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为什么Google把AI研究员的位子安排在老板旁边

Overstock.com 位于盐湖城附近的总部。该公司的研究部门,OLabs,直接坐在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外面。纽约时报的 Alex Goodlett 供图。

作者|CADE METZ

译者|孙浩

编辑|Emily

在谷歌的硅谷总部,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与谷歌大脑 (一个致力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实验室) 的员工共用一层楼办公。

7 英里以外的 Facebook 创建其自己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时,将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的工位安排在了一个会议室的鱼池旁,这个会议室通常是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开会的地方。

Facebook 首席技术官 Mike Schroepfer 在谈到 Zuckerberg 和首席运营官 Sheryl Sandberg 时表示:“我的办公桌离 Mark、Sheryl 和 A.I. 团队都很近,近到可以跟他们击掌。”

位于盐湖城地区的在线零售商 Overstock.com,现在也运营着一个名为 OLabs 的小型研究部门。该部门的工位也位于公司首席执行官 Patrick Byrne 的办公室之外。

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正在把研究实验室和其他影响深远的项目推到离老板更近的地方。这传达出的信息也是很明确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对首席执行官至关重要,甚至可能是公司的未来。

“在技术和创新驱动下,世界发展的越来越快”。哈佛商学院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名誉教授 John Kotter 说,他曾写过多部关于商业领导力的书。“许多企业得出结论,认为技术创新的速度应该是一切的核心。”

Jeffrey Dean 负责谷歌大脑,这是一家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与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同一层办公。纽约时报的 Ryan Young 供图。

一年前,谷歌大脑的数学家、程序员和硬件工程师团队在公司园区的另一处小办公室里工作。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们更换了办公场所,现在就在 Pichai 和其他高管工作的休闲区旁边办公。

负责谷歌大脑实验室的谷歌著名工程师 Jeffrey Dean 离 Pichai 就几步路的距离。还有 Ian Goodfellow,他是一种新型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者,该技术能自动生成类似生命体的图像,Norm Jouppi,负责通过一种新型的计算机芯片来探索加速人工智能研究的方法。他俩离 Pichai 都很近。

负责谷歌云计算团队的 Diane Greene 说:“任何首席执行官都会关注员工的工位布局,以方便他们在四处走动时与员工探讨些问题。”她是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董事会成员。“Pichai 将该部门挪到他工的位旁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谷歌在 Goodfellow 等研究人员探索的人工智能领域投下了很大的赌注。但仍然有许多问题困扰着这项研究的进展。不过 Pichai 和其他谷歌领导层都希望它将加速智能手机、家用电器、互联网服务和机器人技术等各个领域的变革发展。

对 Byrne 来说,调整 Overstock 公司的座位表,有点像军队里的一种常见的管理策略,军官会与一个比其他部门更灵活的“指挥行动小组”紧密合作。

“我们越来越官僚,”Byrne 说。“这是在官僚机构之外创造额外竞争力的一种方式。”

这些大公司正试图复制硅谷初创公司的氛围,以便让老板融入到员工里。随着初创企业的不断壮大,它们常常把关键技术团队放在首席执行官旁边。Greene 女士是软件公司 VMware 的首席执行官,她一直认为之所以坐在顶尖工程师的身边,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公司的未来。

这些安排也是有限度的。当年 Facebook 建立了一个团队,以便在其庞大的社交网络上探索虚拟现实的未来,也做过类似的位置调整。如今,这个部门已经不再是 Zuckerberg 的邻居了。Facebook 表示,这是因为该部门已经发展得很庞大了。但在硅谷,虚拟现实已不再是最热门的话题,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智能。

研究人员在 Overstock.com。首席执行官 Patrick Byrne 表示:“我们正变得越来越官僚。”纽约时报的 Alex Goodlett 供图。

Antonio García Martínez 曾写过一本在 Facebook 工作经历的书,他透露说,你坐的位置对 Facebook 来说很重要。该公司的广告团队位置一直远离 Zuckerberg。但在 Facebook 上市后,为了大力推动收入的增长,广告团队的一些重要成员的工位开始搬到了老板周围。

在 Overstock 公司,Byrne 每次离开他的办公室都会经过他的小研究团队。和 Greene 一样,他认为这是一个自发互动的机会。团队成员可以与他讨论他们的工作,而 Byrne 先生,一个较长时间没有踏足商业领域的哲学博士,可以与他们分享他的深远思想。没有了正式陈述的压力,他也便能够从工程师那里了解到让他们真正激动的事情。

“不可否认的是,这样会引起一些闲聊,”曾在该部门工作过的一名流动技术专家兼策略师 Judd Bagley 说。“不过 Patrick 为自己能够走近公司的任何人并打声招呼而感到高兴,他甚至偶尔还会在员工办公桌上吃薯条。”

因为 OLabs, Overstock 成为第一家接受比特币数字货币支付的主要零售商,该实验室最终创立了一家公司,旨在将比特币的理念应用于金融交易。一份关于谷歌和 Facebook 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业务的声明中透露,他们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机器学习上,这涉及到可以通过分析大量数据来自主学习任务的系统。

曾在 Twitter 负责人工智能团队的初创企业高管 Kevin Quennesson 说,如果首席执行官与这些研究人员关系密切,并且经常向他们学习。公司老板也经常向他们表达他们对公司的重要性。这对那些不一定能带来即时收入的工程师和数学家来说非常有价值。

他也提醒到,企业可能会给研究人员施加太多压力,要求他们从研究中产出效益,但这是一场未知的旅行。Bagley 说,在与首席执行官进行如此多的自然对话的过程中,有时很难区分“正式的指示和非正式的头脑风暴”。

Martínez 说,你在 Facebook 的地位取决于你的办公桌离 Zuckerberg 的距离。如果你和老板关系太近,其他部门也会对你不满。

业务优先级也会有潮起潮落。在 Overstock 公司,一个新的比特币项目将会挤进 OLabs 的旁边。在 Facebook,人工智能实验室不再与 Zuckerberg 并肩而立,因为它也变得太大了。

Schroepfer 说“:不过,这项工作对公司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它确保了“我们社区的安全与诚信”——代码已经用在 Facebook 上了,用来防范在其社交网络上进行虚假、误导性或危险的活动。人工智能团队离 Zuckerberg 的距离仍然只有几步之遥。”

https://www.nytimes.com/2018/02/19/technology/ai-researchers-desks-boss.html

如果您觉得内容优质,记得给我们「留言」和「点赞」,给编辑鼓励一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6G125C1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