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各取所需和各得所劳

先开个脑洞。

【文艺青年“小明”原创了一个文字笑话,用非实名的虚拟身份免费上传到了笑话排行榜网站,经AI翻译成可供全球消费的文化产品,人眼内植入的微型摄像机用文字识别技术检测判定到哪些人读了笑话(消费者),脑内的生物传感器结合生物科学的一套算法得出第一次读后的“开心程度”(消费者反馈),反馈数据经数据脱敏后,自动上传到笑话排行榜。消费者只需在阅读笑话时授权相关方面的生物数据——数字隐私,即可订阅笑话排行榜。

普通用户只能看到排行榜默认的“开心程度”排行榜,从第1排到第几十亿,排名前100的笑话五花八门。提供更多数字隐私的会员,可查看更细致分类的排行榜,比如“开心程度/笑话阅读所需时间”排行榜,“20-30岁中国单身男性用户读后开心程度”排行榜等等。每个榜单的算法公开透明,有对应的学术成果作为依据,证明哪些特征的文化产品,对有哪些特征的消费者有哪些效果,用户可自由选择订阅自己认同的榜单。假设小明的笑话登上了最普通的“开心程度”周榜前10000名,所有被判定通过排行榜阅读了的消费者将自动支付此笑话全球唯一原创者小明一定的数字货币。可能每个消费者的支付都微乎其微,然而进全球排行榜前10000,其一则笑话的总收入就足够一周的开支。

以后如果有人抄袭小明的笑话,改几个字上传。第一,AI从文字源头可以判定抄袭嫌疑;第二,上传时间有记录;第三,如果两个笑话在几千上万种笑话排行榜上反馈数据都相同(排名肯定不同,因为会更新)那么嫌疑更大。比如说一个笑话只有90后听得懂,你换种方式讲解让70后也听懂了,自然在各个排行榜上数据反馈就显示不同,这部分不同就是劳动成果的体现。笑话消费者也可以通过自己制作个人榜单,分享到朋友圈(公开实名身份),从榜单与之顺序同步的排行榜公司收取广告费。排行榜公司在笑话作者第一次登记虚拟身份上传笑话时会收取费用,非盈利的科研机构和慈善机构会从排行榜公司购买消费者的脱敏数据。】

举笑话为例,是因为相比其他脑力劳动的原创成果,一个人想出一个笑话可以说是最简形式,专家和普通用户的消费反馈区别不大。相比看一部电影,老百姓和专业影评人感受完全相反的情况很常见。需要整个过程中每时每刻“被感动程度”“被娱乐程度”“受启发程度”等等的变化以及最后的累积,还有“观影前受教育程度”“观影前心情”等等相关的概念都面临着需要概念数字化的问题,需要脑神经科学、电影学、经济学等等学科的研究成果。只有每一个排行榜有越准确的定义和算法,消费者才能越准确地订阅相应的榜单进行消费。

完全按消费者对文化商品的生物反馈来定价的机制,算法的公开透明,虽然可能从源头上解决了水军欺骗、文化市场的魏则西案重现的问题,但也可能面临使消费者上瘾、批评性思维下降、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交流减少、喜欢吃“肉”的永远接触不到“素”等等问题。文化商品的生物反馈数据,可视之为使用价值的参考吗?在知乎上写一个回答,搬运、传播知识的比例和消化、再生产知识的比例分别占了多少?什么时候前者应该得到更多报酬,什么时候后者应该得到更多报酬?劳动价值论?

开脑洞总是会有很多漏洞,也许是因为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知识有机结合,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每一个答案总都能引出更多的问题,每一次想象都暴露出自己的外行。可是外行容易有偏见,内行容易有成见,偶尔开下脑洞会让自己发现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主动填补空白时,效率也会更高。

区块链对文艺青年最大的吸引力可能就在于保护知识产权的前景,能够把无形资产变成不可撤销的数字资产,然后靠慢工出细活来发财的白日梦就有望实现了。可是没有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的中心化监管和认证,还是无法量化和自动化地定义和杜绝盗版,那么一个纯粹去中心化的文化交易平台所提供的,就不一定是各取所需和各得所劳,也可能是各取所欲和各卖所盗。

我不相信完全的去中心化,但我相信有一天每个人都能够也愿意参与到中心的制定和更新。新的中心会基于人类的共性而不断自动地修复bug,不会因为个人的差异(粥里的老鼠屎)导致系统性的崩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31G0JE7J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