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星空》在黑市上能卖多少钱?(下)

前情提要:

博物馆名画失窃,盗贼不知何方神圣;

名侦探临危受命,六天之内必须找回。

点击下图,进入通往上集的传送门。

人工智能安防系统的漏洞

就在名侦探还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斯科特却说他知道是谁偷了画。

在汪怡玫的副馆长办公室里,斯科特坐在沙发上,瞟了一眼布鲁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斯科特,别担心,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吧。”汪怡玫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杯冰红茶,“布鲁斯是我请来的私家侦探,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完全正确,相信我没错。”布鲁斯拍着胸膛,眨了下右眼,“我不是警察,不关心警察那一套,我只有一个任务——找回达利的画。”

喝了一口冰茶,斯科特终于愿意开口了:“事情要从去年11月份说起。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人,觉得是我喜欢的类型,便开始追求她。

“我和她约过几次会,跟她说我在这间博物馆工作。后来在12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她问我工作具体是做什么。我说自己负责指挥人工智能,有8个机器人属下。她当时十分兴奋,说她想看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所以你就把她带到安防控制中心了?”

“是呀……不然还能去哪看……”斯科特吞吞吐吐地说,“后来我突然感觉肚子疼,就去了趟洗手间,把她一个人留在了控制中心,前后差不多20分钟……

“那天晚上之后,她开始疏远我,后来就联系不上了。我本来觉得没什么,她很漂亮,条件特别好,看不上我很正常。但是刚才听霍德瓦兹的人那么一说,再结合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在想:那女人不会和画作丢失有关联吧?会不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她对安防系统动了手脚?”

“她叫什么名字?有联系方式吗?”

“我只知道她叫萨瓦娜,有她的电话,但是已经打不通了。其他的都不太清楚,我之前问她,她总有办法搪塞一下就过了,没告诉我什么。”

“照片呢?”

“也没有……但我能记得她的样子。”

“嘟嘟!”布鲁斯收到了蒙叨的信息:“让他详细描述萨瓦娜的样子,我可以画出来。”

“你说说她长什么样。”布鲁斯身子前倾,让手机离茶几对面的斯科特近一些。

“嗯——她有一对深褐色的眼睛,非常美,像钻石一样会发光。那双眼睛会说话,即使她安静地一言不发,只要看着你,你就能听见她心里的声音……”这个话题显然激发了斯科特的灵感,他滔滔不绝讲了10多分钟。

“是这样吗?”他还没说完,蒙叨就已经画完了,于是布鲁斯把画像展示给他们看。

“画的太像了!”斯科特指着画像,激动地叫起来。

“这是你画的?”汪怡玫有些诧异:布鲁斯怎么这么快就准确地画出了她的模样。

“是我助手画的。我把斯科特的描述发给他,他刚刚画好传给我。”

“怎么这么快就画好了?”

“每家侦探所都有一个会速写的嘛……”

幸好汪怡玫也没再追问,她转向斯科特,问他还能想起些什么。

趁这功夫,布鲁斯正好给蒙叨发信息:“现在我们有了这个女人的相貌和名字,你觉得能查出什么?当然,倘若她真是偷画贼,名字肯定是假的。”

蒙叨回复:“我要在国际刑警组织的数据库以及网络上搜索一下才知道,可能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有进展了告诉你。”

人脉网——大侦探的成功秘诀

3月18日中午12点过,布鲁斯坐在曼哈顿下东城的欧文农场咖啡馆里,等一个人。

那人或许会给布鲁斯带来极其重要的新线索。

昨晚半躺在家里的皮沙发上,布鲁斯正喝着威士忌,听着最新一期的 Billboard 单曲排行榜,忽然接到了蒙叨通过真知球程序发起的语音通话。

“有进展了?”布鲁斯关掉音乐,放下了酒杯。

“还没找到有用的信息,不过有一个挺有趣的发现。”

布鲁斯的好奇心上来了:“什么事会让人工智能觉得有趣?说来听听!”

“二十多年前,西班牙小城菲格拉斯——大画家达利的故乡——的一份地方报纸,曾登载了一则新闻,说是有一个西班牙女子,自称是达利的私生女。”

“有这事?众所周知,达利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他的妻子加拉。我虽然非常喜爱达利的作品,却没详细研究过他的生平。那个女人有证据吗?”

“没有,只是她的一面之词,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有趣的地方是,我们的萨瓦娜小姐,和新闻里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女子,长得十分相像。”

“难道是她女儿?有意思,这个萨瓦娜到底是什么人?”

永远不走寻常路的大画家达利

蒙叨话锋一转,说起另一件事:“虽然没查到她的信息,但我想到了另一条路径,或许对调查有帮助。

“根据现有情报,萨瓦娜的任务是利用斯科特,潜入博物馆的安防控制中心植入病毒。可是病毒是谁做出来的呢?从面相上分析,她与那些计算机天才长得迥然不同,大概率猜测,做病毒的另有其人。”

“你还会分析面相?”蒙叨的话,让布鲁斯获得了灵感,“博物馆的安防系统是霍德瓦兹开发的,因此创造那种新病毒的人,很可能也与这家公司有关,说不定就是他们的技术人员。

“这家伙做好病毒之后,肯定会躲藏起来,等同伙把画偷到手,再销赃分钱。病毒是12月中旬植入的,梵高的画作大概是1月中旬被盗,再加上霍德瓦兹这条线索,其实我们应该去调查这家公司的离职员工,尤其是最近半年离职的。”

“我赞同你的推理。”

布鲁斯一拍大腿,说道:“我想起个人,他就在霍德瓦兹人力资源部工作!”

布鲁斯在欧文农场咖啡馆等人带线索来

“布鲁斯。”一个戴着绿色蛤蟆镜的男子出现在咖啡桌旁,拉了张椅子坐下。

“杰弗里,来得挺快啊。”

杰弗里四处张望了好一会,才把一个牛皮文件袋放到桌上:“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给你这些,我就麻烦大了。”

“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

布鲁斯打开文件袋,里面是一叠资料——所有过去一年内从霍德瓦兹离职的技术人员。他仔细翻看这些人的资料,试图从中搜寻到蛛丝马迹。

“这个人——丹尼尔·格林,研发部高级工程师,去年12月底离职。”

“丹尼尔是个沉默寡言的家伙,两年前就是我把他招进公司的。我认为他挺有才华,但是他和顶头上司关系很差,所以得不到重用。”杰弗里一面啃着三明治,一面说。

“他离职之后,去了哪家公司?”

“我也不知道。我上个月还想问他去哪里了,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竟然停机了,给他发邮件、在脸书上留言,他都没回。”

“现在怎么才能找到他?”

“不好说。他在公司有几个朋友,关系比较近,也许知道他的下落。”

“你能把那几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杰弗里思考了一下,说:“行,我待会到公司查一查,然后发给你。千万别说是我给你的信息啊!”

“一百个放心!你这回可帮了我大忙了,过几天忙完,我请你吃波士顿大龙虾。”

“龙虾就免了。能不能把你那款万国圣艾修伯里限量版手表,借给我戴几个月?”

“好。不过你要那块表有什么用?”

杰弗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姑娘,打算约她出来。戴着你那块‘成功男人的象征’,我比较有信心。”

“没问题,你这忙我得帮!明天我把表交给多丽丝,你有空的时候找她拿。”

万国圣艾修伯里限量版手表,全球共750枚

下午收到杰弗里提供的信息,布鲁斯将任务布置给了几名助手,让他们想办法打听丹尼尔的下落。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傍晚的时候,布鲁斯就获得了关键情报:丹尼尔曾告诉他的一位好友,他计划去拉斯维加斯度假一段时间。

“假如丹尼尔在拉斯维加斯,萨瓦娜会不会也在?莫非他们打算在那儿出售达利的画?”布鲁斯自言自语地说,“接下来就得看运气了。找约翰帮忙,设个局试试他们会不会上钩。”

拉斯维加斯之夜

3月下旬的拉斯维加斯,春寒未消。

晚上10点10分,一个漂亮女人踩着红色高跟鞋,从威尼斯人酒店出来,沿着拉斯维加斯大道向南走去。

她本来想让酒店服务生帮她叫辆出租车,没想到这会附近都没车。算了,反正要去的百乐宫酒店也不远,干脆直接步行过去吧。

晚上的气温只有几度,刮起风来还是有些冷,她把深绿色风衣裹紧了一些,加快速度向前走。

一只手猛然搭上她的肩膀,一个男人搂住了她!

她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正欲反抗,不料一把手枪顶住了她的腰。

“听话就没事,继续往前走。”男人说道。

远处一个骑着摩托车的警察向他们这边靠近——他正沿着大街巡逻。女人望向警察,貌似想向他求救。

“省省吧,萨瓦娜!我敢说如果你把警察叫来,我们都有麻烦,而且你的麻烦更大。”

“你是谁?”萨瓦娜一脸惊讶。

持枪的男人就是布鲁斯。

摩托车靠近了,布鲁斯把手枪收了回去,藏到自己的风衣下面。警察朝他们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没说话,仿佛一对沿着大街散步的情侣。

“你到底是谁?”眼看警察的摩托车开远了,萨瓦娜又问了一遍。

“上车再说。”布鲁斯指向5米开外的一辆黑色凯迪拉克。

两人一上车,车子便开动了。

“刚才那个艺术品商人是你同伙?百乐宫那个也是吗?”此时萨瓦娜反而不害怕了。一想到中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圈套,她就火冒三丈,盛气凌人地质问起来。

今晚的确是布鲁斯设的局。

几天前,他安排参与艺术品黑市交易的中间商约翰,在拉斯维加斯散布消息,称有买家想收购达利的画作。结果真的把潜伏在那里的萨瓦娜引了出来,约在威尼斯人酒店见面。

按照计划,中间商的说法是达利的真品全都买,反正只要萨瓦娜上钩,肯定就是那幅《记忆的永恒》。他会当场鉴别萨瓦娜带来的画,然后以画作是赝品为由,拒绝交易。等萨瓦娜悻悻离去,他就给守候在楼下的布鲁斯发信号。

晚上10点07分,布鲁斯收到消息:“记忆的永恒,真品。目标已下楼,深绿色风衣,红色高跟鞋。”

拉斯维加斯威尼斯人酒店,里面大的像迷宫

运气真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布鲁斯心中暗喜,幸亏他想到这主意,否则怎么能在6天里找回《记忆的永恒》?此刻,他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即将大功告成的感觉。

“萨瓦娜,我是布鲁斯·霍尔——知名大侦探。”布鲁斯得意洋洋地自我介绍。

“你不是警察!凭什么持枪威胁我?”萨瓦娜睁大眼睛瞪着他。

“我是个讲道理的人。咱们做个交易吧,只要答应我的条件,绝不为难你。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就去警察局,反正你的麻烦比我大得多。”

萨瓦娜余怒未消,不理他。

“包里的那幅《记忆的永恒》,你得给我,我帮你物归原主。” 布鲁斯指了指萨瓦娜腿上的深棕色信封包,“你们的计划搞砸了,机器人出了差错,没把赝品挂回原来的位置。你是不是还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萨瓦娜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另外,梵高的《星空》是不是也在你手里?”

“你怎么知道的?!”

布鲁斯知道他已经把萨瓦娜镇住了:“你们那点伎俩,瞒不过我的眼睛。”

“嗯——《星空》刚卖掉。”萨瓦娜明白今天是没法蒙混过关了。

“那好,你把买主的信息给我。至于卖《星空》的钱,你收着吧,我不问你要。”

“搞什么鬼?不可能这么大方吧?”萨瓦娜的态度缓和了一些。

“以后警察会去找你要的。假若你能躲开他们,那是你的本事。”

“布鲁斯,让她把丹尼尔交给我们。”蒙叨在蓝牙耳机里提醒。

“还有你的同伙——丹尼尔,他在哪里?”

“你全都知道了?”萨瓦娜想了想,决定先保住自己,“给我纸和笔,我把丹尼尔藏身的酒店以及《星空》买主的信息写给你,你让我安全离开。”

几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一条僻静的小路旁,布鲁斯示意萨瓦娜可以下车了。

“你下车后,我的人会跟着你,别耍花招。等确认了你给的信息准确无误,他自然会离开。

“还有,下车前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名?”

萨瓦娜转头盯着布鲁斯看了7秒钟,说道:“我叫安娜·迪亚斯。再见!”

汽车重新开动了,司机问布鲁斯接下来去哪里。

“麦卡伦国际机场,我要搭美联航最后一班飞机回纽约。明天上午博物馆一开门,我就把达利的画送回去,正好赶上最后期限。”

布鲁斯边说,边给蒙叨发了一条消息:“你不提醒,我差点忘记问她丹尼尔的事了。一个能让人工智能陷入梦境的人类计算机天才,是不是让你觉得是个威胁?”

“无论是不是计算机天才,他都是犯罪嫌疑人,当然应该交给警方。”蒙叨心平气和地回复。

计划背后的计划

“达利基金会的接待任务圆满完成。《星空》的真品也找回来了。这次全靠有你,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布鲁斯收到了汪怡玫发来的信息。

他突然想起了蒙叨提过的那则新闻,会不会安娜——化名萨瓦娜的偷画贼——真的与达利有什么关系?所以她才会把《记忆的永恒》作为主要目标。至于偷《星空》,估计是因为那幅画非常值钱,或者有人出高价雇他们偷。

“咚咚咚!”多丽丝敲开了布鲁斯办公室的门,说道:“霍尔先生,品酒师到了。”

“请他进来。”

一个60多岁的男子,身着考究的喜马拉雅山羊绒西装,走了进来。大家都叫他品酒师,他是为布鲁斯提供情报的线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纽约一次。

“布鲁斯,你认识安迪吗?”

“不认识,但他的名字我听过,是不是那个以模仿大师画作在黑市上闻名的安迪?”

“不是他,是她。”

“安迪是个女人?”

“没错。据说她最厉害的就是模仿达利的《记忆的永恒》,已经到了能以假乱真的程度,很多专家都鉴别不出来。不过她模仿的再好也没用,因为全世界都知道,这幅画的真品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我最近听到一个关于她的传闻。传说她找人去偷博物馆的《记忆的永恒》真品,但是失败了。”品酒师笑着说,“我觉得她很有想法。倘若成功了,那便是轰动性的大新闻,说不定她能趁机骗几个傻瓜买走几幅赝品。

“对了,我之所以提到她,是因为有中间人给了我一封信,说是安迪拜托我转交给你。”

布鲁斯疑惑地说:“为什么要交给我?她又不认识我。”

“不知道。要不你拆开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布鲁斯拆开信封,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是我大意了。买《星空》的家伙是个十足的混蛋,早该收拾他了,谢谢你代劳。丹尼尔有些可怜,不过他也在拉斯维加斯享受了一段帝王般的逍遥日子……”

等等,难道那个名叫安娜·迪亚斯的女人,就是安迪?

他继续读下去。

“没想到博物馆居然没报警,我本来想让他们替我打个广告,告诉全世界《记忆的永恒》失窃了。算了,反正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拿到那幅画的真品。最后说一句,如果下回你不是来抓我的,我们还可以见面。”

难道把掉包后的赝品丢在地上,是故意为之,就是要让博物馆知道画丢了?

难道那天拿回来的,是一幅能骗过鉴定专家的赝品?

布鲁斯用力一拍桌子,愤愤地骂道:“该死!我不会是被她耍了吧?!”

下期更新:2018年3月30日晚上22:00

故事的背景知识你就有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3G1T2S0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