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啥是微商,盘他!微商是怎么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再可爱的外表,米老鼠还是老鼠,不管今天是喜提奥巴马还是喜提马云,高大上的伪装下,微商还是微商。

但在最初,微商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是一个贬义词,反而是一个有点理想化的,充满憧憬的 “褒义词”。

循着百度指数,微商这个词开始火大概在2014年初

从当时《“微商街”即将上线,欲打造微信版“阿里巴巴”》这篇新闻可知,媒体对微商的认知,居然有一种阿里巴巴的高度。

说到阿里巴巴,其实淘宝app是在2015年4月才上线的,在这之前,用户在网上购物大部分通过pc。

而截止2014年,微信已经收割了5亿用户,而且当时朋友圈的使用比现在高频很多,是个巨大的流量入口。

因此微商的出现,大概可以归结为

  1. 移动端淘宝的缺席
  2. 微信巨大的流量以及超高的使用频率

2014年是微商的爆发期,据媒体估计,那一年微商的销售额达1500亿,是天猫2014财年销售额的30%,当时有媒体发出感概

阿里巴巴做到2千亿交易额需要8年,微商只用一年的时间就做到了1500亿。

趁着微信的红利,当时有几家微商脱颖而出,成长为如今的大公司,比如俏十岁韩束

他们都以面膜为切入点,一是因为当时流行,面膜特别适合在各种碎片化时间用于面部保养,因此受到很多职业女性的青睐;二是利润高,一片面膜的价格往往是成本的好几倍。

然后他们都发展了数万名家庭女性作为代理商,在她们为未来重回职场而犯愁时,这些面膜微商简直成了救星,随便贩卖一下梦想就能把她们点燃。

想想一个面膜厂商能拥有几万名代理是很恐怖的,假设每个代理有500个微信好友,如果集体在朋友圈发一次广告,一下就能触达5000万的用户,这比地铁广告还猛!

回头想想,微商真的是一个用户体验升级的完美案例,以前一个线下的销售代理要把商品信息送达用户,要打多少次电话,跑多少次门店,现在一个微商代理,只需手指抖抖发一下朋友圈,就能短时间触达几百上千个用户,这让做代理的门槛直线下降。

13、14年还没太多商家愿意all in微信,因此进去的公司都发了财,比如俏十岁在2014年就拿到线上渠道面膜销售的冠军,销售额达到4.5亿,比起其13年线下每月1,2万的销售额简直天上地下。

而韩束也在2015年5月份获得了4亿元的投资,估值近百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大的,许多公司纷纷下海,再加上媒体的热炒,让这个行业忽然间泥沙俱下。

2014年12月,第一篇公开diss微商的文章《微商月入万是真的吗?揭秘朋友圈微商是如何月入上万的》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

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

那些所谓的微商本质上不过是变相的传销

还指出了朋友圈晒的高收入都是各种截图软件伪造的

指出了微商所谓的全球采购,实际上是软件伪造的GPS定位

还为后面的“喜提体”做了铺垫

自那以后,微商开始遭到群嘲,网民纷纷发动聪明才智,造出了形态各异的“喜提体”。

从征服和谐号到征服银河系,这些梗针对的都是两点,一是造假,二是鸡血

微商由于门槛低,征服了非常多五线城市的女性,这些女性对造假没有太多的分辨能力,通过简单的图片伪造,或者跟4S店的车合个影,就让她们轻易相信各种月入5万,喜提宝马的故事。

而微商的鱼龙混杂和微信天然的熟人朋友圈,也让很多微商的盈利本质发生了质的变化,由原来的卖货赚差价,转变为卖梦想,赚下线的钱。

微商的新品发布会是这样的:

在聚光灯环绕下,讲师如明星般走上舞台,环视全场,突然大声说道: “这座位次序不太对啊,麻烦开法拉利的举个手,前面第一排的人起来坐后面去,让给开法拉利的代理坐。开宝马奔驰的,再举个手,麻烦走到前面来,第二排第三排的起立,让给开奔驰开宝马的坐。” 紧接着,讲师把品牌代理政策一讲,高声喊话:想不想发财?想不想升级?想的话,那么赶紧交钱拿货。现场代理人在2000人的会场,众目睽睽下,感到被逼让位置很丢脸,现场交钱拿货,想赚了钱开法拉利来,一雪前耻。 这样一场会下来,品牌方回款额高达数亿。

让代理人囤货,赚代理人的回款是这些微商的盈利方式,而代理人同样会去发展他们的代理人,让下一级囤货。

作为微商代理,他们的日常是这样的

每天就对着微信,甚至极端到早上起来对着微信,一刷就刷到下午五点多了,连早午饭都没吃,赶紧刷牙洗脸,吃个晚饭。然后天又黑了,开始微信拉人,拉到八点,把群预热轰起来,开始在里面发红包,互动。快12点了,就开始在微信上不断地收下级交的钱。

如果说俏十岁、韩束等是早期微商的佼佼者,那么云集、环球捕手可以说是中期微商的佼佼者。

他们是最早把贩卖梦想这件事进行包装,并标准化的微商。

跟俏十岁、韩束不同的是,云集没有自己的产品,他贩卖的主要是一个开店的资格,只要交365元的年费,你就可以加入云集做店主,表面上你卖的是云集平台上代理的商品,但实际让店主真正能赚钱的是拉人头。

每个新人缴纳的365元年费,都会以“培训费”的形式分配给其上级,例如:店主A邀请下一级的店主B缴纳365元年费,店主B所在团队的导师可分得170元“培训费”,对应的“合伙人”可分70元。要升级“导师”要拉满160人,而“合伙人”是1000人。

云集靠这种模式在2017年发展了300万店主,全年交易额突破100亿。

不过这种模式还是引起了高层的关注,2017年一纸行政处罚书下达,云集被罚款958万元,其微信服务号也被微信关停。

2018年堪称微商的转折点,这一年微商被一个词洗白了,这个词叫“社交电商”。

如果一家公司说他在做微商,你会鄙视他,但如果他换一个说法,说我在做社交电商,你会不会竖起大拇指,念叨一句“站在风口,猪也会飞”。

社交电商这个新名词是被拼多多带动的,拼多多发展速度非常快,上线1年拿到1亿用户,2018年7月,拼多多赴美国上市,首日收盘市值达295亿美元,比当年京东首日收盘市值还高。

拼多多的崛起,主要靠用户在微信群分享的砍价链接,24小时内邀请到足够多的人砍价,发起的用户就可以免费拿到这个商品。通过这种方式,拼多多用很低的成本拿到了几千万用户。

拼多多是第一家被微信官方承认的“微商”,也是微信流量池最大的受益者。

在微商这个生态链中,我们能看到俏十岁、云集、拼多多这些赚的盆满钵满的大公司,也能看到被“月入5万”洗脑,每天拼命微信拉人头的下层代理,不管吃相如何,只要互联网存在,这个圈子就一直会在的,只是随着立法的完善,还有用户素质的提升,玩法会越来越趋于正规,整个圈子的下限也会随之提高,相信“喜提马云”这种梗,会越来越不好笑。

参考资料

《微商月入万是真的吗?揭秘朋友圈微商是如何月入上万的》

山西晚报《微商“喜提体”刷屏,就没有他们提不到的!》

创业必读《一位80后微商之“痛”:“没日没夜干4年,却没有赚到1个亿” 》

END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挖数(washu66)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9-01-2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