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眼睛,成为一只夜行鼠

全息城·夜行鼠(上)

文/三大喵子

1

“坐。”

安泰杰将两张长脚凳踢到吧台靠墙的角落里,又朝着酒保指了指台面上的玻璃杯。

我坐在安泰杰旁边,他那比我的大腿还要粗的膀子上纹了他前男友的名字,据他所说,他无数次想要洗掉这一长串的拉丁文,但每每到了诊所又会后悔。尽管如此,他依然和茉莉好上了。

“预祝万事大吉!”

他端起伏特加,和我手里的混合果汁碰杯。然后他直起身子,双肩向后绷了绷,又拽了几下正装的袖口,表情痛苦地对我说:“这衣服他妈紧。”

我意识到此刻的安泰杰并不能融入“伤心高脚杯”的氛围中,一身正装的男人很容易被当作异类。

“给你来些酒?”

他又转过头打算招呼酒保,我拍着他的脸颊告诉他我不能喝酒。忽然他诧异地望着我,睁着溜圆的眼睛瞪我:“你在干啥?”

我忽然忆起茉莉常常拍安泰杰的脸颊,同步的副作用又在作祟。我常常不经意表现出茉莉的行为,或无意陷入茉莉的情感状态。

茉莉是我的副本,她拥有我的部分人格,亦保留了她的原始数据。我总是无意叫出她的另一个名字——木星号。

“该死的副作用。”

我耸耸肩。

“酒精会影响我的计算能力,我不想冒险。”

“好吧,那我们今晚就好好干上一票,拿上一年的酒钱!”

“小声点。”

我环顾四周,酒吧里播放的摇滚乐覆盖了安泰杰的话音。

我望向“伤心高脚杯”的木门,茉莉推门而入。安泰杰朝茉莉张开双臂,茉莉走近后推开了安泰杰,站在我们两人面前。

“怎么样,这身衣服可以吧?”

她略微提起靛蓝色晚礼服的裙摆,原地打了个转。当她背朝我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穿的礼服是镂空的,透过薄如雾气的纱网布料,能清晰地看见她光洁的肌肤。安泰杰在一旁拍手赞叹:“你好漂亮!”

茉莉朝他笑了笑,坐在我旁边。

“按计划行动。环,随时保持连接。”

“没问题。”

我扬起一贯的笑容。

安泰杰举起酒杯,茉莉也举起酒杯,我们三人一同道:

“预祝万事大吉!”

于是我目送着二位离开伤心高脚杯,紧接着开始与茉莉同步。

我一口灌下所有的果汁,伸了个懒腰。在吧台上留下三张纸钞后,我回到二楼的胶囊旅馆里,锁好门,躺在脏乱的床铺上。

深吸一口气,我让自己进入彻底的放松中,想像身处大气层之外的无垠宇宙中。每一个神经元都是真空中闪烁的星星,让量子突触成为光芒,将星空串联。呼出一口气,我坠入大气层,掉落在下水道里潮湿的泥路上,水珠滴落地面的声音是我与茉莉连接的讯号。我睁开眼睛,成为一只夜行鼠。

“我来了,茉莉。”

2

安泰杰挽着茉莉的胳膊,泰然自若地穿过大厅里的人群。在大厅旁的木质大门前,两人走向不同方向。

安泰杰从侍者的盘中接过一杯葡萄酒,与大厅里的某位相貌堂堂的客人攀谈起来。他不时用余光环视四周,似乎在确定“目标”的位置以及便衣看守的数量。

这种水平的盗窃难不倒他。不过还要看茉莉和我的配合。

我依靠茉莉的眼睛看到了图腾酒店大礼堂的一切。我们要拿到的就是摆放在大礼堂最前端中央的桌面上,被一个方形金属盒包裹的神经网络试剂。这是世界上仅剩的最后一管神经网络试剂,图腾集团终于打算拍卖它了。

如果我们拿到了这最后一管神经网络试剂,黑市里不知能捞到多少钱。

我一向很畏惧这种场合,因此我让茉莉代替我前往拍卖大厅。拥挤的人群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仿佛杀手就隐藏在身边,随时打算取我的性命。

“连接上图腾集团的内部局域网了吗?”

我问。

“当然,还没进门就连上了。”

我开始侵入网络,将整栋大楼的构造发送至茉莉的大脑里。

“进左手边第二件大门,我已经将密码更改了,这样方便你单独行动。”

说罢,茉莉打开那扇门,侧着身子溜进走廊里。

“右拐,直走,然后进走廊最后面的门,没有密码,我会在你进去后设置一个。”

茉莉的步伐加快了。与此同时,我听到茉莉的耳麦里传来安泰杰的声音。

“拍卖已经开始了。有人出价三十万。”

“放心,图腾不会轻易将这个宝贝卖出去的,我打包票。”

茉莉笑着回应他。

“但愿如此。”

茉莉穿过一个接一个的走廊,我忽然察觉到异样。

“等等!有巡逻人员,在右边第三个走廊,正往这边走。”

“他大概要去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

“该死。”

茉莉嘀咕一句,又说:“把离我最近的客房的密码消掉!”

“嗯。”

她钻进一旁的客房里,将门轻轻闭上。当她回头的一瞬间,我看到客房里的一男一女正一脸讶异地望着茉莉。

两人一丝不挂,正亲热到面红耳赤之时。就在女人张大嘴巴将要大喊时,茉莉顺手抄起烟灰缸,朝两人的脑门上狠狠砸去,将这两人砸晕在了床上。

“天哪。他们吸食了纳米神经药物,我正打算让他们的脑袋停机呢。”

我道。

“打烂脑袋永远比让脑袋休克更能解决问题,哼哼。”

茉莉扬起嘴角笑了。

“警卫走了吗?”

“走了。”

茉莉离开客房,径直来到配电室,蹲在数台闪烁着微光的配电箱前,用手指按在数据接口上。

安泰杰的声音又来了,这一次有点急促。

“有客人出了五百万!锤子就要砸下来了!”

“配电箱的密码有点复杂,环正在搞定……你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老天爷,我怎么拖延时间?”

“出价啊,蠢蛋。”

两秒钟后,耳麦里传来安泰杰颤颤巍巍的声音:

“我出了六百万……你们要是搞不定,我这辈子就撂这儿了……”

同时,我听到耳麦里会场的声音:“六百万一次。”

没想到图腾集团会在一个配电室上安放莲花狮子防火墙。我尝试加快破译速度,然而防火墙无论如何也不像在超空间里那样脆弱。

我迅速看了一眼周围的监控,发现两个聊天的警卫正在配电室的门前。他们按动密码锁,门却没有开。于是他们开始用力撞门,巨大的声响在走廊和房间里回荡。茉莉吓得一颤,按在数据接口上的手指抖了抖,我与配电箱的系统失去了连接。我暗骂一声,让茉莉冷静下来。

茉莉的额头与鼻尖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可我的破解速度依然上不去。

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断开与茉莉的共感,进入配电箱的系统内,在超空间里瓦解防火墙。

“我要进入超空间,断电之前不要离开。相信我!”

茉莉颤抖着取出随身携带的Bsyche模组,将数据线插入端口,含住其另一端。

我坠入了超空间的深层黑暗之中,茉莉的喘息也离我越来越远。

终于,在“六百万三次”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酒店进入了黑夜。

夜行鼠开始行动了。

人群开始嘈杂,而安泰杰已经悄无声息地将“目标”拿到了手,这会儿估计已经离开了酒店。茉莉按照我规划好的路线,也已全身而退。

当酒店的照明恢复时,夜行鼠已经回到了他们的巢穴。

3

“这是什么鬼玩意?”

安泰杰俯着身子,从正面看他偷出来的金属箱子。箱子放在乱糟糟的工作台上,这是我们三人在第三街区租下的一间出租屋,专门用来暂存赃物。

我把半米高的箱子翻了个过,正面朝我摆着。我拨动箱子开合处的精密机械上的五个齿轮,每拨动一下,机械便发出清脆的声音。

“机械锁。”

茉莉拍了拍箱子。

“机械锁?那是什么?”

安泰杰问。

“就是……”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于是我说:“就是不能侵入的锁。”

“那咋办?”

我耸了耸肩。

“让老子砸开!”

旋即我阻止了扬起拳头的安泰杰。

“可能是类似于达·芬奇密码筒的东西,用蛮力很可能会破坏里面的试剂。”

茉莉点了点头,安泰杰则放下了拳头。

我随意的拨动密码,然而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把锁打开。同样我对这种纯机械的器具毫无办法。

我凝视着密码锁,无可奈何地说:“没办法了。”

“你们听到了没有?”

茉莉忽然面色凝重地站起来,走到门边。

“什么?”

我和安泰杰同时问。

“阁楼的楼梯响了。”

茉莉回过头,轻声告诉我们。

霎时,我冒出了一身冷汗。

安泰杰的表情霎时严肃了起来,我们都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安泰杰用下巴指了指窗户,茉莉和我点头同意。安泰杰率先轻巧地从窗户跳了下去,我把箱子丢给他,也跳了下去。落地的瞬间我忽然失去重心,倒在了安泰杰的胸脯上,茉莉随后便顺着窗沿爬了下来。我侵入了网络,将我们隐藏在全息影像之下。我们踮着脚绕过房子,来到另一侧的路边,上了一辆最不起眼的旧车子。

安泰杰和茉莉坐在前排,我坐在后座上。车子发动时,房间里冒出来五个警卫模样的男人,八成是图腾集团派来追回神经网络试剂的。

我回头看向他们,正巧看见他们的枪口对准了我们。

正当我试图利用全息影像隐藏我们时,枪声响起。

我本以为我们会幸运逃脱。然而我的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双眼被一股污浊的液体浸润了。

在昏迷之前,我听见安泰杰大吼:“没卵蛋的家伙,上来干啊!”

4

“说过誓死也不会回到这里的人,终归还是厌倦了现实世界。哦?还是说,你又是被送来的?”

索西亚伏在我身上,挑逗一般刮蹭着我的脸颊。她的红色长发垂到了我的脖子上,使得我直痒痒。

“你没死?”

我脱口而出。

“亲爱的,我早都死了。你也会发现真相的……”

索西亚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黑暗中。

我站起来,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站着还是躺着。这种身处深渊最底层的无助感,让我嗅到了半年前的腐臭味道。我仿佛置身于一颗星球的最深处,也好像漂浮在仙女星系的边缘。我似乎曾经来过这里。

我尝试想象第六街区的典当街,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我周围的光景发生变化,仿佛初升的太阳自林立高楼中现身,照亮了这条繁华的路。只不过现在是夜晚,灯光取代了日光。

我站在车水马龙的中央,看各色各样的机器穿过我的身体。我低头打量自己,却看不到我的身体,目光只扫过了一片空气。我迷茫地来回打转,不知道该求救于谁。

在全息空间里,我吃掉了能够陪伴我的“人”,于是我回归了孤独。

忽然,我看到安泰杰出现在路边。他抱着我急匆匆地跑进一条巷子,进了我们常去的黑诊所。他一边跑,一边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血污。茉莉跟在他的后面,只不过在迈进巷子前,她回过头,望着我。

她知道我在这里。

毕竟她是木星号在现实世界的映射。

全息空间本就和现实世界胶着在一起。全息空间剽窃了现实世界的法则,现实世界却复制着全息空间的产物。到底谁真谁假难以分辨。

茉莉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会照顾好我的身体的。我想,既然我来到了全息空间,就一定有麻烦事等着我。

就在此时,我身边的一切景物开始扭曲,围绕我为中心,曲卷成一个彩色调色盘。所有的光景都被一个奇点贪婪地吞噬,黑暗在刹那间重新将我束缚。

“嗯?”

我凭直觉抬起头,看见一根巨大的白色棍状物体正朝我砸下来。定睛一看——是一把利剑。

达摩克利斯之剑,用以惩戒权限巨大的人,包括我。

我移动至另一处,利剑立刻消失。

“像神棍一样打架,是在模仿我?”我笑着嘀咕。

“只是恰巧符合现在的状况而已。”

不知何时,我的身旁已经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影子的轮廓愈来愈清晰,最终聚合成一个人形。这与木星号最开始出现时并不同,我警觉起来。

人影成为了一个陌生的少年模样。少年看上去又瘦又高,面孔眉清目秀,只不过双眼无神,仿佛机械一般笔直地站着。

与此同时,又有三人以同样方式出现在我的周围,将我团团围住。他们有着少男少女的面孔,却不是真正的人类。

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不到纯粹的人类。

不过我也不知道我的眼神里还有没有纯粹的人类。

“图腾集团派你们来的?”我问。

“不,我们是‘恩典’人工智能与人类意志结合体。我们拥有自由意志,追捕你也是我们自己的决定。”

最先出现的少年说。他的嘴唇一动不动,仿佛在用胸腔说活。

与他紧挨的矮个子女孩道:“看样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他就是那个杀死了母体的人吗?”

“量子簇识别显示,就是他没错。”

“让开,让我来和他打!我是最新的型号,比你们都强!”

话音刚落,其中三人围绕着我,我忽然发觉我没法移动了。那个嚷嚷着要和我打架的少年已经同我拉开了距离,我看见他露出了属于人类的笑容。这个笑容仿佛嗜血的变态终于品尝到了杀戮的滋味。他一只手正对我,一道白光自他手心展开,一把崭新的由光芒铸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他手中组合。当利刃即将朝我飞来时,我的确慌了。

但我立刻恢复了冷静,摇了摇头,道:“就是普通的剑而已,至于吗?”

一面盾牌出现在我的面前,将这把审判之剑死死抵住了。

“别不承认,你们就是在模仿我。”我说:“我之所以用朗基努斯之枪杀掉母体,不是因为朗基努斯之枪有什么意义,只是想耍帅而已。”我鄙夷地望着他:“神话故事里的意义,怎么可能附加到现实世界的逻辑里?”

“……”

短暂的沉默之后,我意识到不对劲。

我的对手似乎恼羞成怒了。他们四人都将我死死地围堵在一小片空间里。

“我们不再是母体那样的存在了。我们本就是神经网络使用者,是真正的与人工智能结合的‘人类’,也是全息空间里最强的骇客。你这种下三滥,不过是个没用的冒牌货!”

他们在对我进行骇入!

我集中精力应对他们的骇入,然而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高速计算。

我的大脑中弹了。我现在仅仅依靠着最后一点意志活在全息空间里。

该死,就算加上木星号的机能,我都不可能抵得过他们四人的同时攻击。

我的意识数据正在逐渐被侵蚀,甚至记忆都开始发生残缺。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现实中的身体正在剧烈的抽搐。

我只希望我的身体能够被救活。

猛然间天旋地转,我再次坠入深渊。

我睁开双眼时,看到了最熟悉不过的景象。

是我与老师的家。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7G1NKG3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