesforce 如何从一开始就重视“合适的人”:第一个价值是“世界级组织”,第一个方法是“雇佣团队”。其他目标也都实现了,包括维持“亚马逊品质”的可用性和上市。

写在上面对于成功的最终衡量是什么?“我们都变得富有。”

Salesforce 在这方面表现相当不错。

根据2014年6月的财务备案,Parker Harris 仍然是 Benioff 之后的第二大个人股东,拥有约280万股。这意味着他的股票价值约1.6亿美元。他还得到经常补助金和其他补偿。在2014年,他从公司获得了超过400万美元。

同时,贝尼奥夫拥有近4400万股,价值约25亿美元。

那么,哈里斯和贝尼奥夫在公司的成功中,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吗?这似乎是他的最少关注的。

“我很开心。我不是在寻找那种认可。 Marc 应该得到所有的认可,”Harris告诉我们。

“我认为真正的财富是我们建立的公司,这是让我快乐的原因,“哈里斯微笑着说。 “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所以这是我真正需要的。

本文由 Ink @ SaaS 洞察编译自: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parker-harris-salesforce-cofounder-profile-2015-2?from=timeline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CRM日记本(CRM_journal)

原文发表时间:2016-12-2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