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我的人生,不用你编程!

(点击绿色按钮,只想给你好听的)

01

大概一年前,网上认识的一个我清楚性向的妹子和我说,她出柜了。

我的大脑里闪过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同性恋者出柜的自述,结局忧多于喜。

我问她,你的父母怎么说?

她的回答在我意料之内,她说:“我爸妈不接受,觉得我有病,我爸拿棍子打我,打了一会就扔下棍子走了。”

这个姑娘后来一直试着同她父母沟通,所幸她爸见了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没说什么。

我以为她最终像出柜成功的那些少数人一样,历经惊涛骇浪过后,没有让爱情和亲情中的任何一方葬在大海里。

直到今年七夕,我突然发现她已经很久没有在空间里虐狗了,忍不住点开她的聊天框敲了几个字发过去。

男神:“七夕快乐!今天你和你媳妇儿怎么过的?”

迷妹:“和她分好久了,找了个男票。”

男神:“???发生了啥?”

迷妹:“被家里掰直了。”

结果她和她的女票并没有在一起,她说家里不同意,母亲开始帮她找对象,她向家里游说了半年,累了就屈服了。

我本来想对她说:愚孝的对立面并不是自私,错的是你父母,就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活一次吗?

但我什么都没说,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勇气去毁掉曾经拥有了二十几年的亲情。

然而,不承认固步自封的父母为了自己的脸面,却舍得牺牲这段亲情,来逼迫孩子做一道残忍的选择题。

02

很多学钢琴的人都有这么一段惨淡的童年:每天练上几个小时的琴,可能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弹琴。

让人最崩溃的是弹错之后,父母严厉地教训你,或者打骂你。

他们信奉一句老话叫:棍棒之下出人才,不打不成器。

但我有个兄弟活在棍棒下数年,最终也没成器。

他家里想培养一个音乐家出来,所以在孩子最快哉无忧的年纪里,他们不顾孩子的意愿,逼他将所有时光砸在钢琴上。

认识我兄弟的时候,他大我好几岁,却和我一样刚念大一,我本以为他复读了很多年。

有次提起,他跟我道明了真相:他读了两年高三,才擦边考了个三本,而在这之前关于念书的记忆,就是十多年前念过小学一至三年级。

我听完有点惊愕,问他缘由,他苦笑着和我讲,家里让他从小休学练钢琴,最后发现他是真的学不出来,就作罢让他换一条路走。

他八岁就没读书了,因为偶然一次他对家里的电子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父母带他去上兴趣班,发现他对钢琴有一种喜爱,于是压抑在心底的想培育一个音乐家的欲望支配了他父母,让他休学专注练琴。

一休就休了十多年,他在永无止境的高强度训练下和因为犯错而招来的打骂下,对钢琴的喜爱消磨殆尽。

他按父母的意愿考到了各种证,却再也爬不到更高的地方。

从花蕾头顶倒下一桶石子,刚开始花蕾坚毅的挺立着,耐不住逐渐弯下了腰,最后不堪重负,被埋在石子堆里。

长辈让孩子背负自己那些沉重又无休止的欲望前行,从未深思它们是否会压垮孩子。

他们在孩子身上做试验。支配他们的时间,塑造他们的三观,设计他们的将来,借以做一场判断怎样才能证明自己教育成功的试验。

大多数父母手上捏着的都是错误的配方,他们困惑自家小白鼠的挣扎反抗,然后恍然大悟地认为是药没下足,孩子成了这场试验中的牺牲品。

而我朋友,也是这样的一个牺牲品。

03

不少人曾经活在一片阴影之下,归功于他们有一个编程流弊的父母。

父母们呕心沥血的编完一个名叫人生的程序。

自打孩子出生以后,他们就只需要按着父母写好的程序来运算人生,倘若中途出现任何的错误运算,便会被父母认为是外来的病毒所感染,接着用自己的方式进行杀毒。

这些父母从未发觉自己生下的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生命,而不是一台受人操控的机器。

让人惋惜的是在这白驹过隙且逝不复来的人生中,那为父母而活的孩子们,没有人能帮忙喊得醒他们的父母,他们更无力喊醒。

我们没有能力改变环境,但至少得让环境无法改变我们自己,适应环境可以暂时的绝地求生。

若内心屈服了环境,所谓当局者迷,便会永远留在绝地里走不出去。

那些陷在泥潭里,因为没有得到父母指令而犹豫是否该上岸的人,伸出手爬上来吧。

你独立的大脑无法被任何人支配。

它可以使你的双手爬出泥潭,可以让你的双脚走向远方,可以鼓励你低下头颅看清心脏里燃烧的火焰,可以操纵你参与一场关乎自由的斗争。

我们都不是出生前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21A1D90R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