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纯洁的微笑蹲在ICU的门口,我看到了死亡的样子

蹲在ICU的门口,我看到了死亡的样子

前两天我在 V2EX 上闲逛,看到了看到一个程序员在哭诉,大家赶紧快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吧,不然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看了帖子之后心中一紧,这是漂泊在外的游子心中最软的地方,父母渐渐老去,我们仍然在外漂泊,意外和关心的电话,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2016年年末,我的老母亲就是这样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走了,2017年整整一年我都没有走出来,突然感觉原来的信仰崩塌了,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因此当我看到沉默王二同学的这篇文章时,感触很深。也想对读者说一句:如果有可能尽量多回回家看看自己父母,或者实在没有时间打打电话也好。

下面为他的经历:


1.

“我爹有生命危险吗?”,听到母亲充满恐惧的哽咽声,我问。

“重症监护室。你啥时候过来?”母亲问我。

“我现在!”

事发突然,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据我所知,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人,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至亲的身上(也没人会想过)。

说实话,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假如父亲走了,赡养母亲、照顾妹妹的责任我就必须承担起来。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2.

夜里八点多,我开着车——从洛阳,到三门峡。一路上心情复杂,回想起和父亲的点点滴滴,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

记得四岁的时候,父亲下煤窑被撞折了腰。关于这件事,我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唯有母亲翻窗钻进汽车里的狼狈样子——地里还有麦子要收。我急得嗷嗷大哭,二舅拽着我,要我懂事。

父亲也留存了一些记忆,关于我的淘气和可笑。他说,为了偷吃窗台上的奶粉和糖,我竟然把凳子放在他的病床上,然后爬上去,趁他睡着的时候。按他这么说,肯定是假装睡着了,故意要看我笑话。

每个人都不容易!但要我来说的话,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人更不容易,尤其像我父母亲这样的农民——他们的使命大概只有一个,就是把孩子从农村拽向城市。

父亲对我的教育方式非常严厉,动不动就揍我——挨打的时候也是最恨他的时候。但我知道他爱我,尽了他最大的力气。

时至今日,我没能成为他想象中的样子,但算不上太差。我听过这么一句话:“从幸福家庭走出来的人,用童年修复一生;从不幸家庭走出来的人,用一生修复童年。”我的家庭算不上幸福,也算不上不幸福,我从这里走出来,充满对生活的敬意。

我祈求父亲能挺过去!

3.

到了三门峡市医院,见到了泣不成声的母亲,还有疲倦不堪的二舅;见不到躺在 ICU 的父亲;也见不到医生。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究竟有多么糟糕,很难从母亲的描述中判断出来。我知道,所能做的就是:沉住气,等下去。

第二天一早,熙熙攘攘的人群涌来,堵在通往 ICU 的门道。有的人失声痛哭,有的人掩面而泣,有的人面色沉重,有的人看到了死亡的样子。还有一些人,像我,努力在脸上挂着笑容。

生命有多脆弱,在这里,感受得真真切切。

9 点多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医生,他说父亲的情况需要再做两次检查,然后才能决定是否要做开颅手术。

12 点多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父亲。推他去做检查的时候,我没敢叫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掉眼泪,那样显得不够男子汉。我就让妹妹叫他,他听到了,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我们。哦,他是有意识的!

做脑部检查的时候,只留我一个人在里面。我偷偷地摸了摸父亲的手,感觉有一把小刀在手上划过。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幸好没有人看得见,我赶紧拭了去。

检查做完后,又是漫长的等待。

4.

医药费很贵,一天不到的时间花费了将近 4000 块。我想抓紧时间去给父亲办新农合的医保,但没想到的是,那群没良心的办事人员刁难了我。

不办的原因是外伤引起的脑出血不在医保的范围。第一次听说。但医生说可以报的。我不知道这些办事人员怎么想的,也许他们的脑袋被驴踢了。

幸好二舅来了,告诉我不要着急。他想了想,去开了急诊证明,并盖了章。拿着急诊证明和住院证再过来办的时候,这些被驴踢了脑袋的人竟然肯办了!至于为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我想,她们要么告诉我应该先去办个急诊证明;要么就永远也不办。这样更符合程序员的思维。

5.

第三天早上,我开车送妹妹去学校做高考前的体检。回医院的路上,竟然发生了车祸。一个骑摩托的人撞了我的车,摔出去很远。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上。这个节骨眼,再出这样的意外,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慌慌张张地下了车,报了警。摔倒的大哥要我扶他起来到路边缓缓——我没遇到坏心眼的人,很幸运。

问了他的情况,他说还好,就是扭住了脖子。我也给他说了我的情况,父亲还在重症监护室,需要过去照顾他。

这位大哥人不错,说我们都是倒霉的人,他不会为难我。叫我打电话给 110 和 120,说不用过来了,我们自己私了。

大哥要了 300 百,我二话没说给了。见他发动着了摩托车,我也开车去了医院。

世上的人有好有坏,我遇到了好人。

6.

快到医院的时候,ICU 打电话说父亲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到了医院进电梯的时候,看到奶奶来了,满头的白发。她来看她的儿子了。幸好父亲转危为安,不然头发全白的人看到头发半白的人躺在床上,该有多么的伤心呢。

亲戚们也断断续续地过来探望了。有的是出于真的担心,有的只是走个过程。

人来了要寒暄,人走的时候要送。人情世故,不过如此

7.

得知这个糟糕的消息后,网友范蠡第一个发来了红包,并再三要求我收了。我们也不过是聊过几次而已,这样的举动实在令人感动。

兄弟少博打来电话,埋怨我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并再三叮嘱我照顾好父亲,无论花多少钱都要照顾好,并声称 10 万之内,他帮我解决。好兄弟之间,你如果有事没有告诉他,他真的会给你急。

我不想麻烦任何人,发朋友圈只不过是抒发一下郁结的心情。许许多多的朋友看到了,不仅发来祝福,还愿意提供必要的帮助。

在我们的生命里,兄弟只需要那么两三个,就够了。他们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会第一时间冲上来,安慰你,帮助你。

这让我想起来了 F4 的那首歌:累了不要见外,把我挖出来,吐个痛快;看不惯朋友有难,谁还冷冷地围观,我的手心为你握起来

8.

医生说父亲至少要住院 20 天,只要悉心照顾,脑袋里的淤血就能消散,像正常人一样。20 多天很长,母亲就劝我回洛阳工作。但我怕母亲累倒,也想尽心地照顾父亲,就打算一直在三门峡待到父亲出院。

我通过渠道买了一台华为的 Matebook——有了电脑,我不仅可以写作,还可以敲代码。既能够照顾父亲,又能够陪伴母亲,还能兼顾工作。

人这一辈子,一直在不停地奔波着,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自己,但却很少为了父母。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纯洁的微笑(keeppuresmile)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9-04-2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 Docker(四):Docker 三剑客之 Docker Compose

    前两篇文章我们介绍了 Dockerfile 的使用Docker(二):Dockerfile 使用介绍,我们知道使用一个 Dockerfile 模板文件可以定义一...

    纯洁的微笑
  • 设计一个百万级的消息推送系统

    先简单说下本次的主题,由于我最近做的是物联网相关的开发工作,其中就不免会遇到和设备的交互。

    纯洁的微笑
  • 这场程序设计大赛有点硬核,它究竟怎么玩的?

    大学虚度光阴几年,就连玩都感觉玩腻了,当时再过一年就毕业了,心中满是愧疚和无奈,想着我的大学竟然没有干成任何一件让我满意的事情,如果就这样毕业了,太多遗憾和没意...

    纯洁的微笑
  • 126-取出指定时间段的文本

    很多类似于日志这样的文件中都有时间字段。有时候,我们希望取出某一时间段的数据。 例如这个文件:

    凯茜的老爸
  • 到2021年机器人将使美国就业机会减少6%

    美国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到2021年机器人将使美国的所有工作机会减少6%,从客户服务代表到卡车和出租车司机的各行各业都将受到影响。...

    人工智能快报
  • 原 初学图论-Kahn拓扑排序算法(Kah

    不高不富不帅的陈政_
  • time 模块 5 个用法

    double
  • 砰砰砰,用你的小拳拳杀出一条血路吧!

    VRPinea
  • 第2阶段——编写uboot之启动内核和制作Makefile(2)

    目标: 1   添加头文件setup.h和serial.h 2   写main函数       2.1 帮内核设置串口0, (内核启动会打印出启动信息)    ...

    张诺谦
  • 黑客能入侵你的梦境了!MIT梦境实验室开发出现实版“盗梦空间”

    在人的一生中,睡眠占据了三分之一。我们会做梦,虽然我们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是为什么。尽管这些夜晚的图像和故事情节的混合已经吸引了几代人的想象力,但现代科学基本上认...

    新智元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