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滴滴

自2012年创立以来,这家打车巨头就没少过争议。

2016年3月,深圳公安部门排查发现,滴滴网约车司机中有吸毒前科人员1425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661名;

2018年3月,曝出滴滴利用大数据杀熟,同样的路线不同用户服务价格不同;

2018年5月,郑州21岁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郑州火车站,中途被司机杀害,随后司机跳河自杀;

2018年8月,温州乐清一女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司机2019年2月1日一审被判死刑;

2018年10月,某乘客叫了一辆滴滴礼橙专车,专车有供乘客使用的饮用水,乘客饮用后发现是尿,随后司机因违背滴滴服务规则被封禁;

2015-18年3年时间,滴滴共曝出15起性侵事件。

在舆论声讨下,滴滴于2018年8月27日被迫关闭了顺风车业务。

此举给了其他打车企业如嘀嗒打车等可趁之机,嘀嗒打车APP曾一度飙升到app store免费榜的前5。

直到最近,滴滴顺风车疑似卷土重来,虽然官方欲盖弥彰,但最近舆论已开始松绑,顺风车的回归是早晚的事,只是不知道这次回归,滴滴是否做足了充分安全的准备。

兼并快的

2013年某个下午,临近下班,当时我正跟隔壁同事说起待会地铁站又要限流,不知排队排到什么时候,另一个同事突然提到 “可以用滴滴打车呀,可以提前预约,司机还会把车开到楼下!”我才知道有这么个新鲜服务。

如果把淘宝、美团外卖、滴滴三家公司拿出来对比,你会发现其实滴滴是在用电商的方式做服务。

淘宝是把以前要去街上买的商品送到家,美团是把以前要去街上买的餐饮送到家,滴滴是把以前要去街上拦的出租车送到家。

但滴滴又不像电商,可以通过挑选供应商,给用户提供差异化的商品,比如用户既上淘宝买食品,也会上京东买电器。

打车能差异化的地方除了价格,就是谁能让用户更快打到车,也就是谁家的司机更多,因此才会有2014年的 滴滴快的大战

当年的滴滴快的大战之激烈,远远超过最近的摩拜和OFO。

首先在估值方面,两者在2015年估值都接近100亿美元,而摩拜和OFO在2018年的估值仅在30亿美元左右。

然后在补贴方面,滴滴和快的在2014年花了有40亿人民币,最高峰的时候一个月能烧掉一个亿,这种土豪程度也是前所未有。

大家都知道滴滴背后是腾讯,快的背后是阿里,那为什么滴滴打赢了这场大战呢?

关键的地方就在于微信

2014年滴滴上线了滴滴红包,用户用滴滴打完车,可以将滴滴红包通过微信分享给朋友或者朋友圈,通过这种方式滴滴实现了用户的裂变。

快的没有微信这个强势渠道,在用户量上一直被滴滴压一头,最终在大战时败下阵来。

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滴滴快的宣布合并,两者股份占比52:48。

兼并优步

提起这段往事,就不得不提一下柳青柳甄这对姐妹花。

柳青是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的女儿,2000年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后进入哈佛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加入高盛,2008年晋升为高盛亚太区的董事总经理,2014年进入滴滴,2015年晋升为滴滴的总裁,可以说是滴滴除了创始人程维之外的“一姐”。

而柳甄是柳传志的侄女,成长背景与柳青极其相似,在北京长大,本科就读人民大学法学院,而后前往美国加州伯克利法学院攻读硕士,后在美国硅谷的律所工作,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是其客户,2015年以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露面,可以说是优步中国的“一姐”。

两姐妹在中国斗得天昏地暗,2015年滴滴烧掉了40亿美金,全部用在跟优步中国的补贴大战中。

当时优步的创始人卡兰尼克放出狠话:要么接受优步控股40%,要么被优步打败。

但程维和柳青毫不退缩,他们认为滴滴跟优步的大战就像当年淘宝和亚马逊一样,滴滴一定会获胜。

事实也确实如此,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等在中国大陆的全部资产。

作为交换,优步获得了滴滴20%左右的经济收益。

垄断产生傲慢

在兼并了快的和优步后,滴滴彻底垄断了中国大陆的网约车市场,但垄断也让滴滴飘了起来。

2018年3月,某微博大V曝出自己和同事用不同账号试了一下滴滴的价格,发现在出发点和目的地都相同的情况下,打车费用居然不一样,怀疑滴滴利用不同用户对价格敏感度的不同来区别定价。

可惜该事件并没有引起很大关注,在滴滴官方各种打太极中糊弄过去了。

2018年5月,郑州一名空姐在乘坐滴滴顺风车去火车站的路上,被刘姓滴滴司机强奸并杀害。

此事件就像一枚惊雷,炸在了所有人心中,大家都把矛头指向了滴滴对司机端的审核不严。

可惜滴滴对事件的处理结果仅仅是将顺风车业务下线一周了事,没有公布任何改善措施。

仅仅过了3个月,又一起命案发生,这次发生在温州乐清,赵姓女孩在乘坐滴滴顺风车途中被司机强奸并杀害。

中途该女生曾发信息求救好友,好友立即报警并跟滴滴索要司机车牌号,气愤的是滴滴客服竟以担心泄露用户隐私为由拒绝提供,最终延误了救人时机。

该事件又一次暴露了滴滴对应急事件处理的严重不足,以及乘车过程安全监控的缺乏。

人命关天的大事,滴滴表现的跟机器一样冷漠。

黑化的屠龙勇士

这是个渴望英雄的年代,我们渴望有一群英雄能带领我们实现经济增长,提升社会效率,并让我们从中受益。

在互联网浪潮中,我们的英雄出现了。

他们神骑白马,长衣飘飘,杀伐决断,在一片废墟中竖起了高楼。

他们用先进的搜索技术,提升了我们的信息检索效率;

他们用先进的通讯技术,提升了我们的互动沟通效率;

他们将整个零售业搬到了网上,提升了我们的商品购买效率。

但在资本裹挟下,很多屠龙英雄却变成了龙。

有些对自己的员工下手

有些对用户下手

如今的滴滴,同样在资本裹挟下成长为巨头。

目前滴滴最大的股东是日本的软银(2017年投了滴滴50亿美元左右),其次是腾讯阿里,然后是各种投资公司如高瓴资本、红衫资本等,创始人程维的股份占比仅在3%左右。

而滴滴最近接二连三的涨价,可以说是开始了对用户的收割。

对于这样的企业,我们一定要加以监督,不能放松警惕。

-END-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挖数(washu66)

原文发表时间:2019-05-0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