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代码世界8—复活

方才,邓蒂斯身旁那个口吐白沫的女人,闻到了烟味,突然动了动,瞪大了眼睛,又恢复了平静,邓蒂斯仔细看了看,叹了口气道:“真可怜,不过没救了,她眼睛里的光泽已经完全涣散了。” 又伸手合上了她的眼睛。

德兰小心翼翼地走近那个女人身边,他看到,这个女人的身体像玻璃一样,渐渐地裂开,形成了一个个碎片,而这些碎片却依然拼在一起,就像一片又一片的鸡蛋壳一样。他不知道,用手戳一下这些碎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好奇地看看周围的人,他们似乎都没有发觉。

邓蒂斯想要抓起那个胖女人双臂,把她托起放到角落里。

“别......碰。” 德兰说着,蹲下身子,凝神注视着她。他自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母亲,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女性,这是第一次注视一个女人,她肥胖的身躯紧紧地贴在其他人的身上,把整个笼子的空洞遮地密不透风。德兰把手伸向那胖女人的鼻孔里,突然又感到一阵害怕,又缩了回去。他一双小眼睛转向关河洲,似乎在询问着什么。

“别怕,德兰。” 关河洲道,“如果你有什么主意,要相信你自己。”

德兰像是获得了鼓励,又一次把手伸向那胖女人的鼻孔。他抓住了那个胖女人的鼻梁,慢慢地将那人提了起来,周围的人都惊呆了。邓蒂斯道:“这……这,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也许在意识的世界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重力,一切只是意识的羁绊罢了。”托马斯问关河洲,“你能做到吗?”

关河洲摇了摇头:“这孩子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思想和知识的负担吧。”

“我的孩子,也许就做不到。” 托马斯想起了亚历克西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是,他眼前出现了更加惊奇的一幕,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德兰一只小手捏住那个胖女人的鼻子,将她高高举起,一根手指戳进了那女人的血管中,暗红的血液流出来,德兰一直盯着着血液看了很久。托马斯发现,这细小的被戳破的血管中,出现了一个发亮的点,这个发亮的点逐渐延伸开来,流经那胖女人的手,流经她的整个胸腔,到大脑,直至流遍全身,现在,一眼就看到一幅血液流动全景图一样,将血液的流动、分流、回流,展现地清清楚楚。

“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像你在她的流动液体里特意发了一个发亮的跟踪序列号一样。”托马斯问道。

“你看到了?” 德兰有点兴奋,因为他感觉周围的人都没有理解。只有眼前这个人了解,包括他的父亲,虽然明白他在做什么,却从来就缺乏这种光凭眼睛就能看到事物本质的能力,爸爸所具备的,更多的是知识和思想,但这些都是冷静的深思熟虑的结果。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发亮的东西来自于我的指尖,它被传到她身体里,她的身体本来就分成一块一块的,每一块的血都是连着的,如果发现那一块出现了断层,我就知道,要修哪一块,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德兰说着,从那胖女人的其中一块地方挑出一只扭动的虫子来,不久又挑出一只,这些虫子扭动着身体,黑乎乎的头疯狂着舔着德兰的手指头,离开母体之后,它们不能存活多久,只能在最后的时光,兴风作浪一番。

周围的人倒是看到了虫子,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又看看自己,摸摸身上的肉,仿佛自己身上也有似的。

“原来,正是这些虫子,分裂她的意识体,阻塞了意识流的正常流动,挑出这些虫子,就没有问题了。” 关河洲对德兰微笑着道,不觉有些自豪,又说道,“人体意识在闭塞空间下,会格外的敏感,意识作为一个整体,本身就是很有可能产生裂缝的,这或许是一些小虫子作怪,或许是由于意识自身的缺陷,裂缝原先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点,在平时能够很快修复,但是在闭塞空间下,精神压力加大,裂缝随之扩散,越来越大,最后在爆裂声中断开了,人体意识也将灰飞烟灭了。”

“都是这些虫子。” 德兰说着将虫子甩在了地上,足足有十多只。

那胖女人咳嗽了几声,这声音仿佛是打雷一样,轰轰作响,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朝头顶的甲板看了看,霍地站了起来。“天哪,我感觉是到地狱走了一遭了。你们都干啥,看着我干什么?” 她两只眼睛本来就很大,现在更是睁得如铜铃一般,脸颊上的酒窝深陷其中,仿佛是开了两个洞一般。

“梅莉大姐,你现在的精神竟然比上船之前还要好。是这位小孩子救了你。” 邓蒂斯道。

“为什么叫我大姐,别叫我大姐,人家还是年轻的姑娘呢。” 她说完,捋了捋头发,仿佛这一动作可以维持她的美貌似的,虽然她本身并无美貌可言。

“哇,真的是你。人家小孩子,就是厉害,胜过许许多多大人。” 那位梅莉大姐瞟了邓蒂斯一眼,把手伸出笼子外,想拥抱那个孩子,但是她手臂太粗,又太过激动匆忙,一只手霍地挤出笼子,却再也收不回去了。周围的人都笑了。梅莉大姐是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满脸通红,把头一扭,好像自己没那只手似的。

“孩子只是举手之劳,您好好保养就是了。” 关河洲道。

“我不和你说话,我要谢的是这个聪明的孩子,你是什么人。”梅莉大姐咧着嘴对着德兰笑道,“乖孩子,阿姨谢谢你,我见过其他人的死状,刚才我还以为自己回不来了呢。你是怎么做到的。乖孩子。告诉阿姨。”

“或许,他的父亲能够回答你。” 托马斯笑着看看她,又看看关河洲。

梅莉一听那大人是德兰的父亲,眼睛睁的更大了,赶忙用另一只手合住自己的嘴巴,却说不出什么来,好像这是一种表达歉意的方式。

“我刚才死了吗?” 梅莉大姐说着,拼命把手臂往里抽,十分难受。

德兰眯着眼睛,笑得格外开心,他觉得自己真的把一个死人复活了过来,她刚才的意识,的的确确是将尽熄灭了,而他就用一根手指头,就让她恢复了,他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力量。

“或许这孩子可以把这铁笼子也给掰开。”托马斯作了一个示范性的动作,把铁杆子往两边拉,作出很吃力的样子,看着德兰。没想到,他轻轻一掰,铁杆子竟然松了松,梅莉大姐赶忙把手缩了回去。托马斯一惊,他想试试自己的有多大力,用力一拉,那铁杆纹丝不动。摊了摊手臂道:“看来刚才是我的超常发挥了。”

“我们该上去了,不然,船老大要疑心了。”关河洲道。

梅莉大姐见德兰他们要走,赶忙道:“等等。” 从怀中掏出一个一串珠子,“孩子,这个送给你,就当是见面礼了。”

德兰接过珠子,这是一串平平无奇的木质珠子,黑灰色纹理之间隐隐透着暗红。他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但是这暗中透红的颜色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有一天,我在路上救了一个饿晕了的不识字的丛林师傅,他临走时送我这个,说是能开化有缘人的智慧。我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哪有什么智慧呀。我就把它送给你吧。” 梅莉大姐这回动作慢了许多,不过还是差点将手臂插入笼子的两个铁杆子之间。

“什么是丛林师傅?” 德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叫丛林师傅。大概是那群人一天到晚奇奇怪怪的,在丛林里窜来窜去,所以叫丛林师傅。”胖梅莉道。

德兰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瞅了瞅关河洲。

“或许是因为你在丛林里把他救起来,所以这么叫他吧。” 托马斯瞅着胖梅莉笑道,“丛林师傅在我以前那个时代,是一类神秘的僧人,他们不成家立业,也不住寺庙,就在森林里搭一个小帐篷,闲来打坐睡觉,饿了就吃野果,渴了就喝泉水。”

“万一他们没吃没喝呢,不是要饿死?” 梅莉大姐又想起了曾经被他救起的僧人的死状。

“嗯,应该是这样,但他们已经破除了我执,看透了生死,他们能活就活,不能活也就听天由命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工作,不干活,不去赚钱养活自己。” 梅莉大姐道。

“他们也有工作的,不过他们工作是他们愿意工作,把工作当作修行的一部分,如果觉得不行,他们随时都要离开,去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继续修行,据说在丛林师傅中,有很厉害的人物。”

“他们会功夫,会魔法。就像这小孩子一样,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的问题真是多呀,是这样,他们会一些魔法,但我没有见过,只是传说而已。想不到他们也会来这虚拟世界。” 托马斯自言自语道。

“丛林师傅是从来就是不支持把人类意识传送到源代码世界的,他们认为,我们的思想无非就是因缘而起,对境而生罢了,不必费心追逐什么东西。”关河洲道。

“真高深的境界。” 托马斯耸了耸肩,“那,现在事实好像和他们的观点相反呀。”

“我猜想应该是在这些师傅死去的一刹那,有人强行将他们的意识吸入到这个世界的。”

“因缘而起,对境而生。” 德兰把这句话小声说了一遍,透过这暗红色,他仿佛看到丛林里一个僧人在抽搐,挣扎,顿时毛骨悚然。

“我们走吧。” 托马斯拍了拍德兰的肩膀,将他送沉思中叫了回来。三个人走了出去。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梅莉大姐回头问邓蒂斯。

“我听他们说,叫…….叫什么,德兰。”

“德兰。” 梅莉大姐看着那小孩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甲板的扶梯上。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java达人(drjava)

原文发表时间:2019-05-02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