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飞刀-随笔2017之六十三

信步间来到小北关附近,途中还偶见一灯火灿然的小庙一座,询问下似乎是三皇庙,沿着侧面凉亭小径摸过去,本想行那月下推门的雅事,可惜师傅们小门关得早,没能一窥其貌。回来百度一下,倒有些历史,清康熙年间所建,近现代多为中小学所在,近年才复修了一些附属建筑。

路走得远些自然肚饿,路边有个门面颇大的貌似老字号的大碗刀削面店,“小李飞刀”,哈哈,就它了。点上碗面,配上10元钱的几样卤味,操上一瓶两块钱的老雪,酒具也只有大碗伺候,可惜忘了尝尝1元钱的八王寺汽水了,真是多年久违了啊。

“小李飞刀”,轻不出手,一旦出手,例不虚发,追求的是震慑和刹那的芳华,但也只能算是“一人敌”,对付群体目标就力不从心了。但,近些日子来,一个近乎“亿人敌”的大杀器的阴影开始笼罩在东北亚上空。邻国在当代最有为青年带领下,正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不稳定。后续如何发展,这危与机会如何演化,东北的未来,其实一直和它紧密相关的。如果圆满解决,东北大概也不需要国家所谓的什么政策了。国家大事,自然是错综复杂的,无法简单评论,但今日局面,和我们自身显然也不会脱了干系。

“华北告急,华中告急”,听着有点吓人,有点熟悉的感觉,原来是为了改善空气质量,煤改气急于求成,造成民用、企业用气缺口巨大。强国梦似乎近在眼前,可运动式的拍脑袋决断还是不断出现,“谁烧煤就抓谁”的雷人标语不知是不是真的,运动式自然是见效快的,急功近利的效果似乎攫取容易,但问题的解决想来终归不能完全寄托于我们贫乏的LNG吧,上天赋予我们的丰富的煤却弃之不顾?不知近来居处和家里温度大不如前,会不会和不舍、不敢多用煤有关呢!总觉得整治似乎是抓错了重点,但真正的污染源大概是真正利益不可触碰的老虎屁股吧。

感觉世界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乱,似乎每天都有大事发生,似乎人类就不能够过长久的安稳日子。人类善于自我折磨,或者是自我进化,或者是自我毁灭。但同时人类自己创造的人工智能又在真正进化着,离成为超越人类的新物种越来越近了。围棋沦陷后,律师也输了,前面文章提到过,似乎蕴含人类情感的艺术领域,比如书法,就成了人类最后的心理安慰。但艺术领域中的钢琴演奏似乎也已不保,或许,人类连情感这个专利也要失去了,实在不知道人类还有什么可以和它们竞争。

虽说细思极恐,但毕竟还没事到临头,但一般性的人工智能应用却真实地在迅速推广着,替代着人们的岗位。深圳无人公交已经试运行了,司机不再必需。看到一篇文章,谈到信审的兴衰,这里的信审指的是贷前阶段的客户信用审核,主要是P2P居多,过去多靠人力,现在大数据之下的人工智能,低成本,高质效,不必担心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传统的人工信审的衰落和被替代就成了必然。未来,大概我们需要更多思考的是,我们到底还能干点什么呢?

这些天没什么思绪,胡言乱语一番吧,哈哈,虽说沈大均是小雪大雪皆无雪,但不影响绿蚁红泥,守一段岁月静好。

2017/12/8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G07KOP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