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的“蝴蝶”与“月亮”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1916年8月23日,胡适写下《朋友》这只蝴蝶,翅膀煽动新诗百年荣光。

戴着“乡愁诗人”桂冠的余光中作为第二只蝴蝶飞过千山万水,在繁花似锦的诗的王国里蹁跹起舞,寻找着“七分酿成了月光,绣口一吐半个盛唐”的李白。

李白此时正在静夜里思考:“床前明月光……低头思故乡。”人工智能时代的九歌便迫不及待的吟诵出:“不眠车马静,相思灯火阑。更深才见月,比向掌中看。”

海德格尔说:“一个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

人工智能时代,诗人何为?

或许“机智过人”小冰告诉我:“如果爱是这般梦幻/我愿从水晶似的光明中醒来/贪图的是什么/模糊的不分明的泪痕/也许忘记了自己的虚无/爱的女神抚慰这恋人的眼泪/生命消逝前的一刹那空白/倒是人生的真谛。”

关注人性,重拾诗心。

——写在“机智过人”人机作诗比赛,并哀悼余光中辞世!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6G0IPTM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