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破译者

查尔斯河畔,午后温和的阳光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埃尔蒙,他穿着浅蓝色V领针织衫,带着精致的细边圆框眼镜,靠在苹果树旁,一手插在长裤口袋里,一手拿着厚厚的《密码分析与数论基础》,似乎在思考某个数学问题,那一刻,时光好像重新开始流动,我们的命运,又被纠缠在了一起。

MIT,麻省理工学院,从1936年开始,因为二战和冷战,美国政府在自然工程科学上大量投资,使学校得以迅速发展,为政府制造出许多威力极大的高科技武器,被称为“战争学府”,同时这里也是所有理工科学生的梦幻之地。

Yoi作为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大三期间因成绩优异,获得一年海外交换的机会,来到MIT人工智能实验室(CSAIL),遇到了当时实验室最年轻的博士——埃尔蒙·加特。

实验室的老大爱德华先生,将Yoi托付给埃尔蒙,作为导师,带他学习一年,埃尔蒙很不情愿,因为他讨厌一切麻烦的事,尤其不喜欢白痴(智商比他低的都被定性为白痴 ),但是如果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他又能专注到忘记全世界,所以,可怜的Yoi经常被他遗忘在小角落。

埃尔蒙说,如果一个人该做什么,想做什么,都要别人来手把手教导,那他注定什么也做不了,Yoi每次见到他,他都专注于自己的事,随手扔来一篇数理分析的论文,丢下一句:“下次过来,请带上你的论文。”

可每次Yoi上交的答案,他都不满意,直到有一天,埃尔蒙看完了Yoi的论文,第一次没有扔进废纸篓,而是放进了抽屉里。

“我合格了吗?”Yoi高兴的像个期待表扬的孩子,埃尔蒙面无表情道:“还差得远呢。”

“我请你吃冰淇淋!”

“贿赂导师可不好哦,Yoi”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埃尔蒙的工作越来越忙,但他仍然每周都会抽出时间,出题给Yoi练习,不同的是,他开始在Yoi的论文上做旁注,而不是直接扔进废纸篓。

同时,Yoi偷偷从其他老师那里了解到埃尔蒙团队一直在研究的课题——人工智能在密码学领域的拓展应用,人工智能第一次与信息安全领域结合,这次研究,美国政府十分在意,拨了8000万美金,可谓是志在必得。

这里面是埃尔蒙给你留下的最后一道题······

因为项目保密级别较高,Yoi作为中国留学生,能接触到的部分少之又少,埃尔蒙在Yoi面前也绝口不提项目的事,直到有一天,埃尔蒙拿到Yoi的论文,例行公事的看了一眼,却发现,其中数论的伪随机序列算法部分,他提出了独具一格的方法,埃尔蒙抬头看了他一眼,Yoi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这一次,埃尔蒙将他的论文揉成一团,又扔进了废纸篓。

可接下来,埃尔蒙出的题目,都是与数论有关,问题很复杂,也很新奇,而且很难解决,Yoi以为埃尔蒙生气了,故意想让他难堪,于是Yoi赌气似的开始认真思考这些问题,走路,吃饭,搭车,大脑无时无刻不在运转中,他一次次的解决了埃尔蒙的题目,只是期待他的一句夸赞,哪怕一个赞许的表情也好。

为了破解这些刁钻的怪题,Yoi给出的算法角度更加刁钻,以毒攻毒,甚至是狡诈,渐渐地,埃尔蒙看到了Yoi身上的天赋,于是申请让Yoi进入研究小组,Yoi不拘一格的新思路,也正好能帮团队走出困境。

然而这一提案立刻被否决了,只因为Yoi是中国人,埃尔蒙据理力争,他认为这个研究是可以造福全人类,不应该被国籍限制,而无论他怎么说,最后学院都不答应,并限制了他与Yoi交流的次数。

无奈之下,埃尔蒙便通过每周一次的教学机会,将项目中遇到的问题与Yoi一起讨论,他们二人将思路整合,解决了目前一个又一个难题。

可是,很快,他们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算法是死的,无法适应所有情况,在实验室的沙盒环境中数据一切正常,可若放到真正的互联网环境中,立马就被海量的数据淹没了。

Yoi想了很久也没答案,埃尔蒙知道,这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于是邀请Yoi来到查尔斯河畔散步,并告诉了他关于这个项目的来历,原来,随着MD5加密算法被业界学者破解,目前世界上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只要有心要攻破,理论上,全世界没有任何一种算法可以阻止,所以埃尔蒙团队一直想要研究出更先进的加密模式——与人工智能结合。

说到这里,Yoi似乎找到了好的思路,算法的确是死的,但是如果它同时也是病毒呢?将算法的核心与病毒融合,让它具有病毒求生本能。

这一概念让埃尔蒙欣喜的同时,又有几分担忧。

随后的几个月,埃尔蒙很忙,连给Yoi的题目都是托助手送来,可Yoi渐渐地发现,题目的风格跟之前不太一样,应该不是出自埃尔蒙,逼问助手埃尔蒙去哪了,助手闪烁其词,拿出一封信,说:“这里面是埃尔蒙给你留下的最后一道题。”

Yoi直接冲向校长办公室追问埃尔蒙的下落,却意外看到了爱德华教授,原来,埃尔蒙私下透露项目给Yoi的事情败露,校方决定开除埃尔蒙,因为触犯了保密条例,已经被FBI带回审讯,而爱德华教授,正是来与校长商量此事的。

爱德华教授告诉Yoi,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病毒已经做出了样本,埃尔蒙的存在也就没必要了,甚至包括Yoi,说不定也会被随时收监,因为不管埃尔蒙是否触犯了法律,消息都不能传出去。

爱德华教授说,埃尔蒙被抓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要保护Yoi,将他安全送回中国。

可Yoi不愿回去,教授说,只有他回去,永远不再过问病毒的事情,埃尔蒙的案子就还有转机,否则等待他的,就是通敌卖国,无期徒刑。

在爱德华教授的帮助下,连夜将Yoi送上回国的飞机,Yoi不知道他们放走自己后,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他只知道,他不想,不愿意埃尔蒙为自己承担任何罪责。

ID:AEM

回国后,Yoi像所有大学生一样,上课,学习,完成毕业设计,由于是清华名校毕业,又有MIT留学经历,许多大公司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可他却一家都没去,而是在学校旁边的网吧当了网管,因为他需要时间,大量的时间,来完成埃尔蒙留下的最后一道题。

终于两年后的一天深夜,他破译出了那段代码,看着页面上的数据一行行刷过,最后慢慢显露出真实信息:

“亲爱的Yoi,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因为我知道时间不多了,政府已经开始注意我,……

这次项目的研究,不应该是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个人,不应该成为攻击他人的武器,而是最强力的守护……

如果还有机会,我还想和你在查尔斯河畔散步,像老朋友那样谈谈。”

两年中,Yoi已经成了国际上知名的黑客——AEM,他曾黑进FBI,却找不到任何有关埃尔蒙的资料,仿佛从来都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他也偷偷去MIT联系爱德华教授,却被告知,埃尔蒙当年之所以留下最后一道题,就是为了不让Yoi去冒险,他的消失,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结局。

怎么可能是对所有人,至少,不包括我!Yoi歇斯底里地把办公室砸了个遍,爱德华教授却始终沉默着,Yoi独自来到查尔斯河畔,想起埃尔蒙在信中说的话,于是,决定去完成它。

Yoi通过MIT的服务器为跳板拿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权限,以ID:AEM大张旗鼓地闯入,将病毒盗了出来。

看着这个倾注了埃尔蒙心血的作品,他笑了,仿佛时光又回到了那个午后,温和的阳光下,埃尔蒙穿着浅蓝色V领针织衫,一手插在长裤口袋里,一手拿着厚厚的《密码分析》,这次他终于抬起头,扶了扶镜框,对Yoi露出赞许的微笑。

2017年 ,中国

“5月12日起,全球范围内爆发基于Windows网络共享协议进行攻击传播的恶意代码,这是不法分子通过改造之前泄露的NSA黑客武器库中“永恒之蓝”攻击程序发起的网络攻击事件……”

“蓝色,是你最喜欢的颜色吧,埃尔蒙。”Yoi放下手中的键盘,走出网吧,天已经蒙蒙亮,在路边匆匆吃了些早点,回到柜台,趴着打盹,属于Yoi平凡又无趣的一天又开始了。

“叮咚,欢迎光临。”

“您好?”Yoi机械地回应着,甚至连头也懒得抬,这些流程他已经闭着眼都能操作了。

“额,请问······”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蹩脚又低沉的中文发音,Yoi惊喜地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穿着黑色大衣的年轻男子,两人对视很久很久,他终于笑了起来,狠狠地锤了男人肩膀一拳。

-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4G0GAK6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