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60年到2010年:一名早期女程序员适应不断变化的计算机世界

玛格丽特在家里(龙莎夏摄)

为了纪念三月份“妇女历史月”,我采访了几位优秀女性。《雾谷飞鸿》的这个系列采访的第一位对象是玛格丽特(Margaret M. Eccles),她是一位早期女程序员。在采访中,玛格丽特介绍了在五十多年当中所亲历的编程技术的变化以及自己的职业生涯。

玛格丽特: 我是在宾州长大的,后来搬到科罗拉多州,在那里结婚生子。再后来我的先生在华盛顿找到工作了,我们就搬到这里来了。

莎夏: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您年轻的时候为什么对编程感兴趣?

玛格丽特:当时编程并不流行,但我发现自己对编程非常感兴趣。我是六十年代从安提亚克大学(Antioch College)毕业的,这所大学跟其他大学有所不同。我在大学学的是数学专业。这是一所文理学院,其特点是有一个安排学生边读书边在外面打工的项目。我当时还不确定以后要做什么,但被安排到实验室里打工以后发现自己很喜欢那里的工作,也发现最实用的学科就是统计学和编程。后来这就成为我的第一份工作了,所以我搬到科罗拉多的时候已有四年的工作经验。

一名负责准备打孔卡的女性(Wikimedia Commons)

另外,我还在伯利恒钢铁公司(Bethlehem Steel)打过工。我的工作就是把磁带和卡片输入到电脑里去。当时有两个系统,一个可以用来把磁带放进去,一个就是进行测试,必须要分开来做。程序员先要写一个程序,然后再进行运作。后来出现了一个新的系统叫做FOS(FORTRAN操作系统),有了它以后才能同时进行。这是那个时期技术领域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以前的技术跟今天的完全不同。如果有一个打孔机的话,可以直接把打孔卡输入进去。否则就得把信息放在一个磁带上,然后把磁带插在电脑里。

莎夏: 您当时做的是哪方面的编程?

玛格丽特: 我学会了FORTRAN 编程语言,开始上班时FORTRAN 2刚刚升级到FORTRAN 4。另外一种编程语言叫做COBOL,在企业界用得较多。科学研究对我来说有更多的吸引力,所以FORTRAN 还是最适合我。

莎夏: 那您在科学研究方面做过哪些工作?

玛格丽特: 我曾在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的北极与高山研究所(Institute of Arctic and Alpine Research)工作。大学里的研究员会进行一些行为科学实验。被测试者可以通过用光笔碰触屏幕把自己的答案输到电脑里去。因为每一次为了分析数据而运行程序要占用很多计算机内存,我们只有在晚上才能运行程序。这份工作让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必要学统计学,因为程序已经可以替我们做数据分析了。

从科罗拉多搬到华盛顿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班。当时我母亲年龄已经很大了,但是她决定学用电脑,而且发现自己非常喜欢。她经常说:“我出生得太早了!”她把自己的旧电脑送给了我,我就自己在家里学会了BASIC程序语言。我当时在女童子军(Girl Scouts)做饼干销售负责人(cookie chairman)。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把一些信息录入磁带,然后输入到电脑里。后来我学会了C程序设计语言,应聘在一家公司做图形设计工作,而且一干就是17年。

玛格丽特(右二)在女童军夏令营做志愿者(玛格丽特摄)

莎夏: 编程技术变化很快吗?

玛格丽特: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编程技术也发生了变化,但变化并不是很快。打孔卡和磁带之后我们开始使用磁盘和软盘了。有一些软盘虽然并不软,当时还是叫做软盘。80年代我们开始用计算机终端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操作。而在那以前,所有的计算机都在一个中央电脑室里,你要么自己把打孔卡带到那里去,要么等专人帮你送过去。我们的电脑室离办公的地方大概隔着一个半街区的距离,我就会经常拿着大孔卡跑来跑去的。

编程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程序员学会了一些更有效的编程方法,我自己也包括在内。我从来没有上过编程课。我也学会了一些新的方法,比如说自顶向下程序设计(top-down programming)。编程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是逐步发生的,所以我还能适应。我到2010年才退休。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4B0FO0A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