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腾讯防水墙鱼龙混杂的带货直播间,假大牌的暴利场

鱼龙混杂的带货直播间,假大牌的暴利场

引子

就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薇娅、李佳琦、辛巴等头部主播光鲜亮丽直播带货同时,一些拥有几万到几十万粉丝的腰部主播藏在某些隐蔽的角落,卖的“国际大牌”化妆品且折扣极低,这些大牌化妆品到底有多少“猫腻”呢?《防水墙》深挖其上下游产业链、采访多位相关人士为您解密。

一、

化妆品直播带货售假,现场翻车被抓

雅诗兰黛、兰蔻、海蓝之谜、sk2

不要999!

不要699!

不要299!

OMG,我的天哪,我们是亏本给宝宝们大福利!

柜姐专柜拿货,保证正品!

今年年初,无锡江阴警方查获一处假冒化妆品窝点,正在卖力吆喝直播带货的主播管某、张某被当场抓获。该主播注册6个直播账号销售假冒国际大牌化妆品,总销售额100余万元,现场假冒化妆品价值达60万元。售假的暴利让主播及商家冒着违法的风险趋之若鹜。

而这些假货都是从哪里来来?并且如何让消费者心甘情愿买单呢?《防水墙》这里筛选多个热门化妆品关键词,开始在批发平台上细致的进行搜索和排查。

二、

你想要的“大牌”化妆品,这条街都有

1、线索指向广州白云

“据我所知,通过直播带货上低价卖化妆品的卖家,70%是挂羊头卖狗肉”化妆品制造商销售刘某对《防水墙》表示,他公司每个月售卖接近百万元,其中购买者有实体店、微商、传统电商等,2020年来直播带货的买家越来越多。

《防水墙》调查发现,在1688、义乌购等批发平台上搜索“雅诗兰黛小棕瓶”“安耐晒小金瓶”“兰蔻粉水”等热门化妆品关键词,就会出现大量低价化妆品链接,和官方旗舰店相比便宜80%以上,《防水墙》便通过平台加上了位于广州白云区一家的化妆品制造商的销售刘某,同时《防水墙》发现多个可疑低价化妆品上游厂商都来自广州白云区,这并不是个例。

据悉,广州白云区被誉为中国化妆品制造之都,该区持证化妆品生产区企业总计1369家,约占全省二分之一、全国三分之一,占据了全国化妆品市场几乎半壁江山。在这里任何大牌都可以被无限接近仿造出来,近年来白云区化妆品制假问题慢慢引起了公众的注意。

2、高超的仿制技术,柜姐都会看错

“我们公司化妆品制作技术天衣无缝,我还请原厂的专业师傅调试配方,就连包装都是通过各渠道回收真瓶子,我们的货就算是柜姐都可能会看走眼!”小刘极力向《防水墙》宣传着自家的产品,《防水墙》在咸鱼等二手平台上看到大量回收大牌空瓶的帖子,证实了小刘的说法。同时近日微博有人爆料:某假面霜上面一层是真的,下面却是假的,如此高超的仿制技术令人惊叹。

3、5倍利润下的疯狂

仿品利润有多高?据小刘介绍,以某热门品牌小棕瓶眼霜为例,15ml 专柜正品价格为520元,仿品的话只要55元,主播可以卖到300元赚取5倍利润。“如果不做假货,直播带货低价卖怎么可能赚到钱?”小刘一语道玄机。

三、如何在直播间把假货卖成真货

“怎么在直播间把假货卖成真货,还卖的好买的人多且不被人经常投诉,是个技术活”小陈自豪的说,他是一家深圳坂田直播带货售假公司的运营人员。

1、越热门的化妆品越容易被盯上

《防水墙》发现售假公司选品上都有一个共性,它足够的热门。某化妆品科普大v根据一年多来鉴别的2554件化妆品真假的数据,整理了一份疑似假货概率比较高的产品清单。总结道足够热门的爆品才会有销量,上当消费者越多获利才会越大。

2、假原单、假小样、假代购

“这个行业老板共识,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让买家信任这个货是正品,慰藉满足买家的虚荣心!”小陈试图向《防水墙》阐明他们公司的本质运营逻辑。

经过《防水墙》采访调查,售假主播宣传的原单尾货、海外代购、柜姐小样都只是套路而已:原单尾货是原代工厂通过地下渠道流出的化妆品,但品牌和代工厂协议中数量和材料是挂钩的,原单尾货是极其有限的,有限到根本不需要直播就能秒光;对于主播宣传的柜姐小样,品牌商的小样只会少量配给到专柜,还要赠送给大客户,就算有柜姐也会自留,大批量持续售卖的小样一定有问题;海外代购也不过是噱头,多家快递公司代理表示可以帮助商家做假海外快递单,从广州寄出的化妆品、物流信息不仅能显示发货地为香港,甚至可以代发韩国、日本、美国、泰国。

小陈想通过《防水墙》告诫那些想捡便宜的消费者:“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了也砸不到你!”

3、直播间的销售套路

“刚来公司的时候,领导总结出一整套直播间售假套路成规范,天天给我们做培训。”小陈向《防水墙》透露。

小陈总结了一些常规套路,商家会在直播间文案和商品名中写“雅s兰d”“小棕瓶”“香奶儿”,暗指大牌,却不留下实锤的售假证据。同时会制定利己规则,很多带货直播主播最开始都会说一句,非质量问题不退不换而规避正品问题,这导致消费者退款难,售假商家逃避了监管和追查;直播结束,售假商家就会马上删除记录,例如购买链接、回看视频等,消费者知道是假货后也很难收集证据投诉;还有很多主播会打造人设成“鉴定达人”、“柜姐”,看似靠谱,其实这些人设不过是虚伪的吸血面具。

四、

刷量成为行业顽疾

1、看似热闹的直播间,80%都是刷出来的

《防水墙》随机打开几个化妆品带货直播间,发现很多观众长时间留在直播间频繁发出“好用、已购买”、“抢到了”等价值不高的可疑弹幕,《防水墙》在这些直播间观察思考了很久,这些观众就是传说中刷量的“僵尸粉”么?

为了弄清真相,11月13日-17日《防水墙》跟踪了91场头部主播直播间,并且从发送重复可疑弹幕的可疑观众进行重点分析。占总人数21%的可疑观众发送的弹幕次数,却占总数的近78%,有多少真人会这么无聊长时间在直播间发一堆无意义的弹幕呢?

【可疑观众弹幕分析】

【可疑观众资料情况】

我们圈出这些可疑观众进一步挖掘,发现其中90%没什么粉丝和关注,大部分头像是美女照片名字还很“中二”,甚至部分观众是系统自动生成的姓名id及头像,完全不像天天刷短视频的真人。

我们继续分析可疑观众的直播间浏览情况,惊奇的发现,数百个可疑观众几乎同时出现在多个直播间中,就拿用户id:102582581***举例,17日它同时在id:6896031820249303***、6896030543687715*** 两个直播间不断切换发送弹幕,而且发送的弹幕文案都是"爆单"。据了解,该平台账号可以在多个手机上登录,这也给刷量黑产钻空子的机会。这种一号多登的情况,基本上可以实锤,这部分可疑观众背后一定是一台台群控手机了。

【部分可疑观众在多个直播间刷弹幕的情况】

2、完整的刷量产业链,最后都由消费者买单

“我和很多主播、带货商家、MCN机构、工会都有长期合作,说实话,不刷量很难在竞争激烈的带货行业脱颖而出赚到钱,现在很少有不刷量的主播!”李某宣传道。《防水墙》通过潜入一个名为“直播卖货涨粉”的群内,联系到了刷量业内人士李某。

李某声称直播间刷量的业务包括淘宝、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多个平台。刷量的方式分为机器和人工。机器刷量的价格比较低,客户花10块钱就可以买到一万的机刷人气。而人工刷量的价格比较高,客户如果选用了真人进直播间互动服务,每小时需要支付每个人15元。

据《防水墙》深入研究挖掘,李某在整个刷量产业链中只是负责发广告的最底层,他做的是下游刷量平台的代理人,而上游刷量平台采购大量群控机器及相关软件配套,给下游平台提供技术,包括刷量的api接口和web建站技术。对于大型刷量平台年入百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以某刷量平台为例:一天有5000左右刷量任务,每笔平均50元左右;一天流水25w而利润50%左右,日获利10w+月获利300w+

刷量的每一个环节相关人都可以赚取丰厚利润,而最后这些刷量的钱都会从售假商家的运营成本中,转嫁给消费者,消费者是最后的受害者。

五、直播带货亟须规范

据《防水墙》了解,除化妆品直播带货外,还有多个品类有假货横行的情况。例如:深圳华强北电子产品-仿冒苹果AirPods耳机;广州三元里箱包-仿冒gucci burberry大牌包包;福建莆田鞋-仿冒耐克阿迪运动鞋,厂家及商家抓住消费者喜欢贪图低价小便宜的心理大量制造售假,赚取暴利。

针对直播带货行业乱象,10月以来相关单位集中发布了多个针对电商营销活动的规范,上述多个文件针对直播间刷量、虚假宣传、夸大效果、误导消费者等一系列恶意行为进行规范与管理。显示了政府的对带货乱象的重视和管理决心。

《防水墙》也在此希望直播带货行业越走越好,直播带货这样一个高增长的市场,无疑需要一个更为健康的行业生态。虚假繁荣,损害的不仅是消费者权益,也将令平台和运营方的公信力受损。

文章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腾讯防水墙

本文参与 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 ,欢迎热爱写作的你一起参与!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登录 后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相关文章

  • 直播带货系统的崛起归根结底是人、货、场的变化

    三年前没有人相信淘宝直播能够带货,也没有人觉得仅凭借直播就能够清空库存、带来销量。但是现在,这一切的质疑都已被数据打败。阿里巴巴的最新一季财报财报显示,淘宝直播...

    布谷安妮
  • 这届618:掀起直播盛世

    时值618年中大促,各种活动和广告伴随着补贴和优惠铺天盖地而来。在各个平台热火朝天在补贴和价格上大做文章的时候,直播作为近些年来兴起的新渠道,同样也在大促期间动...

    刘旷
  • 商家讲述:今年双11,我们更难了

    消费者在狂欢,疯狂剁手买买买;商家在狂欢,开足了马力卖卖卖;电商平台在狂欢,销售额水涨船高,广告费收到手软。

    iCDO互联网数据官
  • 直播电商构建了新生态,但未来仍存痛点

    今年罗永浩着实火了一把,前不久在综艺《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老罗公开表示,自己此前欠的6亿元债务已还了4亿元,剩下的2个亿大概一年就可以还清。除了卖掉手机团队和...

    用户6132544
  • 直播市场再迎大变局,抖音能否“美好”?

    在互联网行业,直播是一个不算年轻的产业。从直播打赏开山鼻祖YY直播2010年上线算起,网络直播已有10年发展历史。第一阶段的直播竞争战场在PC上,YY、9158...

    罗超频道
  • 从广州到迪拜,跨境打假的猫鼠游戏谁占上风?

    这几天看到一则新闻,广州警方和迪拜警方联手打掉一个LV的造假团伙,这个团伙造假的工厂距离我家不远,就在白云区钟落潭,售假渠道除了国内电商平台之外,还远销购物圣地...

    罗超频道
  • 关于电商直播源码开发功能模块与场景化选择

    直播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带货方式,渗透消费者的日常生活。约三成电商直播受访用户称,每周会观看电商直播四到六次。观看电商直播成了当下流行的消遣方式之一。有观看电商直播...

    布谷安妮
  • 热点浅谈:著名主播“薇娅”究竟是怎么赚钱的?

    据浙江省税务局公布显示,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薇娅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依法对黄薇作出税务行政处理处罚决定,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

    informat低代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